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32章 县太爷主讲

   “嗯。”严秀雅应了一声,然后扭头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唐逸,忍不住好奇的问了句,“你是……江阳市市常委安书记的世侄?”

  忽听严秀雅问起了这个问题来,唐逸不由得嘿嘿的一笑,反问道:“呃?严姐,你是怎么知道的呀?”

  瞧着唐逸那么的笑着,严秀雅则是微笑道:“你别管姐是怎么知道的吧,你就告诉我是不是吧?”

  唐逸又是嘿嘿的一笑,言道:“呃?这事……一直都很保密的呀?”

  “那就是说……安书记真是你世伯咯?”

  “嗯。”唐逸笑微微的点了点头,然后忙道,“不过,严姐,关于这事……你可不能到处去说哦。”

  “为什么呢?”

  唐逸这货故作装b道:“我可是不想让大家说我是靠着我世伯混起来的。”

  听得唐逸这话,严秀雅不由得又是审视了他一眼,心想,原来……这小子还真是蛮低调的哦,因为……他要是不低调的话,要是告诉大家他是安永年的世侄的话……恐怕……平江县县委书记江中华就会将他小子安排来平江的,就算不能安排进县委,那么起码也能给安排到某局里吧……

  想着,严秀雅不由得问了句:“那你就不想……来平江么?”

  唐逸忙是笑微微的回道:“想呀。但是我不想是因为我世伯的原因被莫名的安排来平江的。”

  又听得唐逸这么的说,严秀雅不由得欣然的一乐,说了句:“嗯,不错,觉悟很高,这才是一名真正的党政干部!”

  唐逸听着,扭头看了看严秀雅,瞧着她那娇美的样子,想着昨晚上和她发生的那事,他小子心里又是有点儿邪念了,目光不由得扫到了她的领口,那若隐若现的白嫩鼓荡之物甚是招眼……

  忽然,唐逸不由得心说,娘西皮的,怪不得像江岩那样的年轻有为的成功男士会看中严秀雅这婆娘,因为这婆娘确实是美呀,又落落大方的……

  严秀雅忽然发现唐逸那小子的目光不大对劲,于是她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领口,忍不住羞红了双颊来……

  可是严秀雅又没好意思刻意回避,因为毕竟昨晚上和他什么都做了,要是她还扭捏的怕他看胸,那似乎有点儿小题大作了。

  由此,严秀雅一不留神,就忽然回想起了昨晚和唐逸做那事的奇妙之感来……

  在心里回味了一番之后,严秀雅貌似心里也是有些痒了似的。

  但是为了捍卫她自己还算是个矜持的女子,于是她暗自心说,不,不行,我不能再那样啦,不能再对不起江岩啦,因为我已经对不起他啦……

  唐逸那小子瞧着此刻的严秀雅羞红着两颊,他貌似看出了些许端详来,于是他小子嘿嘿的一乐,缓缓的伸手搁在了严秀雅的腿上……

  当严秀雅感觉到唐逸的手在向她那敏感之地游走时,她慌是惊魂般的伸手一把按住了唐逸的手,娇羞至极的说了句:“不,不要啦。”

  唐逸这小子现在也算是阅女不少了,所有他小子很有经验的凑近严秀雅的耳畔,轻轻的亲了她那柔软的耳垂,然后在她耳畔道:“昨晚上不是已经……”

  忽听唐逸这么的一说,严秀雅的心砰然一跳,然后屏住了呼吸,只觉浑身木木的、但又烫烫的……

  趁机,唐逸那小子笑微微的嗅着严秀雅身上那股幽香之气,轻轻的将她那柔软的耳垂裹到了嘴里……

  严秀雅感受着,忍不住嗯了一声,然后便是一声娇呼。

  此时此刻,严秀雅已经感觉到了浑身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涌动了似的,心里痒痒的,难受至极。

  最后,闹得严秀雅实在是难以自控了,也就忽的一下豁出去了,犹如飞蛾扑火一般,迎合而上,此时此刻她也顾及不了那么多了,因为她的整个身心早已被欲望所占有了。

  严秀雅心里也在想,反正她都已经被唐逸给要走了初次,那现在多一次少一次还不是一个样呀?再说她也想好了要去江阳市做修复手术了,所以在没有做修复手术之前,那就干脆尽情的享受几次吧……

  就这样,唐逸又是成功的将严秀雅给推倒了一次,两人就在这客厅的沙发上痴缠得是水深火热的,激烈不已,严秀雅娇柔似水,唐逸是阳刚似火,水火交融,尽情尽欢,就算是在门口的走廊里都隐约嗅着一股‘宵夜’的味道。

  云雨过后,累得唐逸那货是呼的一声长吁,倒在了严秀雅的娇躯之上。

  严秀雅也是啊的一声长吁,意犹未尽的一把抱紧唐逸的腰。

  彼此相互在耳畔余喘不断,呼哧呼哧的,看来这也算是一桩力气活儿。

  鉴于内心的矜持,严秀雅也羞于向唐逸表达此事的感受,只是自己感觉是前所未有的舒服、惬意,在那巅峰之上的一刻,就好似飘向了九霄云外,就算在那一刻死去也就觉得值了。

  歇息片刻之后,唐逸则是含着得意的笑意,缓缓的起身,下马。

  瞧着唐逸那得意样子,严秀雅终于忍不住故作娇嗔的冲唐逸说了句:“早知道会这样,就不该叫你个死家伙吃饭啦。”

  唐逸那货则是笑嘿嘿的回了句:“你刚刚不也是要死要活的么?”

  说得严秀雅两颊羞红不已,像个小媳妇似的,娇羞的冲唐逸撇了撇嘴:“臭小子!”午休过后,下午两点半准时开课。

  下午的课,主要是讲党政干部的政治观、价值观,主讲是周长青县长。

  可是平江县的重量级人物,作为平江县县委副书记、县长,可是平江县的二把手。

  所以当学员们瞧着周长青县长进教室的时候,一个个的都异常的亢奋,好似自己从此就会备受县太爷的关注了似的,提升到平江指日可待了。

  周长青缓缓的在讲台上站好后,首先跟大家打了声招呼,然后大致扫视了一眼这期的学员们。

  当周长青一眼扫着了唐逸时,不由得微皱了一下眉头,心里有种说不出的不爽。

  唐逸貌似也意识到了什么,不由得心说,娘西皮的,怎么会是周长青这个狗东西呀?

  但是周长青想着之前听说唐逸是安永年的世侄,于是他不由得冲唐逸问了句:“你是……西苑乡推荐来学习的?”

  “是的。”唐逸回了句。

  “那你对这次学习感觉怎么样呀?”

  “挺好的。”

  “那就成。好好学习吧。”

  “好的。谢谢周县长!”

  随之,周长青话锋一转:“好了,现在正式上课。”

  “……”

  在周长青讲课的时候,唐逸没怎么认真听,因为他一直在心里琢磨着,周长青刚刚为啥会对他那么客气?

  唐逸心里也清楚,他身上现在揣着的那个大哥大,就算是上回周长青给他买的。

  因为上回周长青的儿子周皓在唐逸面前装b来着,所以唐逸也就将周皓的胳膊弄得脱臼了。

  后来为了让唐逸给将周皓的胳膊归位,唐逸这小子可是要了周长青一万块钱医疗费的。唐逸也就是用这一万块钱去买的大哥大。

  想着上回的那事来,唐逸忍不住心说,娘西皮的,怎么周长青刚刚还会对老子那么的客气呢?实际上,在周长青的心里,那事可还没完,只是他在寻找时机报复唐逸而已。

  因为鉴于他听说唐逸是安永年的世侄,所以目前周长青的也不敢轻易动唐逸。

  想想,明年的换届,能不能再往前挪挪步,还得看安永年的呢。

  因为市常委书记,就是负责各县各乡镇的换届选举工作的,关于人员名单的确定,这都是安永年说了算的。

  所以周长青要是在这个时候得罪了唐逸的话,那么安永年一急眼,不但他周长青没有往前挪步的机会了,闹不好恐怕连目前这顶乌纱帽都会丢了?

  所以目前周长青也只好忍着。

  但是关于唐逸弄伤周皓那事,还要了一万块钱的事情,周长青可以一直都记恨在心。

  周长青也想过动用黑道的来收拾唐逸,那样就神不知鬼不觉了,可是周长青转念一想,觉得就对付这么一个小屁孩犯不着大动干戈。

  虽然说是动用黑道的来收拾唐逸是神不知鬼不觉的事情,但是唐逸若真是安永年所疼爱有加的世的话,那么一当唐逸有事,安永年肯定就会动用市里的关系来调查此事,假如查出了什么蛛丝马迹来,那么他周长青不但是乌纱帽不保,恐怕连性命也难保了?

  所以周长青觉得就收拾那么一个小屁孩犯不着大动干戈的,不值当。

  往后,只要逮着一个机会,他周长青想要收拾唐逸那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呀?

  况且,现在唐逸也混入了官场,那么周长青想要收拾唐逸,就更加容易了,只是时机问题而已……

  下午的课程结束后,周长青还刻意叫唐逸出来,跟他说了几句关心的话。

  像周长青这样的,就是潜伏于官场上几十年的老狐狸,不到该露尾巴的时候,即便他再怎么记恨一个人,也能假装出来关系和关怀。

  不过,唐逸这小子的洞察力也超越他本身的年龄范围,也像是混迹官场已久的老练家伙,他总觉得周长青的这种关心和关怀都不是发自于内心的,看起来特假似的。

  看来这孩子也不是那么好哄的,周长青这只老狐狸也别想在唐逸面前藏着尾巴。

  待周长青借口有事离去后,唐逸皱眉瞧着周长青驱车出了党校的方向,不由得暗自心说,娘西皮的,周长青这个狗东西怕是也听到了什么风,得知了老子是安永年的世侄吧,否则的话,他才不会装出这等假惺惺的样子来呢?

  就在这时候,西凉乡的办公室主任余秀芬无声无息的来到了唐逸的身旁,扭头若有所思的打量了唐逸一眼,然后微笑的说了句:“周县长好像对你……特别好哦?”

  忽听余秀芬这么的说着,唐逸这才嗅着了一股女人的幽香,忙是扭头看了看身旁的余秀芬,微微的一怔:“呃?余姐,你……啥时候来这儿了呀?”

  “哦。”余秀芬忙是微笑的应声道,然后解释了一句,“我刚刚想出党校去县城转转,正好看见了周县长在这儿跟你说话,所以我等周县长走了,就上来跟你小子打声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