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48章 有好转的迹象

   听得安永年这么的说着,唐逸皱眉愣了愣,像是感觉从安永年的言语中明白了不少东西似的。

  安永年又是笑微微的看了看他,言道:“好了,下车吧。”随后,当唐逸跟随安永年上楼时,安永年忽然高兴的冲他说了句:“对了,安雅的情况……好像有所好转?”

  “真的?”唐逸不由得欣喜道。

  忽见唐逸这般欣喜,安永年却又皱了皱眉头,不大确定的言道:“反正……上回我给她喂药的时候,我好像看见她冲我微笑了一下似的?”

  听得安永年这么的说,唐逸心头一喜,忙道:“要是这样的话……没准还有两个疗程下来,她就能恢复一些知觉了?至少能认识自己的爸妈了。这样吧,我今天给她内气治疗完,然后再给换一付药方吧。”

  “……”两人说着话,也就不知不觉的就到了安永年的家。

  一进客厅的门,唐逸所看见的,安太太一如往常,仍是那样无所事事的坐在沙发前瞧着电视、磕着瓜子。

  安永年也跟往常回家一样,没有理会他太太,只是直接示意要唐逸去安雅的房间给安雅疗病。

  安太太一边磕着瓜子,一边瞟了唐逸一眼,暗自心说,老娘就不信他个毛都没长齐的江湖郎中就能医好我们家雅雅的病,哼!

  唐逸似乎也习惯了安太太那样的白眼,所以他也没有去理会她。待唐逸进入安雅的房间后,闻着女孩房间那股特有的幽香,一边缓缓的关上房门。

  安雅也依旧跟往常一样,安静坐在窗前。

  窗户是敞开着的,可以望见房子后面的那棵苍翠的大榕树。

  一阵微风吹来,撩动了安雅那头柔顺的长发,那一刻很美。

  唐逸望着安雅的背影,缓缓的走近她的背后,然后缓慢的弯下腰去,嗅着她发间的清香,双手把着椅子,将安雅给转移了过来,面向他……

  完了之后,他自个去搬来一把椅子,面朝安雅坐好。

  待坐定后,唐逸不由得好好的打量了安雅一眼……

  怎么看,安雅都有着几分神似胡斯淇似的,只不过一个是雅静之美,一个是幽静之美。

  瞧着安雅那张雅静的面容,那如同婴儿屁屁般的白净肌肤,唐逸不由得暗自叹气,心说,娘西皮的,这么好看的婆娘,要是她是个正常的女孩,那该多好呀!

  可惜的是,安雅那双透彻的眸子只是就那样呆滞的低看着跟前的地面。

  唐逸继续欣赏了一会儿安雅的美,然后也就开始内气治疗……

  整个一个疗程下来,唐逸已经冒出了一身虚汗来,遍身都是汗津津的,尤其是额头上像是冒出了一层油出来似的,油光发亮的。

  不由得,唐逸呼出了一口长气来:“呼……”

  完了之后,唐逸抬头仔仔细细的打量安雅一番,见得安雅的美眉之间和白净的额上有些汗津津的,他心头不由得一喜,心说,看来有戏,这次她冒汗比较明显了,嘿……

  正在这时,只见安雅那双透彻的眸子在缓缓的往上挑,她的头也在微微的抬起……

  随后,只见安雅就那样莫名的凝视着唐逸,目光虽然呆滞,但是好似她认识了唐逸似的,就那样怔怔的看着唐逸。

  看了好一会儿后,她好似有些累了,双眼又垂下了去,继续那样呆滞的低看着跟前的地面。过了一会儿,当唐逸从安雅的房间出来后,守在门口的安永年忙是上前冲唐逸低声问了句:“怎么样?”

  唐逸虽然面露喜色,但是他却是也不敢十分有把握,所以他便是回道:“好像有好转的迹象?”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安永年就已经很开心了,忙是乐了乐……

  因为关于安雅的情况,安永年自己心里清楚,所以只要有一丝好转的迹象,他就已经很开心了。

  若是唐逸这小子正能治疗好安雅,安永年是打心里都愿意将安雅许配给他的。

  一阵欣喜过后,安永年忙是冲唐逸言道:“好了,走吧,我们去书房吧。你不是说今天再给安雅换个药方么?”

  “……”之后,当唐逸跟安永年来到书房后,安永年赶忙将门关上,然后竟是悄悄的在唐逸的耳旁言道:“你小子真是有一手,不但治疗好了我的马上风,而且我现在真的跟那二十来岁的大小伙子似的。”

  后边的话,安永年就没好意思说了,因为他哪好意思跟唐逸说,他最近跟情妇一晚上好几回都没问题的事情呀?

  唐逸听着,便是乐了乐,然后在安永年的耳畔说了句:“那你还要不要顺便再给你开个滋补的药方呀?”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安永年心里这个乐呀,不过他也没好意思直说,而是婉转的说:“要是方便的话,那你就给我开一个吧。”

  唐逸忙是乐道:“这有啥方便不方便的呢,不就是动动笔的事情么?”

  安永年听着,心里这个乐呀……

  唐逸这货心里自然也是开心,因为他现在跟安永年的关系搞得这么好,这对他将来的仕途自然是一个捷径。

  其实他自个心里也明白,他就是靠着安永年混起来的,现在混得可谓是如鱼得水。

  待安雅换完药方后,唐逸又顺便给安永年开了一付滋补的药方。

  这,安永年更是打心里的喜欢唐逸这小子了。

  但是安永年也没有说啥,只是心里在想,既然现在已经放话出去了,唐逸是他的世侄,那么他就认了这位世侄好了。如果要是唐逸愿意,认他做干爹,他也愿意。

  总之,就是一句话,他已经将唐逸视作了自己的亲人。

  见得时间也不早了,于是安永年忙是冲唐逸乐道:“走吧,我带你出去吃饭去。”

  唐逸听着,想着他的太太想一尊雕像似的坐在客厅瞧着电视,于是他也就顺口问了句:“您不跟您太太一起用餐的么?”

  听得唐逸这么的问着,安永年显得有些烦心的微皱了一下眉头:“不用管她了,她爱怎么着就怎么着。”

  “……”一会儿等下楼后,上了车,安永年一边启动车,一边冲唐逸说道:“小唐呀,我跟你小子说,往后你找老婆的时候,可得擦亮了双眼才是,不要步我的后尘。像我这样,想离还离不了,真是心烦呀。还有一点,你小子要记住,你现在在乡镇混着,官职也不大,倒是没所谓,若是往后你小子真争气,真混大了,到了局级干部以上,那么你小子在女人这方面就得检点一些了。像我这样维持着,不敢轻易离婚,也还有一方面原因的,那就是作为一位党政干部在个人生活作风方面也是受大家看着的,要是老是闹离婚啥的话,对我个人仕途的影响也是很大的。”

  听得安永年这么的说着,唐逸忍不住说了句:“怪不得您夫人那样,您也忍得住。”

  安永年不由得叹了口气:“唉……男人就是难呀!混官场的男人更难!慢慢的,你小子就会知道男人究竟是个啥滋味?”

  见得安永年如此,唐逸似乎也能从中感觉出一些难言之处来。

  不过这些对于唐逸来说,尚且过早,毕竟他才二十来岁,所以在他的观念中,那就是,只要是好看的女人就睡,不好看的女人不理,烂女人就踹。待安永年驾车在江阳大饭店门前的停车场停好车后,他扭头冲唐逸说了句:“小唐呀,一会儿饭后我还得回市委有事,所以……”

  唐逸听着,忙道:“没事,安书记,您有事就忙您的好了。”

  “成。那这样吧,下次给安雅复诊就等我北京回来了吧。”

  唐逸皱眉一怔:“您这次……去北京要很久吗?”

  “嗯?”安永年皱眉估算了一下,“怎么也得一个星期吧?不过,有事你就打我的大哥大好了,我不是已经将我大哥大号码写给你了么?”

  “……”

  这次安永年去北京,是为了明年换届的事情,有可能他将在明年进入省委担任省常委书记兼副省长,也就是省委的第三把手。

  目前,江阳市市委书记胡国华,也就是胡斯淇她爸也在盯着这个位置。

  可惜的是胡国华的女儿胡斯淇不听话,不愿跟省委书记朱延平的儿子朱青好,所以目前胡国华也就没有攀上朱延平这关系,但是凭着政绩和能力,还有公信力等等等,胡国华还是有信心被当选为下一届省常委书记兼副省长的……

  一会儿,安永年领着唐逸进江阳大饭店后,要了个雅间,刚吃一半,忽然来了一个电话,安永年也就匆匆的走了,临走前,安永年倒是不忘向唐逸说了一番歉意的话语。

  唐逸见得他实在是忙,也就忙是乐道,说没事,要他去忙他的就是,不用管他。

  安永年也是熟知了唐逸这小子的脾气秉性,也知道他不会介意的,所以才会匆忙离去的。

  身为江阳市常委书记、副市长,安永年在接人待物方面还是很讲究的。

  总得来说,安永年这人还不错。

  至少给唐逸的感觉是这样的。

  待安永年离去后,唐逸也只好自个吃了,反正安永年付过账了,所以他小子也就一顿胡吃海喝的,自个喝完了大半瓶五粮液,还说这酒也不过如此,没啥特别的味道。

  桌上的螃蟹、龙虾啥的,他一个人全给啃光了,吐得跟前一桌的骨头渣子、虾皮啥的,还说没吃着啥肉。

  饭后,从江阳大饭店出来时,他小子看着门口身着旗袍的领位,倒是忍不住赞美了一句——娘西皮的,这五星级大饭店的女服务员就是他妈个水灵,瞧着,老子就想上去掀开旗袍来个后门别棍。

  正当唐逸从大堂出来的时候,由于他小子只顾看门口领位旗袍的开叉处去了,所以也就无心跟正进大堂门的一个家伙撞了个满怀……

  在彼此身体相撞的那一刹那,对方就愤然的推了他一把:“妈的,你长眼睛没?”

  本是无心撞上的,忽见对方这样,唐逸忙是抬头打量一眼跟前的这个家伙……

  只见跟前的那个家伙年龄不大,约莫二十四五岁的样子,身着一身名牌西装,非常的体面,尤其是脚上那双花花公子皮鞋,油光铮亮的,更是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