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44章 有人要收保护费

   那个红毛干脆朝唐逸转过身来,拽拽的朝唐逸迈步上前两步,阴笑的问了句:“钱呢?”

  唐逸镇定的瞧着眼前的红毛,回了句:“钱在身上,不过你最好是先放开我伯母!”

  “嘿……”红毛冷冷的一笑,回了句,“好说。给钱就放人。”

  唐逸则是回了句:“想要钱就先放人。”

  “小子,你没有跟我讲条件的权力,现在人在我手里,明白?”

  见得那红毛还蛮拽的,唐逸不由得打量了他一眼,然后问了句:“你们是长腿的人?”

  “草!”那红毛不屑的冷笑道,“长腿算个屁呀?早就被我赶出西苑乡了,难道你不知道么?”

  “那你是……”

  “小子,你就别管我是谁了吧,给我钱就好了,明白?否则,我那兄弟可是没有耐心的哦!要是刀架在脖子上,你都还不知走向的话,那我可是真替你一个揪心呀!”

  听得那红毛小子这么的说着,唐逸又是镇定的瞧了瞧他,然后趁着那红毛小子没有注意,唐逸忽地上前一步,动作迅敏的将红毛转过身去,随即就扼住了他的脖子,另一只手掏出一把小刀来,就卡在了红毛的咽喉处……

  忽见唐逸动作如此迅敏,吓得那几个哥们都不由得愣怔怔的瞪圆了双眼来。

  红毛感觉到利刀卡在了咽喉处,吓得他胆颤不已,两条腿都哆嗦了起来……

  用刀架在李振他妈脖子上的那个平头哥们忽见老大被擒住了,他不由得朝唐逸怒视过来……

  唐逸则是冲平头一声震怒:“还蹬他妈什么眼呀?”

  红毛忙是颤颤惊惊的下令道:“达、达子,放开那位……那位大婶吧!”

  忽听老大都下令了,那个平头则是不甘的转溜了一下两眼珠子,然后稍稍松了松手,打算放开李振他妈了……

  唐逸见得那个平头的动作如此缓慢,气得他眉头一皱,立马就用力将刀按入了红毛的咽喉处,划破了皮,一溜鲜红的血液顺着刀口溢出……

  那平头忽见唐逸如此狠,吓得他有些胆颤了。

  红毛惶急怒道:“达子,你他妈快放了那位大婶!!!”

  与此同时,红毛已经被吓得尿了裤子,裆那儿已是湿漉漉的一片……

  那平头见得老大都被吓成那样了,没辙,他也只好放开了李振他妈。

  李振见得他妈被放开了后,他慌是冲进去,一把将他妈护在了怀中。

  随即,刘海也跟着冲了进去。

  这时候,唐逸在红毛的耳畔道:“老子不管你们是从哪里来的王八蛋,总之想在西苑乡横行霸道,还得问问老子答应不答应,明白?”

  “是是是!”红毛忙是回道。

  随后,唐逸冲红毛说了句:“想活命,就他妈叫你的小弟们都将家伙什丢了吧!”

  红毛听着,慌是下令道:“达子,你们都丢了手里的武器,快!!!”

  没辙,听得老大都下令了,那四个家伙也只好各自丢了手头的砍刀,‘当当’的一声声落地……

  这会儿,李振忽见他们都丢了砍刀,趁机,他松手撒开他老妈,扭身过去,从地上拾起一把砍刀来,就在平头的背后,一刀照着平头的右胳膊砍了下去……

  “啊……嗷……呜……”痛得平头一阵凄厉的鬼哭狼嚎,胳膊上鲜红的血液直流,估计他那只胳膊也废了。

  刘海见得李振拿刀砍上了,于是他也惶急迈步过去,从地上拾起了一把砍刀来,也打算开砍了……

  这时候,唐逸见得这场面太血腥了,于是他忙道:“住手!”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李振和刘海也就住手了。

  于是,唐逸则是立马将红毛的胳膊弄得脱臼了,在红毛‘啊’的一声凄厉的惨叫的同时,唐逸动作迅猛的朝那剩下三个哥们上前而去,三五几下,将那个三个家伙的胳膊全都弄得脱臼了,凄厉的惨叫响彻成了一片,无比的壮观……

  之后,在那五个家伙悲悲惨惨、凄凄切切的溜出小卖店后,李振他爸忙是前来冲唐逸致谢道:“唐主任,今日个晚上多谢你了哈!”

  唐逸忙是微笑道:“没事,大伯,这没啥的,您就别这么客气了。再说了,我和李振、刘海这都是兄弟哥们来着,您说您还跟我这么客气做啥呀?”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李振忙是乐嘿道:“对对对。爸,您就别跟唐主任客气了吧。我们都是兄弟哥们。”

  这时,刘海那货忙是凑上前来,乐道:“好了,唐主任,我们回一锅鲜接着喝去吧。”

  “对对对。”李振忙道,“今晚的酒钱算我的。”

  “……”

  今晚上,再通过这事之后,李振和刘海这两个哥们可是死心塌地的跟着唐逸混了,也就算是唐逸的死党了。

  一会儿,以红毛为首的那个五哥家伙来到西苑乡医院后,就先赶紧将达子送去了急诊室。

  然后他们四个都一同去了骨科诊室,因为他们都是脱臼。

  这晚,值班大夫给他们四个看了看后,最后倍感棘手的摇头道:“恐怕……我们乡医院还没直接给你们复位,因为你们这脱臼的位置都太离奇了,若是直接复位的话,很有可能会伤着骨关节,所以……你们也只能去平江县人民医院看看。晚上这会儿也没有车了,所以你们也只好等到明天一早再去平江,今晚上我就先给你们止痛了吧。”

  红毛听得大夫这么的说着,气得他忙是问了句:“大夫,您这不是……吓唬我们吧?”

  大夫看着那红毛那德行,也是不怎么顺眼,便是回道:“你要觉得我是吓唬你们的,那你们就干脆直接去平江县人民医院吧。”

  忽见大夫有些不大耐烦了,没辙,红毛也只好消消气,忙是舔着脸、和颜悦色道:“大夫、大夫,不好意思哈!您……还是先给我们止止痛吧!这……痛得真他妈难受呀!”一会儿,等大夫给他们几个止痛后,出了诊室,到了外面的走廊,红毛张嘴就抱怨道:“妈的,没想到来这么个穷乡僻壤的地方,都会遇上这么个牛人?这次真是倒邪b霉了!”

  这时候,其中的一个瘦子忙是冲红毛道:“云哥,现在我们怎么办呀?”

  “草!”红毛烦躁道,“我哪会知道怎么办呀?”

  见得红毛都急躁成了那样,也是迷惘了,其中的一个胖子后悔道:“妈的,早知道会这样,我们就不去抢劫好了!现在闹得我们四个的胳膊都脱臼了,达子的那条胳膊估计是废了?现在我们想跑都他妈跑不了了!”

  “我草!”红毛又是烦心的急躁道,“麻痹的,我哪会想到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还会有这等牛人呀?不过,说起来,还真他妈丢人!你们一个个平时的能耐都哪儿去了呀?妈的,人家就一个人摆平了我们五个,这要是说出去,往后我们还他妈怎么混呀?”

  这时候,那个一直没说话的哥们终于开口了:“云哥,还是别说往后怎么混了吧,现在我们可是在跑路耶!现在我们几个都生死未卜,还说往后干蛋呀?”

  听得这哥们这么的说着,红毛不由得愣了愣眼神,然后皱眉想了又想,最后说了句:“我们还是自首吧?”

  “啥?”瘦子甚是诧异,“自首?我不去!!!”

  “那你自己跑吧。”红毛说了句。

  瘦子立马回道:“自己跑就自己跑,总之我是不会去自首的!”

  见得瘦子那样,胖子忙道:“还跑个毛呀?我们现在早已是断尽粮绝了,路费都没了,还能往哪儿跑呀?还不如他妈自首呢!不是说坦白从宽么?总不至于将胳膊弄得脱臼吧?”

  “……”

  第二天一早,唐逸刚进办公室,卢开明乡长就给他来个电话。

  当唐逸接通电话,只听见卢开明乡长笑微微的说了句:“小唐呀,你来一下我办公室吧。”

  唐逸知道卢开明找他是为了啥事,所以他小子也就在心里骂道,你娘西皮的,你卢开明个狗东西不就是想问老子在安永年面前帮你美言了没有嘛,整得这神神秘秘的干蛋呀?既然你大红包都给老子了,那么老子当然会说有咯,真是的,没想到堂堂的一个乡长也蠢得跟猪似的!

  待唐逸到了卢开明办公室后,果然,只见卢开明笑微微的冲唐逸问道:“小唐呀,我托你帮我办的那事办得咋样了呀?”

  瞧着卢开明那脸低三下四的笑容,唐逸反而装得像个乡长似的回道:“卢乡长呀,那事我帮你办了,不过你也别着急不是?这种事情总得慢慢来吧?再说了,换届不是明年的事情了么?”

  “我知道我知道。”卢开明忙是笑微微的点头道,“但是,要是现在不将准备工作做足的话,恐怕明年换届就没有我的戏唱了?”

  “这个嘛……”唐逸装模作样的回道,“反正话我是在我安伯面前说了,至于结果嘛……我又不是市常委书记,我也决定不了。”

  卢开明忙道:“我知道。只要你小子讲话带到了就成。”

  说着,卢开明又是狡黠的打量了唐逸一眼,然后小声的问了句:“对了,小唐,你下回啥时候去江阳市呀?”

  “大概过几天吧?”唐逸回道,有些不解的看了看卢开明,心说,这狗东西又想要干啥呀?

  这会儿,只见卢开明鬼鬼祟祟的、笑微微的掏出了一个牛皮纸信封来,顺着办公桌桌面推给了唐逸,一边微笑道:“小唐呀,下回你去江阳市的时候,麻烦你将这个交给你安伯吧。”

  “这是……”唐逸愣怔怔的看着卢开明。

  卢开明微笑道:“你将这个交给他就好了。”

  见得卢开明那样,唐逸愣了愣眼神,然后点头道:“成吧。”

  “那谢谢了哈!”

  “不用谢。”唐逸这货的心里则是在说,还谢个毛呀,要是现金的话,老子就直接私吞了,你个狗东西还好意思去安永年呀?一会儿,待回到办公室,唐逸关上门,就将那个牛皮纸信封给打开了,往里瞧了瞧,见得里面全是百元大钞,于是他小子也就乐嘿嘿的伸手给掏出来数了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