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39章 学习结束的大联欢

   很快,门就被轻轻的拉开了,严秀雅瞄了一眼,见是唐逸,于是她忙是将门完全拉开,唐逸也就忙是机灵的溜了进去,都已经形成了默契。

  随后,严秀雅就忙是关上了门。

  还没等唐逸到沙发前,严秀雅就从他背后一把抱住了他,将自己紧紧贴在唐逸的后背上,在他耳畔呢喃似的问了句:“怎么才来呀?”

  唐逸愣了一下,敷衍的回了句:“大联欢才散。”

  “可是……你身上怎么有股女人的香味呀?”

  忽听严秀雅这么的问着,唐逸忙是机灵的回道:“那个啥……不是学习结束了嘛,刚刚我们一起拥抱告别来着,最后一个是跟余秀芬同志拥抱的。”

  听得唐逸这解释还算是合理,于是严秀雅也就没有多问了,然后则是在他耳畔呢喃了一句:“你说……我把你弄来党校上班,怎么样呀?”

  忽听严秀雅在耳畔如此的呢喃着,唐逸不由得心想,娘西皮的,不是吧?这婆娘还真缠上了老子呀?她……可是江岩的未婚妻了哦?

  想着,唐逸不由得说了句:“这……恐怕不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严秀雅忙是问了句。

  “嗯?那个啥……你不是……已经是他人的未婚妻了么?”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着,严秀雅心里咯咚了一下,这才醒过梦似的,然而她又忍不住说了句:“可是我已经对你不能自拔了,我该怎么办?”

  听得严秀雅说了这么一句,唐逸不由得心想,娘西皮的,难道所谓的爱情真像是哪位狗屁哲学家所说的,纯属某器官的冲动?

  正在唐逸这么想着的时候,严秀雅终于放开了环抱着他的手,一边缓缓的从他的背后扭身离开,一边说了句:“你快去冲个澡吧,我先去卧室啦。”之后,当唐逸去冲澡的时候,严秀雅自个默默的依靠在卧室的床头上,若有所思的愣着眼神,像是在想她是不是中了什么心魔,为什么会突然迷恋上这位比她年龄小得多的小屁孩?

  然而唐逸留给了她的鱼水之欢一直萦绕在她的心头,一时难以驱除那等惬意之欢。

  一时间,严秀雅也迷离了。

  像是迷失了自我。

  每当她清醒时,总是深陷在一种痛苦当中,因为她觉得她的这等行为,很是对不起江岩,她居然背着他跟唐逸发生了这种事情,而且还是一发不可收拾,一时不能自拔。

  然而不该发生的已经发生了,她该怎么办?

  过了一会儿,等唐逸冲完澡,来到卧室,上了床之后,严秀雅像是又淡忘了一切世俗的观念,只渴望着与唐逸的激烈之情再度上演。

  这可能是她最后一晚跟唐逸尽欢了,所以待彼此痴缠上后,她格外的投入,恨不得将自己的身体可以融入进唐逸的身体里面去似的。

  此刻,严秀雅早已忘了一切,只顾享受着这切肤之亲的快意。

  一番云雨之后,彼此相拥而睡。

  第二天一早醒来,彼此二话没说,又是痴缠了一番。

  完了之后,一阵余喘过后,待面上的红霞紧紧隐去,严秀雅从疲倦中渐渐清醒过来,终于忍不住对唐逸说了句:“你今天陪着我去一趟江阳市吧。”

  忽听严秀雅这么的说着,唐逸这货则是没心没肺的爽快的回了句:“好呀。”

  然而此刻,严秀雅的心却是在受着煎熬,因为这就意味着,她从此以后,再也不能和唐逸在一起尽欢了,可是她早已迷恋上这种感觉,她怕没有了这种感觉后,她会一时受不了?

  想着这些,所以此刻,严秀雅的心就像是在被煎炸烹炒似的。一会儿,严秀雅终于和唐逸走出了她的房间,下楼后,上午明媚的阳光刺痛了她的双眼,使得她慌是闭上了双眼,待适应过来外面的明媚阳光后,她缓缓的睁开双眼,望着眼前这明媚的阳光,空旷无云的天空,不由得,她心情随之好转,霍地开阔了许多,像是感觉到自己终于走出了自己那罪恶的房间,为此,只见严秀雅忽然像个小女孩似的一笑:“嘻……”

  唐逸扭头瞧着她莫名的一笑,忍不住问了句:“你笑啥呀?”

  此刻,严秀雅笑嘻嘻的扭头瞧着身旁的这位小男生,忽然说了句:“你以后就认我做你姐吧。”

  唐逸则是倍感莫名其妙的皱了皱眉头:“我不是早就叫你严姐了么?”

  “不一样的。”

  “有啥不一样?”

  “你不会明白的。”严秀雅笑嘻嘻的说道,然后话锋一转,“好啦,上车啦。”

  “……”随后,唐逸也就随着严秀雅上了她那辆捷达车。

  其实这辆车属于党校的。严秀雅身为党校的校长,这辆车也就算是她的了。

  待严秀雅缓缓的启动车时,唐逸扭头不解的看了看她,问了句:“严姐,你要我陪你去江阳市做啥呀?”

  忽听唐逸问起了这事来,严秀雅莫名的羞红了双颊,回了句:“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啦。”

  之后,当严秀雅驾车上了平阳高速后,唐逸一时觉得有些无聊,也就扭头望着车窗外的景物……

  就在这时候,唐逸的大哥大响了起来,忽听大哥大响了,他忙是掏出来,接通了电话:“喂。”

  电话那端的卢开明笑嘿嘿的说了句:“小唐呀,我是卢乡长。”

  唐逸皱眉一怔:“你有事找我?”

  “你忘了呀,我不是那个啥……要你小子在安书记面前帮我说几句好话么?”

  忽听是那事,唐逸忙是回道:“那个啥……我现在正去江阳市呢。”

  听说唐逸正去江阳市,电话那端的卢开明心里这美呀,忙是顺便问了句:“是不是在平江党校的学习结束了呀?”

  “对。”

  “那你小子啥时候回西苑乡呀?”

  “从江阳市回来,我就回西苑乡了。”

  “那成,等你小子回西苑乡再说吧。”

  “……”

  待电话挂断后,唐逸不由得心说,娘西皮的,看来卢开明这狗东西是急着想要提干了呀?不过,老子都还在西苑乡混着,你卢开明个狗东西急个球呀?等老子混出了西苑乡再说吧,你以为你个狗东西给老子一个大红包,老子就会帮你办事了呀,真是蠢猪一头!一个小时后,当严秀雅驱车进江阳市后,就直接去了江阳市妇女医院。

  坐在副驾座位上的唐逸瞧着严秀雅在江阳市妇女医院门前停稳车后,他小子不由得皱眉一怔,扭头冲严秀雅问了句:“严姐,是不是你已经怀上了我的孩子,要来这儿堕胎呀?”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噌的一下,严秀雅的两颊就红透了,不由得娇羞的白了他一眼:“不是!”

  “那是……”

  严秀雅更是两颊火红:“笨呀,你?人家的那个膜都被你破了,当然是来这儿修复的啦!”

  忽听是这个,唐逸皱眉一怔:“严姐呀,那我建议你还是过阵子再说吧。”

  “为什么呀?”严秀雅不解。

  “因为等过阵子,确认你没有怀上我的孩子后,你再做修复手术呗。要是你现在做了修复手术,万一完了之后,你又怀上了孩子,岂不是闹笑话么?人家医生一定会好奇,说,呃,怪佬,都还是处,怎么就怀上了呢?”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闹得严秀雅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的,最终忍不住扑哧一乐:“哈!去你的!”

  然后,严秀雅又是娇嗔的白眼瞧着唐逸:“都是你干得好事啦!”

  唐逸却是倍感无辜的皱了皱眉头:“好像每次都是严姐你叫我去你房间的吧?”

  这话再次闹得严秀雅两颊绯红绯红的,一时囧得无语……

  过了好一会儿后,严秀雅微皱了一下眉宇,然后娇羞的言道:“既然都来了,那我就先去做一个检查,确认没有怀上孩子的话,那我今天就给做了修复手术算了啦。”

  听得严秀雅这么的说,唐逸愣了一下,回了句:“好吧。”随后,唐逸也就下车,陪着严秀雅进了医院,经过一番检查后,确认没有怀上孩子,然后严秀雅也就去做修复手术去了。

  在严秀雅进手术室后,唐逸也不能进去观摩,所以一时在走廊里无聊,他也就在走廊里来回溜达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那个匿名传呼又打来了:“小子,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

  唐逸皱眉一怔,见又是这么一个匿名传呼,他也就直接不予以理会了,反正他早已习惯了。

  现在他都习惯了,要是每天没有收到这么一个匿名传呼,他反而觉得还不怎么适应了似的。

  就在唐逸闷闷的将呼机揣回兜内时,忽然,在他前面传了一声:“哼,原来是你呀?”

  唐逸抬头一看,见是那天的那个抱鸡婆窝似的发型的女孩,也就是那天掉进下水井的那个名叫朱心的女孩,唐逸不由得一怔:“你也是来医院做那个膜的修复手术的么?”

  忽听唐逸张嘴就是这么一句,气得朱心挥拳就要揍他……

  忽见朱心那丫头这等火爆,唐逸忙道:“你今天是不是还想掉进下水井呀?”

  “你……”气得朱心一瞪眼,想起那天掉下水井的事情来,朱心心里就窝火,最后打车都打不着,害的她走路回家的,不由得,朱心忽然转念一想,忙是冲唐逸说道,“嚎,我明白了,那天的那个下水井井盖是不是就是你个乌龟事先挪开的呀?”

  唐逸这货则是没心没肺的一乐,回道:“就算是我事先挪开的又怎样呢?”

  “哼……你……”朱心被气得一时语噎了似的,然后怒眼一瞪,“今天你死定啦!!!”

  唐逸仍是乐道:“会是怎么死法呢?”

  “你就等着吧!!!”朱心心里那个气恼呀,“今天我要砍死你!!!”

  “你打得过我吗?”唐逸则是笑嘿嘿的回道。

  “我叫人!!!”

  一会儿,等严秀雅从手术室出来后,只见她面泛羞色,像是感觉自己做了一件见不得人的糗事似的。

  唐逸瞧着她那样的走了出来,他也没有吱声。

  严秀雅走近唐逸的跟前,娇羞的问了句:“你会开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