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61章 原来是江秘书呀

   见得江倩那样,唐逸还是不太放心,又是冲江倩说道:“江姐,你确定不是让我来这儿冒充你男朋友的哦?”

  江倩终于明白了他小子的意思后,不由得不屑的白了他一眼:“切!就你?我还没想过要找一个年龄比我小的男人呢!”

  “可你……之前在车站那儿,不是说你是我的女人了么?还说啥……我这是来娘家?”

  又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江倩有些搞不清他究竟想说啥了,忙是问了句:“你爱上姐了呀?”

  唐逸也学着她那样子:“切!才没有呢!”

  “那你个死臭小子这么的问,是什么意思呀?”

  “没啥,我就是怕你爸妈将我当成了你的男朋友。”

  江倩忍不住一笑,言道:“你放心吧,不会的啦。”

  说着,江倩凑近过来,在唐逸的耳畔小声道:“死小子,姐不是跟你说了么?你可以和姐那个,就是不许爱上姐!”

  见得江倩如此,唐逸嘿嘿的一乐,忍不住玩笑了一句:“要是真爱上了呢?”

  江倩忍不住白了他一眼:“那你个死小子到时候就别跟姐说你伤不起!”

  唐逸听着,忍不住乐了乐……

  见得他那样,江倩又是白了白他,然后言道:“好了啦,走了,进小区啦!”

  于是,唐逸也就跟随江倩朝翠园小区走去了……翠园小区算是巫山县的一个老社区了,这儿住着的,基本上都是离退休老干部。

  所以小区内的绿化做非常的好。

  唐逸有些迷离模糊的跟着江倩在小区绕来绕去的,最终,终于跟随她进入了25号楼内。

  在上楼的时候,江倩忽然对唐逸说了句:“要是我爸妈问我的情况,你就说你什么都不知道哦,明白?”

  “……”

  待到了江倩的家,一进客厅的门,一眼就瞧见了她爸妈双双的坐在沙发前瞧着肥皂剧。

  她爸的手也不闲着,手里攥着两个光溜溜的铁蛋,在那儿转悠着。

  看上去,两位老人的气色不错,红光满面的,一看就知道咱们国家的离退休干部的待遇不错。

  江倩一进门,就忙是欢喜道:“爸!妈!”

  两位老人听着这欢喜的叫喊声,才扭头朝门这方瞧来,才发现是女儿回来了。

  她妈瞧着跟着一个大小伙子,不由得面色一喜,心说,这大丫头总算是领着个男人回家了,嘻!

  她爸以前毕竟当过巫山县县委书记,自然是略懂一点儿面相术,会看人,所以也就忙是趁机打量了一眼江倩身旁的唐逸,打量着,她爸皱眉一怔,不由得心说,呃?这伙子将来定是大将之才呀,不错不错!这回,倩倩这丫头总算是挑着了一个心仪的了!

  由此,她爸忙是欢喜的站起身来,招呼道:“来来来,过来坐吧!”

  然后她爸又忙是冲她老妈乐呵道:“老伴呀,你赶紧去做饭吧,多整几个菜哦!今日个中午,总算有个陪我喝酒的爷们了,嘿嘿!”

  她妈白了她爸一眼:“你个老不死的呀,就知道喝酒!医生都说了,要你戒酒,你就是不听!”

  她爸则是像个老小孩似的,没皮没脸的乐道:“这不女儿带朋友回来了么?我这高兴呀!”

  见得她爸如此,她妈也就没再说啥了,忙是起身来,扭身冲唐逸乐了乐,招呼道:“别拘束哈!来来来,过来陪你大伯坐会儿吧!”

  唐逸忙是微笑道:“谢谢伯母!”

  谁料,江倩她爸乐嘿道:“还啥伯母伯父的呀,干脆就直接叫岳父岳母就得了嘛。这,我家倩倩年龄也不小了,你俩处处,赶紧结婚得了呗。”

  江倩面色涨红:“爸!人家还是个小男孩呢!”

  “哪儿小了呀?我看不小,合适!俗话不是嘛,女大三抱金砖嘛,合适合适!”

  “爸!您胡说什么呀?”江倩更是面色涨红,“人家我是请他来给妈瞧病的!”

  “他是医生?”她爸更是高兴了,“医生好呀!”

  “爸!您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呀?人家跟他不是很熟啦,您别乱说成不?合着让人家听着,好像我嫁不出了似的!”

  这时候,她妈不由得白了她一眼:“就你都是老姑娘了,还怎么嫁出去呀?有人要你就不错了!”

  江倩心里这个郁闷呀:“爸、妈,您二老别老挤兑我成不?”

  她爸见得唐逸在,不好意思吵吵,于是她爸忙是微笑道:“成了,这事回头再说吧。老伴呀,你还是赶紧去做饭吧。人家这小伙子可是头一回上咱们家呀。”

  被她爸这么的一说,她妈忙道:“得得得,我去做饭啦!对啦,老头子呀,你可得招呼好了人家这伙子哦!”

  “……”之后,江倩她妈进厨房做饭去了,江倩也就忙是笑嘻嘻的跟进厨房帮忙去了,就把唐逸给撂在了客厅。

  唐逸倍感拘束的坐在沙发前,默默的瞧着电视。

  江倩她爸坐在唐逸身旁,扭头看了看唐逸,忍不住问道:“小伙子贵姓呀?”

  唐逸听着忙是显得拘束的扭头看了看江倩她爸,微笑的回道:“姓唐名逸,唐逸。”

  “那,小唐呀,你是哪家医科大毕业的呀?”

  唐逸不由得皱眉一怔,忙是想了想,于是回了句:“乌大。”

  意思就是乌溪村医科大毕业的。

  闹得江倩她爸一时懵懂的皱了皱眉头,心想,乌大?这是哪个省的呀?咋没听说过呀?

  一时也闹不明白,她爸也只好换了个话题:“那是中医还是西医呢?”

  “中医。”

  “那在哪家医院高就呢?”

  唐逸想了想,回道:“现在已经弃医从政了。”

  “从政?那你……也是在江阳市?”

  “不是。目前在我们乡里担任招商办主任。”

  “有前途呀。对了,那你跟我们家倩倩是咋个认识的呢?”

  “因为我是安书记的世侄,所以这不就仍是江秘书了么?”

  江倩她爸听着,皱眉一怔,然后凑近唐逸的耳畔,小声道:“那你跟我悄悄的说,你喜欢我们家倩倩不?你要是喜欢,这门亲事我就敢给定了!”

  唐逸忽听她爸这么的说着,闹得他甚是郁闷的皱了皱眉头,想了半天,忽然冲她爸说了句:“大伯,我还小呢,还没到法定结婚年龄呢。”

  “……”待到饭后,也就言归正传了。

  唐逸忙是帮江倩她妈瞧了瞧病。

  他也没给把脉,也没检查啥,就是望了望江倩她妈,就随口问了句:“伯母呀,您这病有五年了吧?”

  “对对对!”江倩她妈忙是点头道。

  “最开始第一次发病的时候,是不是突然感觉胸口一阵针扎似的痛呀?”

  “对对对!”

  “后来您就了医,就老是隔三差五的一阵阵闷痛,对吧?”

  “对对对,就是这症状!”

  “但是每隔个把来月的,您的胸口还是会有针扎似的痛,对吧?”

  “对对对,没错!呃?你咋全都知道呢?就我女儿倩倩也不知道这具体情况不是?”

  这时候,江倩小有得意的一乐,说道:“妈,我说什么来着?我就说您别看他小小年纪,他就是一个神医来着!”

  听得江倩这么的说,她爸倒是颇有见地的说道:“啥神医呀?这中医也讲究望闻观色,也算是面相术里的一种,就是我不会而已。只能说小唐的医术高明,不用把脉啥的,就能判断出病因来,看来这回总算是找对了医生!”

  唐逸则是扭头冲江倩说道:“你去拿纸笔来,我给写个药方吧。按照我的药方,吃上半个月的中药,就根治了。”

  江倩听着,忙是一笑,也就扭身去书房拿纸笔去了。

  随后,待唐逸给开了药方后,江倩她妈忙是问道:“小唐呀,多少钱?”

  唐逸忙是微笑道:“伯母呀,要钱的话,我就不会来了。”

  这时,江倩忙是微笑道:“妈,他是不会收钱的啦。他是我的好朋友啦。”

  不由得,她妈扭头瞧了她一眼:“还说他不是你的男朋友?还骗妈呢?成了,家里反正也没有多余的房间,今日个晚上,你就和小唐睡一个房间吧。”

  “啊?”江倩猛地一怔,两颊涨红不已……

  唐逸则是苦闷的心说,娘西皮的,又是他妈坑爹呀!这不等于就认了丈母娘了么?下午,江倩也就领着唐逸去巫山县转了转。

  巫山县城区也不大,也没啥特别好玩的地方,所以江倩也就领着唐逸去商业中心那儿逛了逛。

  反正这总比呆在家里强,因为呆在家里,她爸她妈老是想将她和唐逸往一块儿凑。

  显然是盼女婿的心切。

  再说,江倩也着实是年龄不小了,都二十七八岁了,一般在小县城里,像她这等年纪的女子基本上都是孩子他妈了。

  所以她爸他妈能不急么?

  但冥冥中,江倩还在死等那个他,她跟唐逸有了那啥关系,纯属一时放纵自己罢了,毕竟她也是个正常的女人,岂会不想要那男女之亲之事呢?不过唐逸就郁闷了,整个一下午,他都没啥心情,一直在想他和江倩的事情。

  一当想起她爸她妈想死活将女儿赖给他,他小子就犯憷的直皱眉头,心说,娘西皮的,见过热情的,但也没有见过这么热情的吧?愣是死活要将女儿送给老子睡,真是够逗的哦!在商业中心这儿逛到了下午三四点钟那会儿,江倩觉得这儿也蛮无聊的,逛着也累,于是她也就征求唐逸的意见,问他领他去巫山公园玩玩去不去?

  这儿反正是江倩的地盘,唐逸听着,也就说好呀。

  于是江倩也就领着他打车奔巫山公园而去了。

  巫山公园的位置有点儿偏,但是这儿的环境不错,每天来这儿游玩的人还不少。

  正好由挨着巫山大学,所以来这儿游玩的学生特别的多。

  也有一帮混混常在这儿出没,主要是想打学生妹的主意。

  当唐逸稀里糊涂的跟着江倩走近巫山公园北门的时候,正好碰上了一群小年轻从公园出来。

  那群小年轻得有十好几个,像是巫山大学的学生,他们一群人嬉笑打闹的走着,也不看迎面是否有来人,只顾横冲直闯的往前走着,也不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