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69章 神秘老头

   见得唐逸不说话了,神秘老头若有所思的看了看他,言道:“小唐呀,你在想啥呢?”

  唐逸回过神来,然后忙是敷衍道:“那个啥……我在想,您不是要去乌溪村么?那么您要等到傍晚的那会儿才能进村。所以我在想,一会儿到了西苑乡,先安排您去哪里休息?”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神秘老头欢喜的一笑,然后回道:“那我就去你的住处休息吧。反正我这一路也累了,正好想睡会儿了。”

  唐逸忙是乐道:“成。只要您不嫌弃,那就成。”

  “……”一会儿,等到了西苑乡,当中巴车在乡政府门口停稳后,唐逸也就搀着那神秘老头下了车。

  神秘老头下车后,遥望了一眼这乡土乡情,闻着这乡间的味道,他不由得有些陶醉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的呼出:“呼……哇!很久没有闻着这股味道了!现在闻着,依旧是那般的亲切!曾经的那一切,仿佛历历在目一般!”

  唐逸扭头瞧着神秘老头这感叹的样子,他则是心说,娘西皮的,好似这儿就是他妈人间仙境似的,可老子咋就没有感觉出啥来呢?郁闷的,搁这儿睡个女人,都他妈闹得沸沸扬扬的……

  等那神秘老头对这乡土乡情一番感叹过后,唐逸上前冲他言道:“喂,神秘老头呀,那个啥……我先领你去乡街上吃顿午饭吧。”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着,那神秘老头扭头似笑非笑的打量了唐逸一眼:“你请我呀?”

  “对呀。”唐逸一边回道,一边偷偷白了他一眼,暗自心说,娘西皮的,就你这老头小气巴拉的,不是老子请你,难道你还会请老子吃饭呀?真是的,说得好听,口说还欠我爷爷一个人情,吃顿饭都他妈这么计较!

  唐逸本来就一肚子怨气了,可那神秘老头竟然还调侃了一句:“你为什么要请我吃饭呢?”

  唐逸心里这个气呀,心说,尼玛的,老子请你这个死糟老头吃饭,还得他妈理由呀?

  可人家毕竟是老人家了,所以唐逸也只好婉转一些的回道:“能为啥呀?还不就是碰上你呗。不管咋说,你也是远道而来,算是客。再说了,咱们农村人不是常说嘛,好酒好菜就没有,粗茶淡饭还是有的。”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那神秘老头不由得乐嘿嘿的瞧着他,说了句:“那就客随主便吧。”

  于是,唐逸也就有些闷闷的领着那神秘老头朝乡街道走去了,暗自心说,娘西皮的,既然是客随主便,那么老子一会儿就拉泡便便给你吃吧。原本唐逸想领着那神秘老头去一锅鲜吃,可是想着他和陆文婷定亲那事,想着陆文婷那坑爹的大伯,唐逸也就不打算领着神秘老头去一锅鲜了,免得到时候,陆文婷她大伯问这问那的。

  可是偏偏赶巧似的,这会儿乡政府正下班了,这陆文婷正往她大伯那儿去,在街道上忽见唐逸那个死家伙在前面走着,于是陆文婷也就忙是嚷了一嗓子:“呃!”

  现在陆文婷想着自己跟唐逸那家伙都已经定亲了,这都是全西苑乡的人都知道了的事情,所以她也就潜意识里当自己是他的女人了,所以搁在大街上这么的嚷嚷着,陆文婷也不觉着羞臊了,反正她心说,你们看啥看呀,我是他的女人,我搁大街上这样叫他咋啦?

  忽听陆文婷在身后嚷着,唐逸那货犯憷的直皱眉头,可是又没辙,因为全西苑乡的人都知道了他和陆文婷的关系,所以他也只好回头瞧了瞧,见得陆文婷正在快步追上来,他小子也没有吱声。

  那神秘老头扭头瞧着唐逸回头瞧着那追上来的女孩,于是他也就好奇的问了句:“她是……”

  趁着陆文婷还没跑近,唐逸那小子忙是小声的回了句:“我同事。”

  话刚落音,只见陆文婷追上来就像个小媳妇似的娇嗔的白了唐逸一眼:“瞧你那死样!你说句话会死呀?老娘跟你是仇人呀?哼,以后我不给你生娃,让你们唐家绝后!”

  那神秘老头瞧着,忍不住窃笑了起来,都差点儿乐出了声来……

  这陆文婷跟唐逸定亲后,那乡村小媳妇的泼辣性格就全都给暴露了出来,闹得唐逸这个没脾气呀,一时真不知道说啥是好了?只是心说,娘西皮的,这龟婆娘以前不这样呀?怎么……突然跟老子说话就这个调调了呀?

  那神秘老头一阵窃笑过后,忍不住在唐逸的耳畔问了句:“喂,你不是说她是你同事么?”

  忽听那神秘老头在耳畔这么的说着,唐逸面色忽囧,囧囧的愣了愣眼神,然后忽然在那神秘老头的耳畔说道:“笑话啥呀,现在不是他妈隐婚时代么?再说了,我只是跟她定了亲而已。”

  那神秘老头又是乐了乐,然后在唐逸的耳畔道:“那你眼光不错,这姑娘真俊,奶子大p股翘,将来准是个生男娃的料。”

  唐逸听着,则是暗自心说,废话,她要是死难看的,胸跟他妈春哥似的,老子也不会睡她不是?

  陆文婷见得唐逸跟一老头在那儿神神秘秘的交头接耳着,于是她忙是微微的一笑,以示礼貌,问了句:“他是你爷爷呀?”

  唐逸那货气不顺的回了句:“你爷爷!”

  陆文婷忙是微笑道:“傻蛋,你爷爷不就是我爷爷么?”

  “哈……”神秘老头捧腹一乐,说了句,“我这年纪了,也算是爷爷辈了吧?”

  气得唐逸忍不住说道:“你这神秘老头搁这儿掺和啥呀?”

  陆文婷忙是白了唐逸一眼:“死样儿!你咋就对老人家这么不尊敬呢?”

  唐逸忙是回道:“老子哪儿就不尊敬他了呀?要是不尊敬,老子会请他去吃饭么?尊敬不是在嘴上,而是在心里,懂么?”

  听说请吃饭,陆文婷忙是乐呵呵的说道:“那正好,走吧,去大伯的餐馆吧。”

  没辙,唐逸闷闷的愣了愣眼神,然后也不吱声了,只是默默地往前走了……

  见得唐逸那家伙那死样儿,陆文婷忙是笑微微的冲那神秘老头说道:“走吧,老爷爷。”一会儿到了一锅鲜,进到餐馆内,陆文婷就忙是欢喜的嚷嚷道:“大伯,唐逸要请客吃饭!”

  陆文婷她大伯忙从后厨掀开门帘子出来,瞧见唐逸领着一个老头,他忙是憨笑道:“小唐呀,这是你爷爷呀?”

  这打自唐逸和陆文婷定亲后,她大伯也就管唐逸叫小唐了,不再称呼啥唐主任了。

  唐逸听得陆文婷她大伯这么的问着,他一时有些囧囧的,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是好,于是他也就懒得解释了,干脆点了点头:“嗯。”

  反正唐逸心想,那个神秘老头也的确是爷爷级别的人物了。

  陆文婷她大伯见得唐逸点头了,他忙是上前冲那神秘老头憨笑道:“您好您好!来来来,您老坐吧!那个啥……关于小唐和我们家文婷定亲这个事情,时间太仓促了,也没来得及去通知您老,真是不好意思哦!”

  那神秘老头愣了愣眼神,心念一动,也干脆临时冒充了一回唐逸的爷爷,忙是乐呵道:“没事,孩子的事情,孩子自有主张,通不通知我都没事。您家侄女长得不错,挺俊的!我看呀……她可是比我家小唐懂事,以后呀……还得她管管我们小唐才是呀!”

  “哪里哪里?您老客气了!您家小唐可不简单,这小小年纪就是主任了,了不起呀!”

  “咳!这孩子有啥不简单的呀?也就是走狗屎运,赶上了!”

  “……”

  见得那神秘老头还真冒充自个的爷爷跟陆文婷她大伯聊上了,唐逸心里这个郁闷呀,心说,黑!娘西皮的,这个死老头子还真会捡便宜哦?妈的,他啥时候就成了老子的爷爷了呀?这顿饭请的呀,还他妈认了个爷爷,真是郁闷!

  陆文婷她大伯跟那神秘老头聊了会儿后,然后忙是张罗着,要陆文婷给沏茶倒水,他则是跑出后厨,叫厨房的伙计给安排菜。

  完了之后,陆文婷她大伯跑去自个房间里拿了一瓶茅台来,然后自个也就搁在桌前坐下了,打算要热情招待唐逸他爷爷。

  唐逸瞧着,心里这个郁闷呀,心说,娘西皮的,这又是他妈啥情况呀?怎么连老板都上桌了呀,还拿了一瓶茅台,这不是存心想狠狠的宰老子一顿么?今日个老子这兜里可没装那些钱哦?

  陆文婷给沏了茶水后,也到了桌前坐下,冲她大伯问了句:“大伯,您怎么也跟这儿坐下了呀?”

  她大伯忙道:“你这丫头呀,咋就不懂规矩呢?这不唐逸他爷爷来了么?我这当大伯的,这不应该好好的陪着么?”

  唐逸听着这话,他小子忙是在陆文婷的耳畔说了句:“那这顿饭是不是不要老子花钱了呀?”

  陆文婷听着唐逸这么的说,不由得瞪了他一眼:“你爷爷来这儿吃饭,你不花钱谁花钱呀?”

  忽听陆文婷这么大声的说着,唐逸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囧得羞红了脸,一时不知道说啥是好?只是心说,娘西皮的,你这蠢婆娘咋就这么不顾家呢?

  陆文婷她大伯听着,忙是冲陆文婷白了一眼:“你这丫头怎么说话的呀?这顿饭还要花啥钱呀?真是的,一点儿规矩都不懂!”

  “……”这好酒好菜的招待完了后,等唐逸和那神秘老头从餐馆出来,他小子就立马白了那神秘老头一眼:“我说,您老还真成呀?还真扮上我爷爷了呀?”

  那神秘老头则是乐呵道:“这不骗吃骗喝了一顿么?”

  唐逸更是来气了,愤愤的瞪着那神秘老头:“骗吃骗喝?你知道她大伯多么不容易么?她打小就没了爸妈,是她大伯将她拉扯大的,你知道么?您老还上这儿骗吃骗喝来呀?对得起您那张老脸么?就您在车上还教育那扒手,说男人丢什么都不能丢面子,您这上这儿骗吃骗喝的,还有啥面子呀?”

  被唐逸这么一顿训,那神秘老头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是对唐逸另眼相看了起来,然后说了句:“这不……我看你这小子也不是怎么喜欢他侄女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