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59章 装样

   听得这么一句话,阮译这心里就更气了,心说,娘的,老子还说想去查封你的医院呢,怎么就改从政了呢?

  不过,阮译见得他年龄不大,也就问了句:“那请问你是在哪个部门呢?”

  唐逸像模像样的一笑,回道:“还是不提了吧,因为没阮副局长风光,目前我只是在一个小乡镇混着。”

  听着唐逸这话,阮译暗自微怔,心说,嚯?这小子别看年龄不大,城府倒是蛮深的嘛?看来有超越我的潜质呀?

  待彼此碰杯过后,阮译见得唐逸那小子礼数细节都蛮到位的,他不得不对他另眼相看,忙是劝着吃菜。

  江倩一直默默的瞧着唐逸这小子今晚上的表现,不由得心说,怪不得安书记那么的器重他,原来他个死小子还真是什么场面都能应付哦。一会儿饭后,等阮译结了账,唐逸还不忘说了句:“阮副局长,今晚上让您破费了哦!”

  阮译忙道:“应该应该的!对了,那个什么……你今晚……”

  唐逸忙是回道:“这个就不劳阮副局长操心了,我已有安排了。”

  于是,阮译忙是扭头看了看江倩:“那,江秘书,我开车送你回去?”

  江倩忙是回道:“我也不劳烦阮副局长了。”

  由此,阮译不由得暗自心想,看样子……江倩好像跟这小子有啥特别的关系似的?

  想着,阮译忍不住冲江倩问道:“对了,江秘书,你跟神医……很熟呀?”

  江倩忙是回道:“对。他是我家的亲戚。”

  说着,江倩话锋一转:“好啦,阮副局长,这饭也吃完了,那……我们就告辞了?”

  “……”一会儿,等出了香满楼,江倩领着唐逸去打车离去时,她不由得扭头瞧了瞧唐逸:“行呀,你?没想到你这死小子还真挺能的!”

  这时,唐逸忍不住嘿嘿的乐了乐,然后冲江倩问道:“呃,江姐,你看我今晚充场面上的人,装得像不?”

  江倩乐道:“太像个领导了,哈!”

  “那……照江姐的意思说……我有当领导的潜质?”

  江倩忽然微皱了一下眉宇:“你个死小子就那么想当领导呀?”

  “那是,谁不想呀?”

  “那你个死小子为什么就非想当领导呢?”

  唐逸不由得皱眉想了想:“男人有几个不想有权有钱呀?”

  江倩不由得白了他一眼:“还想要有女人吧?”

  “嘿……”唐逸嘿嘿一乐,“有权有钱,不就有女人了么?”

  “看来你个死小子也不是什么好玩意!”

  “为啥呀?”

  “为啥你自个还不清楚么?”

  “……”

  两人坐在的士车后座上,这么一路的聊着,不知不觉的,也就到了江倩的楼下。

  待车停稳后,下了车,江倩也就领着唐逸上楼了。

  到了江倩的房间,等关上门,唐逸那小子也就嬉皮笑脸的冲江倩说了句:“姐,我又想要喝奶了。”

  江倩两颊羞红的白了他一眼:“哼!”

  唐逸则是没心没肺的乐着,一边凑近了江倩,伸手就抓向了她粉颈下的那对大家伙……

  江倩忙是打开了他的手,白眼道:“先去洗洗去!”

  “一起呗?”唐逸乐嘿嘿的问道。

  “才不要跟你个死小子一起洗呢!”

  “为啥呀?”

  “因为我不想看到你的那个玩意!”

  唐逸乐嘿嘿瞧着江倩:“不是早就看过了么?喂都喂你吃了,嘿嘿……”

  见得他小子没个正经的,江倩忽然嗔怒道:“你再这样,我就让你今晚上去天台上睡!”

  不说起天台还好,一说起天台,唐逸忙是乐嘿嘿的冲她说道:“对了,姐,今晚上我们俩还去天台上做呗,因为昨晚上我感觉在天台上做那事好刺激哦!”

  江倩两颊羞红的瞧着他:“你个死家伙哪有那么多废话呀?叫你去洗洗,你就快去啦!”

  “那姐答应了一会儿去天台?”

  “等你洗完了再说吧!”

  “好。”说着,唐逸忙是笑嘿嘿的扭身去洗手间了。

  一会儿在洗手间,唐逸这小子一边冲着澡,一边低头看着自个的那个玩意说道,小哥别急,一会儿让你爽个够,嘿嘿……

  第二天一早,坐在去往江倩她老家的大巴车上,只见唐逸那货显得无精打采的、蔫不出溜的,因为昨晚上他小子太拼命了,比他妈拼命三郎还要拼。

  江倩比他更蔫,上车就依靠他的怀中睡着了。因为昨晚可是被唐逸将她折腾得够呛。

  可谓是欢愉至死,也累得至死。

  唐逸依靠在座椅的椅背上,眼皮子也是耷拉着,昏昏欲睡了。

  江倩她老家在江阳市一个较为偏远的县城,叫巫山县。

  江倩就是巫山县县城人,父亲以前担任过巫山县县委书记,现在退了,老妈也是老干部了,以前在巫山县纺织厂担任党委书记,现在也退了。

  他们家里就她这么个宝贝女儿,也老大不小了,父母还等着抱外孙呢,可是这江倩就是迟迟不嫁。

  亲戚朋友都认为她想钓个金龟婿,实际上,她一直在等一个人。

  那个人说留学归来就和她结婚,结果一等就五六年过去了,那个人早就没影了,现在就连是死是活,她都不清楚,可冥冥中,她还在痴痴的等。

  迟到唐逸的出现,使得她重温了那久违的缠绵的肌肤之亲后,她才觉得自己还是个女人。

  然而,她自己心里清楚,她和唐逸这样,只是一时的放纵自己罢了。因为她也不期望自己跟唐逸有什么结果的。

  即便是有结果,那恐怕也是她认了他做弟弟。

  作为安永年的办公室秘书,大家一致都怀疑安永年和她发生过关系,事实上还真没有。

  因为安永年有个原则,那就是从不吃窝边草。

  别说是她,就连自己的夫人,安永年都多年不碰了。

  江倩在偶尔实在有点儿想要那事的时候,她也很纳闷,一直在想安永年为啥就不碰她?

  这五六年来,江倩可是一直都靠着自己勤劳的双手来解决一时的燃眉之急的。

  当然了,反正她自个住,干点儿啥也方便,有时候也会尝试用黄瓜或者茄子之类的物体找找感觉。

  但是不管咋个弄,还是没有那真人的激烈和舒服。

  打自唐逸的出现,终于使得她按耐不住长久的孤寂了。大约两个来小时的样子,大巴车终于抵达了巫山县汽车站。

  待车进站停稳后,唐逸和江倩俩还相互依偎着死睡在一起,大家伙都纷纷下了车,他们俩还没醒来。

  上来打扫车内环境的阿姨瞧着,忍不住叫唤道:“喂喂喂,到站了,醒醒呀!”

  忽然,江倩一个激灵,惊魂般的坐起身来,诧异的一怔:“啊?”

  随即,她忙是扭身摇晃着唐逸:“喂,死猪,醒醒啦!”

  唐逸这才迷迷瞪瞪的醒来,问了句:“咋了?”

  “到了!”

  “这么快呀?”

  打扫车的阿姨瞧着,忍不住扑哧一乐,说了句:“你还没睡醒吧?”当唐逸迷迷瞪瞪的跟着江倩下了车后,江倩忍不住回头白了他一眼:“都怨你这头死猪,昨晚上非得折腾人家好几回!”

  唐逸听着,也渐渐清醒了过来,便是回道:“这不没耽误啥么?”

  “哼!要不是人家叫唤着下车,还不又坐回江阳市了呀?”

  唐逸快步上前两步,来到江倩的身侧,扭头看了看她,无辜的皱眉道:“喂,我说,姐,昨晚上你不也挺欢腾的么?”

  说得江倩两颊羞红:“好啦,别说了啦!”随后,当他俩走出车站正门的时候,只见这儿乱哄哄的,典型的一派小县城之景象。

  什么拉客的,叫卖的,全都聚堆了。

  一个中年男子忙是凑上来,问道:“打车吗?”

  唐逸也不懂这儿的规矩,也就搭话道:“多少钱呀?”

  “到哪儿呀?”

  唐逸懵然的一怔,忙是扭头冲江倩问了句:“姐,你家搁哪儿呀?”

  江倩忙是使劲的瞪眼,给他眼色,意思要他别理会他们。

  唐逸也不知道啥意思,见得她也不说哪儿,于是他就冲那中年男子回了句:“算球了,不打你的车了。”

  那中年男子忽见唐逸扭身要走,只见他伸手就一把耗住了唐逸的胳膊:“喂喂喂,你这儿拿我开涮呢?”

  唐逸懵然的回头一瞧:“呃?我说,大哥,你这是啥意思呀?”

  “我还没问你啥意思呢?”

  “我说不打车了,咋了?”

  “不打车了?不打车了,你跟我这儿问啥呢?”

  唐逸皱眉一怔:“合着你的意思就是……问了,就非得打你的车?不打不成?”

  “没错!就这规矩!”

  唐逸听着,心里这个不爽呀:“我草,你这儿啥破规矩呀?这跟明着打劫有啥他妈区别呀?”

  “小子,你别跟我这儿犯狠!我今日个还就告诉你了,你要是不打我的车走,还就不成!”

  这时候,江倩忙是回身上前来,冲那中年男子好声道:“那个什么……大哥呀,他……今日个刚到咱们巫山县,还不懂车站这儿的规矩,所以您高抬贵手吧!”

  那中年男子瞧着,忍不住冲江倩问了句:“你是他的女人?”

  “对。”江倩也只好点了点头,“我这也是头一回领着他上咱们巫山县来。”

  谁料,那中年男子来了一手:“去去去,一边去!我跟你家男人说话,你跟这儿掺和啥呀?”

  江倩又忙是笑脸道:“我说,大哥,您也是巫山县人,也算是他的娘家人,所以……他这头一回来,您多少得给的点儿面子吧?”

  “啥他妈娘家人不娘家人的呀?既然是娘家人就得按照娘家人的规矩办!”

  唐逸瞧着如此,不由得心想,他娘卖个西皮的,看来这就是讹上老子了呀?不过,去他妈的!老子管你这是哪儿呢,总之想要讹老子就是不成!

  想着,唐逸忽然扭头冲江倩说道:“好了,你别跟他说了,没用的。”

  可江倩心里急呀,担心唐逸有事,忙是冲那中年男子说道:“好啦好啦,大哥,我们打你的车吧。到西山路翠园小区。”

  可是,那中年男子却是说道:“不用了!不用打我的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