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36章 路人甲

   唐逸忽听是刚刚那个接电话的女孩,他小子又是嘿嘿的乐了乐,问了句:“怎么,你还真想找我给你破处呀?”

  对方的女孩脸一热,绯红绯红的,干脆豁出去了,将计就计,说道:“对呀,本姑娘就是想找个男人给我破处呀,快说吧,你是谁?”

  “唐逸。”

  “那你现在在哪儿呢?”

  “我现在在江阳市呀。”

  “具体什么位置呢?”

  又听得那女孩追问着,唐逸不由得心想,娘西皮的,不是吧?这世上还有这么好的事情?她个小婆娘的还真想要老子给她破处……

  想着,唐逸转念一想,心说,妈的,你以为老子啥呀?老子才不会上你的当呢!

  于是,唐逸说道:“这会儿老子没空呀,要不你先自己用手抠抠吧。”

  说完之后,唐逸这小子就忙是挂断了电话。

  气得对方那女孩面颊火红,美眉一皱,小嘴一撅,心说,哼!你个死王八蛋就等着吧!看本姑娘怎么收拾你?哼……

  随即,那女孩就很有心机的对着磁卡电话,抄下了唐逸的大哥大号码,并记上了他的名字,唐逸。

  但她还是一时气不过,所以就在纸片上画了一个小人,给画上了一条jj,然后她掏出一把小剪刀,怒火熊熊的瞧着那个jj,嘴里说了‘咔嚓’一声,于是也就一刀就剪掉那个jj……待唐逸打车到了机场时,已经是上午九点多钟了。

  头一回儿上江北机场这儿来,忽见机场的这宏大气势和场面,唐逸的心里不由得一阵欣喜,一下子也就忘记了那些事,也忘了胡斯淇。

  毕竟唐逸这小子也才二十啷当岁,所以孩子气还蛮重的,尤其是见到新鲜事物,那一时的欣喜和新奇,也就忘了一切。

  他小子溜溜达达的进了机场大厅后,忽见大厅服务台前站着一个身着空姐服饰、身姿妙曼的女子,他小子忍不住就扭身朝那那女子走去了……

  待他小子到了服务台前,那位美丽的女子忙是微笑的甜声道:“先生,您好,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

  谁料,唐逸这小子竟是乐嘿嘿的说了句:“我还缺个婆娘,你能帮我吗?”

  那女子听着,不由得两颊羞红,但她又没敢跟唐逸生气,只好微笑的言道:“先生,您很幽默。不过,我是在上班时间,所以还是希望先生您不要跟我开这种玩笑啦,谢谢您的配合!如果您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话,您尽管说出来好啦,只要在我的能力范围内,我一定会尽可能帮助您的!”

  见得那女子不但人美,脾气还那么的好,唐逸这小子又是乐嘿嘿的说道:“我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需要一个婆娘,生一个孩子,你一定能帮我做到的。”

  “这个……”那女子囧了,“恐怕我不行?”

  “难道你不是女人吗?我需要的帮助,都是女人能够办到的呀。”

  “先生,您……”那女子实属无奈,两颊涨红的瞧着唐逸,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正在这时候,唐逸的大哥大忽然响了起来……

  忽听大哥大响了,唐逸忙是冲那女子笑嘿嘿的说了句:“你等等哈,我一会儿再过来泡你哈。”

  那女子瞧着唐逸扭身离去时,不由得冲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心说,流氓!

  唐逸一边离开服务台那儿,一边掏出大哥大来,接通了电话:“喂。”

  “嘻嘻,猜猜我是谁?”电话那端的方乐乐开心的说道。

  忽听是方乐乐,唐逸忙是回道:“听你的笑声,就知道了,还用得着猜吗?”

  “呵呵,那你现在在哪里呢?”

  唐逸皱眉想了一下,反问道:“你找我有事呀?”

  电话那端的方乐乐笑嘻嘻的回道:“没事呀,就是好久没有见到你了嘛,想你了嘛,所以……嘻……就想打电话约你来江阳市玩呀。”

  于是,唐逸回道:“最近恐怕不行哦,因为我最近在平江党校学习呢。所以最起码也得等我学习完了才可以。不过也很快的,总共就十天,今天是第三天了。”

  “……”

  待到上午将近十点钟的样子,胡斯淇在爸妈和妹妹胡斯怡的陪同下,终于抵达了江北机场。

  进了机场大厅后,胡斯淇忙是借口说要去趟洗手间,于是也就趁机溜去给唐逸打了个电话,叫他来机场正门的北侧见她。

  接到胡斯淇的电话后,唐逸听着她的声音还是紧张兮兮的,于是他也就忙是来到了机场正门的北侧。

  待他到了北侧这儿时,便见胡斯淇紧张兮兮的半躲藏在大柱子的后面。

  瞧着胡斯淇的身影后,唐逸忙是溜身过去,来到了她的跟前……

  胡斯淇忽见唐逸出现在了她的跟前,她的心砰然一跳,莫名的就羞红了双颊,怔怔的瞧着唐逸……

  见得胡斯淇那样,也不说话,唐逸忽然说了句:“我刚刚看见你妈了。”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胡斯淇慌是担心道:“喂!你一会儿可千万不要去找她说什么哦,明白不?”

  “我不明白!”唐逸有些生气的回了句。

  “你……”胡斯淇更是担心、更是紧张了,“我……我求你啦!你不要去找我妈说什么了啦!”

  见得胡斯淇这般焦急担心的样子,唐逸愣了愣眼神,然后勉强的说了句:“好吧。”

  听得唐逸答应了,然后胡斯淇忙是说了句:“我可能……要三年后才会回国的?”

  唐逸听着,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于是他也就应了一声:“哦。”

  胡斯淇见得唐逸那样,她若有所思的看了看他,略显娇羞的说了句:“你……就没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吗?”

  唐逸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心说,格老子的,你个婆娘都要出国了,还叫老子说啥呀?

  想来思去的,唐逸实在不知道说啥是好,于是他也就说了句:“时间快差不多了,那你走吧。”

  “你……”胡斯淇倍感失望的看着他,“就想跟我说这个吗?”

  “那?”唐逸又是皱眉想了想,然后说道,“你现在都要出国了,你还叫我说啥呀?再说……我和你……本来见面就不多,也没有……怎么相处过,你让我说啥呀?”

  见得唐逸忽然显得一副懵怔的傻样儿,胡斯淇便是提示了一句:“就说说你心里的感受呗。”

  “心里的感受……”唐逸又是有些难为情的皱了皱眉头,然后他忽然想起一句歌词来,便忙是唱着说道,“如果你要嫁人,千万不要嫁给别人,一定要嫁给我。”

  见得他那样子,闹得胡斯淇忍不住扑哧一乐:“呵!傻样儿,我为什么就一定要嫁给你呀?”

  “因为歌词里是这么写的呀。”唐逸回道。

  “歌词跟你有啥关系呀?”

  “因为……因为……因为这首歌就是为你我写的呀。”

  “哈!”胡斯淇又是忍不住扑哧一乐,然后说了句,“才不是呢!”

  完了之后,胡斯淇乐呵呵的看着唐逸,许久……

  许久之后,胡斯淇趁着唐逸没有注意,忽然凑上去,踮起脚尖来,仰起粉面,在唐逸的嘴上轻轻的一亲:啵……

  待唐逸反应过来后,一扭头,发现胡斯淇已经朝机场大厅内走去……

  瞧着她那渐行渐远的背影,忽然一闪,就消失在了机场门口,不由得,唐逸慌是扭身追了上去……

  然而,就在唐逸追到机场门口时,忽然,一个四十来岁的、将近五十岁的妇人迎面堵住了唐逸的去路……

  唐逸忙是抬头一瞧,只见是胡斯淇她妈,她妈此刻显得一脸不爽的威严样子!

  胡斯淇她妈气郁的瞪眼瞧着唐逸:“我女儿胡斯淇刚刚就是见你去了呀?”

  此刻,唐逸也豁出去了,坦诚的回答道:“是!”

  “那你知道她是什么身份,你是什么身份不?”

  唐逸则是回道:“我只知道她是女的,我是男的。”

  “我问的是身份,不是性别,明白?”

  “明白,她是您的女儿嘛。”

  “那你还纠缠着她做什么?”

  唐逸不爽的皱了皱眉头:“您哪只眼睛看见我纠缠她了呀?”

  “我不管有没有,总之,从现在起,我不想再看到你纠缠我的女儿胡斯淇!!!我现在对你说话,已经算是够客气了,希望你明白?也希望你知道,胡斯淇可是市委书记家的大千金,而你只不过是一个山野小子、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农民罢了,明白?”

  听得胡斯淇她妈这么的说,唐逸不由得一声冷笑,回道:“市委书记家的女儿就是镶金边的吗?真是好笑!就算您是市委书记的夫人,敢问您那儿就镶金边了么?就您这模样,往大街上一站,人家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里来的村妇呢?就您也敢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您回家拿镜子照照去,看您是副啥德行?”

  说着,唐逸话锋一转:“既然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了,那么我也告诉您,我虽然是个山野小子,是个小农民,但是我这个小农民也不是啥女人都往回娶的!老子看上您的女儿,那是她的福气,懂吗?就您这样的,别说送货上门,就算您倒贴我个十万八万的,我也是不会考虑的!您也别把自己看得太高贵了,就是您往这儿一站,不管您是穿着衣衫还是没有穿着衣衫的,我也瞧不出来您哪儿多了啥?您要是真想显示出您的高贵来,那您就在额头上贴上市长夫人几个字好了!就像现在城里有钱人养的名犬似的,给起个名字,叫什么贵妇人、贵妃什么的!好了,您也别瞪着我了,我的话说完了,再见!哦不,是拜拜!因为我不想再见到您这张老脸!”

  话音一落,唐逸扭身就闪人了,没再给胡斯淇她妈说话的机会。

  气得胡斯淇她妈心头的这个气郁呀,愤愤的瞪着他小子远去的背影,心说,就他这样儿,真不知道胡斯淇那丫头是什么眼光,我咋就没有看出他有啥本事来呢?还好是胡斯淇这丫头要出国了,否则的话,还真会被这小子给糟蹋了……当唐逸打车离开机场后,在回江阳市市区的途中,胡斯怡那丫头给他打来了一个传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