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37章 数落胡斯淇她妈

   见是胡斯怡打来的传呼,唐逸忙是给回了一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就听见胡斯怡那丫头在电话里乐呵呵的说道:“呵呵,唐逸哥哥,你真是太有才啦!我爱死你啦!就刚刚在机场门口数落我妈的那段话,太经典了,哈!”

  “呃?”唐逸不由得一怔,“我数落你妈你还高兴呀?”

  “呵……”胡斯怡又是一乐,回道,“反正她都是我和我姐姐的死敌,我有什么不高兴的呀?就我妈那种女人,就该那么的数落她!因为她的阶级观念太强了,我真受不了她啦!唐逸哥哥,你知道吗?现在她又开始管制起我来了,说要我在学校不要交往那些乱七八糟的朋友,我就纳闷了,什么叫乱七八糟的朋友?要是这样的话,岂不是就是要扼杀我的交际圈吗?反正我是不会怕她的啦,我就是我行我素!我就是要跟唐逸哥哥你好,呵!”

  说着,胡斯怡话锋一转:“呃,唐逸哥哥,你现在还在机场吗?”

  “没有了。”唐逸回道。

  “啊?唐逸哥哥,你已经走了呀?”

  “对呀。”

  “我晕!难道唐逸哥哥你没有看见我也来机场了么?”

  唐逸则是回道:“那会儿我只顾跟你妈吵架去了,哪会注意到你呀?”

  “呜呜呜……唐逸哥哥都不关注人家了啦!”胡斯怡故作撒娇道。

  “……”当唐逸打车回到江阳市汽车站时,莫名的,上午在磁卡公用电话亭的自称为‘路人甲’的女孩又给唐逸打来了电话。

  这会儿唐逸的心情不算太好,因为一是胡斯淇出国了,而是跟她妈吵了一架,所以他的心情有些莫名的低落。

  忽听那女孩问他在哪儿,像是要找茬,于是唐逸也就回道:“老子就在江阳市汽车站呀,你真想要找茬的话,那就来呗,老子就搁这儿等着你好了!”

  “哼!”那女孩一声冷哼,“那你就等着吧!你要是不等着我本姑娘,你就是乌龟王八蛋!”

  “那老子要是等着你呢?你又是啥呀?”

  “你管我是什么呢!总之,你有种就在那儿等着本姑娘就好啦!”

  “喂喂喂,我说,姑娘,你哪有那么多屁话呀?你到底是来还是不来呀?要来就赶紧的,老子帮你破完处后,还得赶着回平江呢!”

  “好!你有种!半小时内,我指定到江阳市汽车站!”

  “好呀。”唐逸不惧的回道,“那老子就搁汽车站站门口这儿等你吧。”

  “……”随后,唐逸这货还真就搁在车站旁的花坛前等着那女孩。

  等了差不多二十来分钟的样子,忽然,可见一个短发女孩匆忙的赶来了。

  那女孩头发虽短,但是被她整得跟抱鸡婆窝似的,烫成了蜷曲型,还染成了红色,看上去就跟那十三妹或者小太妹似的。

  不过,她那抱鸡婆窝头虽然不招人待见,但是她天生丽质,这是没得说的,尤其是她胸口的那对丰挺鼓荡之物甚是有型,身材也特棒,线条被那紧身衣勾勒淋漓尽致的。

  那女孩一阵气呼呼的来到车站门口,见得这儿人来人往的,她不由得心说,哼,那个死乌龟不会是骗我的吧?

  就在这时候,她忽然一眼瞧见了对面的花坛前坐着一个人,见得唐逸那家伙竟是悠然自得坐在那儿,她心想,不会就是他个死乌龟吧?

  那个抱鸡婆窝似的发型的女孩又是前后左右看了看,见得这会儿车站门坐着等人也就是对面花坛前的那个家伙,于是她也就气呼呼的朝唐逸冲了过去……

  坐在花坛前的唐逸忽见那么极品的一个女孩朝他走来,他不由得仔细打量了她一眼,见得她细皮嫩肉的、模样天生丽质,胸口那儿也是鼓荡荡的,于是唐逸不由得皱眉心说,娘西皮的,这么好看的一个丫头,为啥就要整个头型跟那抱鸡婆窝似的呢?

  那女孩冲唐逸的跟前:“就是你呀?你就是那个死唐逸呀?”

  唐逸抬头瞧着跟前的这个女孩有着几分杀气,于是他忙是站起身来,又是打量了她一眼,然后他这货不由得想起那个‘高手寂寞’的女孩来,想着,他这货忍不住捧腹一乐,冲那女孩说了句:“你不会也是个高手寂寞吧?”

  “什么高手寂寞呀?”那女孩不解,又是气恼的瞪了唐逸一眼,“快说,你是不是就是那个死唐逸?”

  唐逸那货则是嘿嘿的一乐,回了句:“老子活生生的一个人站在你面前,怎么就成死了呢?”

  “那也就是说,你就是唐逸咯?”那女孩一股气恼。

  “是。”唐逸不惧的回道。

  听说是,那女孩没再废话,只见她美眉一皱,咬紧牙关,挥起小手,就是愤恨的一巴掌朝唐逸的脸上扇来……

  在她的小手即将扇到唐逸的脸上时,只见唐逸笑嘿嘿的轻巧的一抬手,就一把攥住了她的小手腕……

  见得右手的手腕被攥住后,那女孩更是急眼了,挥起左手又是猛的朝唐逸扇来……

  谁料,唐逸一抬右手,就是轻巧的攥住了她的左右小手腕。

  见得两手都被他个死家伙攥住了,那女孩仍是没甘罢休,愤怒的瞪得着唐逸,见得他居然还得意的笑着,气得那女孩抬腿就朝他的裆里踹去……

  然而,不妙的是,她这一脚踹去,正好被唐逸用两腿一下夹住了她的脚。

  现在的造型是,那女孩的两只手腕都被唐逸攥住的,一条腿被夹在唐逸的裆里,女孩单脚立地。

  这时候,唐逸得意的笑嘿嘿的瞧着那女孩,嗅着她身上那股特殊的清香,不由得问道:“喂,你说……我是就在这儿帮你破处呢?还是我们去附件找间宾馆,要间房再帮你破处呢?”

  气得那女孩急得是脸红脖子粗的,可是现在维持这造型的,她也动不了,机智之下,那女孩冲唐逸怒眼一瞪,忽然‘噗’的一声,啐了一口痰,喷得唐逸满脸都是……

  见得这女孩还真是够邪恶的,唐逸也是机智的想了想,然后他索性故作恶心的样子,舔了舔嘴角,笑嘿嘿的说道:“你说……这算不算是间接接吻呢?”

  瞧着他这家伙这样儿,气得那女孩没辙了,只好白眼的嗔怒道:“恶心!变态!”

  唐逸反而是没心没肺的乐着,说道:“喂,我说,你这丫头别岔开话题好不?咱们还是说说该怎么帮你破处吧?”

  “才不要你个恶心的家伙来给破呢,哼!”

  “哈……”唐逸捧腹一乐,“这么说,那你还是处咯?”

  那女孩羞红着双颊:“我是不是处,管你什么事呀?”

  “咱们不是之前在电话里说好了么?你也说了呀,你要找个男人来帮你破处呀?”

  气得那女孩没辙,不由得娇羞的怒吼道:“不要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说这流氓的话,行不行呀?好了啦,快放开我了啦!!!”

  见得那女孩急成了那样,都有点儿狗急跳墙的感觉了,唐逸那货更是变态似的乐着:“嘿嘿……”

  “笑毛呀?放开本姑娘啦!!!”那女孩又是怒吼道。

  唐逸那货依旧是笑嘿嘿的:“怎么,你也就这两下本事么?”

  “废话,你是男的,我是女的好不?你一个大男人欺负我一个女孩子,算什么本事呀?”

  “喂喂喂,我说,姑娘,明明是你动手要打我好不?”

  “可是现在是你攥着我的手呀!”

  “废话,要是我不攥着,你这丫头不就揍我了么?”

  “好啦好啦,我不揍你了,行吗?可以放开我了吗?”那女孩哀求道,心里则是在说,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个死乌龟王八蛋的!

  唐逸见得那女孩已经求饶了,他又是打量了她一眼,这才笑嘿嘿的放开了她。

  见得唐逸放开了她,那女孩诡异的狡黠的一声偷笑,然后冲唐逸的背后侧用手指了指:“咦?飞碟耶!”

  唐逸忽见她那么诧异,也就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扭头望去了……

  趁机,那女孩狡黠的一乐,狠狠的在唐逸的胳膊上捶打了一拳,‘嗵!’的一声,然后那女孩回身就跑了……

  待唐逸反应过来,发现自己上当了,忙是回过头来,可是只见那女孩已经得意的跑远了……

  然而,意外的是,那女孩正得意的跑着跑着,忽然一脚踩空,‘啊!’的一声惊叫,然后人就没影了……

  忽见那女孩一下掉进了路边的井里去了,唐逸忍不住捧腹一乐:“哈……”

  然后忍不住又是一阵哈哈大笑,笑得是前俯后仰的……

  在唐逸大笑的时候,只听见那女孩在井里怒骂道:“谁这么缺德呀?哼,是那个乌龟王八蛋这么缺德呀?天杀的……”

  一阵怒骂过后,忽然听见那女孩在井里哭嚷了起来:“呜呜呜……救命呀!哪位好心的大叔大婶过来救救我吧……”

  这时候,唐逸笑嘿嘿的走近井边,探头往里一瞧,不由得惶急捂住了鼻子,原来是个下水井,里面臭烘烘的,污泥啥的乌漆抹黑的,瞧着就恶心,气味更是难闻。

  只是不知道哪个缺德玩意将这井盖给偷走了?

  但瞧着那个抱鸡婆窝似的发型的女孩,此时此刻囧囧的、糗态的站在井里头,身上、胳膊上、脸上蹭得全是那乌漆抹黑的污泥,唐逸又是忍不住乐了乐……

  那女孩囧态的仰头瞧着唐逸站在井边幸灾乐祸的乐着,气得她白眼一瞪:“都是你个死乌龟害得的啦!!!”

  见得她还骂,唐逸则是说了句:“再骂,我就不拉你上来了!”

  忽听唐逸威胁着,那女孩也没辙,这会儿也只好忍气吞声了,憋屈的瘪着个嘴,说了句:“那你快拉我上去呀。”

  见得那女孩再也神气不起来了,唐逸又是幸灾乐祸的乐了乐,然后说了句:“想要我拉你上来也可以,不过你得告诉我,你叫啥名字?”

  “朱心。”那女孩也只好老老实实的回道。

  “猪心?”唐逸震惊不已,“你骗谁呀,猪心,还牛心呢!!!”

  气得那女孩又是忍不住了,气恼道:“你自己笨,干吗要赖在本姑娘的头上呀?人家本来就是叫朱心好不好呀?是姓朱的朱,朱德的朱,笨蛋,知道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