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31章 魔怔

   随后,严秀雅倍感后悔的心想,早知道会这样,那天晚上我还不如先给了江岩呢,那样的话,至少……我的初次给了他,可是现在……我该怎么办呢?

  想着想着,严秀雅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可是回想着昨晚上所发生的事情,她又不能责怪人家唐逸,因为是一切都是因为她主动的,唐逸只是被动的。

  不由得,严秀雅忽然心想,咦?好像那个什么医院可以做那个膜的修复手术?要不……我偷偷的去做个修复手术吧?可是……万一被熟人发现了怎么办呀?那得多糗呀,那得多丢人呀……

  要不……

  严秀雅忽然又是心想,要不我还是去一趟江阳市吧?对,就要唐逸他个死臭小子陪着我去一趟江阳市,我必须得去做个修复手术,我绝对不能让江岩觉得我早已不贞洁了……

  想着,严秀雅不由得哀叹了一口气,唉……我昨晚上怎么就会魔怔了呢?

  这天上午九点,第一节课开课时,大家伙意外发现唐逸那小子又坐在了课堂上时,他们一个个的都投来了诧异的目光,心说,这小子昨天不是被严校长取消这次学习的资格了么,怎么他又……

  与唐逸同座的西凉乡的办公室主任余秀芬扭头看了看唐逸,不由得在他耳畔小声的问了句:“昨天……后来……严校长是怎么说的呀?”

  唐逸听着,在心里一阵偷笑,然后扭头在余秀芬的耳畔说了句:“总之,现在没事了。”

  余秀芬听着,若有所思的愣了愣,然后欢喜的一笑,在唐逸的耳畔道:“没事了就好。”

  这时候,唐逸不忘在余秀芬的耳畔说了句:“谢谢你了哈!”

  余秀芬忙是微笑道:“谢我做啥?我又没有帮你做什么。”

  他俩正交头接耳的说着话,忽然,只见严秀雅校长拿着一份教案从教室的前门进来了。

  这天上午的课程原本安排副县长张友平过来主讲的,但是由于张友平副县长临时有事,所以也就只好由严秀雅校长来主讲了。

  严秀雅缓步走上讲台后,扭身面向学员,大致扫了一眼,当她的目光落定在唐逸身上时,不由得,只见她莫名的羞红了双颊……

  不过,严秀雅担心被大家看出端详来,所以她也就忙是收回了目光,然后说了句:“好了,现在开始点名:西凉乡办公室主任余秀芬。”

  “到!”余秀芬忙是答到。

  “王乌镇宣传干事刘兵。”

  “到!”

  “六骇乡财务科科长王学平。”

  “到!”

  “……”

  在严秀雅念到西苑乡的时候,声音明显有些变化,变得有些温婉:“西苑乡办公室主任唐逸。”

  唐逸忙是笑嘿嘿的望着讲台上的严秀雅,答道:“到。”

  瞧着唐逸那样子,严秀雅不由得又是脸红了,在心里娇羞道,哼,你个小混蛋还笑呀?昨晚上……害得人家把初次都奉献给你个小混蛋了,哼……

  唐逸这货则是在心说,娘西皮的,看来这女人再要强也不过如此呀,一当被老子给睡了,她也就变得跟小鸡似的温柔了,嘿嘿……点名完毕后,也就开始上午的课程。

  这天上午的课程主要是讲如何做好一名合格的党政干部,如何服务好广大的民众等等等。

  其实,严秀雅来讲这些只是纸上谈兵而已,因为她没有任何的实战经验,所以她讲起来,不是那么十分的生动,听起来枯燥泛味。

  由此,唐逸那货一直在心里嘀咕着,心说,娘西皮的,这都讲的啥玩意嘛?空荡荡的,一点儿实际的内容都没有,简直就是狗屁!老子看来,严秀雅这婆娘也就是适合在床上撅着光溜溜的p股罢了……

  不过这也不能完全责怪严秀雅,因为她毕竟只是负责党校这块工作的,没有下基层去体验过生活,所以她哪能讲得很生动呀?

  也只能是照本宣科咯。

  作为平江县副县长张友平,他倒是有资格来讲这堂课的。

  因为他是村干部出身,然后又在乡里奋战了十多二十年,最后到了快要的年龄,才被提干到了平江县担任副县长。上午的课程也就这样了,中午午餐的时候,原本唐逸打算去食堂吃饭来着,然而意外的是,严秀雅校长到办公室给他来了一个电话,小声的跟他说,要他中午去她那儿吃饭,说她自己做饭吃。

  不过,严秀雅说,要唐逸去她那儿吃午饭的时候,最好不要被其他人员看见了。

  接到严秀雅的这个电话,唐逸这货可是高兴坏了,乐嘿嘿的心说,娘西皮的,看来征服女人还就是得靠睡呀,嘿嘿……

  随后,唐逸这货也就像是地下工作者似的溜溜达达的到了党校教职工宿舍楼。

  前后左右瞧了瞧,见得这会儿没人,于是唐逸那货一个溜身,也就进了楼内。

  待到了严秀雅的房门前,唐逸忙是抬头轻轻的敲了敲门:“咚咚咚……”

  很快,严秀雅就前来‘咔’的一声打开了门,见得是唐逸,她忙是小声的说了句:“快进来。”

  唐逸会意的一笑,也就溜身进到了房内。

  于是,严秀雅忙是关上了门,回身冲唐逸说道:“你先在客厅坐会儿吧,我去厨房炒菜,一会儿饭就好啦。”

  唐逸忙是问了句:“要我帮忙不?”

  严秀雅不由得像个小媳妇似的,故作娇嗔的白了他一眼:“你就等着吃吧!”

  见得严秀雅那样,唐逸那货不由得嘿嘿的一乐,心说,呃?老子怎么发现严秀雅这婆娘越来越可爱了呀?过了不一会儿,等严秀雅做得了饭菜,她忙是忙活着将饭菜在客厅的餐桌上摆好,然后冲坐在沙发前的唐逸微笑的说了一声:“好啦,过来吃饭啦。”

  唐逸忙是起身,笑嘿嘿的走近桌前,闻了闻菜香味,忍不住夸赞道:“哇!真香!”

  听得这么的一夸,严秀雅倍感很有成就的一笑:“嘻……”

  这就是女人最爱听的话,也是女人最觉得有成就感的话。

  因为几乎所有的女人都喜欢听男人夸她的厨艺很好。

  待唐逸在桌前坐下后,严秀雅忙是给他盛了一晚米饭。

  唐逸拿起筷子来,夹起了一片回锅肉来,放到嘴里尝了尝,不由得赞不绝口:“哇!严姐,你的厨艺真好!这回锅肉做的是肥而不腻,特香!”

  严秀雅又是开心的一笑,然后像个小媳妇似的,笑微微的白了他一眼:“有吃也堵不住你的嘴呀?”

  唐逸那货则是没心没肺似的嘿嘿一乐,然后也就埋头正式开始吃饭了……

  在唐逸埋头吃饭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了,严秀雅一直在偷偷的看着他,嘴角流露着一丝微笑,暗自心说,他个死小子还真是蛮可爱的哦,也不知道怎么啦,我怎么好像……忽然对他有种特别的感觉了似的呀?难道我严秀雅会是那种不正经的女子吗?我怎么就会……做出这种对不起江岩的事情来呢?可是……我现在真的对唐逸这死小子有种我也说不出来的感觉,我该怎办呀……

  或许每个女子都会有这种纠结的时候吧?

  其实女的跟男的也差不多的,因为女的见到帅哥也会尖叫的,只是女的天生娇羞,有些东西只是她们羞于表达而已。

  一会儿饭后,严秀雅似笑非笑的看着唐逸,言道:“等这期学习结束后,你个死小子陪着姐去一趟江阳市吧。”

  忽听严秀雅这么的说着,唐逸不由得皱眉一怔:“为啥呀?”

  严秀雅莫名的羞红了双颊来:“姐叫你陪姐去一趟江阳市,你就去就好了啦。”

  听得严秀雅这么的说着,唐逸仍是不解的看了看她……

  见得唐逸那样,严秀雅忙是说道:“好了啦,你去沙发那儿坐着吧,姐要收拾碗筷啦。”唐逸回到沙发前坐下后,刚坐不到一会儿,忽然,他的BP机响了起来:“哔哔……”

  忽听BP机响了,唐逸掏出来瞧了瞧,只见显示屏显示着:“小子,你的死期临近了!”

  唐逸很是不爽的眉头一皱,心说,我草,妈的,这个傻b又来这匿名传呼了,真是郁闷!

  但一时间,唐逸又没辙,一阵气恼过后,也只好先不予以理会了,收起了BP机来。

  这会儿,严秀雅在厨房收拾完碗筷出来了,解下围裙,搭在桌前的一把椅子背上,然后似笑非笑的朝沙发这端走了过来,走近唐逸的身侧,扭身坐了下来。

  嗅着她旋旖起的一股幽香之气,唐逸扭头看了看她,然后问道:“严姐,你知道……如果有人给你打匿名传呼的话,该怎么查出那个人来呢?也就是查出是谁打的传呼?”

  忽听唐逸问着这个问题,严秀雅不由得笑微微的打量了他一眼:“怎么,老是有人给你打匿名传呼吗?”

  “对呀。”唐逸坦诚的回道,“而且还不止一次两次了。几乎每天都会给我打来匿名传呼。”

  “那都是什么内容呢?”

  “就是威胁我,说啥……小子,你的死期到了。或者是……小子,你的末日到了。”

  严秀雅微皱眉宇一怔:“你……是不是得罪人了呀?”

  “是。”唐逸又是坦诚的点了点头。

  “那你得罪了谁,你自己应该知道吧?”

  “知道。但是我得罪的人太多了,所以不知道是哪个?”

  “啊?”严秀雅一脸诧异,怔怔的瞧着唐逸,“你怎么会得罪那么多人呀?”

  唐逸纳闷的皱了皱眉头:“我也不知道我为啥就会碰见那么多爱装b装蛋的人?反正看见他们,我看不过眼,也就收拾他们咯!”

  严秀雅听着,一时也不知道说啥了似的,便是若有所思的想了想,然后言道:“你要是不知道这匿名传呼是谁打来的的话,你可以打电话到传呼台去问问给你打传呼的是哪儿的电话什么的,但想具体揪出那个人来……恐怕也难?但你可以通过电话的方位来判断会是谁打来的?”

  听得严秀雅那么的说了之后,唐逸皱眉想了想,然后回道:“那我晚上有空了再给传呼台打电话问问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