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55章 这酒馊了

   再说,像江倩这等娇好之躯就在身边,他小子能不可劲的折腾她么……

  之后,当唐逸那小子乘坐回平江的大巴车后,自个乐滋滋的坐在后排座靠窗的位置,斜靠在椅背上,嘴上一直乐微微的,回想着昨晚与江秘书的那事,他忍不住心说,江秘书还真带劲哦,嘿……

  正在这时,江秘书给他小子来了个电话。

  待他掏出大哥大来,接通电话后,听说是江秘书,忙是笑嘿嘿的问道:“江秘书呀,你还有啥事找我呀?”

  电话那端的江倩略显娇羞的娇嗔道:“怎么又叫人家江秘书了呀?不是叫姐的吗?”

  唐逸听着,嘿嘿的一乐,忙是叫了一声:“江姐,啥事呀?”

  电话那端的江倩欢喜的一声窃笑,然后言道:“你个讨厌的家伙,哼!昨晚上都怪你灌醉了人家,害得人家都忘了跟你说正事啦!”

  “啥正事呀?”唐逸有些懵怔的皱了皱眉。

  “就是……那个什么……我想要你个家伙陪着我回一趟老家。”

  唐逸猛的一怔:“你……要我陪你回老家?”

  “对呀。你个家伙医术不是很厉害么?所以我想要你去帮我妈看看她那病。”

  听说是去给她妈看病,唐逸那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下来了,暗自心说,娘西皮的,老子还以为是要老子陪你个婆娘去见丈母娘呢,那老子才不会去呢,虽然你江秘书长相不错,但是你又不是处了,老子才不会娶你呢,何况你还比老子大好几岁呢……

  随后,唐逸忙道:“那,江姐呀,你妈是啥情况呀?”

  “就是心脏不好,一直在我们当地医院治疗,就是没什么明显的效果。”

  “哦。”唐逸应了一声,然后皱眉想了想,“那你啥时候回去呀?”

  “这周六成吗?”

  “这周六?”唐逸想了想,“应该没啥问题。”

  “那好,到时候,我周五给你打电话吧,要不你周五下午就来江阳市吧。”

  “……”待挂了电话后,唐逸不由得心想,那老子就周五晚上过来呗,正好还能搂着你个婆娘睡一宿呢,嘿嘿……

  由此,唐逸不由得由回想起了昨晚上跟江倩在一起痴缠的一幕幕来……

  回想着江倩还温香的娇柔之躯,她那激切的配合,唐逸这货不由得又是乐了乐,心说,没想到跟江秘书睡觉觉的感觉还真妙哦,弄起来真带劲,嘿嘿……

  随着一路美好的回忆,唐逸回到了平江。

  在平江汽车站下了车后,他本想给刘晓静打个传呼,可是想着找她也没啥事,于是他小子也就干脆去买车票回西苑乡了。上午十一点钟那会儿,唐逸也就回到了西苑乡。

  在他小子进乡政府大院的门时,看门的王老头瞧着,忍不住冲他小子白了一眼,暗自心说,就他这么个小东西,李爱民那狗东西还像对待他爹似的给贡着呢,真是想不通,就说说唐逸这小子,他有个屁的能耐呀?成天不务正业的,两天打渔三天撒网的,这哪是在乡政府上班呀?这不就是来乡政府赶大集的么?这事呀,回头老子非得去平江县县委江中华告他一状去!

  当唐逸穿过大院,直奔乡政府正门走去,赶巧似的,正巧碰见了李爱民下楼来。

  唐逸瞧见李爱民,忙是招呼道:“李书记呀,您这是……要出去呀?”

  李爱民忽见唐逸这小子回来了,莫名的,只见李爱民慌是前后左右瞧了瞧,见得这会儿这儿没有他人,于是李爱民忙是冲唐逸走近一步,小声的问了句:“小唐呀,你小子跟陆文婷究竟咋回事呀?”

  忽听李爱民这么的问,唐逸有些懵怔的看了看他:“李书记,您这是……”

  “你小子别跟我这儿打哑谜哦!”李爱民忙道。

  “不是。李书记,您说的啥,我咋没听明白呀?”

  “那好,我问你小子,你是不是把陆文婷给睡了呀?”

  忽听李爱民这么的问,唐逸皱眉一怔:“这事……您怎么知道了呀?”

  “废话!人家陆文婷她大伯都找着我这儿来了!说你小子将人家陆文婷给睡了,还不想娶她,是不是这么回事呀?”

  “这……”唐逸皱了皱眉头,“老子也没有说不想娶她呀?”

  “那她大伯咋就找着我这儿来了呢?”李爱民忙道,“小唐呀,这事我可是跟你说哦,你要是真睡了人家黄花闺女的,那就得娶了人家哦!”

  忽见李爱民对这事这么认真,唐逸忍不住问了句:“睡了就得娶呀?”

  “废话!你小子要是去睡人家窑姐,我也就不说这句话了,可是人家陆文婷是个正儿八经的大闺女,你说你小子能那么干么?这也是最起码的道德问题,知道么?”

  唐逸有些郁闷的皱了皱眉头,不由得想起了卢开明乡长写的那封检举信来……

  因为那检举信有写到李爱民有几个野老婆的事情。

  想着这个,唐逸不由得冲李爱民问道:“李书记呀,您要这么说,那您说……偷人家女人的就道德了?那些养着野老婆的就道德了?”

  忽听唐逸这小子这么的一问,李爱民一时有点被问懵了的感觉似的:“那个……啥……这事……咱们先不说,就说说你小子跟陆文婷的事情吧。”

  唐逸忙是回道:“还说啥呀?我也没说不娶陆文婷不是么?问题是,您也知道,我现在才二十啷当岁,咋个娶婆娘嘛?男人的法定结婚年龄不是二十二岁么?”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李爱民愣了愣眼神,然后言道:“那成。那这事……你小子自己看着办吧。反正你可不能对不起人家陆文婷哦。人家陆文婷打小就没了爹妈,可是她大伯抚养她成人的,不容易哦。”

  忽听李爱民这么的说,唐逸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心想,怪不得陆文婷跟她大伯那么亲,原来……

  想到这儿,唐逸这小子也是觉得自己不能对不起陆文婷。

  可是这事情都已经发生了,睡都睡了,唐逸心想,娘西皮的,早知是这样,老子就不睡陆文婷好了?一会儿,午饭的时候,唐逸去食堂吃饭,赶巧碰上了陆文婷。

  陆文婷见得他个死家伙回来了,当着大家的面,她也不好说啥,也就偷偷的在他耳畔说了句:“一会儿午休的时候,你到我房间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到了午饭过后,唐逸也就悄悄的溜去了陆文婷的房间。

  见得唐逸来了,陆文婷忙是起身去关上房门,扭身就冲他质问了一句:“你老实跟我说,你是不是已经有女朋友了?”

  “没有。”唐逸回道。

  听说没有,陆文婷这心里更是气了,于是也就将她大伯看到他和胡斯怡在一起的事情给抖露了出来……

  唐逸听了,忙是说道:“她自己要说她是我小姨子,我有啥办法呀?”

  “哼!”陆文婷气呼呼的瞪眼瞧着他,“你要是跟她姐没有那个啥关系的话,人家才不会瞎说呢!”

  “你要是不相信我就算球了吧!”

  “那你总得跟我解释解释你跟她姐究竟是咋回事吧?”

  “她姐……”唐逸烦心的皱眉想了想,然后回道,“拜托,人家是江阳市市委书记的女儿,现在人家都身在英国,老子能跟她姐扯上关系么?”

  “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唐逸回道,“你大伯看到的那个女孩叫胡斯怡,她是江阳市市委书记胡国华的小女儿,她还在读书呢。她姐叫胡斯淇,现在在英国剑桥大学读书呢。”

  “那……你怎么会认识她们姐妹俩呢?”

  “胡斯淇以前在咱们乌溪村小学教书,有一次她病了,是老子去救醒她的。后来她叫老子去江阳市给她妹妹胡斯怡治病来着,就这么回事。”

  “那人家胡斯怡为啥要说她是你小姨子呀?”

  “她要那么说,我有啥办法呀?”唐逸回道,“再说了,胡斯怡那丫头本来就古灵精怪的,爱瞎说八道。”

  “你敢发誓,你说的都是真的?”

  唐逸忙道:“发誓就发誓!”

  “那好,你发誓!”

  唐逸忙是举手发誓:“我唐逸发誓:我要是说的是假话的话,就天打五雷轰!”

  话刚落音,赶巧似的,忽见窗外电光一闪,就是‘霹嚓’一声,一声惊天动地的雷鸣声……

  吓得唐逸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心说,我草,不是吧?这就打雷了呀?真你妈邪性了!

  忽见这等动静,气得陆文婷一跺脚:“哼!我不信!你看,你刚发誓,就打雷了!”

  唐逸无奈的皱了皱眉头:“我那知道就这么赶巧了呀?要不我重新发誓?”

  陆文婷气鼓鼓的白眼瞧着他:“不要啦!我不要你发誓啦!你滚吧,我要午休啦!”

  “真的不要了?”

  “是的!”

  “那……那我走了哦?”

  可是陆文婷忽然蹦出了一句话来:“今晚上你去一锅鲜跟我大伯说去吧!”

  “啥?”唐逸苦闷的一怔。

  “反正你要去跟我大伯说啦!我的事情,都由我大伯做主的!”

  没辙,这天晚上,唐逸也只好跟着陆文婷来到了一锅鲜。

  陆文婷她大伯见得唐逸跟着陆文婷来了,他忙是先招待唐逸和陆文婷坐下,然后他跑去给乡委书记李爱民去了个电话。

  完了之后,她大伯又去将街坊邻居给请来了一锅鲜。

  这样一来,店内也就熙熙攘攘的挤满了人。

  陆文婷她大伯忙是热情的招待着,这一屋人,围着两张大圆桌,整整坐满了两桌。

  还有一个主位是空着的,留给乡委书记李爱民的。

  待大家伙都落座了,陆文婷她大伯又忙是烟酒茶、瓜子、花生的招待着。

  唐逸挨着陆文婷坐着,瞧着这一屋子人,他不由得扭头在陆文婷的耳畔问了句:“这是要干啥呀?”

  陆文婷娇羞的红着脸,扭头在唐逸的耳畔回了句:“给你我说媒呀。”

  “啥?”唐逸猛的一怔。

  陆文婷见得他那样,也没再说啥了,只是心里在说,哼,看你还能咋样?反正你就得娶我!

  唐逸倍感惊恐的暗自心说,娘西皮的,不是吧?早知老子就不来了,这……岂不是坑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