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35章 请假

   “但是他们混混都跟黑道上的人认识,就怕他们请来真正黑道上的人。他们可是有枪的哦。”

  “呃?”唐逸不由得一怔,“余姐,你咋知道这些呀?”

  余秀芬回道:“我也是听我老公他们说的。”

  “那姐夫是……做啥的呀?”

  “唉……”余秀芬不由得叹了口气,“你还是别提他那个窝囊废啦。”

  “姐夫他……怎么了?”

  “姐怎么跟你说呢?”余秀芬微皱眉宇,想了想,“唉,算了,还是以后再跟你说吧,一时半会儿也是说不清的。”

  “……”待回到党校后,余秀芬又是看了看手表,见得这会儿夜里十点了,但是对于她来说,还很早,因为她现在在党校学习,忽然一个人睡,她不太习惯,睡不着,都要看书看到夜里一点才睡,于是她也就冲唐逸说了句:“要不要去姐的房间里呆会儿,聊聊天呢?”

  忽听余秀芬这么的说,唐逸皱眉想了想,想着出校门的时候,严秀雅给他来过电话,要他回来去找她,于是他忙是微笑道:“还是改天吧?”

  “你要睡了?”余秀芬又是问了句。

  “嗯。”唐逸忙是点了点头。

  “那好吧。晚安。”

  “……”之后,唐逸等余秀芬回房后,他小子也就朝党校教职工楼溜达去了。

  这会儿已经夜里十点多了,所以整个校园内都安静了下来,被夜空笼罩着。

  很快,唐逸也就来到了严秀雅的房门前,像是做贼似的,来回看了看走廊内无人,然后他才抬手轻轻的敲了敲门:“咚咚咚……”

  过了一小会儿,门锁发出了轻微的‘咔’的一声,然后只见门被缓缓的拉开了一点儿,严秀雅在门缝间瞧了瞧,见是唐逸,于是她赶忙拉开了门,极为小声道:“快进来!”

  于是,唐逸这小子也就忙是机灵的溜进了房内。

  严秀雅急忙关上门,回身冲小声的唐逸问了句:“没有被人看见吧?”

  “没有。”唐逸忙是摇了摇头。

  “那你冲澡了吗?”

  “还没有。”

  于是,严秀雅小声的说道:“那你先去冲个澡吧,我回卧室啦。”

  “嗯。”唐逸忙是点了点头。然后,唐逸也就去洗手间冲澡去了。

  在打开热水器,一边冲澡的时候,唐逸这货不由得笑微微的心想,格老子的,老子这次学习还真是有意思哦,真希望下次有来党校学习的机会时,还安排老子来,嘿嘿……

  待冲完澡后,出了洗手间,唐逸也就直接进了卧室。

  这会儿,严秀雅正依靠在床头瞧着电视,她见得唐逸进来了,不由得,她的两颊就开始泛起了羞红来……

  在她内心里,她还是觉得自己是个不好的女子,总感觉自己这样做,像是做了坏事似的。

  但是这种事情,一当有了开端,就难以收尾了。

  何况她也是二十好几的大龄女青年了,这才刚被唐逸那货给破了处,才刚体尝到那男女之事的奇妙感,所以自然有点儿像是决堤的洪水一般,泛滥吧。

  人本身也是个矛盾体,有时候想左右欲望,可又常常被欲望所左右。

  对于唐逸这货来说,他自然是没有想那么多,他想的只有爽了就好。

  要说他再想的多点儿,那就是他这货想着自己将党校的这位美人校长给睡了,他觉得自己很牛X。

  何况这位美人校长还是江夏集团董事长江岩的未婚妻呢?

  唐逸走近床前,伸手掀开被子,上床在严秀雅身旁躺下后,扭头笑微微的看着她,然后也就缓缓的伸手向她了……

  感受着唐逸的手在身上游荡,严秀雅忍不住微微的闭上了双眼来,吐气如兰。

  现在可谓是轻车熟路,彼此也多了几分默契,所以这事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一番激烈的前戏过后,唐逸一个翻身,就爬到了严秀雅的身上……

  云雨过后,唐逸伏在严秀雅的身上歇息了片刻,然后在她耳畔道:“严姐,我想明天请假一天。”

  严秀雅听着,不由得一怔:“拢共就十天的学习期,你还要请假呀?”

  “我知道。但是,我明天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办,所以我也不得不请假。”

  “那……”严秀雅微皱了一下眉宇,“那你明天要去干嘛呀?”

  “我有个朋友要出国了,我得去送送她。”唐逸回道,“因为她这一出国,恐怕几年都见不着了?”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严秀雅又是微皱了一下眉宇,然后忽然娇羞的一笑:“嘻……想要我批假也可以,不过……”

  “不过什么呀?”唐逸忙是问道。

  “嘻……”严秀雅更是娇羞不已的一笑,像是难以启齿……

  唐逸见得她如此,他又忙是问道:“严姐,你说呀,不过什么呀?是不是要我请你吃饭呀?”

  “才不是呢!谁没吃过饭呀?”严秀雅羞红着双颊,笑嘻嘻的回道。

  “那会是……什么呢?”

  严秀雅娇羞的微笑着,两颊愈来愈红,终于豁出去的小声道:“笨蛋,当然是……你今晚还给我一次啦,嘻……”

  忽听是这个,唐逸忙是乐嘿嘿的回道:“这事好说,别说一次,两次都成。”

  “……”

  第二天一早,唐逸也就去平江汽车站乘坐大巴车前往了江阳市。

  才早上八点多钟,他小子就抵达了江阳市汽车站。

  从江阳市汽车站出来,唐逸给胡斯淇打了个传呼,等了大约一会儿,胡斯淇给他回来了电话。

  待唐逸接通电话,就只听见胡斯淇在电话里紧张兮兮的说道:“你先去机场吧,我一会儿就去机场了,到了机场我给你电话。”

  听得胡斯淇这么紧张兮兮的说着,唐逸心里也明白了,那可能是她担心他和她妈碰面,于是他也就忙是回了句:“好吧。”

  “那我挂了哦。”胡斯淇忙道。

  “嗯。”唐逸应了一声。

  随后,胡斯淇也就挂断了电话。

  听着胡斯淇挂断了电话,唐逸的心里总感觉有些闷闷的,这自然是胡斯淇她妈在作崇,他总感觉心里不大得劲似的。

  然而想着胡斯淇,想着她对他的那份情,想着她的处境,唐逸的心里也就好受了一些似的。

  因为他知道,胡斯淇也一定不好受。

  稍微想象一下,就不难猜出,胡斯淇在她妈的严厉管制下,那是何等的难受?随后,唐逸打了个的,直接前往了江北机场。

  他小子这也是第一次去机场,由于不知道该怎么去,所以也只好打的。

  但是他知道,江阳市的机场也就是江北机场。

  在他去往机场的途中,那个匿名传呼又来了:“小子,你就等死吧!”

  瞧着这匿名传呼几乎是每天一个,唐逸现在也习惯了,心想,反正是天天威胁,他天天也是平安无事,所以没有必要在乎那么多了,他爱打匿名传呼就任他打去好了。

  当然了,唐逸的心里还是很纳闷,心说,麻痹的,天天来这么一个垃圾传呼,你不烦老子都烦了!

  忽听,他见到江北机场的道还有一段距离,一时半会儿也到不了,于是他也就无聊的想起了严秀雅跟他说的,可以打电话到传呼台去咨询这匿名传呼是从哪儿打出来的……

  想到这儿,唐逸也就忽然掏出了大哥大来,给传呼台去了个电话……

  “您好,很高兴为您服务,请问您要呼哪里?”传呼台的小姐的声音就是很甜美,真好听。

  听得这声音,唐逸这货都浑身颤抖了一下,好似抖落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随后,唐逸也就将匿名传呼这事跟传呼台的小姐说了……

  传呼台的小姐听完后,忙是言道:“好的,先生,请您稍等,我马上就帮你查一下。”

  过了一会儿,传呼台的小姐甜声的问道:“您好,先生,您还在听吗?”

  “在听。”唐逸忙是回道。

  “您好,先生,非常抱歉,让您久等啦!是这样的,先生,我们只能查到给您打匿名传呼是江阳市市区的电话号码,这个电话号码来自于江阳市城南区,如果先生您要记录这个电话号码的话,您现在可以记录下来,电话号码是:6865XXXX。”

  唐逸听着,忙道:“等等、等等,你刚刚说那个电话号码是多少来着,6865……多少来着?”

  “6865XXXX。”

  “……”待挂了电话后,唐逸也就立马给6865XXXX去了个电话……

  等着电话响了好久之后,才有人接听:“喂!”

  忽听是个女人的声音,唐逸稍稍缓和了一下心情,问了句:“你是谁呀?”

  “路人甲。”

  “啥?路人甲?”唐逸皱眉一怔,倍是不解,“我好像不认识你吧?我也没有得罪你的吧?你为啥老是要给我打匿名传呼呀?”

  “神经呀,你?谁给你打匿名传呼了呀?本姑娘也不认识你好不好呀?”

  “我草,你这丫头还挺狠的哈?”

  “我就跟你狠怎么啦?不行呀?反正这是磁卡公用电话亭,你也找不到我,我气死你,哼!”

  “等一下,你说啥?磁卡公用电话亭?”唐逸忙道。

  “废话,本姑娘不是一开始就告诉你了吗?我是路人甲。是你自己笨而已,听不明白。路人甲就是我是过路人而已,明白了吗?电视剧总看了吧,那些跑龙套的不就是路人甲、路人乙的么?”

  忽听这解释,唐逸差点儿没被气得吐血:“我草,妈的,那你为啥不早就说清楚呀?浪费老子的电话费!”

  “你说什么呢?你有没有一点儿素质呀?”

  “我就骂你了,怎么着?”唐逸这货不由得嘿嘿的一乐,“嘿……反正你也找不到我,不知道我是谁,哈哈!对了,刚刚忘了问你了,你还是处吗?要是处的话,我帮你破了呀?”

  “去死吧,你!”气得那端的那个女孩脸红脖子粗的,慌是挂断了电话。

  听得气得对方的女孩挂断了电话,唐逸心里这个变态的乐呀,哈哈哈……

  然而,过了不一会儿,对方的那个女孩一时气不过,插上IC卡就给唐逸回拨过来了电话……

  “有种的话,你就告诉我,你是谁?”那端,磁卡公用电话亭的女孩气恼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