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70章 街头遇见陆文婷

   听得那神秘老头那么的说着,唐逸又是气恼道:“谁说老子不喜欢他侄女了呀?他侄女那么漂亮,老子干啥不喜欢呀?”

  “那你小子还那样对待他侄女,爱答不理的?”

  唐逸则是回道:“她是老子的女人,老子想咋样对她,你管得着么?”

  “那,得得得,我错了还不成吗?”那神秘老头忙道。

  于是,唐逸说了句:“只许骗这一回哦!”

  “好好好,听你的!”然后,那神秘老头话锋一转,“对了,你还是赶紧领着我去休息吧。完了之后,等到傍晚,你陪我一起进乌溪村吧。”

  听得那神秘老头这么的说着,唐逸又是郁闷的皱了皱眉头,心想,你姥姥的,你这死老头还真会挑时间哦,明天老子正式上任担任招商办第一任主任,就连县委书记江中华那个老东西都会来西苑乡,老子能缺席么?

  想着,唐逸也就将实情告诉了那神秘老头……

  那神秘老头听了之后,皱眉想了想,然后言道:“那你明天一早回来不就好了么?反正我在乌溪村又不需要你陪着。”

  听得神秘老头这么的说着,唐逸想了想,然后也只好难为情的点了点头:“好吧。”完了之后,唐逸也就领着那神秘老头进了乡政府,领着他去他的房间休息去了。

  然后,唐逸也就没有管他了,回办公室了。

  唐逸刚到了办公室,李爱民就给他来电话了,问他回来没有?要是回来就去一趟他办公室。

  于是,唐逸也就去李爱民办公室。

  他小子心里清楚,李爱民那老东西就是爱探听这些事情,总想从中获取点儿信息,看看上级领导是否重视他?提升有没有戏?

  待到了李爱民的办公室,唐逸那货就直说了:“李书记呀,您就别打听了吧,江中华真没跟我说啥。”

  见得唐逸这小子现在都已经看清了他的心肝脾胃肾,李爱民暗自一怔,不由得心说,成呀?看来……这小子还真有点儿潜质呀?这就摸透了我,看来这小子还真就天生适合在官场上混?

  随之,李爱民囧笑道:“那江中华总跟你说了些啥吧?”

  “……”下午两点上班时,陆文婷忽然跑来了唐逸的办公室,待走近唐逸的办公桌前,陆文婷那丫头就掏出了一沓钱递给唐逸:“给!这是你爷爷给我大伯的,你拿去还给你爷爷吧!”

  瞧着陆文婷手头的那沓钱,唐逸愣了又愣,心想,格老子的,这又是咋回事呀?那个神秘老头啥时候就给了这么多钱给陆文婷她大伯呀?

  关于这事,是因为那神秘老头听唐逸说了陆文婷她大伯不容易,不能上他那儿骗吃骗喝,所以那神秘老头在唐逸的房间里休息了大约十来分钟的样子,自个就立马返回了一锅鲜,给了陆文婷她大伯5000块钱。

  在96年,能出手就给5000块,也算是大方了。一般人家,还真就不一定能拿出这5000块来。

  就算是给聘礼,在那个年代也算是够多的了,一般乡村的聘礼也就在1200左右。

  唐逸愣怔怔的瞧了好一会儿后,不由得冲陆文婷问了句:“这是啥情况呀?”

  陆文婷是打心里想要了这笔钱,可是她大伯愣是不要,非要她拿来还给唐逸给他爷爷,所以她心里也有些郁闷,所以她也就气不顺的回了句:“我咋晓得呀,你问你爷爷去呗!”

  见得陆文婷那样,唐逸纳闷的看了看她:“我说,文婷姐,你现在怎么就这样呀?你能不能好好说句话呀?”

  “我就这样,怎么啦?你还敢不娶我呀?”

  唐逸则是回道:“你要是老跟我置气,我就不娶你!”

  “你敢?”

  “老子有啥不敢的呀?”

  “你……”陆文婷气呼呼的瞪了他一眼,“你要是敢不娶我,我就死给你看!”

  见得她以死来威胁,唐逸则是回道:“你要是想死,那是你的事情,管老子蛋事呀?”

  气得陆文婷忍不住骂道:“你混蛋!你不是人!你都……哼,你都那样人家了,还这样欺负我,你就是个死混蛋!”

  可唐逸回了句:“做那事的时候,你哼唧不是也挺欢么?”

  这话羞得陆文婷登时就两颊涨红,都不好意思往下说啥了……

  这时,唐逸问道:“好了,快跟老子说说这钱究竟是咋回事吧?”

  陆文婷白了他一眼:“我哪晓得咋回事呀?就是你爷爷后来自己去了我大伯那儿,给了这5000块钱嘛,可是我大伯死活不要,非要退给你爷爷!”

  忽听陆文婷这么的说着,唐逸暗自一怔,不由得心说,我靠,看来那个死老头子出手还算够大方的嘛?不过……那个死老头子也是够他妈神秘的哦?

  于是,唐逸冲陆文婷说道:“这钱我不能拿。”

  “那你说咋办呀?我又找不着你爷爷!”

  “那你还是拿回去给你大伯吧。”

  “可是我大伯说不能要你爷爷的钱!”

  唐逸则是回道:“你笨呀?你不会说,退给我爷爷,他就是不要呀?”

  “可我大伯说是退给你好啦!”

  “我不要。又不是我给的。”

  “那……”陆文婷若有所思的瞧了瞧唐逸,“你真不要?”

  “不要。”

  这时,陆文婷的气全顺了,忍不住欢喜的一乐:“呵……你说的哦,不要了哦?”

  “嗯。”唐逸点了点头。

  不由得,陆文婷一阵欢喜不已,忽然从办公桌一侧绕过去,到了唐逸的身侧,俯身过去,就是在他的脸颊上狠狠的亲了一口:啵……

  待唐逸反应过来,只见陆文婷已经欢喜的拿着钱跑出了他办公室,由此,唐逸皱眉心说,我草,原来这龟婆娘就是喜欢这钱呀?喜欢就拿去呗,还弄得老子一脸的口水干啥呀?下午下了班后,唐逸忙是回他的房间看了看,见得那神秘老头没在房间,他有些心急了,心说,那个死老头子跑哪儿去了呀?

  于是,唐逸也就忙出了房间,下楼,往出跑去了。

  可等唐逸跑出乡政府大院门口时,只见那神秘老头正往回走来……

  唐逸皱眉瞧了瞧,只见那神秘老头手头拎着一包纸钱,还有线香、蜡烛、贡品等等等。

  待他走近后,唐逸忙是问了句:“你买这些干啥呀?”

  “给你爷爷买的呀。”神秘老头似笑非笑的回道,然后话锋一转,“对了,你下班了吧?你要是下班了的话,那咱们这就走吧。我刚刚在西苑湖边,码头那儿,跟那开船的老头聊了聊,他说他在那儿等着我们。”

  听得神秘老头这么的说着,唐逸不由得又是打量了他一眼,心说,呃?格老子的,看来这个死老头子还挺能混的嘛?就这么一下午工夫,他还认识那开船的孙老头了呀?还跟人家搭上了关系?看来他是挺他妈神的?

  心说着,忽然,唐逸也就冲他说了句:“那好吧,咱们走吧。”等唐逸和那神秘老头来到了西苑湖的码头时,大老远,孙老头就站在船头上冲唐逸乐呵道:“我说,唐逸呀,你小子行呀?你这也算是咱们乌溪村出来的大人物了呀?都在乡政府当上主任了呀!看来你爷爷葬的那地不错,风水挺好呀!”

  唐逸则是离老远就骂道:“你这死孙老头还那德行!”

  “我这黄土都埋半截了,也就这德行了。”孙老头回道,“敢情你小子那德行好,这不但睡了牛成福从广东骗回来的那个小媳妇,还给放跑了,人家牛成福也愣是拿你小子没辙呀!”

  忽听孙老头提起了余文婷那档子事情,唐逸急了:“我草!你个死老头瞎说他妈啥呀?老子睡余文婷你看见了呀?还是你个死老头子在边上喝了点儿汤呀?”

  可孙老头忙是说了句:“你小子敢说你没有睡过余文婷?”

  “就算是老子睡了余文婷,那她也不是他妈牛成福的媳妇不是?”

  “是人家牛成福给骗回来乌溪村的,当然就算是他的媳妇呗!”

  唐逸不由得无奈道:“我草!老子懒得跟你们这帮文盲和法盲说!”

  等神秘老头上了船后,他不由得好奇的问了句:“呃,你们俩说的这个余文婷究竟怎么回事呀?”

  听得神秘老头对这事有些好奇,于是唐逸也就将牛成福骗回余文婷的事情说给了他听,也将他放跑余文婷的事情给说了……

  反正唐逸也知道现在乌溪村的人拿他没辙了,不敢对他怎么样了。

  那神秘老头听了之后,忙是说道:“那小唐你这事办得对呀!这就应该放人家那女孩出村呀!”

  孙老头听着,仍是有些闷闷的皱了皱眉头:“我觉得唐逸还是不应该放跑余文婷。”

  那神秘老头忍不住冷笑道:“那,老孙头,你说说看?为什么就不应该呢?”

  “因为唐逸知道,咱们乌溪村又偏又穷,这放走了余文婷,你叫牛成福上哪儿娶媳妇去呀?”

  神秘老头乐了乐,回道:“偏和穷可以理解,但是也不能骗人不是?”

  “……”

  在船上,就余文婷那事,一路聊着,不知不觉的,船也就快要在乌溪村靠岸了。

  这时候,天还没有完全黑,但夜幕早已笼罩在乌溪村的上空,依稀可瞧清乌溪村村口的全貌。

  村口的两旁都是大山,在夜幕中显得黑压压的。

  那神秘老头在船上隐约嗅着乌溪村的气息,不由得一阵激动不已,忍不住在船上站起了身来,迈步走近船头,双手把在围栏上,望着乌溪村村口的全貌,不由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静静的呼出:“呼……”

  由于那神秘老头担心孙老头猜测出他是谁来,于是他也就没敢言声感叹,只是心里说道,几十年了呀,这村依旧没啥没话呀,村还是那个村,只是……那些人已经不再了呀……

  唐逸瞧着那神秘老头的神态,见得他又在那儿默默的感叹了起来,唐逸皱眉怔了怔,忽然心想,格老子的,这老头为啥就不愿透露自己的身份呢?难道……有啥不可告人的秘密?还是……他自己不愿提及太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