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45章 数钱数到手抽筋

   数完后,唐逸这货竟是累得不行的叹了口气,唉,真他妈累,数钱输得老子都手抽筋了,按理说,这也不多呀,才两万八千块而已,就这点儿钱,卢开明个狗东西也好意思拿得出手?估计就算给安永年,安永年都嫌不够一顿早餐钱的,那还是算球了吧,老子就直接替安永年收了这笔钱就得了吧,反正卢开明那狗东西也不好意思去问安永年……

  一边心说着,唐逸这货就一边将钱揣入了自己的口袋里,感觉兜里胀鼓鼓的,于是他小子又是心说了一句,看来得去一趟银行才成呀?

  完了之后,唐逸忽然发现信封里还有一封件,于是他皱眉一怔,也就好奇的伸手掏出来,然后打开信……

  待唐逸瞧完这封信后,才发现这是一封检举李爱民的信,里面写的全是关于李爱民在西苑乡就任期间的违纪行为,包括李爱民在西苑乡有几个野老婆都写进去了。

  为此,唐逸不由得皱眉一怔,心说,娘西皮的,老子就知道他们这帮狗东西没有一个好东西,不过……总的来说,李爱民那个老东西对老子还算不错,要是这就将这检举信递上去的话,岂不是少了西苑乡大佬对老子的照顾?再说了,就这会儿将这检举信递上去,老子也得不到啥好处不是?现在上面不可能就提拔老子来担任乡委书记的,所以……既然对老子没啥好处的事情,那么老子为啥要做呢?

  随即,唐逸又在心里骂道,麻痹的,卢开明这狗东西更不是东西,他今天能出卖李爱民,明天也能出卖我唐逸,所以这等事情,老子才不会替他卢开明去办呢!

  况且,要是拿下了李爱民的话,那么新到任的乡委书记也不见得有李爱民那样对老子好不是?

  随后就在唐逸打算撕毁这封检举信的时候,他小子又忽然皱眉一怔,心想,呃?貌似不能撕毁,因为……留着还有用……嘿嘿……

  因为他小子忽然灵机一动,打算拿着这封检举信去李爱民那儿敲一笔钱财来。

  唐逸心说,麻痹的,反正他们这帮狗东西的钱财都是贪来的,那么现在老子来给他们放放血又有何不可呢?他们这帮狗东西放的可是百姓的血,那么老子就得放他们的血!

  反正这种他妈钱财,他们这些狗东西也是来路不明的,所以他们也不敢说啥。

  过了一会儿,唐逸这货又觉得暂时不能急着用这封检举信去敲李爱民的钱财,因为留着,也会还会有更大的用途……

  比方说,他小子忽然在想,或许在往后有机会的时候,他递上这封检举信,没准乡委书记就是他了……

  能混上乡委书记,那可就是正科级干部了。

  这天上午下班的时候,唐逸正在想着午饭是去乡街上找家饭馆改善生活,还是去食堂凑合吃点儿算了,忽然,胡斯怡那丫头给他打来了一个电话。

  待唐逸掏出大哥大来,接通电话后,只听见胡斯怡那丫头在电话说道:“唐逸哥哥,你在哪儿呢?我现在你们乡政府对面的小卖店里呢。”

  忽听是胡斯怡那丫头到了西苑乡了,唐逸忙道:“那你就在那儿等着吧,我马上就去找你哈。”随后,在唐逸急忙下楼的时候,那个匿名传呼又打来了:“小子,明天就是你的死期!”

  现在瞧着BP机显示屏上显示的这些话语,唐逸早已没有感觉了,只是他心里还是很郁闷,心想,麻痹的,有种你就露面试试,老子整不死你!天天搞这匿名传呼管蛋用呀?你以为老子是被吓大的么?老子可是一天天的混大的,真是的!

  一会儿,待唐逸出了乡政府大院的大门,在马路对面小卖店门前的胡斯怡一眼瞧见了唐逸时,她就忙是欢喜的朝唐逸奔了过来。

  唐逸瞧着胡斯怡那丫头朝他奔来了,他忙是微微的一笑,问了句:“是不是还没吃午饭呀?”

  胡斯怡笑嘻嘻的走近唐逸的跟前,毫不客气的回道:“当然还没吃午饭啦!”

  “那走吧,我先带你去吃饭吧。”唐逸忙道。

  胡斯怡听着,不由得开心的一笑,可爱的问了句:“你们这乡里都什么特色可吃呀?”

  忽听胡斯怡这么的问着,唐逸这小子不由得一阵嘿嘿的坏笑,然后扭头在胡斯怡的耳畔道:“我的那根棒棒就是西苑乡的特色呀,要不要我这就喂喂你呢?”

  听得唐逸这流氓话,羞得胡斯怡两颊绯红,扭头娇嗔的白了他一眼,挥拳就在他的胳膊上捶打了一拳:“哼!”

  唐逸那货则是没皮没脸的一乐,然后言归正传道:“好了,我带去吃鱼吧?”

  “是西苑湖的鱼吗?”胡斯怡忙是笑嘻嘻的问道。

  “废话。”唐逸回道,“不是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吗,在西苑乡当然吃的是西苑湖的鱼咯,”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胡斯怡极为感兴趣的欢喜道:“那好了啦,唐逸哥哥,那你这就带着我去吃鱼吧,嘻嘻。”

  “……”之后,当唐逸领着胡斯怡到了一锅鲜的门前时,这才后悔,因为他这才想起来这家店是陆文婷她大伯开的。

  这要是被她大伯看见了他跟另外一个女孩子在一起吃饭,指定会告诉陆文婷的,到时候陆文婷一定会找他闹的。

  因为最近,他小子在书上看到过,说女人的嫉妒心可以毁灭一个国家。

  想想,多危险呀。

  于是,唐逸忙是止步,扭头冲胡斯怡说了句:“我们还是换一家吧。”

  胡斯怡郁闷的皱了皱眉宇:“我晕!你什么意思嘛?耍我是吧?开始你说这家的冷锅鱼是西苑乡最地道的,害得人家和你从街头走到街尾,现在你又说换一家,你到底在搞什么嘛?”

  忽见胡斯怡这丫头如此,没辙,唐逸皱了皱眉头,咬了咬牙,然后也只好说了句:“那好吧,这就这家吧。”

  待进得餐馆内,陆文婷她大伯忽然见得唐逸和一位陌生女孩子进来吃饭,于是他也就好奇的问了句:“哟,唐主任,这位姑娘是……”

  唐逸正想编织一个美丽的谎言,可是胡斯怡那丫头忙是笑嘻嘻的回道:“我是他的小姨子。”

  “小姨子?”陆文婷她大伯有些不解的一怔,心说,文婷她……也没有妹妹呀?

  胡斯怡又是笑嘻嘻的回道:“大伯,他是我姐姐的男朋友,那么我算不算是他的小姨子呢?”

  陆文婷她大伯的心里咯咚了一下,但是面对胡斯怡,他也只好敷衍的点头微笑道:“算,算是小姨子。”

  然而,陆文婷她大伯心底则是在骂道,娘的,算是我陆三昆瞎了狗眼,居然还劝自个的侄女跟姓唐的这小子好,原来……哼……

  气归气,但是这买卖还是得做,于是陆文婷她大伯陆三昆也就尽量强作欢颜的冲唐逸问了句:“唐主任,你看……吃点儿啥?”

  唐逸忙是回了句:“来一个中锅的冷锅鱼,要虹鳟鱼,其它的……就随便来几个小菜吧。”

  “成。”陆三昆点了点头,心里则是在咬牙切齿的说,一会儿我咸死你!一会儿,等冷锅鱼上来,唐逸忙是冲胡斯怡乐道:“快尝尝吧,很好吃的哦。”

  胡斯怡听着,一边笑微微的看了看锅里的鱼,闻着那香气,就咽了咽口水,可是等她拿起筷子,夹着一块鱼肉放嘴里后,刚嘴嚼两下,就齁得她‘噗’的一声,给吐了出来,忙是端起桌上的水杯,赶忙喝了一口水,然后皱着眉宇冲唐逸说了句:“齁咸齁咸的,比咸菜还要咸!”

  “啊?”唐逸不由得一怔,忙是拿起筷子,夹起一块鱼肉尝了尝,也忙是端起了桌上的水杯来,赶忙喝了一口水……

  完了之后,唐逸心里也明白是咋回事了,可是他又不敢告知胡斯怡,只好冲她微笑道:“那……我们还是换一家吧?”

  胡斯怡听着,忙道:“好吧好吧,换吧换吧。”

  反正像胡斯怡这样的官二代腐女,也是不知油盐贵的,所以只要她吃着不爽,那就得换,她才不会去管浪费不浪费呢。

  于是,唐逸也就忙是叫陆文婷她大伯来结了账。陆文婷她大伯见得唐逸和胡斯怡走后,瞧着一桌子菜都没动筷子,他心里才算是稍稍有了点儿解恨的畅快感,心说,娘的,老子这百姓人家耐你个姓唐的小子不何,那我也得让你知道我们这百姓人家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哼!娘的,老子真没想到姓唐的小子原来也不是个东西!吃着碗里还看着锅里的……

  也不知道……陆文婷那丫头有没有和他小子发生那个啥关系?在出了一锅鲜餐厅后,唐逸心里也明白了,恐怕他和陆文婷之间的关系也快完蛋球了?

  想到这儿,唐逸忙是心想,娘西皮的,看来老子这就得联系上陆文婷,怎么也得趁着在陆文婷不知情的情况下,让她去把那孩子做掉,否则的话,恐怕陆文婷那婆娘就会赖上老子……

  于是,唐逸这小子忙是领着胡斯怡随便去找家餐馆吃了顿饭,然后就带着她去西苑乡医院了。

  到了西苑乡医院,等胡斯怡做掉孩子后,唐逸也就借口说有事,赶紧送胡斯怡上车离去了。

  等胡斯怡这边搞掂后,唐逸就急忙跑回了乡政府。

  这会儿正午休呢,唐逸知道陆文婷中午都在宿舍睡觉,于是他也就急忙跑去宿舍找她去了。

  到了陆文婷的房门前,他抬手就一个劲的拍门:“咚咚咚……”

  过了一会儿,‘咔’的一声,门被打开了,瞧着陆文婷那睡意朦胧的样子,唐逸急忙道:“文婷姐,走呀,我们下午进城去玩呀。”

  陆文婷有些气郁的冲他翻了白眼:“我还以为你有啥急事呢?”

  唐逸忙是嘿嘿的一乐,言道:“这不着急赶着下午二点钟的那班车去平江么?”

  “下午不上班了呀?”

  唐逸忙是回道:“还上什么班呀?真是的!我就是办公室主任,我说了不就算么?再说了,你跟我一起出去,还怕个毛呀?”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陆文婷不由得打了个哈欠,然后有些兴奋的说了句:“那你等我一下,我去换身衣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