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68章 不了了之

   江岩乐道:“我还以为你不认识哥们我了呢。那个什么……我刚才在县委办点儿事,然后开车经过这儿,这不瞧见了哥们你在这儿等车么?所以我就靠边停车了,下车来跟你招呼一声咯。”

  说着,江岩顺便问了句:“对了,你在党校学习结束了?”

  “已经结束了呀。”

  “怎么样?成绩如何?”

  唐逸乐了乐,回道:“成绩优异。”

  “真的?”江岩高兴的乐道,“那可得恭喜你呀!对了,这次从党校学习完,回西苑乡是不是提升了呀?”

  唐逸笑嘿嘿的回道:“也没有提升。就是要我担任了招商办的第一任主任。”

  “你是新成立的那个招商办第一任主任?”

  “对呀。”

  “呃?对了,是不是为西苑湖景区招商引资呀?”

  “对呀。”

  “那……”江岩不由得欢喜的想了想,“回头你跟你领导商量一下,我想投入一点儿资金。”

  唐逸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我听说,你不就是……县委江书记的大儿子么?”

  江岩有些诡异的笑了笑,然后冲唐逸说道:“这种事情,我爸不让我插手。到时候我想投资的时候,要是能成,你可不能告诉我爸哦。”

  “那?”唐逸皱了皱眉头,“那西苑湖景区就由你投资不就好了么?还招啥商呀?”

  江岩忙道:“哥们,别逗了。你知道开发西苑湖景区启动资金得多少么?少说也得两三个亿,就我那点钱,还不够打水漂的呢。”

  “那你……还说投资?”

  “我这不凑凑热闹,小打小闹,到时候每年也能分点儿红嘛。现在旅游业可是大趋势,全国都在大力开发旅游服务这块。”说着,江岩话锋一转,“呃,对了,哥们,你去哪里?我开车送你过去吧。”

  “我去汽车站。”

  “那成了,哥们,上车吧。我开车送你过去。”

  “那……怎么好意思呀?”唐逸忙道。

  “咱俩不是哥们么?”

  “是哥们。”

  “那你有啥不好意思的呀?好了,上车吧。”

  “……”

  见得江岩如此热情,盛情难却,唐逸也就上了他的车。

  待在车内坐好后,江岩一边启动车,一边扭头看了看副驾座位上的唐逸:“对了,我一直说跟你切磋功夫呢,咱俩还没交过手呢。”

  唐逸听着,忙是搪塞了一句:“那就等下次我来平江再说吧。”

  “……”

  之后,当唐逸刚坐上返回西苑乡的中巴车,李爱民就给他来电话了,等他小子接通电话,李爱民就迫切的问道:“那个啥……小唐呀,见着江书记了吧?”

  “都完事了呀。”唐逸回道,“我现在都坐中巴车回西苑乡了呀。”

  “那江书记找你小子,究竟啥事呀?”

  听得这李爱民这么爱打听,唐逸有些郁闷的皱了皱眉头,然后敷衍道:“没啥,就是给老子上了一堂教育课,要老子重视招商办第一任主任这个职位。”

  “就这事?”

  “对呀。”

  “那成了,那等你小子回来再说吧。”

  “……”

  等挂了电话,唐逸正将大哥大收进兜里呢,无意中,只见一个扒手混在车上,正在朝一个老头的衣兜中伸手……

  那老头穿着打扮也甚是朴素,但身上的衣衫啥都比较干净,不想是啥老农,应该是离退休干部之类的人物。

  唐逸瞧着那扒手的动作,也没有吱声,不过他已经渐渐的起身了,等那扒手的手伸到了那老头的衣兜里,唐逸这小子也就迅敏的冲上去,一把按住了那扒手的手……

  这时候,那老头才觉察到身边有啥动静,忙是扭头一瞧……

  那扒手一时囧得急眼的凶眼瞪着唐逸:“小子,松手!你最好少管这等闲事!”

  唐逸则是不屑的回了句:“都逮了个正着,你还凶啥呀?”

  “你是不是不怕死呀?”

  “草!少跟老子说这没用的废话!”

  “……”

  那老头瞧明白是咋回事后,他也没急,只是不慌不忙的冲司机大声道:“司机,麻烦停车!这儿,抓着了一个扒手!”

  司机听着,也就忙是减缓了车速,贴近道边,便是一脚刹车,搁道边停稳了车。

  这时候,车上的乘客一个个的都将目光聚焦在老头这儿……

  见车停稳后,那老头扭头冲那唐逸言道:“小伙子呀,谢谢你了,不过,你还是放开他吧。”

  唐逸忽见那老头如此,他不解的皱了皱眉头,心说,娘西皮的,这个死糟老头子啥意思呀?

  不过唐逸见得人家事主都这么的说了,于是他也就松开了手。

  待唐逸松手后,那老头冲扒手说道:“你需要多少钱,就直接跟我说吧,我给你就是了。作为一个顶天立地的大男人,你这样偷偷摸摸的,也不大体面不是?其实,像你这样,还不如去大街上光明正大的乞讨呢,那也比偷偷摸摸的体面多了。男人,丢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丢面子。”

  听得那老头这么一番话后,只见那扒手囧得是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非常的愧疚……

  一时间,那扒手也不知道说啥是好了,只觉得自己站在这儿就像是被人当猴看似的,于是他急忙一个扭身,朝车门走去,见得车门没开,他这才焦急的冲司机凶了句:“开门!”

  司机则是扭头向后看了看那老头,看他是啥意思?

  那老头见得司机那样,他忙是说了句:“司机呀,就麻烦您开一下车门吧。”

  听了那老头那么的说,司机这才伸手按了一下按钮,‘柒哐’一声,车门打开了。

  见得车门打开了,那扒手慌是红着双颊下了车,随之就灰溜溜的跑远了。待放跑了那扒手后,司机关上车门,又重新开车上路了。

  这时候,那老头扭头看了看坐在车后排座上的唐逸,见得他身旁的座位空着的,于是那老头也就起身朝唐逸那方走去了。

  来到唐逸的身旁,那老头扭身缓缓的坐下后,扭头似笑非笑的看了看唐逸:“小伙子呀,刚刚那事,真的很感谢你!”

  唐逸扭头看了看那老头,回道:“没啥的,您老就甭谢了吧!”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那老头若有所思的打量了他一眼,然后问了句:“小伙子呀,你是哪里人呀?”

  “西苑乡。”

  “哪个村呢?”

  “乌溪村。”

  “你是乌溪村的?”那老头猛的一怔。

  “对呀。”

  “那你姓什么呢?”

  “唐。”

  “你姓唐?那你是不是唐大川那个家族的呢?”

  忽听那老头这么的问着,唐逸不由得皱眉一怔,心说,呃?怪了哦?格老子的,这老头这么晓得我爷爷的名字呀?

  想着,唐逸回道:“唐大川是我爷爷。不过他老人家已经过世了。”

  “啊?”那老头猛的一怔,“那……你爷爷什么时候过世的呀?”

  “一两月前了。”

  “唉……”那老头叹了口气,“早晓得这样,我早点儿回来就好了!要是那样的话,我还能见见你爷爷一面呢!”

  唐逸不由得怔怔的瞧着那老头:“你认识我爷爷?”

  “嗯。”那老头点了点头,“我还欠你爷爷一个人情呢。”

  听得那老头这么的说,唐逸不由得心说,娘西皮的,那你给老子百八十万的不就完了么?不就还了这人情了么?

  那老头又是看了看唐逸:“你全名叫……”

  “唐逸。”

  “那,小唐呀,一会儿我和你一起进乌溪村吧。我得去你爷爷坟前看看。”

  可唐逸皱了皱眉头:“我现在不住在乌溪村了。”

  “那你……”

  “我现在在西苑乡政府上班,所以就住在西苑乡。”

  “那你在西苑乡是……”

  “明天正式上任担任西苑乡招商办第一任主任。”

  “你……小小年纪,就能担任招商办第一任主任?”

  见得那老头如此小瞧他,唐逸也不好意思说啥别的,只是说了句:“不是说人不可貌相么?”

  那老头忍不住一乐,笑嘿嘿的看了看唐逸:“看来你果然是唐大川的后代。我记得,你爷爷十五岁的时候就背着个要箱子到处给人瞧病了。那时候,他去一位地主家给人家闺女瞧病时,当时那地主就问了他,说你会瞧病吗?你爷爷说,不会瞧病老子来你这儿干啥呀?然后那地主又说,你这么小的年纪,会瞧啥病呀?你爷爷说,就是你刚刚说的那句话,他说,不是说人不可貌相么?后来你猜怎么着,你爷爷到那儿一针就治好了那位地主家闺女的病。这把那位地主高兴的呀,愣是说要将闺女许配给你爷爷,嘿嘿……”

  听得那老头这么高兴的说着,唐逸又是怔怔的打量着他:“对了,我怎么称呼您呢?”

  忽听唐逸这么的问着,莫名的,那老头微皱了一下眉头,然后笑微微的回道:“称呼就是个代号,你就叫我老头就成,反正我也老了。”

  见得这老头整得还怪神秘的,唐逸不由得心说,娘西皮的,这老头不会是他妈精神病吧?

  于是唐逸也就给他临时取了绰号:“那我就叫你神秘老头吧。”

  “也成呀。”那老头忙是乐道,“这个名字还蛮有意思的,挺好听的。”

  “那,神秘老头呀,你当年是不是跟我爷爷关系特别好呀?”

  “算是有些交情吧。”神秘老头回道,“关键时刻,是你爷爷帮了我们家一个大忙。我这次回来,回西苑乡,就是特例去乌溪村的。”

  “那您是……从哪儿回来呀?”

  “北京。”

  “北京?”

  “对呀。咱们的首都呀。”

  由此,唐逸忍不住欢喜的问道:“那天安门是不是特别的漂亮的呀?”

  “对呀。那可是咱们祖国的心脏,能不好看么?”

  听得这神秘老头这么的回答着,唐逸不由得暗自心想,格老子的,这个死神秘老头好像不大像是啥精神病呀?那他为啥就不愿透露自己的姓名呢?我草,不会是怕老子往后有啥事,会去找他吧?妈的,那他还说欠我爷爷一个人情呢?就这么小气巴拉的一个老头,估计也做不出啥大气的事情来,老子还是别梦想着他能给老子百八十万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