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58章 暗吃醋

   “你不是跟你们乡政府办公室文员陆文婷定亲了么?”

  唐逸忙是嘿嘿一乐,回了句:“这有啥好恭喜的呀?”

  他小子心里则是在说,娘西皮的,这么就这点儿破事,整个西苑乡都晓得了呀?正是他妈个郁闷,坑爹呀!

  由此,唐逸这小子不由得心想,格老子的,看来老子得尽快混出西苑乡才是呀?要不然,在这西苑乡,大家伙都晓得了老子定亲了,还去哪里睡婆娘去呀?更郁闷的是,陆文婷那个臭婆娘刚堕了胎不久,这一个月不能睡她了!

  之后,莫名的,只见杜薇老师无话了。

  原本当时唐逸睡了她后,她还说要唐逸别爱上她呢,这也不知道怎么了,她一听说唐逸定亲了,她这心里总是不怎么爽似的,貌似总有一股莫名的醋意似的。

  不过,女人嘛,都这样,当时说得好好的,一当真赶上了,要是不吃点儿莫名的醋,那就不是他妈女人了。

  此事此刻,杜薇甚至在心里说道,哼,你个死臭小子,以后别想来碰老娘了!等到了平江车站,下了车后,杜薇跟唐逸招呼了一声,然后也就扭身走了。

  唐逸忙是扭头瞧着杜薇老师远去的背影,暗自心说,娘西皮的,杜老师这是咋了呀?是不是怪老子好久没去睡她了呀……

  愣了一会儿,他小子也懒得去管杜薇老师的感受了,忙是去买了去江阳市的车票。

  待上了大巴车,找个座位坐好后,忽然,严秀雅给他小子来了个电话。

  唐逸接通电话,听说是平江党校校长严秀雅,于是他小子忙是笑嘿嘿的称呼了一声:“严姐。”

  电话那端的严秀雅不由得故作娇嗔道:“严什么姐呀?哼,离开党校这么久了,也不见你个死家伙给人家来个电话!”

  唐逸听着,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也只好笑嘿嘿的说道:“严姐,我这不是忙嘛。”

  “都忙什么了呀?”

  “都忙……”唐逸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心想,呃,对哦,老子都忙他妈啥了呀,想着,他小子也只能是糊弄道,“我也不晓得都忙啥了,反正就是这儿忙忙,那儿忙忙。”

  “哼!就你一个小乡镇的办公室主任,能有啥忙的呀?是你个死小子忘了人家就是忘了人家呗,哼!”

  “严姐,我真没忘了你!”唐逸忙道,“要不……我下周去党校看你?”

  电话那端的严秀雅则是娇嗔的回道:“等你个死小子来了再说吧!”

  “……”待挂了电话,唐逸皱眉心说,呃?看来……惦记着老子的女人还不少嘛?

  到了晚上将近八点来钟那会儿,唐逸到了江阳市。

  当他从江阳市汽车站出来后,果然一眼就望见了江倩江秘书站在花坛前那儿等着他了。

  江倩见得他小子出来了,忙是笑微微的扭身朝他迎上前,然而又像个小媳妇似的,故作娇嗔的白了他一眼:“怎么才到呀?”

  见得江倩那样,唐逸有些懵然的抬手挠了挠后脑勺:“我没耽搁呀,下了班就赶紧坐车来了呀。”

  瞧着他小子那有点儿傻呼呼的憨实样儿,江倩忍不住乐了乐,然后言道:“好了啦,走啦。我们先去吃饭吧。”

  说着,江倩一边扭转身,领着唐逸朝前方的道旁走去了,招手要了一辆的士。

  上了车,江倩忙是冲司机说了句:“香满楼。”

  “好嘞!”司机应了一声,也就驱车奔香满楼而去了。

  香满楼?

  唐逸听着这个名字,忽然想起了胡斯淇来……

  因为第一次领着他去香满楼吃饭的就是胡斯淇……大约半小时的样子,待的士车在香满楼的门前停稳后,唐逸也就和江倩下了车。

  晚上,香满楼门口这儿是灯火辉煌的,餐馆里面则是人声鼎沸的。

  来香满楼这儿吃饭的,大都是工薪层,偶尔也会有那么一两个大人物来这儿尝尝鲜。

  当唐逸正与江倩正往里走时,忽然从身后传来了一声:“江秘书。”

  他俩都回头看了看,只见一位衣着光鲜的中年男子正笑嘿嘿的快步追了上来。

  江倩自然是认识他,他就是江阳市税务局的副局长阮译。

  阮译这年正好三十岁,正是男人事业的定型期。

  照说,他三十岁就混到了江阳市税务局副局长这个位置,算是相当不错了,可以说是年轻一代党政干部的代表人物了。

  但是像他这等人才,居然还单身,看来这些个姑娘们都瞎了眼呀?

  江倩心里自然是清楚,这阮译一直在追求她,只是她对他没感觉而已,就是那种生拉硬拽的给搁在一起,都来不了电的那种。

  原因很简单,就是阮译相貌实在是不敢恭维,就跟阿里巴巴的那个创始人似的。

  虽然阿里巴巴创始人的那哥们说了,男人的长相和智慧不成正比,但是就那模样,要是女人真看上了的话,估计那个女人也是瞎了半拉眼睛,明亮的那半拉则是只盯着他兜里的钱。

  当然了,尽管这阮译长得是丑了点儿,但是这人家正常打招呼呢,江倩自然是要理会了,瞧着他追了上来,她忙是微笑的问了句:“阮副局长也来这儿吃饭呀?”

  阮译忙是嘿嘿的笑了笑,没有着急回答,忙是瞧了瞧江倩身旁的唐逸,微笑的问了句:“他是……”

  忽听阮译问起了唐逸来,江倩这心里也是有些尴尬似的,因为说是她弟弟吧,可她和他关系又不那么纯粹……

  当然了,作为一名成熟的女子,江倩这点儿应变能力还是有的了,忙是若无其事的回道:“哦,他是一位小神医呢。”

  阮译听说是神医,忙是机械的一笑,冲唐逸乐道:“幸会幸会!”

  唐逸瞧着人家那样,他小子也不知该怎样回礼,也就学着安永年的那样子:“客气客气!”

  随即,阮译忙是微笑道:“既然赶巧碰上了,那……不如……咱们一起吧?”

  江倩忙是问了句:“阮副局长是一个人么?”

  “对呀。”阮译忙回道,“这不今日个是周五晚上么,我一个人也懒得做饭了,所以就出来吃点儿算了。”

  听得阮译这么的说,江倩这心里也不大好意思拒绝,毕竟她作为安永年的办公室秘书,也算是场面上的人,所以没辙,她也只好勉为其难的微笑道:“好吧,那咱们就一起吧。”

  有了江倩这话,阮译忙是乐了乐。

  只是唐逸心里有些犯愁的瞄了瞄阮译,暗自心说,娘西皮的,就这哥们坐在老子对面,老子哪还有胃口吃饭呀?进了香满楼后,门口的领位见是阮副局长来了,忙是跑去见餐厅经理去了。

  餐厅经理前来,忙是冲阮译乐了乐,然后急忙冲领位说道:“快,领着阮副局长上雅间吧。”

  “好的。”领位那女孩忙是娇声应了一声。

  餐厅经理又不忘叮嘱道:“一会儿记得叫厨房给阮副局长送两道菜哦!”

  没辙呀,好歹这阮译是税务局的副局长呀,这要是不招待好了,回头税务局一急眼,一番旧账,说漏了多少税,要一并补上,那不就麻烦了么?随后,在领位的带领下,唐逸和江倩、阮译三个来到了二楼的一间小雅间内。

  跟着,餐厅主管亲自过来服务来了。

  阮译忙是招待江倩和唐逸坐下后,就开始张罗着点菜了。

  很明显,这顿饭也就是阮译请了。

  江倩心里也明白,这是阮译刻意在她面前表现着,想博得她的芳心,然而江倩却是暗自心说,姑奶奶我看见你连饭都吃不下去,你再怎么表现也是白费了的。

  这倒是便宜了唐逸那小子,因为阮译瞧着有男同志在,不能太小气了呀,所以也就点了几道贵菜,要了一瓶茅台。

  待酒菜上来,一开席后,阮译忙是笑微微的端起酒杯来,冲着江倩:“来来来,江秘书,想请不如偶遇,我敬你一杯!”

  “不好意哦,阮副局长,你是知道我不会喝酒的。”江倩一句话就给拒绝了。

  阮译面色一囧,忙是囧囧的笑了笑,然后举着酒杯冲唐逸:“来来来,神医,我敬你一杯吧!”

  谁料,唐逸给出了一道难题:“那个啥……阮副局长呀,您这杯酒本是敬江秘书的,这江秘书不喝,您又来敬我,不大合适吧?”

  又是闹得阮译面色一囧,忙是囧笑道:“得得得,那我自罚,这杯我自己喝!”

  说着,阮译像个小丑似的,自个一仰脖子,咕咚一口,喝了杯中酒。

  等他喝完了后,唐逸那小子言道:“阮副局长呀,您这都是场面上的人,应该知道罚酒的规矩吧?”

  听得唐逸这么的一说,没辙,阮译也只好囧笑道:“我懂我懂,自罚三杯嘛,我喝!”

  一边说着,阮译一边就忙伸手去拿过酒瓶来,给自己斟酒……

  等阮译连喝了三杯后,他忙是冲唐逸微笑道:“神医呀,你看……这总成了吧?”

  然而,唐逸那小子则是来了一句:“我说的规矩是,站着喝不算。”

  听得唐逸这话,闹得阮译一脸灰黑,赶忙坐了下去……

  这会儿,江倩瞧着,忍不住一声偷笑:“呵……”

  然后,像个小媳妇敬佩丈夫一般,偷偷的含羞的瞄了唐逸一眼,像是在说,死鬼,你还蛮能耐的哦,嘻!

  可阮译没辙,当着江倩的面,不能丢面子,那就喝吧。

  接下来,阮译又是自罚了三杯酒,这才算完。

  不过,虽然是小白酒杯,但是接连这几杯酒下来,一瓶茅台也所剩无几了,阮译也是喝得醉微微的了。

  阮译心里这个气呀,偷偷的瞪了唐逸一眼,心说,妈儿个巴子的,回头老子联合卫生局、工商局去查封你的医院,看你神医还能有他妈多神?

  唐逸那小子也知道阮译的心里不爽了,他小子忙是见花献佛,帮阮译斟了杯酒,然后端起酒杯来:“来来来,阮副局长,这第一杯酒,还是我敬您吧!”

  阮译一边端起酒杯来,一边趁机问了句:“请问神医是在哪间医院从医呢?”

  听得说的都是场面话,唐逸那小子这段时间来也没白学习,也装得像模像样的回道:“我现在已经弃医从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