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56章 明媒

   等了得有一会儿,乡委书记李爱民终于到场了。

  大家伙见得李爱民来了,一个个的忙是站起身来,异口同声的招呼着:“来来来,李书记,您坐!”

  李爱民也就理所当然的绕到了主位前,坐了下来。

  见得李爱民落座了,大家伙才一一落座。

  李爱民坐定后,忙是笑微微的言道:“长话咱们就短说了哈,我想你们都知道了,今晚上是个高兴的事儿,那个啥……我想大家也都听说了,陆三昆的侄女陆文婷和咱们乡政府办公室主任小唐有点那个意思,所以陆三昆今晚上呢……也就请我来做这个媒人,大家伙给做个见证人,证明陆文婷和小唐这事成了,往后他俩咋个发展就是他俩的事情了,因为小唐今年年龄也还不大,今年才二十啷当岁,结婚呢……还早了点儿,反正他俩这事是成了,至于结婚嘛……等到时候再挑个吉日成亲,也就算是圆满了。”

  待李爱民讲话结束后,大家伙忙是高兴的鼓起了掌声来,一阵哗哗的掌声响起……

  这场面甚是庄重、热烈。

  只是唐逸那小子郁闷了,心说,麻辣隔壁的,这媒没有这么做的吧?这不是明摆着坑爹么?第二天,覃媛在夏园街听说了唐逸和陆文婷的事情后,心里这个气呀,扭身就回到了自个的小卖店内,抄起柜台上的座机电话,就直接拨通了唐逸的大哥大……

  这会儿,唐逸正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郁闷着呢,正在想着他和陆文婷这都明媒了,就差正娶了,这下该怎么办是好?

  因为这就是当地乡村的风俗,一当明媒了,也就是算是定下他俩的终生大事。

  忽听搁在办公桌上的大哥大响了,唐逸忙是伸手拿起大哥大,接通电话:“喂!”

  “喂你个鬼呀?还喂什么喂呀?”电话那端的覃媛愤愤的言道。

  听是覃媛,唐逸皱了皱眉头:“咋了?你咋……这么大火气呀?赶上你月事了呀?”

  “你才月事了呢!哼,你个死王八蛋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你昨晚是不是跟你们乡政府的陆文婷定亲了?”

  忽听覃媛问的是这事,唐逸愣了一下,然后才回道:“是呀,你咋知道了呀?”

  “好呀,你?你个死王八蛋!畜生!你不是人!”

  “我怎么你了呀?”

  “还说?你和我……都做了啥,你心里不知道么?”

  唐逸这才想起来,他也破了人家覃媛的处,还睡了她好几回,这下可是闹得大发了……

  想起这事来之后,唐逸一时之间,真不知道该说啥是好了?

  电话那端的覃媛忽听唐逸不吱声了,她更是气郁道:“死王八蛋,你倒是说话呀?”

  “嗯……那个啥……”唐逸吞吞吐吐的,“你叫我说啥呀?”

  “你个死王八蛋不知道说啥是吧?那好,我问你,你和陆文婷定亲了,那我呢?我,你打算怎么办?”

  唐逸实属无奈的皱了皱眉头,然后竟是蹦出了一句:“可以同时娶两个么?”

  “你去死吧!!!”气得覃媛‘啪’的一声撂断了电话。

  忽听覃媛挂了电话,唐逸愣了愣,不由得心说,娘西皮的,老子说错啥了么?一气之下,覃媛也不理智了,就给乡派出所所长张昊去了个电话。

  待张昊接通电话后,听说是覃媛,他心里还乐呢,心想,呃?这怪事了哦?今日个太阳打西边出来的么?怎么……她突然又想起我来了呀?

  不由得,张昊有些郁闷的心说,妈的,我追她两年了都没有追上,这会儿她怎么又想起我来了呀?

  同时,张昊心里又甚是欣喜,觉得他跟覃媛应该是有戏了?

  于是,张昊忙是笑微微的问了句:“媛呀,你啥事找我呀?”

  电话那端的覃媛气呼呼的说道:“我要报案!”

  “报案?”

  “对!”

  “怎么了?你的小卖店被人偷了呀?”

  “不是!我要告唐逸!”

  “他怎么你了呀?”

  “他强奸了哦!我要告他强奸!”

  张昊听着,猛地一怔:“什么?他……他、他居然……哼!!!”

  “你还哼哼啥呀?还不快去将唐逸那个死王八蛋抓起来!”

  “好!我这就去!”

  “……”随后,张昊召集乡派出所的所有弟兄,全部出动,在张昊的带领下,一干人等得有十来个。

  乡街上的街坊邻居们瞧着乡派出所的人马气势汹汹的朝乡政府杀去了,一个个心想,他姥姥的,这是唱的哪一出呀?怎么乡派出所还跟乡政府较上劲了呀?这是不是有热闹可看了呀?

  在张昊领着人马进了乡政府大院的门之后,西苑乡的街坊邻居们也就跟围在了乡政府的大院门口。

  看门的王老头见得这阵势有些不太对,一时闹哄哄的,他也就忙是将大院的铁门给关上了。这会儿,唐逸正在乡长卢开明的办公室呢。

  因为卢开明忽然回到乡政府见得唐逸在,也就叫他去了他办公室聊天。

  说是聊天,其实卢开明是想打听一下,问问唐逸将他交给他的那个信封交给安永年没有?

  唐逸当然说是交给了安永年。事实上,那两万来块钱,他小子给私吞了,那封检举信也在他身上藏着。

  反正关于这事,卢开明也不好意思直接去问安永年。

  再说了,他作为一名乡镇干部,人家市常委书记也未必就会待见他?

  所以唐逸这小子心里也清楚,就算是卢开明吃了这哑巴亏,他本人也不知道。

  唐逸个卢开明正聊得开心着呢,忽然,‘蓬!’的一声,居然有人直接踹开了卢开明办公室的门……

  这气得卢开明噌的一下站起身来,愤然朝门口望去:“我草!谁呀?还想不想干了呀?”

  谁料,张昊毅然的领着人马冲进了卢开明的办公室。

  因为对于卢开明,张昊早就摸透了他的底细,知道他没啥背景,只有背影,所以他张昊是不惧他的。

  毕竟张昊的背后,有着自个的老爸张友平给撑腰呢。

  张友平可是以前西苑乡的老乡委书记了,现在是平江县的副县长,所以张昊仗着这么一个老爸,在西苑乡混着,心里还是点儿普的。

  不过,张昊冲进卢开明办公室后,倒是忙说了声:“不好意思哦,卢乡长!”

  卢开明见是张昊,心里这个怒呀:“麻痹的!你还想不想干了呀?”

  张昊见得卢开明一股恼火,他又是歉意道:“卢乡长,真的不好意思!我这也是来这儿抓犯人的!”

  “我草!谁是他妈犯人了呀?”卢开明问道。

  张昊忙是指了指唐逸:“他!”

  唐逸忽见张昊指了指他,他气就不打一处来,忽然站起身来,扭身面向张昊:“妈的,你说谁是犯人?老子犯啥事了?是强奸你妈了,还是强奸你妹了?”

  卢开明也忙是忙唐逸说话道:“对!张昊,你今日个可得说清楚了,唐逸究竟怎么了?”

  张昊愤愤的瞪着唐逸:“那,你听好了:二十分钟前,覃媛打电话到派出所报了案,说你强奸了她!”

  唐逸听着,皱眉一怔,然后忽地瞪着张昊:“娘西皮的!你这个派出所所长是他妈吃屎的呀?她说我强奸了她,我就强奸了她呀?我还说她污蔑了老子呢!”

  卢开明忙是替唐逸问了句:“证据呢?”

  被这么一问,张昊一时懵然了,这才意识到自己太莽撞了,不该一时意气用事……

  因为这没凭没据的,就凭一面之词,就想要抓人,肯定是不可取的。

  再说了,张昊也知道唐逸的脾气,更知道他的厉害,若是对他来硬的,恐怕这事最后还会闹得他张昊里外不是人……

  就杨晓华上回那事闹的,最终被唐逸给整得惨兮兮的,一共赔了八九万给唐逸……

  想着这面对的是唐逸这家伙,张昊这心里也是有些犯憷了……

  卢开明见得张昊被问懵了,愣在那儿没话了,卢开明不由得一声冷笑:“嘿!张昊呀张昊,不是我说你,就你这个乡派出所所长也就是个混世魔王,无非也就是仗着你爸的那点儿威信!要是你没你爸,你屁也不是!成了,别的咱们今日个就不说了,就说说今日个这事吧,既然你说人家唐逸强奸了覃媛,那么你证据呢?你总得有证据吧?没证据,你就冲来这儿抓人?你知道这是哪儿不?这儿可是西苑乡人民政府!还有,你踹的可是我卢开明办公室的门!你真当我这个乡长是干饭的呢?我跟你说,就今日个这事,你没有个说法,指定不成!”

  反被卢开明这么一顿训斥,张昊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不由得,他也是有些急眼的瞧了瞧卢开明,忽然言道:“你别冲我这儿嚷嚷!你不就是西苑乡的一个破乡长么?”

  “怎么说话的,你?”卢开明愤怒的一瞪眼。

  忽见卢开明真急眼了,张昊也还是有些怕,毕竟他卢开明还是个乡长,虽然他没啥背景,但是他若是真动员群众的力量,搞个联名上报啥的,恐怕张昊他老爸也是罩不住的,真闹大了,他张昊这顶乌纱帽恐怕就不保了?

  张昊囧了囧,然后忙是冲卢开明说道:“卢乡长,我今日个确实不是冲你来的!这门要是踹坏了的话,我赔!”

  “我草!你冲谁来的也不成呀!这儿可是西苑乡人民政府!再说了,唐逸同志可是西苑乡的乡干部,你这无凭无据的,就说要抓人?”

  “这不是接到报案,我就来这儿了解情况么?”张昊忙是改口道。

  “了解情况归了解情况,那你也不能这样不是?”

  “是是是!”张昊忙是点了点头,“对不起,卢乡长,我错了!”

  见得张昊忽然转变的态度还算可以,卢开明也就说了句:“那成了,你就向唐逸同志了解情况吧。”

  随之,张昊心底有些没底的看了看唐逸,问道:“覃媛报案说你强奸了她,你怎么解释?”

  唐逸不由得打量了张昊一眼:“这样吧,张所长,老子也不为难你。既然是覃媛报案说了我强奸她,那么好,老子就配合你们派出所的工作就是了。这样吧,老子跟你们去一趟派出所,然后你将当事人覃媛也叫来,咱们当面对质,这总可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