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62章 初到江倩的家

   正在唐逸和江倩进门的时候,正好有两个小年轻在追着打闹,其中的一个家伙忽然扭身就跑,也不看路,就迎面撞在了江倩的身上,撞了个满怀,撞得江倩都差点儿摔倒,幸好唐逸眼疾手快,给扶住了。

  然而还没等唐逸和江倩说啥,那个小年轻倒是责怪了起来:“我草!你们怎么不看路呀?瞎他妈走啥呀?撞着你,你也是活该!”

  忽听这话,唐逸登时就急眼了:“麻痹的!你说他妈啥呢?”

  谁料,那个小年轻也不善,伸手就指着唐逸的鼻子:“你再他妈骂一句试试?”

  江倩忽见那个小年轻也没啥家教似的,瞧着他们又有一帮子人,于是她也就想忍忍算了,反正也没撞伤啥地方,何必跟这儿跟他置气呢?本来也是开开心心来这儿玩的,最后闹得大家都不愉快,也没啥心情玩耍了,何必呢?

  于是,江倩就忙在唐逸的耳畔小声道:“算了吧,别跟他一般见识啦。”

  听得江倩这么的说,唐逸瞧着那小子的手指头都快指着鼻子上了,于是他也就愤愤的瞪了瞪他,没有再说啥了,打算跟江倩走了。

  可是那小年轻则是以为唐逸是怕了他,正好又仗着有一帮子人,于是他嚣张道:“喂喂喂!有种你别走呀!看我弄不死你?麻痹的,跟我这儿犯狠,真是的!”

  忽见那小年轻如此,江倩怕唐逸又急眼,于是她忙是冲那小子说道:“小朋友,别得寸进尺了哦!得有点儿家教才行哦!”

  谁料,那个小年轻竟是冲江倩凶道:“咱们男人的事情,你个死女人多什么嘴呀?”

  这,唐逸就不干了,因为忍也是有个限度的。

  于是他扭头冲江倩说了句:“你快到一边去吧!”

  江倩忽听唐逸这么的说,也知道他要动武了,关于他的战斗力,她也目睹过了,于是她也不吱声了,则是默默的往后退了,一边心说,哼,就那小子也是该教育教育了!

  见江倩退后了,唐逸也没跟那小子废话了,冷不丁上前一步,抬腿就是一脚踹去:“我草!”

  这一脚踹得那小子就直接飞出去了……

  得飞出有个十来米远,然后‘噗!’的一声,一个大屁墩子坐在了生硬的水泥地面上,登时痛得眉头紧皱,紧咬着牙关,都出不了声了。

  忽然,他的那群哥们呼啦一下,全都冲唐逸围了上来了。

  其中一个平头上前就质问道:“你怎么动手了呀?”

  唐逸闷闷的瞧着那个平头:“老子就动手了,怎么地?要不你们一块儿上吧!来吧!”

  这话吓得那个平头不由得愣了愣,回想着他刚刚就那么轻巧的一脚就将那小子踹飞了,那平头心里更是犯憷……

  他们原本就是巫山大学里的一群学生,也没见过啥世面,所以见得唐逸出手不凡,他们自然是害怕了。再说,他们谁也不想坐‘飞机’。

  不过他们见得唐逸那样,一个个的倒是叫嚣道……

  “你装什么b呀?”

  “你牛X个啥呀?”

  “知道他爸是谁不?”

  “他爸可是巫山县的县委书记!!!”

  “你小子今日个别想跑了!!!”

  “……”

  见得他们一群人只会叫嚣,也不敢动武,唐逸更是觉得有些闷闷的,于是他那货也说了句:“那你们这就给他爸打电话,叫他爸过来吧。”

  “打就打!”其中一个长发小子真掏出了一部大哥大来。

  唐逸瞧着,便是言道:“那你就打电话吧,老子今日个就搁这儿等着。”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那个长发小子真给巫山县县委书记李国栋拨去了电话……

  那个长发小子是巫山县财政局局长的儿子,叫梁晓天。

  他爸一直在利用他巴结李国栋的关系,所以他也就跟李国栋的儿子李一鸣关系很铁。

  刚刚被唐逸一脚就给踹飞了的小子,就是巫山县县委书记李国栋的儿子李一鸣。

  这李一鸣刚刚之所以那么叫嚣,无非也就是仗着他爸是巫山县的大佬,又仗着他有一帮子哥们在此。

  平常,这李一鸣在学校里也不是啥省油的灯,跟这群官家子弟厮混在一起,在学校里也是横行霸道的。

  也是欺负人欺负惯了,所以刚刚才会对唐逸那么嚣张。

  可是没想到碰上了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待梁晓天的那个电话打出之后,不出二十分钟,就传来一阵警车警鸣:“呜唔呜唔呜唔……”

  不一会儿,四五辆警车开来。

  随即,只见警务人员一个个的慌是从车里冲了出来。

  一瞬间,干警们将唐逸他们这伙人全给包围了起来……

  这会儿,李一鸣也爬起身来了,忙是凑上了前来。

  巫山县公安局严局长上前就问:“刚刚是谁揍了李一鸣?”

  这话刚落音,江倩迈步上前来:“哟!严局长呀,公务繁忙呀!”

  严局长扭头一瞧,见是江倩,忙是微笑道:“呃?江秘书?你今日个回巫山县了呀?”

  “对呀。”

  “呃?江秘书呀,你怎么会在这儿呀?”

  江倩手势指了指唐逸,冲严局长说道:“这不他刚刚揍了李书记的儿子么?”

  “他……”严局长面泛难色了。

  江倩则是微笑道:“他是安书记的世侄,唐逸。”

  忽听江倩这么的说,严局长的面色更是不大好看了……

  可李一鸣那小子还他妈装蛋呢:“我草,安书记是他妈谁呀?谁认识安书记呀?这巫山县只有我爸李书记!”

  这话气得严局长当即瞪了李一鸣一眼:“娘的!你个败家玩意不学无术也就得了,就别跟这儿连累你爸了!别装了!”

  “我装什么了?”李一鸣还他妈说呢,“本来就没有人知道安书记是谁嘛?”

  严局长更是气郁:“我草!你个b崽子还搁这儿装呢?你以为你爸是巫山县县委书记就很牛X了呀?人家安书记可是江阳市市常委书记兼副市长,市委的三把手,你爸就是个巫山县县委书记算个蛋呀?你可知道你爸的命脉全掌握在安书记手里?你还搁这儿瞎他妈装呢?”

  忽见严局长这顿怒,吓得李一鸣心里咯咚了一声,傻眼了……

  他的那群玩伴们,一个个也是傻眼了……

  事实上,严局长岂会不知道李一鸣爱装b?

  就他爸李国栋没少给严局长打电话,叫他来帮着平事。

  但是今日个这事,恐怕严局长是平不了?

  江秘书见得严局长也是很为难,于是她也就笑微微的将事情的经过讲给了严局长听……

  待严局长听完了这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忍不住又是瞪了李一鸣一眼:“要不是看在你爸的份上,我这就一巴掌扇死你!这就是你爸把你当做个宝,要是我有你这么个儿子,早就给掐死了!”

  见得严局长在凶李一鸣,江倩心里也明白,这是他想打圆场了,但是居然因为这事,巫山县公安局就出动了,江倩也就没有那么好说话了……

  于是,江倩也就笑微微的冲严局长问道:“严局长,你说今日个这事该怎么办呀?”

  “这……”

  趁机,江倩抢断严局长的话,忙道:“这既然你们公安局都出动了,那么总不能就这么不了了之吧?”

  听得江倩这么的说,严局长心里咯咚一声,忙是囧笑道:“江秘书,你看……这李一鸣……毕竟还是学生,不懂事不是?”

  “既然你知道他不懂事,那你还召集公安局出动?护犊子是吧?”

  忽见江倩态度有些强硬了,这严局长也是为难了,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办是好了?

  经过一番冥思苦想之后,严局长又忙是冲江倩囧笑道:“江秘书,要不……我这就给李书记去个电话,要他亲自来这儿给道个歉?”

  “那你就打吧。”江倩回道。没辙,严局长也只好去一旁给巫山县县委书记李国栋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严局长犯难的皱了皱眉头:“李书记呀,那个什么……今日个……这事……恐怕……”

  电话那端的李国栋听着,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来:“怎么了?”

  “李书记呀,您……还是亲自到巫山公园来一趟吧。”

  “事情有这么严重么?”

  “嗯。”严局长应了一声,“那个什么……您家的儿子李一鸣是个啥样的孩子,我想您自个心里也有数。那个啥……今日个恐怕……您要是不出面的话,估计就连您的乌纱帽都不保了?”

  “这么严重?我家那个败家玩意究竟捅了什么篓子呀?”

  “惹了市常委书记安永年的世侄,还有安永年的秘书。”

  “啥?”电话那端的李国栋猛地一怔,像是惊魂一般。

  “李书记,您……还是快点儿过来吧。”

  “成成成!我这就过来!你先帮我给道歉吧!”

  “……”也就二十来分钟的样子,李国栋自个驾车赶到了巫山公园这儿。

  到了现场,李国栋二话没说,冲上去,就给自个的儿子李一鸣扇了几个大嘴巴子。

  这几个大嘴巴子,李国栋可是真扇呀,也不管李一鸣是不是他儿子了,那‘啪啪啪’的一阵脆响,吓得李一鸣的同学们一个个的都捂住了脸,缩了缩脖子。

  完了之后,李国栋忙是转身,冲江倩微微的一笑,致歉道:“江秘书,抱歉了哦!还请你多担待着点儿呀!对了,哪位是安书记的世侄呀?”

  “我。”唐逸终于说了句话。

  听声,李国栋忙是扭头过去,笑微微的瞧着唐逸:“对不起了哈!要不……你要是有啥要求的话,就提出来吧!”

  这李国栋的意思是,我赔你笔钱都成,只要别在安永年面前提起这事就好了……

  听得李国栋那么的说着,见得他一来这儿的态度还不错,唐逸也就说了句:“老子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下次见着你的儿子,他不再这么装b了。”

  “是是是!”李国栋忙是点了点头,“我一定会好好教育我家那犬子的!”

  见得李国栋态度这般的不错,唐逸也不想搁这儿再闹下去了,便是说了句:“那就算球了吧,今日个这事就算是过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