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67章 去见县委书记

   周长青也是表面上做做老好人罢了,实际上,打心里头,他都恨不得宰了唐逸这小子。

  因为就那回的事情,周长青可是一直牢记在心。

  就是那回唐逸将周长青的儿子周皓的胳膊弄脱臼了,结果要唐逸这位系铃人给帮着复位,趁机唐逸要了一万块医疗费。

  其实唐逸也还记得那事,因为他的大哥大就是那笔钱给买的,所以他小子能不记得么?

  可是周长青得知了唐逸是安永年的世侄,也就没敢动他了。

  但是关于那事,周长青心里头一直记着,一直在想着要寻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宰了唐逸这小子。待周长青将唐逸给领到了江中华办公室门前时,他也就对唐逸说他还有事,说这儿就是江书记办公室,要他自己去找他就好了,然后周长青扭身离去了。

  实际上是周长青不想在没有必要的时候见着江中华。

  关于他和江中华之间,也就是面和心不合。

  周长青一直想篡位,担任平江县县委书记,而江中华则是一直牢牢的踩着周长青,两人就一直在这样的暗斗着。

  唐逸扭头瞧着周长青走后,于是他正转头来,瞧着办公室的门,上前一步,抬手敲了敲门:“咚咚咚……”

  “请进!”从里面传来一声浑厚而又低沉的声音,好似象征着一种无形的威严似的。

  听说请进,唐逸也就推门进去了。

  坐在办公桌前的江中华抬头一瞧,见是唐逸来了,他不由得皱眉一怔:“呃?小唐呀,你是怎么进来的呀?”

  “哦。刚刚正好在门口碰见了周县长,是他领着我进来的。”

  听得唐逸这么的回着,是周长青领着他进来的,江中华不由得心说,那个马屁精,怕是又想通过唐逸巴结安永年吧?

  暗自心说了两句后,江中华忙是冲唐逸言道:“来来来,小唐呀,过来坐吧。”

  唐逸显得有些拘谨的在江中华的对面坐下,略带微笑的瞧着他。

  江中华瞧着唐逸坐下后,他莫名皱眉的打量了唐逸一眼,然后他也没有着急说啥,而是缓缓的点燃了一根烟来,深吸了一口,然后一边吐出烟雾来,一边瞧着唐逸,问了句:“小唐呀,我听说……你在平江党校学习的时候,夜里常去严校长的房间?”

  俗话说,没有不透风的墙。

  关于唐逸和严秀雅的事情,最终还是传到了江中华的耳朵里。

  而严秀雅可是江中华未来的儿媳妇,所以他听到了这风声,能不找唐逸来问问情况么?

  所幸的是,江中华在还没有证实是怎么回事之前,还没有将这事告知他儿子江岩。

  忽听江中华问了这么一个突然的问题,唐逸一时懵了,不知道该如何作答是好?

  值得庆幸的是,唐逸这小子遇事不慌。

  唐逸愣了好一会儿后,懵怔的冲江中华回道:“江书记,我没明白……您……啥意思?”

  “哦。那个什么……事情是这样的,有名党校的教师说他看见了你常去严校长房间,怀疑你们乱搞那个啥男女关系,所以我想了解一下情况。”

  整明白了江中华的意思后,唐逸忙是回道:“回江书记,那个啥……我在平江党校学习期间,是常去严校长房间,但是绝对不是您说的那个啥乱搞什么男女关系。”

  “那是去做什么呢?”

  “去吃饭。”唐逸解释道,“严校长怕我吃不惯食堂的饭菜,正好她自个做饭吃,所以也就常叫我去她那儿吃饭。”

  “那晚上……去严校长的房间是做什么呢?”江中华定睛的打量着唐逸……

  忽听江中华那么的问着,唐逸那货也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回道:“晚上我是去过严校长的房间两三次,但都是去找严校长给我补习功课。”

  见得唐逸如此,江中华又是打量了他一番……

  尽管江中华心里有着疑惑,但是见得唐逸这小子这样,对答如流的,他也不好意思往深的问了。

  毕竟这种事情,要是没有捉奸在床的话,谁也不好意深究。

  况且,江中华也得顾及着面子不是?

  毕竟他是平江县县委书记,而严秀雅又是他的未来儿媳妇,要是这事闹大了,也不好,他面子上也挂不住。

  而且,要是真闹大了,他儿子江岩知道了这事的话,闹个退婚,恐怕到时候也是个麻烦事?

  因为,那严秀雅也是名门闺秀,要是只是捕风捉影的事情,破坏了她的名声的话,恐怕他江中华也是怕招惹不起?

  因为这严秀雅可是严将军的孙女,尽管严将军退了,可他毕竟是江中华以前的老首长了,这要是惹火了严老爷子的话,恐怕他江中华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就严老爷子那牛脾气,那要是动起怒来,就不管你江中华不江中华了,闹不好还得揍他呢。

  就连湖川省省委书记朱延平都怕严老爷子三分。

  所以这严家的人也不是好惹的。

  正因为如此,江中华才没好意思去直接问严秀雅,而是从唐逸这儿旁敲侧击的。

  因为江中华知道,尽管唐逸是安永年的世侄,可是要是唐逸真做了啥对不起严秀雅的事情,那么也是可以追究的,恐怕安永年也不会强硬的护着唐逸?

  但是要跟严家那边硬碰硬的话,江中华的心里明显犯憷。

  要是闹得大了,恐怕湖川省省委书记朱延平还得插手管这事,到时候就连他江中华的乌纱帽保不保都不一定?

  权衡了这厉害关系之后,江中华又是打量了唐逸一眼,然后他也不好意思再问唐逸啥了,于是他也就说了句:“小唐,关于今天我问你的这事,你我知道了就好了哦。”

  “嗯。”唐逸忙是点了点头。

  唐逸这小子也不傻,知道江中华说这话了,大概这事也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当然,唐逸也知道,江中华要掩盖这事,不能闹得满城风雨的。

  见得唐逸点头了,江中华话锋一转,也就淡化了这事,说起了别的:“对了,小唐呀,关于这次组织上决定将你放在招商办第一任主任的位置上,任务可是繁重的哦,你可得有心理准备哦!当然了,同时,这也是一次机会,就看你能不能把握住了?”

  听得江中华这么的说着,唐逸忙是点头道:“嗯。江书记,您放心吧,我一定会努力的。”

  “那就好。那成了吧,我还有别的事情,咱们今天就先这样吧。明天我会去一趟你们西苑乡。”

  “……”待唐逸出了江中华办公室,出了平江县委办公大院后,他不由得心说,娘西皮的,老子还以为江中华这老东西找老子有啥好事呢,结果是你妈这档子破事,真是郁闷!还好老子心理素质够好的,没有被江中华那老东西看出啥破绽来,否则的话,就他妈麻烦了……

  我草,原来老子跟严秀雅那婆娘的事情,还有人直接捅到了县委书记这儿来了,这人是他妈谁呀?够你妈阴的哦?

  想着,唐逸又有些纳闷的皱了皱眉头,回想了一下当初在党校学习的情况,想来想去的,这唐逸是怎么想,都记得他每回去严秀雅那儿的时候,都是很小心的,都跟他妈地下特工似的,没有被人瞧见呀,怎么……这事最终还是这么悄然无声的被捅出来了呢?

  事实上,捅出这事的,并不是党校的老师,而是那期的学员,西凉乡办公室主任余秀芬。

  这女人做事就是心细,她刻意跟唐逸走得那么近,还要要唐逸认他做姐,临别前,她还和唐逸睡了一回。

  所以就算有人告诉唐逸,说这事就是余秀芬捅出来的,是打死或者打不死唐逸,他都不会相信的。

  这等女人就是够狠!

  余秀芬为何要捅出这事呢?理由很简单,那就是讨好江中华呗,以达到她走出乡镇来县里的目的呗。

  唐逸纳闷的回想了一番,怎么也想不出是谁捅出这事的,于是他小子也就心说,娘西皮的,那就算球了吧,不他妈想了吧,反正老子现在也没事了不是?

  随之,他小子也就想到了严秀雅来……

  于是,他忙是掏出大哥大来,给严秀雅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唐逸忙是说道:“严姐,那个啥……我跟你说个事。”

  电话那端的严秀雅则是娇嗔的撇嘴道:“哼!你个死家伙想说什么呀?不是说来党校看人家的吗?怎么没来呀?”

  “我哪还敢去党校看你呀?”唐逸忙道,“那个啥……严姐,你知道么?我刚从县委江书记那儿出来!”

  电话那端的严秀雅不由得皱起了眉宇来:“这跟你个死家伙来看人家有什么关系么?”

  “当然有了。刚刚江书记就问了我,问我在党校学习期间,怎么老去你的房间。”

  “啊?”电话那端的严秀雅诧异的一怔,“真的还假的呀?”

  “当然是真的了。我还能骗你么,严姐?”

  “……”电话那端的严秀雅一时无语了,陷入了一阵沉思当中。

  唐逸又是言道:“严姐,你知道么?江书记这次特意叫我来平江,就是为了问我在党校学习期间,为啥老去你的房间?”

  “那你怎么回答的呀?”

  “我就说你怕我吃食堂的饭菜吃不惯,叫我去你那儿吃饭。他问晚上为啥去,我就说去找你补习功课。”

  “然后呢?”

  “然后没了呀。就是江书记沉思了好一段时间,然后就说要我保密这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了呀。”

  “那你现在在哪儿呢?”

  “在平江呀。现在在市政公交站这儿等车回汽车站,然后坐车回西苑乡呀。”

  电话那端的严秀雅若有所思的想了想,然后言道:“那好,那你先回西苑乡吧。回头姐再给你电话。”

  “……”赶巧似的,正当唐逸挂断了电话,也不知道江岩从哪儿冒出来了,在他身旁招呼了一声:“嗨,哥们,你怎么在这儿呀?”

  唐逸扭头一瞧,见是江岩,他小子心虚得一阵胆颤,像是怀疑江岩听着了啥似的……

  “怎么了?不认识我了呀?”江岩一脸粲然的笑容。

  “嘿……”唐逸忙是囧囧的一笑,“呃?你怎么在这儿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