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30章 严校长态度大转变

   “那……”唐逸笑微微的瞧着她,端起酒杯来,“我敬严校长一杯,祝严校长越来越漂亮!”

  “嘻……”严秀雅开心的一笑,一边端起酒杯来,一边微笑道,“那以后我们单独相处的时候,你就叫我严姐吧。其实我发现你小子还是有蛮多优点的。”

  “谢谢严姐!来,那我们就碰杯吧!”

  “好!”

  于是,两只酒杯一碰,‘当’的一声,唐逸一仰脖子,咕咚一声就干了杯中酒,然后倒转酒杯:“严姐,我先干为敬了哈!”

  见得唐逸如此,严秀雅也是豁出去了,微微的一笑,然后微皱了一下眉宇,也是一仰脖子,一口干了整杯啤酒。

  然而,不妙的是,严秀雅刚撂下酒杯,就只见她‘呕’的一声,差点儿就吐了出来……

  随之,只见严秀雅惶急捂住自己的嘴,起身就惶急的扭身离座,朝洗手间的方向跑去了……

  忽见这情形,唐逸不敢怠慢,慌忙起身,跟了上去。

  严秀雅跑进洗手间,就听见了她‘哇’的一声,就哗哗的吐了起来……

  唐逸急忙进去,忙是一手搀着她,一手拍着她的后背……

  严秀雅又是‘哇’的一声,再次一阵呕吐……

  唐逸也只好一个劲的拍着她的后背,见得她吐得差不多了,这才问了句:“严姐,你没事吧?”

  严秀雅像是一时还没缓过劲来,傻愣愣的半蹲在洗手间的蹲坑前。

  待过了一会儿,唐逸见得她不吐了,也就搀着她出了洗手间。

  完了之后,唐逸见这样子也没法再继续吃下去了,于是他也就去结了账,然后打车护着严秀雅回到了党校。在党校门口下车后,唐逸扭头冲严秀雅问了句:“严姐,要不要我背着你回去呀?”

  严秀雅仍是倍感胃里难受至极,浑身乏力,像是大病了一场似的,但听得唐逸那么的说着,她内心倍感羞涩,也就忙是矜持的回道:“不用。你就这样搀着我回去就好啦。”

  “那是回你办公室,还是……”

  “你搀着回我房间吧。”严秀雅回道,“往西走,那边有一幢小楼,我的房间就在那儿。”

  “好的。”唐逸忙是回道,也就搀着严秀雅朝她说的那幢小楼那方走去了……

  由于唐逸搀着严秀雅的,彼此的身体紧挨在一起,且唐逸的胳膊还会时不时的蹭着严秀雅胸口的那柔软鼓荡之物,那种感觉更是要命,所以闹得唐逸自然是有些邪念了……

  一会儿,待唐逸搀扶着严秀雅回到她的房间后,打开灯,然后也就直接搀着她进了她的卧房内。

  当唐逸搀扶着严秀雅在床前坐下后,等他再去打开卧房的灯,一回头,只见严秀雅就那样仰身躺倒在了床上,正在用手揉捏着她的眉头,倍感丢糗的言道:“平时我喝上三四杯都没什么事的呀,今晚……我怎么就……也就才喝了五杯而已呀?”

  见得严秀雅那样,唐逸忙是微笑道:“可能是最后那杯酒喝得太急了吧?”

  “有可能是?”严秀雅终于有了个台阶下。

  唐逸又是微微一笑,然后言道:“严姐,你躺一下哈,我去给你弄条湿毛巾来哈。”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严秀雅急忙道:“别弄蓝色那条毛巾哦。”

  “哦。”唐逸应了一声,回道,“好的。”

  随后,唐逸一边扭身出了卧房,一边在想,为啥不让弄那条蓝色的毛巾?

  当唐逸穿过客厅,来到洗手间时,嗅着洗手间内余留着一股洗发水的香味和着严秀雅余留的身体的香气,他不由得浑身一颤,随之就想入非非了。

  尤其是当他瞧着衣架上挂着严秀雅换下来的粉色底裤和杯罩时,他更是一阵想入非非,恨不得都想凑上前去闻闻那底裤的味道。

  想着严秀雅叮嘱说不要弄那条蓝色的毛巾,于是唐逸也就伸手拿下那条粉色的毛巾。

  将毛巾弄湿后,拧干,然后唐逸也就拿着那条毛巾来到了卧房,走近床前,弯腰将毛巾递给了严秀雅。

  严秀雅接过毛巾,擦了擦额头,然后难受至极的说了句:“我好渴,小唐呀,你再去帮我倒杯水吧,在客厅。”

  “好的。”唐逸应了一声,然后就急忙扭身出了卧房。

  待唐逸在客厅给倒了杯水,端着那杯水,再次走进卧房时,他这才发觉满屋里都是严秀雅余留的幽香之气,甚是好闻,也甚是容易激起男人的荷尔蒙……

  当唐逸端着那杯水到了床前时,严秀雅忙是自个仰身坐了起来,伸手接过了唐逸手头的水杯,就大口的喝上了……

  趁着严秀雅在喝水的空当,唐逸目光邪恶的扫到了她的领口内,一道白嫩的深沟极富有内涵,那对白嫩鼓荡的上半球随着她喝水的动静在上下起伏着,可谓是波涛汹涌,那对白嫩丰圆的大家伙跟廖珍丽医生的绝对有一拼。

  之后,当严秀雅将空水杯递还给唐逸的时候,无意中,她的手触碰了一下唐逸的手,闹得她像是触电了似的,忙是缩回了她那芊芊玉手,只见她两颊随之羞红无比,呆愣了好一会儿没有说话。

  唐逸倒是没觉得有啥,问了句:“还要我给你倒杯水吗?”

  “好。”严秀雅回了句。

  于是,唐逸又扭身出了卧房。

  然而,意外的是,不一会儿,严秀雅跟着出了卧房,直奔洗手间走去了。

  唐逸扭头看了看,然后才朝暖瓶前走去,在他刚要拿起暖瓶来倒水的时候,忽听洗手间抢先传来一阵‘呲呲’的尿声,听着这动静,唐逸不由得愣了愣眼神,心说,娘西皮的,这婆娘的尿得还真冲哦……

  一会儿,严秀雅从洗手间出来后,也就又直接回卧房了。

  唐逸见得她又回卧房了,于是他也就端着一杯水,又来到她的卧房内。

  这会儿,严秀雅坐在床沿那儿,见得唐逸端着一杯水进来了,她不由得娇羞的微微一笑,说了句:“我今晚怎么就……醉得这么难受呀?”

  唐逸听着,笑微微的走近她的跟前,回了句:“是不是你最近身体不适呀?”

  “也……”严秀雅皱了皱眉宇,想了想,“没有呀?”

  一边说着,严秀雅一边伸手接过唐逸手中的水杯,然后说了句:“你也坐会儿吧,休息一会儿吧。”

  于是,唐逸也没跟她客气,便是扭身,挪了挪步,挨着她在床前坐了下来。

  严秀雅又了一口水后,然后伸手将水杯搁在了床头柜上,完了之后,扭头看了看唐逸,微笑道:“今晚……谢谢你了哈!”

  唐逸扭头笑微微的看着她,趁着她没有注意,偷偷的点了一下她的一个穴位,然后赞美了一句:“严姐,你这样子真美!”

  瞬息间,严秀雅只觉自个浑身难受了起来,像是猫挠似的难受,暗自羞涩的心说,我的个天呀,我……今晚上这是怎么了呀?怎么就……特想要和男人发生那事了呢?我不会中了什么魔了吧,我……这……还真难受哦……

  唐逸见得严秀雅的表情,已经看出了端详来,于是他这货在心里偷偷的一笑,然后故意装b似的站起了身来,言道:“严姐,你……要是没啥事了的话,那我就回宿舍去休息去了。”

  这会儿,严秀雅只觉浑身的难受,好似身体内有千万只蚂蚁在涌动似的,所以一时间,她也羞于说什么。

  见得严秀雅不吱声,唐逸也就默默的朝卧房的门走去了……

  严秀雅抬头忽见唐逸要走了,心魔之下,她也顾及不了那么多了,起身就朝唐逸追了上去,从他背后一把环抱住他,在他耳畔娇羞的说了句:“不要走。”

  唐逸故作羞涩的回转身,瞧着严秀雅:“严姐,你这是……”

  还没等唐逸将话说完,严秀雅就像那飞蛾扑火似的,踮起脚尖,仰起粉面,一口就啃住了唐逸的唇……

  一触即发,随即,唐逸忍不住死死的将严秀雅那温香的娇柔之躯搂在了怀中,反过来,冲她一顿啃呀咬呀的……

  激烈的一番简短的前戏过后,唐逸迫切的一把抱起严秀雅就朝床前走去了。

  严秀雅早已是焦渴不已,极为迎合,主动分开了腿来……

  待唐逸长枪驱入,不料,忽见严秀雅仰头一口叨住了他的肩膀。

  事后,瞧着床单上滴有两滴鲜红的血迹,唐逸不由得偷笑不已,心说,娘西皮的,原来这婆娘还是老处呀,嘿嘿……

  第二天早起,严秀雅极为娇羞的红着脸,对唐逸小声的说了句:“昨晚上的事情,只许你我知道哦。”

  “嗯。”唐逸忙是点了点头。

  然后,严秀雅又是娇羞的说道:“那好啦,你先走吧。记住,不要被人家看见了你是从我房间里出去的哦。”

  “……”待唐逸这货从楼内出来后,不由得暗自乐道,他姥姥的,往后看你严秀雅个婆娘还敢跟老子耍狠不?嘿嘿,不管你个婆娘这么耍狠,最终还不是被老子睡过的女人呀,哈……

  正在唐逸得意的往前走时,意外的,忽见楼前有一辆宝马车缓缓的停了下来……

  待唐逸仔细一瞧,忽见江岩从车里下来了。

  于是,唐逸忙是乐嘿嘿的上前去:“呃?哥们,你怎么又来党校了呀?”

  江岩忙是笑嘿嘿的回道:“昨天早上忘了跟哥们你说了,我的未婚妻就是平江党校的校长。我来这儿,是给她送早餐来了。”

  忽听这个,唐逸心里一怔,然后怔怔的瞧着江岩:“你是说……严秀雅校长是你的未婚妻?”

  “对呀。”江岩忙是笑嘿嘿的回道,“对了,哥们,要不要我跟我未婚妻招呼一声,回头结业时给你写点儿好评呢?”

  唐逸忙是回了句:“不用了,谢谢你了哈,哥们!”

  与此同时,唐逸这货暗自心说,哥们,对不住了哦,我真不知道严秀雅就是你的未婚妻,否则的话,哥们我也不会捷足先登了哦!

  “真的不用?”江岩又是问了句。

  唐逸忙是笑嘿嘿的回道:“不用的,我学习成绩一定会很优秀的。”

  “……”此时此刻,严秀雅紧张得呆呆的坐在床前,心说,江岩,对不起了哦,昨晚上……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就像是魔怔了似的,就……江岩,我真的不是有心的,我也没想到我昨晚上会把持不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