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38章 女孩落井

   不由得,唐逸又是威胁了一句:“你再骂我笨蛋,我这就走了。”

  没辙,那女孩,也就是朱心,她忙是转阴为晴,笑微微的说道:“我的好唐逸哥哥,麻烦你先拉我上去好不好呀?因为这里实在太臭了啦,都快要熏死我了啦!”

  趁机,唐逸那货则是问了句:“那咱们破处的事……怎么办呀?”

  “晕!人家现在身处在这个鬼地方,臭烘烘的,你还有心情想着那个哦!”说着,没辙了,朱心也只好羞红着脸说道,“好啦好啦,要想破我的处,你也得先拉我上去呀!”

  唐逸这货趁火打劫的乐了乐,然后才说了句:“那好吧,那我这就拉你上来吧。”

  说着,唐逸缓缓的在井口边蹲了下来,扎稳马步,然后才伸手给井下的朱心……

  朱心忙是仰头,双手把住唐逸的右手……

  唐逸见得把住了、把稳了后,也就用力将她拉了上来。

  待朱心被拉了上来后,唐逸瞧着她的两脚上全是臭烘烘的黑污泥,他忙是说了句:“再联络哈。”

  说完,他扭身就走了。

  这会儿,朱心见得她自个满身的臭烘烘的黑污泥,没人敢靠近她,于是她忙是狡黠的乐着,冲唐逸嚷了一嗓子:“喂!”

  唐逸回头一看,见得朱心狡黠的笑着,便是问了句:“怎么了?”

  朱心故作撒娇模样的媚笑道:“过来呀,抱抱呀,嘻!”

  见得她那丫头那样,唐逸忙道:“还是再联络吧。”

  朱心瞧着唐逸又是要走了,于是她忍不住问了句:“喂,乌龟,那个大哥大号码就是你的吗?”

  唐逸听着,回头郁闷的回了句:“没错,抱鸡婆头,那个大哥大号码就是我的。”

  朱心见得他那样,又是狡黠的乐道:“怎么啦?不爽呀?那你过来呀,让妹妹我抱抱你呀,让你爽爽呀?”

  见得朱心又是那德行,唐逸忙道:“还是再联络哈,拜拜!”之后,就连朱心站在路边招手要叫出租车都没有叫到,没辙,最后她也只好一路糗态的走路回家了,心里则是在骂道,死唐逸臭唐逸,臭唐逸死唐逸,本姑娘一定会让你好看的,你个乌龟王八蛋就等着吧,哼……

  之后,在唐逸乘坐大巴车回平江的途中,他的心情又变得莫名的低沉了。

  因为一当想起胡斯淇的出国,再想起此前在机场门口跟胡斯淇她妈吵了一架,唐逸的心里就是很不得劲似的。

  其实,他内心还是清楚的,他和胡斯淇的确不是同一层面上的人,人家是市委书记家的大千金一枚,而他却只是山野小混混一个,怎么着都是门不当户不对的,也怪不得她妈妈不许她跟他在一起。

  但是她妈也又的确是太势力了,太武断了。

  不过现在倒是好了,胡斯淇出国了,恐怕几年后才能回来,所以现在他唐逸也见不着了,也算是眼不见心不烦了。

  然而,冥冥中,他又觉得好似胡斯淇就是他这辈子想要娶的那个婆娘似的?

  可是他也知道,想要娶胡斯淇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即便是三年后,她妈妈也未必会答应这门亲事的?待回到平江后,唐逸就在汽车站附近找了家饭店,吃了顿午饭,然后也就回平江党校了。

  接下来,他为了淡忘胡斯淇在他心里留下的影子,于是他也就刻意假装让自己忙了起来。

  每次上课,他都会有意识的让自己认真的去听讲。

  课余时间,他要么躲在宿舍里看书、温习,要么就在严秀雅那房间里呆着,偶尔,也会跟余秀芬出去转转。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十天的学习期很快就结束了。

  最终,学习结束后,严秀雅校长给了他写的全是好评,成绩优异。

  不过,通过这十天的学习期,的的确确让唐逸长进了不少,比方说在个人的素仰、修为等方面都有提升。

  还有就是,现在他终于明白了何为党政干部,都该干些什么。

  现在他也弄清了啥是正式编制等等等。

  总之,他对未来的官场路,不是那么的迷惘了,也知道只有靠政绩或者是拉关系等等等手段,才能提升,被提干。

  学习结束后,唐逸这货暂时将目标瞄在了平江县县委书记的位置上,而不再是只瞄着西苑乡乡委书记那个位置了。

  幸好这些想法只是在他心里,要是说出来,保准会让那些政坛老将笑得大牙。

  因为他小子目前也才不过二十岁罢了,也才刚刚稀里糊涂的步入官场,所以这就想要坐平江县大佬的位置了,是何等的可笑呀?学习结束的当天晚上,党校给这期学员搞了一次大联欢。

  地点也就在党校食堂。

  这期学员一共也就十来个人,再加上党校的教职工,晚上在党校的食堂摆开了两大桌。

  反正这种大联欢也就是象征性的,所以大家伙也就只顾着吃吃喝喝的,气氛不是特别的欢腾。

  党校校长严秀雅陪着大家伙吃喝了一阵后,她感觉也差不多了,面子功夫也做足了,于是她也就借口有事,先撤了。

  待严秀雅回到办公室后,就给唐逸打了个传呼:“一会儿来我的房间,严秀雅。”

  瞧着显示屏上的这行字,唐逸心里就明白了严秀雅想要干吗,也明白了她之前在大家面前所装出来的欢笑。

  说实在的,想着严秀雅,唐逸这货还真有些不大想离开。

  俗话不是嘛,一日夫妻百日恩嘛。

  何况唐逸这货跟严秀雅也不止一日了。

  打自严秀雅体尝到了那等人生快事后,几乎每天都会给他电话或者传呼,叫他去她的房间。

  往往像严秀雅这样的大龄女青年的欲望之门一当打开,那就像是决堤的洪水一般,汹涌、泛滥。

  瞧完了严秀雅来的传呼后,唐逸继续跟大家伙吃喝了一阵,然后也就借口去洗手间,打算开溜了。

  实际上,他小子跟这些比他年龄大十岁或者二十岁以上的老男人们也是凑合不到一块儿的,彼此也是没啥话的,更别谈啥共同语言了。

  这些老男人们也是笑话唐逸还是毛都没长齐的奶油小生,成不了什么大气候,所以他们压根也看不上他。

  每当谈论起官场上的事情时,他们都是一副不屑一顾的态度,冲唐逸说道,你懂个球呀,毛都还没长齐。

  唐逸则是心说,你们又算个蛋呀?就算老子毛还没长齐,但是老子可是将严秀雅校长给睡了,而且还伺候得她很爽,很满意,你们能吗?在唐逸借口去洗手间的时候,余秀芬像是看出了他小子想开溜了,于是她忙是追出了食堂的门,于外面的操场上追上了唐逸:“喂,等一下你余姐呀!”

  唐逸听着,忙是止步,回身瞧着追上来的余秀芬:“有事呀,余姐?”

  余秀芬忙是笑微微的走近唐逸的跟前,有些不舍的打量了唐逸一眼,言道:“那个啥……我明天一早就回西凉乡了,你啥时候回去呢?”

  听着余秀芬这么的说着,唐逸心里也有些莫名的惆怅似的,皱眉想了想,然后回道:“我可能要明天下午才回西苑乡?”

  “那你余姐可就先回去了哦?”

  “成。”唐逸点了点头。

  余秀芬又是不舍的看着唐逸:“等有空,你小子可得去西凉乡做客哦!别忘了,你姐还在西凉乡哦!”

  唐逸忙是一笑,言道:“我不会忘了余姐的!放心吧,余姐,有空的话,我一定回去余姐家做客的!”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余秀芬不忘微笑道:“对啦,以后你要是高升了,可别忘了你余姐哦!”

  “不会的!”

  “那……”余秀芬又是若有所思的想了想,“要不……你这就去姐的房间里坐坐,聊聊天呗?反正现在学习也结束了,也没事了不是么?”

  “这……”唐逸一时也不好意思推辞,也找不到推辞的理由来,没辙,最后他也只好勉强的微笑道,“那,好吧。”

  “……”由于余秀芬是这期学员中唯一的女性,所以她也就自个单独住一间房。

  其他男学员都是两个人一个房间。

  待到了余秀芬的房间后,她忙是招呼唐逸在另外一张空余床铺前坐下。

  然后,她忙是忙活着去沏了一杯茶。

  待茶沏好后,余秀芬去搬了一把椅子过来,搁在了唐逸的跟前,也就算是临时的茶桌了。

  完了之后,她也就毫无顾忌的扭身在唐逸的身旁坐了下来,跟他一边喝着茶,一边闲聊着。

  后来聊着聊着,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唐逸就跟余秀芬整上了,激烈的缠绵在了一起。

  在唐逸的印象中,是余秀芬主动诱发他的,他没有经得住引诱,所以也就上道了。

  而余秀芬又是过来人了,对于这事她可是里手行家了,所以她功夫和活计啥的都是一流,就唐逸在她面前,只要她想要,那还不跟玩似的呀?

  尤其是余秀芬的口活那真是一绝。

  唐逸还是第一回知道女人的嘴也能那么厉害,弄得爽到了极点。

  一番激烈的前戏过后,最后余秀芬伸手帮扶一把,也就共赴主题了。

  云雨过后,余秀芬则是欢心的媚笑的冲唐逸说了句:“没想到你这家伙还真厉害哦,弄得姐舒服死啦,嘻!”

  唐逸虽然是小有得意的一乐,可是他心里却是在说,娘西皮的,从来就只有老子玩女人,没想到今晚上老子却是被女人给玩了,呜呜呜……

  但领教了余秀芬的活计后,唐逸又不得不承认,心说,娘西皮的,没想到跟余姐做还蛮爽的,真舒坦,真享受呀!

  完了之后,唐逸见得时间差不多了,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了,于是他忙是穿起衣衫来,借口说要回去睡了,然后也就开溜了。

  因为严秀雅还在房间里等着他最后一晚的疯狂呢。

  待唐逸走了后,余秀芬心里还小有失落似的,心说,死家伙还回去睡什么觉呀,就在姐这儿睡一晚不就得了么?姐还想跟你小子来一回呢,因为你个家伙还真是蛮厉害的,一回就送姐到了九霄云外去了,姐都好久没有这等感觉了。一会儿,当唐逸偷偷的溜来严秀雅的房门前时,又是按照惯例,做贼似的,朝走廊的左右看了看,见得没人,这才轻轻的敲响了门:“咚咚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