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43章 两个惊人的消息

   “那……既然不行,那么就只有打掉那个孩子咯。”

  “那你明天来江阳市,陪着我去医院吧?”说着,胡斯怡又忙是话锋一转,“不行,你不能来江阳市,我不能在江阳市医院做那个手术的啦!因为要是……被我爸妈知道了的话,那我就死翘翘的啦!要不……我还是去平江县或者你们西苑乡做那手术吧?”

  “那你明天就来西苑乡吧。”唐逸说道,“反正西苑乡我比较熟,我跟医院院长也很熟。”

  “……”待电话挂了后,唐逸这货竟是郁闷道,娘西皮的,姐姐没搞上,还整个了个出国,倒是把妹妹的肚子给弄大了,这……也算是给胡斯淇她妈最好的报复了吧?

  格老子的,老子还心想反正都生米煮成熟饭了,趁机娶了胡斯怡,然后又给离了,好给她妈来一次严厉的打击报复呢……

  不过,胡斯怡那丫头还算不错,那就算球了吧,再说这丫头也还在读书,就不折腾她了吧。

  正在唐逸想着这事的时候,忽然,刘海和李振那两色货笑嘿嘿的推门进来了……

  “嘿嘿……听说唐主任学习归来了,原来还真是学习归来了呀?”刘海那货笑嘿嘿的言道。

  李振凑近办公桌前,忙是笑嘿嘿的冲唐逸问道:“唐主任,跟我们说说都学习啥了呀?”

  见得这两色货进来了,唐逸故作模样的回道:“这些都是领导阶层的事情,你们两色货瞎打听个啥呀?”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刘海又忙是乐嘿道:“领导,你就和我们分享分享嘛。”

  “就是。”李振也忙道乐嘿道,“几年下来,咱们乡里都难得有一个去平江党校学习的名额,所以你就跟我们讲讲都学习了啥嘛?也好让我们俩感受感受镀金是个啥滋味嘛?”

  正在这时候,陆文婷在门口探头往里瞄了瞄,见得刘海和李振俩在,她似乎又不想进来了,像是有些害羞似的……

  唐逸瞧着,忙是故作领导的语气:“小陆同志,你有事找我?”

  李振和刘海俩忙是回头一瞧,见得陆文婷在门口没好意思进来,于是他俩相互对了对眼神……

  唐逸瞧着他俩的眼神有些诡异,于是他忙是言道:“去去去!你们俩没事就先出去!人家小陆同志有正事找我呢!”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刘海那货忙是乐嘿嘿的说了句:“领导要办公了是吧?”

  李振也忙是乐道:“既然领导要办公了,那么我们俩就别打扰了吧。”

  见得他俩还算机灵,于是唐逸忙是乐着说了句:“晚上七点钟,一锅鲜见,我请客。”

  刘海和李振俩听着这话,都乐开了,忙是机灵的扭身出了唐逸的办公室。待刘海和李振俩出来后,陆文婷有些娇羞的站在门口,直到扭头望着他俩都下楼了,这才走近唐逸的办公室,不忘扭身关上了门,并反锁上了。

  瞧着陆文婷的这一举动,唐逸就知道她心里想啥了,所以他小子暗自心说,娘西皮的,看来陆文婷这婆娘是有十来天没见着老子了,所以很想要跟老子亲热亲热了,嘿嘿……

  事实上,陆文婷也是一个正常的女孩子,所以她想要那事也是正常的。

  尤其是她已经跟唐逸经历过了那事,所以她更是对那事有着一种想要的渴望。

  唐逸那货见得陆文婷莫名娇羞的走近他的身侧,也不说话,于是他便是皱眉问了句:“你哑巴了呀?”

  陆文婷白了他一眼:“你才哑巴了呢!”

  “那你刚刚咋不说话呀?”

  “笨呀,你?你想让全乡政府的人都知道我和你……”

  见得陆文婷那两颊羞红的样子,唐逸嘿嘿的一乐,然后小声的说了句:“你是不是想……那个了呀?”

  “才没有呢!”陆文婷忙是娇羞道。

  “真的没有?”

  “没有!”

  见得陆文婷如此,唐逸也就不客气了,将她按在办公桌上,就给来了一回‘见面礼’。

  云雨过后,待陆文婷趴在办公桌上缓过劲来,她便一边缓缓的站起身来,一边扭头瞄了唐逸一眼,小声的说了句:“我这个月的那个没来,可能是……怀上了哦?”

  “啊?”唐逸不由得一怔,心说,娘西皮的,今天是啥日子呀?咋这一天内就有两个婆娘跟老子说怀孕了呀?

  见得唐逸那般诧异,陆文婷有些不大高兴的白眼瞧着他:“你……啥意思呀?”

  “啥啥意思呀?”唐逸皱眉不解。

  “就是……你好像一点儿都不高兴。难道……人家怀上了你的孩子,不算是喜事吗?”

  听明白陆文婷这话后,唐逸忙是难为情的皱眉道:“文婷姐,你有没有想过,我今年才20岁,还没有到法定的结婚年龄呢!”

  “不就是个结婚证的事情么?”陆文婷忙回道,“你要李书记跟民政局的那个什么主任打声招呼,不就好了么?咱们这乡镇上,又没有那么严格,只要有关系,啥办不了呀?”

  听得陆文婷那么的说,唐逸愣了又愣,怔怔的想了好一会儿,忽然心说,娘西皮的,陆文婷这婆娘说的也是那么回事哦,在咱们这乡镇上只要关系硬啥事办不成呀?可问题是……

  格老子的,老子自己都还刚刚懂事,这就要娶婆娘了,咋个养活她嘛?再说了,老子还没走出西苑乡呢,不说去江阳市把几个妹妹,起码也得去平江县城把几个妹妹,玩上几年再说结婚的事情吧?要是老子这就结婚了的话,岂不是……这辈子只能和陆文婷这婆娘睡觉觉了么……

  况且,老子还没事业有成呢,要是这就拖家带口的,往后还咋个混嘛?

  想来思去的,最后,唐逸皱着眉头打量了陆文婷一眼:“文婷姐,你这就想要结婚了么?”

  陆文婷则是冲他翻了白眼:“谁让你这么早就种上了呀?不结婚,你让我咋办呀?难道你还想让我挺着大肚子,天天来乡政府上班,人家一问还不敢说孩子他爸是谁呀?”

  看来这女孩子就是比男孩子早熟一些呀。

  听得陆文婷这么的说,唐逸也是有些难为情,又是皱了皱眉头,然后言道:“那我们可以想一个两全齐美的办法呀。”

  待唐逸的话刚落音,陆文婷就忙道:“你想要我去打掉孩子,我可是不会去医院的,哼!”

  “那……”唐逸皱眉想了想,“那就是想要结婚吗?”

  陆文婷忙是回道:“那你总不能让孩子没有爸吧?”

  见得陆文婷如此执意,唐逸没辙了,便是来了句:“我现在还没有能力养活婆娘和孩子。”

  “你大哥大都买得起,我才不信你养不起老婆和孩子呢!”

  “大哥大是别人送我的。”

  “那BP机总不是别人送你的吧?”

  “也是。”

  “我不信!”

  唐逸回道:“信不信由你,反正我是信了。”

  “你……”气得陆文婷有些气郁的瞪着他,“你是不想要孩子,还是不想娶我呀?”

  “暂时不想要孩子,也不想结婚。”唐逸回道,然后又是忙道,“你自己不是也说过了吗?我们可以先恋爱,再结婚的么?”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陆文婷不由得审视了他一眼,然后有些娇羞的问了句:“那你……爱我吗?”

  她这么的问,唐逸当然回道:“爱。”

  听得唐逸这么的回答着,陆文婷若有所思的想了想,然后又是打量了他一眼,终于松口道:“那……要打掉孩子也得去平江县城,因为我不想在西苑乡医院那个什么……”

  “成。”唐逸赶忙点头道,“那这样吧,过两天我陪你去江阳市都成。”

  “……”这晚,唐逸又在一锅鲜摆了一桌,表示庆祝他自个学习归来。

  本来李爱民说请他小子今晚吃饭来着,可是他小子之前约好了李振和刘海,所以也就婉言谢绝了。

  晚上在一锅鲜吃饭的时候,本来一开始气氛还很高涨,然而突然店里的电话响了,陆文婷她大伯一接,说是找李振的,于是李振也忙就起身去接了个电话。

  待李振接完电话回到餐桌前时,却是低沉的说了句:“唐主任、刘海,这就去帮我一个忙吧。”

  刘海忙是不爽道:“草,怎么了?今晚我们哥几个正喝得高兴着呢!”

  李振忙是回了句:“我爸的店被人砸了,说是要啥保护费。”

  “啥?”刘海猛地一怔,“保护费?我草,谁呀?敢在西苑乡收取保护费?”

  这时候,唐逸倒是显得很沉着的站起身来,冲李振问了句:“他们还在你家店里吗?”

  “还在。”李振忙是回道,“我爸刚刚来电话说,说有个傻X拿着把刀架在我妈的脖子上,要我爸今晚必须交一万保护费。”

  “是长腿那帮人吗?”唐逸忙是问了句。

  “不知道?”李振摇了摇头,一脸阴沉的样子。

  于是唐逸忙是说了句:“走吧,这就过去!”随后,唐逸也就和李振、刘海三人匆匆的朝李振他爸的小卖店赶去了。

  待唐逸和李振、刘海三人赶到李振他爸的小卖店时,只见有四五个年轻家伙站在店内,其中一个平头哥们嚣张的用一把刀架在李振他妈的脖子上,他爸则是颤巍巍的站在一旁的柜台前……

  唐逸大致扫了一眼,那四五个家伙各自都打扮怪异,头型也怪异,一个个的都是一副遭人憎恨的混混模样,那样子看上去,就很想上去揍他们一顿似的。

  可是考虑到李振他妈被人用一把长长的砍刀架在脖子上,唐逸暂时没敢轻举妄动。

  李振和刘海瞧着这场面,手头的拳头都捏出了火花来,两眼放射的都是怒火……

  唐逸很是沉着,扭头在刘海的耳畔问了句:“你认识他们这伙人吗?”

  刘海忙是扭头在唐逸的耳畔回道:“不认识。可能是新来西苑乡混的?”

  那四五个家伙当中的其中一个红毛扭头瞧着唐逸他们三个站在门口,便是冲李振他爸问了句:“他们是送钱来的么?”

  李振他爸忙是颤巍巍的点头道:“对对对!是的!”

  这时,李振正想要迈步上前,唐逸忙是伸手虚拦住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