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49章 小题大做

   此刻,那个家伙正抬着一条腿,弯腰在用手蹭着皮鞋上的灰尘,一边骂骂咧咧的:“我草,大白天的走路也不长眼睛,瞎他妈走!老子刚买的皮鞋,就给踩了一个大脚印,我草!”

  见得那家伙如此,唐逸的心里也是不爽了,便是说了句:“我说,哥们,你有完没完呀?”

  忽听唐逸居然还来气了,那哥们气愤的放下脚,站直腰板来,目光锐利的盯着唐逸:“你知道你这是在跟谁说话么?”

  唐逸不屑的白了他一眼:“我草,老子管你是谁呢!你能进江阳大饭店,老子不也照样进江阳大饭店么?”

  那哥们见得唐逸还挺狠的,于是他便是质问了一句:“你撞着我了,你知道吗?”

  “我草,你不也撞着老子了么?”唐逸也是发恨了。

  “我撞你可以,但是你撞我就不行,知道么?”

  听得那哥们这么的说着,唐逸更是不爽的瞪了他一眼,直截了当的质问了一句:“妈的,你想怎么样吧?”

  待唐逸的话刚落音,忽然从那哥们的身后冒出了一个身材魁梧的家伙来,上前就伸出一根手指头杵了杵唐逸的胸口:“小子,最好别跟这儿放肆!否则有你好看的!”

  唐逸这才发现对方还有一个跟班的……

  见得那个身材魁梧的家伙的手指头在他的胸口上杵呀杵的,唐逸目光凶狠的盯着那个家伙:“娘西皮的,你是不是他妈茅房里打灯笼,照屎(找死)呀?”

  谁料,那个家伙索性再使劲的在唐逸的胸口杵了两下:“我就杵你了,怎么了?”

  唐逸目光凶狠的瞪着他:“再杵一下!”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那个家伙又是使劲的给杵了一下:“老子就杵你了,怎么地?”

  话刚落音,只见唐逸抬手就一把攥紧了那家伙的那个手指头,一下就直接给撅折了,‘咔嚓’的一声脆响……

  “啊……”那个家伙忽然一声凄厉的惨叫。

  唐逸可没管那么多,抬腿又是一膝盖顶在了那个家伙的裆里……

  “嗷……呜……”那个家伙忽然又是一阵惨叫……

  大堂经理忽听门口鬼哭狼嚎的,居然有人敢在江阳大饭店大堂门口打架斗殴,真是胆大包天,气得他闻声前来……

  待大堂经理匆匆赶到大堂门口,忽见那个西装革履的哥们,不由得浑身一颤,忙是称呼了一声:“云少!”

  因为大堂经理自然是认识这位公子哥,他就是省委副书记兼省长潘金林的大儿子潘少云。

  被唐逸揍了的那小子则是省委办公室主任严成方的儿子严明。

  因为严成方跟潘金林有亲属关系,所以他儿子严明也就常跟潘少云厮混在一块儿。

  每当在外遇事,都是严明第一个冲上去。

  毕竟潘少云是省委二把手的儿子,严明明显有几分巴结之意。

  但作为省委办公室主任,这官职也算是不少了,至少这位大堂经理是畏惧的。

  只是大堂经理不认识唐逸,但是他想着敢在江云大饭店大堂门口跟潘少云和严明斗狠的,估计也是个角色,所以大堂经理也不敢轻易就向着谁,他只好小心翼翼的冲唐逸说了句:“我看……有什么……我们还是说开了吧?”

  听得大堂经理那么的说,潘少云立马就怒视着他:“说你妈个蛋呀?这儿没你的事,滚开!!!”

  这话吓得大堂经理浑身一抖,不由得缩了缩脖子,胆怯怯的瞄了潘少云一眼,暗自心说,麻辣隔壁的,老子真是好心当作驴肝肺!得,你们就打吧,打死一个少一个,这样一来江阳市也就清静了不少!

  骂跑了大堂经理后,潘少云一脸愤怒的瞪着唐逸:“麻痹的,你居然敢冲我们动手?”

  唐逸则是不屑的瞧着潘少云:“尼玛隔壁的!!!你再骂一句试试!!!”

  潘少云见得唐逸急眼了,又见得他将严明给收拾得惨兮兮的,所以他也不敢轻易动手,也怕吃这眼前亏,但是他自然是没有放过唐逸的意思,所以他便是不甘的盯着唐逸:“我告诉你,有你好受的!!!”

  唐逸最不怕的就是这等犯狠的,所以他便是回道:“麻痹的,少废话,你就说,你今日个想怎么办吧?”

  “……”

  大堂经理虽然被潘少云给骂跑了,但是毕竟是几位公子哥在江阳大饭店的大堂门口斗狠,所以他也怕有事,毕竟这儿是江阳大饭店的地盘,要是万一出点儿啥事,他也怕担待不起,所以他急忙来到前台前,给总经理去了个内线电话,汇报了一下情况……

  这会儿,总经理正坐在办公室搂着秘书的小蛮腰、摸着大腿呢,忽听大堂经理的汇报,他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想了想,便是问了句:“你说……还有一个大约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你不认识?”

  “是的。”电话那端的大堂经理忙是回道。

  总经理听着,又是皱眉想了想,然后言道:“成了,我知道了。我这就给鲁智斌打电话吧。”待挂了电话,总经理就忙给鲁智斌去了电话。

  像这等事情,他总经理可是不会出面的,因为得罪了谁不好。

  鲁智斌是省公安厅副厅长,像这等擦屁股的事情、或者是得罪人的事情,一般都是他来干。

  就算给省公安厅厅长李福田去电话,他也是不会出面的,因为他可是不想出面去得罪谁的。

  所以江阳大饭店的总经理干脆直接给鲁智斌去电好了。

  反正他知道,鲁智斌一定会出面的,所以他继续搂着他的秘书就好了。唐逸在大堂门口跟潘少云斗了半天嘴,见他是个没种的货色,也不敢动手,于是他便是说道:“你娘卖个西皮的,老子可是没功夫跟你搁这儿打口水战了,你要是想动手那就动手,不想动手那就算球了吧!”

  潘少云见得唐逸如此,气得他终于忍无可忍了,一时气爆,他也就不理智了,忽然朝唐逸冲上去,挥拳就要揍唐逸:“我草,你以为我真不敢揍你呀?”

  忽见潘少云真动手了,唐逸直接干脆就是一脚踹去……

  ‘嗵!’

  这一脚就送潘少云坐上了‘飞机’,跟荡秋千似的,撅着个p股,飞向了停车场……

  ‘蓬!’

  一声巨响,只见潘少云一个大屁墩子坐在了一辆黑色小轿车的车顶上,两天腿成大八字打开。

  正在这时候,匆匆赶来的鲁智斌一声呵斥:“住手!!!”

  忽听这声呵斥,唐逸扭头一看,只见十来位身着制服的警察从停车场的一侧汹涌而至……

  忽见来了这么多警察,唐逸心里甚是纳闷,心说,你娘西皮的,多大点儿屁事,居然连警察都给招来了,还真是你妈个小题大做!

  鲁智斌领着人马汹涌的冲到大堂门口,见得严明被放倒在门口,扭头向后瞧着潘少云被踹飞在停车场的车顶上,他不由得倍感棘手的皱了皱眉头,然后才回转头来,打量了唐逸一眼……

  见得唐逸一副不卑不亢的样子,像是个没事人似的,依旧理直气壮的站立在跟前,鲁智斌不由得暗自心想,我靠,这小子究竟什么来头呀?居然连潘金林的儿子都给踹飞了,还如此的淡定,想必……

  唐逸见得鲁智斌那样的瞧着他,他也没有吱声,只是就那样的站立在他跟前,暗自心说,娘西皮的,看你又能将老子怎样?

  当然,唐逸也不认识鲁智斌,也不知道他就是省公安厅的副厅长。

  不过,唐逸心里也明白,知道跟前的这个家伙来头不少,因为他的肩章就很特别。

  反正唐逸也想好了,就这点事情,也定不了他多大的罪,顶多判他个打架斗殴给关两天,教育一番罢了,没啥大事。

  用他这小子的观点来衡量,他还赚了,因为刚刚揍那两个家伙揍得很爽,被关两天也值,有啥大不了的呀?

  鲁智斌见得唐逸那副不卑不亢的神态,他也是不敢轻易呵斥啥,毕竟江阳市是湖川省的省会城市,牛人还是不少的,要是哪点不当,恐怕他的乌纱帽就不保了?

  尽管潘金林是省委的二把手,是整个湖川省的二当家的,但是万一唐逸要是省军区某司令的儿子的话,他鲁智斌也是惹不起的。

  别说是他鲁智斌惹不起,就算是潘金林也得掂量掂量。

  所以这种傻事,他鲁智斌可是不会干的。

  俗话不是说嘛,民怕与官斗,官怕与军斗。

  鲁智斌经过一番思量之后,便是和颜悦色的看着唐逸,问了句:“请问你是……”

  “唐逸。”唐逸坦然的回答道。

  唐逸?

  鲁智斌不由得微皱了一下眉头,暗自心想,咱们省军区好像没有姓唐的司令吧?好像省委也没有姓唐的大领导呀?那他是……

  想着,鲁智斌又是打量了唐逸一眼,心想他小子也能随便进出江阳大饭店这等五星级酒店,想必他也一定是有料的……

  于是,鲁智斌不由得想起了唐氏集团来。

  唐氏集团虽然是江阳市的民营企业,但是唐氏集团在国内企业中也是领头羊,而且就连湖川省省委也是大力支持的,所以若是唐逸是唐氏集团董事长的儿子的话,这鲁智斌就更加不好招惹了。

  因为像这等大型的集团,一年给政府纳税就是上亿,可是政府的衣食父母呀,所以别说是鲁智斌,就连省委书记朱延平都是十分尊敬唐氏集团董事长的。

  要是唐氏集团的董事长发起飙来,说他养着一群白眼狼,那就不好看了。

  更怕的是,唐氏集团的董事长一发飙,将集团总部迁移去别的省,那湖川省政府岂不是一大损失么?

  想着这种种关系,连环相扣的,这鲁智斌也是左右为难呀。

  但是,鲁智斌回过头一想,觉得公安的面子不能不要,不能因为他唐逸是唐氏集团的太子爷就怕了,于是他也就稍稍发狠的说了句硬话:“我不管你是谁,总之,打人就是不对的!”

  唐逸听着,便是回了句:“我知道,但是有些时候不用暴力是不解恨的。”

  这话气得鲁智斌终于压不住火了:“你怎么说话的呀?”

  唐逸显得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主动抬起双手来,将双腕递给鲁智斌:“我就这么说话了!你要铐就给铐起来吧!反正,人我是打了!他们也活该挨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