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64章 原来是朱心

   虽然她心里舍不得唐逸走,但是她表面上则是装作一种无所谓的样子。

  开始江倩本是只有一个念头,放纵自己一回,可她没有想到的是,与唐逸一次次狂欢过后,她愈来愈恋上那种感觉了,她甚至将唐逸融入了她的生命。

  就算多年后回忆起来,她曾如此痴迷的恋上了一个比自己小的男孩,她也是不会后悔的。

  因为他曾让她真正的快乐过。唐逸返回平江后,就直接在车站买了返回西苑乡的车票。

  上了返回西苑乡的中巴车后,唐逸刚找个座靠窗口坐下,李振就给他来了一个电话。

  当唐逸掏出大哥大来,接通电话,听说是李振,他就忙是问了句:“啥事呀?”

  “唐主任呀,你在哪儿呢?”李振忙是问道。

  “咋了,出啥事了?”

  “那个啥……唐主任,有个开吉普车的女孩来了咱们乡政府找你。那女孩还蛮他妈嚣张的,就门口看大门的王老头都没拦住,她愣是硬闯了进来,管今日个值班的卢乡长要人,说卢乡长若是不把你交出来,她说啥她要炸平乡政府办公楼。这不卢乡长也害怕了,赶忙要我给你打电话,问你到底捅了啥大娄子了?”

  听得李振这么的说着,唐逸皱眉怔了怔:“那个女孩长啥模样呀?”

  “年纪不大,还蛮漂亮的。比陆文婷都要好看。”

  “那她有没有说自己叫啥名字呀?”

  “没有。”说着,电话那端的李振又是忙问道,“唐主任呀,你现在究竟在哪儿呢?”

  唐逸愣了一下,回道:“你去告诉卢乡长吧,我大概一小时左右就回去了。”

  “……”

  待挂了电话后,唐逸不由得皱眉心想,娘西皮的,应该是柳嫣那个疯丫头吧?我靠,还真没玩没了了呀?约一小时的样子,待中巴车抵达了西苑乡,在乡政府门口缓缓的停稳后,等车门一打开,唐逸就第一个下了车。

  下车后,他也就急忙朝乡政府大院跑去了。

  当唐逸跑进院内,只见一辆吉普车很嚣张的停在办公大楼楼梯口那儿。

  一个女孩站在吉普车旁,正在跟卢开明对峙着……

  “我告诉你:本姑娘的忍耐度是有限了!你说好了唐逸一小时内准回来的,可他为什么现在都没有回来呀?”

  “我说,姑娘,你别跟我这儿犯狠了成不?我又没招你惹你的!”卢开明甚是郁闷。

  “废话!你是这儿的乡长,一乡之长,他唐逸又是你们西苑乡的人,姑奶奶我不找你,我找谁去呀?”

  “……”

  唐逸一边走近,一边仔细的瞧了瞧那女孩的背影,怎么看都不太像是柳嫣那丫头,于是他不由得心说,娘西皮的,这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一个疯丫头呀?

  卢开明跟那女孩说着说着,忽见唐逸回来了,于是他忙是冲那女孩说了句:“好了,唐逸回来了,有啥事你找他说去吧。”

  那女孩听着,回头一瞧……

  见得真是唐逸回来了,她立马就是挤眉瞪眼的:“哼!想躲我呀?”

  唐逸则是仔仔细细的瞧了瞧那女孩,只觉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但他感觉在哪儿见过这女孩似的?

  不过他也想不起了,也就问了句:“老子跟你很熟吗?”

  “还说不熟?哼!”

  唐逸又是仔仔细细的瞧了瞧那女孩,终于想起来了,不由得心说,我草,原来是朱心呀?这丫头原来不是一个鸡窝头么?还染得黄黄的?怎么……这丫头又换了一个造型呀?不过,还是这样的黑长发好看……

  待认出了是朱心后,唐逸忍不住冲她问道:“咋了,今日个又想要砍死老子呀?”

  “我在你个死乌龟的心中就是暴力女孩形象么?”

  唐逸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我草,好像咱俩之前也不怎么友好吧?上回在江阳市妇女医院的门口,你这丫头不是领着几十号人,还拿着一把砍刀要砍死老子么?怎么你今日个跑来这儿找老子,啥意思呀?”

  提起那事来,朱心心里这个气呀,气呼呼瞪了他一眼:“哼!你个死乌龟还好意思说呀?要不是你个死乌龟害得姑奶奶我掉进下水井的话,姑奶奶我那天会召集人马去砍你么?”

  “我草,那是不是那回没有砍死老子,所以你今日个特例跑来西苑乡找老子报仇来了呀?”

  朱心气鼓鼓白了唐逸一眼:“你是猪呀?那天我只是想吓唬吓唬你的好不好呀?哼,还说,谁知道你个死乌龟那么能打,打伤了我那么多人,哼!!!”

  “谁信呀?”唐逸自然是不信。

  气得朱心没辙了,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于是她便大声嚷嚷道:“我很温柔好不好呀?我不是暴力女孩!!!”

  “我靠,就你这样,还温柔呀?”

  “那不是你个死乌龟逼着人家这么大声说话的吗?”

  见得朱心这样,唐逸皱眉想了想,又是打量她一眼:“那你今日个来这儿找我,啥事?”

  “找你玩呗。”

  “嘿……”唐逸不由得一声冷笑,“我草,今天的太阳没有打西边出来吧?你会好心来这儿找老子玩?”

  见得唐逸如此,气得朱心没辙了,扭身上前一步,气呼呼的拽开车门,就立马坐进了驾驶室,随即就启动了车……

  瞧着朱心这样,被气得要跑了,唐逸也没有在意,只是朝楼梯走去了,打算上楼了,因为他心里在暗自说道,草,娘西皮的,你个小婆娘别做那样子给老子看,老子信你才怪呢!如果老子没有猜错的话,八成是想将老子骗去江阳市,然后好报复老子?

  事实上,唐逸猜对了,朱心那丫头就是改变了策略,想将唐逸诱骗去江阳市,然后好狠狠的报复他。

  谁知道唐逸没有那么傻,不轻易上当。

  所以朱心这次的计划失败了。

  因为唐逸想得很简单,那就是他想,娘西皮的,能领着一群人拿着砍刀打算砍死老子的女孩,一定是不能轻信的。

  朱心这丫头也确实是鬼主意蛮多的,她想着在江阳市干等唐逸不是事,于是她也就相出了这么一招来。

  在她的心里,那就是跟唐逸没完。

  打自唐逸害得她掉进下水井后,她就暗暗的发誓了,一定要让唐逸出一次大糗才行!一会儿,朱心计划失败的驾车返回江阳市时,她不由得郁闷的心说,哼,死乌龟不上姑奶奶的当,真是郁闷!不过,姑奶奶我一定要想办法将他个死乌龟王八蛋骗到江阳市去,然后狠狠的报复他一回……

  心说着,朱心不由得幻想起了报复唐逸的种种情景,幻想着唐逸那出糗的样子,她这丫头忍不住窃笑了起来,好像幻想的都是真的似的。

  当然了,她也不是真要砍死唐逸,只是想让唐逸当众出一回糗罢了。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她那次掉进下水井后,弄得一身臭熏熏的脏兮兮的,打车都打不着,害得一路走路回家的,而且大街上的人还躲得她远远的,所以她一定要让唐逸也出一回那糗才行。

  总之,她没有达到这个目的,那就是誓不罢休的。

  反正她成天也没啥事可干,所以她有的是时间陪唐逸玩。

  用朱心这丫头的话来说,那就是——玩不是目的,玩死你才是姑奶奶我的目的……

  第二天,周一。

  这天,按照乡委书记李爱民的意思,唐逸正式将办公室主任的职位还给了尤富民,仍旧由尤富民来担任办公室主任。

  而唐逸则是等着周三正式上任担任招商办第一任办公室主任。

  经过一段时间的自学和从平江党校学习归来的唐逸,对这次正式担任招商办第一任主任还是蛮有信心的。

  用他小子自个的话说,不就他妈一个破主任嘛,老子一定能给干出彩来。

  事实上,打自唐逸进乡政府以来,一直都是在混着日子,也没干过啥正经的事情,倒是将乡政府唯一的一位未婚女子陆文婷给睡了。

  不过,这回唐逸这货自个心里也明白,这安排他来担任招商办第一任主任,可不再是开玩笑的事情了,不能再成天混混度日了,所以他小子也是有了心里准备。这天上午,当唐逸将办公室的工作交接给尤富民后,李爱民又找尤富民说了,要将李振和刘海调去招商办。

  听着这个,尤富民这心里多少有些郁闷了,心说,妈儿个巴子的,这要将李振和刘海调离办公室的话,那么我岂不是就是光杆司令了么?

  可尤富民心里尽管有想法,但是他又不大好意思跟李爱民直说,只能闷在心里。

  毕竟尤富民天天也在乡政府里混着,现在他也听到了风,关于唐逸是安永年的世侄这事,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所以尤富民哪敢在这件事情上跟唐逸较劲呀?

  所以尤富民也只能是心想,还好陆文婷没有被调离办公室。这天下午,乡政府组织召开了一次全体会议。

  这次会议,唐逸算是见着了乡政府的全体人员。

  平时看来乡政府上班的没有几个鸟人,但是这次全体会议,会议室竟是乌泱泱的一片人头。

  唐逸这才明白,心说,娘西皮的,这群狗日的比他妈老子还能混呀?成天都见不着人,这次开会总算是见着了庐山真面目!

  显然,这群人都是在乡政府挂个名,混工资的,平常没啥事,他们也就搁家里干农活。

  反正像这等乡镇上,管得也不是特严格。

  就连那三位副乡长,平日里都是见不着人的,天天猫在家里干农活,待到每月开工资了,才能在财务室见着一面。

  由此,唐逸心说,麻痹的,怪不得咱们乡里的工作搞不上去,原来这群人都他妈混国家工资不干正事。

  这次会议,李爱民在会上重申了一下乡政府的纪律问题,要求这些在坐的从今日个起,必须每天都来乡政府坐班,不能再每天猫在家里干农活了。

  可是副乡长倪菊萍说了:“天天来这儿坐班可以,但是我家的那头母猪快下崽了,你李爱民帮着去接生呀?”

  听得倪副乡长在会上这么的说着,闹得大家伙是哄堂大笑,一个个笑得前俯后仰的,有的甚至乐得都快坐地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