乡村小医生

第129章 惹急了严校长

   严秀雅见得他这会儿还算乖,于是她便说了句:“进来吧。”

  唐逸忙是笑嘿嘿的走近办公桌前,双手将课本奉送给了严秀雅:“严校长,这……是您刚刚之前用来砸我的课本。”

  “放下吧。”严秀雅说了句,然后气恼的白了他一眼,“你也别来这儿求我了,没用的,我说取消了你这次学习的资格那就是取消了。”

  听得严秀雅这么的说着,唐逸也没有着急说啥,忙是掏出了一张纸条出来,双手将那纸条奉上给严秀雅:“严校长,这付药方就是针对您痛经那病的。我知道您一定看过了不少的医生,也吃过了不少的药物,但是就是一直都没有效果,现在您不妨试试我给您写得这付药方。”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严秀雅不由得愣了愣,然后打量了唐逸一眼,心说,这家伙……他怎么就知道我那么多病史呢?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神医吗?还是……

  想着,严秀雅转念一想,反正我这个病……也是一直都没有治好,那就是……死马当活马医一回吧?

  可是……

  严秀雅忽然心想,哼,这小子就想用一付药方搞掂了我,没门!

  想着想着,严秀雅忽然冲唐逸言道:“那你就搁下吧,然后你出去!”

  见得严秀雅如此,没辙,唐逸也只好先将药方给搁在她的办公桌上,然后才笑嘿嘿的问了句:“那……严校长,关于我那……这次学习的资格……”

  严秀雅忙是瞪了他一眼:“这个没得商量!你就说你这付药方要多少钱吧,我这就给你钱!”

  唐逸愣了愣眼神,见得严秀雅都这样了,他不由得郁闷的心想,娘西皮的,早晚老子要睡你这婆娘,到了那个时候,老子看你还能有多牛?你也只不过是个婆娘而已,天生就是被男人压在身子底下叫唤的主儿,你还跟老子犯狠了呀?

  想着,唐逸也不打算求严秀雅了,因为他觉得也没戏了,于是他便是微笑的说了句:“关于那药方的钱就算了吧。”

  说完,唐逸就扭身出了严秀雅的办公室。到了走廊后,唐逸在心里默默的发誓道,一定要睡了严秀雅!

  然后,他想着这事该怎么解决为妙?

  毕竟他也听说了,不是人人都有机会被安排来党校学习的,再说了,要是就这么回西苑乡了,多被人笑话呀?

  所以即便不能争取让严秀雅收回她的决议,那么他唐逸就算在平江干耗也得耗满十天才回西苑乡……

  想来思去的,唐逸忽然觉得就这事找安永年不大合适?

  于是他就开始琢磨,还是让安永年的秘书江倩来出面处理这事吧……

  想到这一步后,唐逸这货就立马给江倩去电话了,跟她说了说情况……过了大约几分钟后,江倩给平江党校校长严秀雅来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江倩自我介绍道:“严校长,您好!我是江阳市市常委安书记的秘书,我叫江倩。”

  “江秘书,您……找我有事?”

  “也没有什么事情。”江倩回道,“就是……安书记要我给您去个电话,说他世侄唐逸目前在平江党校学习,希望您能给好好照顾照顾,麻烦您了!”

  严秀雅忽听这个,心里咯咚了一下,心想,我的天呐,不是吧?原来……唐逸那小子竟然是安永年的世侄……

  不由得,严秀雅忙是回道:“行行行,江秘书,您放心好了,也麻烦您转告安书记一声,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唐逸的!”

  “那就有劳您了,严校长!”

  “……”

  待江秘书挂了电话后,严秀雅心有余悸的一边轻轻的撂下电话,一边紧张的心想,我这不是给自己找难受么?居然敢冲安书记的世侄耍威风,这……要是被唐逸那小子告知了安书记的话,怕是我这个党校的校长都不保了?

  想着,严秀雅回想了一下刚刚江秘书在电话里说的那些话,然后自个倍感后怕的拍了拍胸口,呼出了一口长气来:“呼……”

  因为从刚刚江秘书在电话里所说的那些话语来判断,严秀雅觉得唐逸应该还没有将她冲他耍威风的事情告知安书记,于是,严秀雅不由得暗自心说,看来唐逸那小子还是蛮低调的嘛?我都将他逼到了那个份上,他都只字未提安书记是他世伯,这么看来,唐逸那小子还是蛮低调的……

  随之,严秀雅又回想起了唐逸主动来她办公室向她致歉,还她课本,又是给她开了一付药方……

  想着这些事情,不由得,严秀雅忍不住一笑,嘻,其实……唐逸那小子也倒是蛮可爱的,可能是我对他存有某种误解吧?

  想到这儿,严秀雅赶忙拿起了电话来,照着这期学员的通讯录,给唐逸拨去了电话……

  其实,唐逸那小子一直没有走远,这会儿,他正默默的在外面的走廊一角等严秀雅的电话呢。

  不过,当他小子接通电话后,听说是严秀雅校长,他则是故意装作不知情的问了句:“严校长,您……找我……有事呀?”

  严秀雅囧囧的一笑,然后言道:“小唐呀,其实……我就是那个急性子脾气,希望你能见谅哈!其实呀……说取消你这期的学习资格,我也就是那么一说罢了,并没有真的打算要取消你这期学习的资格,我要是动真格的,早就给你们西苑乡乡委书记去电话了,知道不?”

  忽听严秀雅这么的说,唐逸忍不住一声偷笑,然后忙是言道:“严校长,您这是……”

  电话那端的严秀雅更是囧了,愣了愣眼神,然后忙是说道:“小唐呀,你这会儿还没走远吧?要是你还没走远的话,我请你去留园小吃街吃东西吧?正好,咱俩好好的聊聊。”

  听得严秀雅这态度大转变,唐逸又是一声偷笑,心说,娘西皮的,看来有时候这秘书比书记还管用呀,嘿……

  随后,唐逸忙是说了句:“严校长,还是我请您吧。”

  “谁请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咱们好好的聊聊。”严秀雅忙道,然后话锋一转,“对啦,小唐呀,你还在党校吧?”

  “还在呢。”

  “那你就在校门口等着我吧,我这就过去找你。”

  “……”一会儿,当唐逸在校门口等严秀雅的时候,被这期学员瞧见了,他们一个个的不由得猜疑着,心说,这又是什么个意思呀?严秀雅那狠婆娘不是说取消了那小子这期的学习资格么,怎么还跟他约上会了呀?

  唐逸站在校门口,瞧见严秀雅走来时,他不由得趁机又是打量了她一眼,只见夕阳下的严秀雅更显妩媚动人。

  随着她一路走来,旋旖了一路的幽香之气,令男人嗅着,足以神魂颠倒。

  待严秀雅走近时,唐逸忙是冲她一笑,说了句:“严校长,你真美!”

  听得唐逸这么一夸,严秀雅不由得略显娇羞的一笑,忙是说了句:“好啦,我们走吧。”

  “嗯。”唐逸点了点头。

  于是严秀雅也就和唐逸一路朝留园小吃街的方向走去了……

  原本严秀雅是可以开车带着唐逸去留园小吃街的,但是这段距离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的,所以最终严秀雅还是决定和唐逸一路漫步去留园小吃街。这样一来,她可以一路好好的跟唐逸聊聊。

  从平江党校这儿步行到留园小吃街,大约半小时的样子。

  反正现在下课,也没啥事了,晚上也不开课。唐逸与严秀雅一路同行着,彼此始终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隐约间,唐逸总是可以嗅到严秀雅身上那股幽香之气,甚是诱人。

  一路上,几乎都是严秀雅在说话,她在跟唐逸说,这次学习主要是讲党干部的基本素质、原则、作风等等等,然后就是顺带讲讲毛爷爷思想、邓爷爷理论什么的。

  听得严秀雅这么一路的说着,唐逸基本也搞明白了这次主要是学习啥。

  不过在唐逸看来,这些东西也就是一个形式而已,因为近段时间来,他自学也是懂得了这些的。

  不由得,唐逸暗自心说,娘西皮的,原来这就是所谓的镀金呀?一会儿待到了留园小吃街,严秀雅不由得扭头冲唐逸问了句:“你想吃什么,是麻辣烫,还是烧烤?”

  唐逸皱眉怔了怔,然后扭头看了看严秀雅,微微的一笑,言道:“严校长,鉴于你那痛经的情况,这两种食物你都不宜多吃。”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羞得严秀雅微微红了双颊,忙是说了句:“你小点儿声。”

  见得严秀雅那样,唐逸又是乐了乐,言道:“没事,痛经是女子常见的病。”

  “你……”气得严秀雅又羞又恼的,最后没辙道,“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啦,偶尔吃一次而已,没什么啦,你就说,你想吃什么吧?”

  “那就……”唐逸想了想,“烧烤吧。”

  “……”

  随后,唐逸也就和严秀雅去了一家烧烤店。

  进店后,两人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围着一张小方桌面对面的坐下,于是严秀雅也就张罗着点了烧烤和啤酒。

  之后,唐逸跟严秀雅正在一边吃着一边聊着的时候,忽然,江岩给唐逸打来了一个传呼。

  见得传呼是江岩打来的,唐逸忙是冲严秀雅微笑的说了句:“等一下哈,我回个电话。”

  “嗯。”严秀雅忙是应了应声。

  于是,唐逸也就掏出大哥大来,给江岩回了个电话。

  倒是也没啥事,就是江岩想约唐逸吃晚饭,然后说是去什么武馆切磋功夫。

  唐逸则是致歉道,说他今晚没有时间。

  然后江岩也就说了,那明晚再联系。

  待挂了电话后,唐逸瞧着严秀雅好似不胜酒力,已经醉红了两颊,于是他忙是微笑道:“严校长,您要是……不能喝的话,那你就别喝了吧。”

  严秀雅见得唐逸这家伙处处都在关心她,她暗自备受感动,心说,其实这家伙还真的蛮不错的哦,这么懂得关心人,嘻……

  于是,严秀雅不由得冲唐逸微笑道:“那我还陪你喝一杯吧。”

  “可是……我看你好像醉得很厉害了哦?”

  “没事。”严秀雅微笑道,“我也难得喝一回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