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60章 车站规矩

   趁机,唐逸便冲他说道:“既然不用了,那你就撒手吧。”

  “撒手?这事还没说清楚呢,撒啥手呀?”

  唐逸也看出来了,这哥们就是他妈找茬的,于是他终于压不住火了,冲那中年男子质问了一句:“娘的,你究竟想他妈怎样?”

  “小子,你跟我这儿恨啥恨呀?信不信我大嘴巴子抽你?”

  忽见这儿嚷嚷声大了起来,忽然,呼啦一声,这车站门前的的哥们全都围了上来,一个个的争先恐后的叫嚣道……

  “揍那小子!!!”

  “对,揍吧!!!”

  “往死里揍!!!”

  “……”

  就这场面混乱中,唐逸眉头一皱,猛的一发力,一下就甩开了那个中年男子,跟着就是一脚踹去……

  ‘嗵!’

  踹得那中年男子猛地向后退去,呼啦一声,拽到了身后的三四个人。

  忽见唐逸已经动手了,右侧一个哥们忙是朝唐逸偷袭而来……

  唐逸用眼睛的余光一扫,迅敏的侧步过去,伸手一把攥住那哥们的胳膊,就是反手一拧……

  ‘咔啪!’

  随着这声脆响,那哥们的胳膊脱臼了。

  “啊——”那哥们一声凄厉的惨叫!

  跟着,唐逸迅猛的冲上去,一膝盖顶在正面想正进攻的一个秃子的裆里……

  “啊——”那秃子又是一声惨叫声,慌是猫腰,双手捂裆……

  随即,唐逸闪身到左前侧,又是一把揪住那个想要偷袭的长发哥们来,猛的一拳袭在他的太阳穴上……

  ‘蓬!’

  那长发哥们一声惨叫:“啊——”

  不由得,原本想要围攻的的哥们一个个的都胆颤颤的往后退步了……

  见得他们都害怕的退步了,唐逸侧步过去,往中间一站,怒眼吼道:“还有他妈谁?有种的都他妈上来!!!麻痹的,真他妈以为老子是只善鸟呢?就你们这群臭鸟蛋烂番薯的,非得逼老子出手!!!”

  正在唐逸怒吼的时候,有一个短发哥们竟是出现在他背后侧,正在蹑手蹑脚的向他靠近,想要来一个狠狠的偷袭……

  谁料,唐逸忽然一个扭身,猛的一个短助跑,腾空而起,一脚狠狠的踹踢在那个想要偷袭短发哥们的腹部……

  ‘蓬!’

  就像是踢足球似的,将那哥们给踢飞进了车站内去了……

  “麻痹的,还想他妈玩偷袭呢!!!”唐逸心里这个怒呀。

  忽见那哥们被当足球给踢飞了,这下可真是震住了他们,惊吓得他们一个个都屏住了呼吸,呆呆的怔怔的瞧着唐逸……

  唐逸猛地扭身面向他们,瞪眼扫视了他们一眼:“接下来是一起上,还是一个个来?”

  这时候,终于有个怕死的哥们在人群中说了句:“哥们,你走吧,没事了!”

  听有人发话了,接着又有个怕死的哥们说了句:“哥们,对不起了!”

  听得有两个怕死的哥们终于说话了,唐逸仍是不爽的瞪了瞪眼:“麻痹的,这会儿肯让老子走了?”

  待唐逸的话一落音,江倩见得也是该见好就收的时候,忽然,车站的经理牛X晃荡的走了出来:“谁搁这儿闹事来着?”

  唐逸忙是回头一瞧,只见一位大约三十来岁的中年男子气势汹汹的站在车站门口那儿……

  那就是车站的经理刘晓平。

  他也就是仗着他老爸是巫山县的交管局局长才混上个车站经理当当的。

  搁在巫山县,作为一位车站的经理,这官职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所以平时这刘晓平也不是啥省油的灯,老是到处牛b晃荡的,想显示显示他的威风,以示他还是巫山县的一个人物。

  其实搁车站这儿,平时也没啥事可管的,说白了,他也就是搁这儿混混日子罢了。

  没事的时候,这刘晓平经常跟门口这群的哥们厮混在一起,要么闲b蛋侃的,要么一起喝喝茶、打打牌啥的。

  所以他跟车站门口这儿的这群的哥们的关系自然不错,这群的哥们平常也没少给他送礼啥的。

  因为要是不给他送礼的话,他随便找个理由,说车站门口这儿是他的地盘,不许他们搁这儿拉客,他们也没辙。

  这么一来,车站门口的这群的哥们也就是仗着刘晓平的威风,在车站门口这儿横行霸道的,还立了啥狗屁不成文的规矩啥的。

  这刘晓平本身就是个大混子,所以他跟巫山县公安局局长的关系也搞的不错,这样一来,是啥事,他都想出面给管管,以显示他在巫山县还算是个人物。

  这不,刚刚听说门口这群的哥被一个外来的小子给揍了,他就立马赶来了。

  见得车站经理刘晓平出来了,这群原本已经胆怯的的哥们又神气了起来,一个个的手指头都指向了唐逸,异口同声道……

  “就是这小子搁这儿闹事来着!!!”

  刘晓平瞧着,装模作样的皱了皱眉头,瞧了瞧唐逸,显得很是不屑的打量了唐逸一眼,然后一边点燃一根烟来,一边迈步朝唐逸走了过来……

  唐逸干脆回身面向刘晓平,心说,娘西皮的,这又是从哪儿冒出了个傻X来呀?

  刘晓平走近唐逸的跟前:“就是你搁这儿闹事来着?”

  唐逸瞧着他嘴上叼着根烟,皱着副眉头,显得一副拽拽的样子,唐逸的心里也明白了,心说,娘西皮的,这个臭傻b八成是来这儿平事来了吧?

  于是,唐逸也就不惧的回了句:“就是我,咋了?”

  “咋了?你知道这是哪儿不?这儿可是巫山县汽车站!我,就是汽车站这儿的经理!”刘晓平一边说着,一边暗自心说,看这哥们上不上道,若是能给我个万儿八千的,这事也就算球了。

  可唐逸听说他是这儿的经理,心里就升腾起了一股无名之火:“我草!麻痹的!就你这配当这儿的经理呀?这车站门口乱哄哄的,的哥们横行霸道,你管制了么?”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刘晓平不由得皱眉一怔:“哥们,你是谁呀?”

  唐逸则是回了句:“老子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应该知道自己是谁才是!”

  “我就是这儿的经理,怎么了?”

  “那你就说说,你从裤裆里冒出来,想干啥呀?”

  听得唐逸这话,刘晓平终于急眼了:“小子,我刚刚也听说了你挺能打的,但是搁这儿你再能打也不成!信不信我这就一个电话,叫公安局过来呀?妈的,你搁这儿打架还有理了呀?”

  这时候,江倩出面了,扭身过来:“哟!刘经理,你好大的口气哦!成,你这就打电话叫严局长过来吧!”

  刘晓平扭头一瞧,猛地一怔:“哟哟哟!原来是江秘书呀?你……怎么搁这儿呀?”

  江倩眼神示意了一下唐逸,冲刘晓平回道:“他是我朋友,是我请他来咱们巫山县的!还有,他也是安书记的世侄!”

  忽听江倩嘴皮子这般利索的说着,刘晓平面色微沉,心里咯咚了一下,立马就胆怯了起来……

  随即,只见刘晓平有些颤巍巍的看了看唐逸,又看了看江倩,忙是囧笑道:“你说……我这不是有眼不识泰山么?对不住了哈,江秘书!”

  见得这刘晓平终于害怕了,江倩很是不爽的白了他一眼:“那刘经理,就请你缩回裤裆里去吧!”

  “嘿……”刘晓平只能是一声囧笑,忙道,“那个啥……江秘书,你等等哈,我这就去安排车,送你回西山路!”

  听得刘晓平这么的说,江倩嘲讽道:“哟!刘经理,怎么就突然变得这么客气了呀?”

  “江秘书,瞧你说的!我这不是应该的么?”刘晓平一个劲的囧笑着,然后扭头冲其中的一个的哥说道,“来来来,老蔡,你过来,帮我送江秘书和小哥去一趟西山路!记住了,甭收钱了哦!记在我账上!”

  可江倩则是说道:“那就算了吧,我也不是打不起车。”

  “那……”刘晓平囧笑的愣了愣,然后忙道,“那江秘书,你等等,我亲自开车送你回西山路!”

  江倩这才回道:“那成,我就搁这儿等着吧。”等了不一会,刘晓平忙是恭恭敬敬的开着他的那辆捷达车过来了。

  于是,江倩也就不客气的拽开了车门,冲唐逸说了句:“好啦,上车吧。”

  车站门口的那群的哥眼瞪瞪的瞧着江倩和唐逸坐进了刘晓平的车内后,他们这才一个个的议论纷纷……

  “妈的,原来个臭婆娘是安永年的秘书呀?”

  “得,还是别他妈说了吧,撞在了枪口上,活该倒霉!”

  “娘买西皮的,看来往后在这儿门口拉客还得留点儿神才是呀?”

  “……”这刘晓平原本还以为自己在巫山县算他妈个人物,结果这一碰上安永年的秘书,他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

  老老实实的、恭恭敬敬的开车送江倩和唐逸到了西山路翠园小区后,刘晓平心里这个郁闷呀,心说,麻痹的,今日个老子可是丢人丢大发了,早知是这么两个人物,老子就缩在办公室不出来了嘛,我这也是闲得找事,真是他妈郁闷呀!

  别说他刘晓平不敢招惹江倩或者唐逸,就算是巫山县县委书记,也得掂量掂量。

  这要是巫山县县委书记知道了这事,估计都得立马开除了刘晓平。

  想想,这巫山县乱糟糟的局面要是被安永年知晓了,哪还不得问责呀?

  闹不好,乌纱帽就不保了。在翠园小区的门口下了车后,江倩不由得冲唐逸欢喜的一笑:“嘻!没想到你个死家伙还那么能打哦?”

  唐逸听着,却是乐不起来,因为他在想,之前江倩在车站门口那儿承认了自己是他的女人,所以他这货就在想,格老子的,老子这是不是上了圈套呀?

  因为当初他和陆文婷定亲那事,也是被坑了。

  现在想起来,他这货心里还在说呢,真是他妈坑爹呀!闹得老子现在在西苑乡都没法睡女人了呀!

  由此,他在想,江姐不会也是坑爹的吧?

  想着,他小子忽然小心翼翼的冲江倩问了句:“江姐呀,你是……叫我来你家给你妈看病的哦?”

  忽听唐逸这么的问着,江倩有些不解的微皱着眉宇,瞧了瞧他,回道:“不是说好了么?就是来这儿给我妈看病的呀,怎么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