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50章 不敢轻举妄动

   忽见唐逸这样,鲁智斌反而是更加怕了,于是他忙是言道:“你这是干什么呀?我这不在了解情况么?究竟怎么回事,怎么打起来的,你跟我说说看?”

  听得鲁智斌这么的说着,唐逸则是回道:“本来就没有大多点儿屁事,只是他们非得闹大,能怪老子么?他们嚣张跋扈的,冲老子发狠,算什么东西呀?非得逼着老子出手,这又何必呢?”

  正在唐逸的话刚落音的时候,也不知道朱炎那小子从哪儿冒出来了……

  只见朱炎从人的缝隙中挤进来,忙是笑嘿嘿的冲唐逸问道:“唐哥,怎么了?这是……怎么回事呀?”

  说着,朱炎扭头看了看身旁的鲁智斌:“鲁副厅长,你这是要对我唐哥干吗呀?要不要我给我爸打个电话呀?”

  见得忽然冒出来的朱炎如此,鲁智斌傻眼了……

  鲁智斌郁闷得暗自心说,麻痹的,今日个这是怎么了呀?怎么全都是大人物家的公子哥呀?这事……麻痹的,叫老子怎么他妈处理呀?

  对于鲁智斌来说,也着实是怪为难的。

  因为朱炎可是省委书记朱延平的小儿子。

  要说在湖川省,大佬还是人家朱延平呢,所以他鲁智斌哪敢不给朱炎面子呀?

  这会儿,潘少云也自个囧态的、脸涩涩的从车顶上下来了,显得一脸憋闷的样子,眼神中尽是流露着不甘的神情。

  潘少云气呼呼的从人的缝隙中挤到大堂门口,见得鲁智斌居然没敢对唐逸怎么样,气得他是一股无名之火油然而生,忍不住冲鲁智斌嚷嚷道:“妈的,你这个省公安厅的副厅长还想不想干了呀?麻痹的,你看着他打人,你来了都不管?”

  被潘少云这么一顿呵斥,鲁智斌心里这个郁闷呀,心说,麻痹的,就算老子管了这事,老子这个副厅长也甭想干了你知道么?

  朱炎认识潘少云,他也看出了点儿门道来,原来是唐逸揍了他潘少云,就这么简单的一点儿事情罢了。

  于是,朱炎便是扭头冲潘少云微笑道:“云哥,我唐哥怎么你了?”

  潘少云扭头一瞧,这才发现是朱炎那小子。

  由于朱炎年龄还小,还在读书,所以平日里潘少云可是没少欺负朱炎。

  所以他当然是不待见朱炎了,便是朱炎怒道:“你个小屁孩算个什么东西呀?这儿有你啥事呀?”

  朱炎笑微微的回道:“怎么就没有我的事情了呀?我唐哥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你唐哥?”潘少云皱眉一怔。

  “对呀。”说着,朱炎手势指了指唐逸,“他就是我唐哥呀。”

  “草!就算他是你唐哥又怎么了?”

  “不怎么了。”朱炎回道,“今日个有我在,我倒是想看看谁敢把我唐哥怎么样?”

  潘少云则是不屑道:“我草,你个小破孩牛气什么呀?你爸的官职也不比我爸大好不?”

  这会儿,鲁智斌趁机说道:“你们哥俩先聊着,我去一趟洗手间,马上就回来。”

  一边说着,鲁智斌一边就往洗手间那方跑去了。

  因为这事,他鲁智斌也管不了。他是谁也得罪不起。

  就连江阳大饭店的大堂经理都没敢走近来看热闹,而是远远的站在大堂内的前台的那块儿,远远的瞧着门口这儿……

  忽然见得鲁智斌都往洗手间跑了,大堂经理心想,这下可有热闹看了,究竟看谁能整死谁?鲁智斌跑进洗手间后,就忙是掏出大哥大来,给李福田去了个电话。

  因为李福田是省公安厅的正厅长,这等事情还得他拿主意才是,看究竟怎么办?

  反正他鲁智斌可是不想因为这事丢了乌纱帽。

  电话那端的李福田听了鲁智斌的汇报后,鉴于情况的复杂性,他也是倍感棘手的皱了皱眉头,冥思苦想了好一阵子……

  想来思去的,最终电话那端的李福田言道:“那个什么……小鲁呀,这事你就先甭管了吧。”

  “那?”鲁智斌皱了皱眉头,“那我是撤呢,还是……”

  “这会儿你当然不能领着人撤了。你就搁在那儿守着就成了。反正你不要管这事就是了。他们相互要掐,就随便他们怎么掐吧。”

  听得李福田这么的说,鲁智斌大致有些明白了,便是回了句:“我明白了。”待挂了电话后,鲁智斌也不着急回大堂去,便是去方便了一下,然后点燃了一根烟来,搁洗手间抽了起来。

  反正他就是不想出去多事。这会儿,李福田也没敢直接给朱延平或者是潘金林去电话,而是给省委秘书处秘书长去了个电话。

  当电话接通后,李福田便是言道:“那个什么……秘书长呀,刚刚我听说……朱书记家的儿子和潘省长的儿子在江阳大饭店的门口相互掐架了,这事……我也不好出面管制,得罪谁也不是,所以你看……”

  秘书长听了之后,略微皱了皱眉头,想了想,然后就说了一句话:“我知道了。”

  待电话一挂,秘书长则是立马给潘金林去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秘书长仍是只说了一句话:“潘省长呀,我刚刚听说……您家少云在欺负朱炎那小子,所以我这就赶紧给您来电话了,我没敢给朱书记说呢。”

  电话那端的潘金林忽听这话,暗自微怔,忙道:“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了哈。”

  “……”这会儿,潘少云还在江阳大饭店的大堂门口向唐逸讨厌一个说法呢,忽然,他身上的大哥大响了起来……

  忽听大哥大响了,潘少云则又是不甘的瞪了唐逸一眼:“你等着吧!我先接个电话!”

  一边说着,潘少云一边掏出了大哥大来,待他接通电话后,忽然只听见他老爸潘金林在电话说了句:“你老妈喊你回家吃饭了。”

  “爸,我……”

  还没等潘少云说完,电话那端的潘金林就来了一句:“行了,别说了,我都知道了。”

  “爸,您听我说完成不?”潘少云忙道。

  电话那端的潘金林听着儿子潘少云那么的说着,他有些温怒道:“还说什么呀?我叫你回家,你妈喊你吃饭了,听明白没?”

  潘少云听得他老爸这么的说着,他心里更是憋闷了,可他又没辙,怕他老爸发飙,于是他也只好忍气吞声的回了句:“我知道了。”待电话挂断后,出于无奈,潘少云也只好上前去将严明那小子给搀过来,扭头愤愤的瞧着唐逸,说了句:“这笔账,我回头再跟你算!!!”

  忽见潘少云来了这么一句,唐逸则是回道:“老子等着呢。”

  “你……”潘少云又是气恼了。

  见得他那样,唐逸又是言道:“你什么你呀?你说还要找老子算账,老子等着你,怎么了?你还他妈想怎么样呀?”

  没辙,见得唐逸又急眼了,潘少云则是担惊害怕了起来,因为他不想再坐一次‘飞机’了。

  想着刚刚在电话里,他老爸又是那么的说着,纯属没辙,潘少云最后也只好不甘怒视唐逸一眼,然后搀着严明囧囧的扭身离去了。

  当潘少云搀着严明离去后,鲁智斌这才从洗手间那方出来,朝大堂门口走来了。

  鲁智斌来到大堂门口,也不敢说啥,只是冲他的人马说了句:“好了,没事了,撤吧。”最终,这事也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见得潘少云和严明也灰之溜溜了,公安人员也撤了,这时,朱炎忙是笑微微的扭身面向了唐逸,问道:“唐哥,刚刚究竟怎么了呀?是不是你把他们俩都给揍了呀?”

  “嗯。”唐逸有些闷闷的应了一声。

  到现在,他也没有闹明白,刚刚那两个小子可是大有来头的。

  他更加不知道,刚刚在背后有人为这事绞尽了脑汁。

  唐逸闷闷的皱了皱眉头,忍不住冲朱炎问道:“娘西皮的,刚刚那两个小子究竟啥他妈来头呀?”

  “啊?”朱炎不由得诧异的一怔,“唐哥,你没有跟我开玩笑吧?你连他们俩都不认识呀?我跟你说吧,最后说还要找你算账的那个就是潘省长的大儿子潘少云。被你收拾得惨兮兮的那个家伙就是省委办公室主任严成方的儿子严明。”

  说着,朱炎不由得得意的一乐:“呵!揍得好!唐哥,我跟你说哈,就他们两个家伙平时可没少欺负我。我和他们俩不是都住在省委家属大院么,因为我年龄小,他们俩就老是欺负我。”

  听得朱炎这么的说,唐逸猛的一怔:“你也住在省委家属大院?”

  “对呀。”朱炎忙是回道,“我爸就是省委书记朱延平呀。之前我忘了跟你说了,不好意思哦,唐哥!”

  不由得,唐逸怔怔的打量着朱炎:“你是省委朱书记的儿子?”

  “对呀。”朱炎又是点了点头。

  “我草,怪不得刚刚你小子来了,他们公安都不敢动老子。”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朱炎高兴道:“唐哥,放心吧,只要有我在,没事的。反正你以后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直接给我电话就好了。不过……”

  说到这儿,朱炎有些羞愧的笑了笑,言道:“打架我就不如唐哥你厉害,但是摆平这些人物,我还是可以的。上回,多亏有你唐哥及时出手相救,否则的话,我就惨兮兮了。好了,唐哥,不说了,我们进去吃饭吧。哦,对了,忘了,我还有几个小弟介绍给唐哥你认识一下吧。”

  原来,朱炎是跟一帮小子来这儿吃午饭的,正巧撞见了唐逸在这儿。

  说完,朱炎忙是回身,冲还站在门外停车场上的三个小子招了招手:“你们都过来吧,我介绍我唐逸给你们认识。”

  听得朱炎这么的说着,那三个小子忙是乐嘿嘿的跑了过来,其中一个小子欣喜不已的打量着唐逸,乐道:“他就是你传说中的唐哥呀?哇,原来唐哥真的好牛X哦!”

  朱炎忙是得意道:“废话!我唐哥能不牛X么?我跟你们说哦,以后你们见着我唐哥可都得恭恭敬敬的哦!否则的话,我就废了你们!”

  其中一个胖小子忙是乐道:“他都是你炎少的唐哥,我们能不尊敬么?”

  虽然唐逸也才二十来岁,但是见得他们几个也都才十八九岁的样子,唐逸这货便是倚老卖老的乐嘿道:“一群小屁孩。成了,你们去吃饭吧,我吃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