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71章 重回故里

   一会儿,等船靠了岸,唐逸搀着那神秘老头上岸后,伫立在村口的岸边,唐逸也忍不住嗅了嗅这股熟悉的味道……

  西苑湖湖水的腥味、山间草木的腥味、村里田间的泥土芳香、村里炊烟的味道等等等,混杂在了一起,这便构成了乡村的味道,闻着是那般的亲切、温馨、舒服。

  此时此刻,唐逸也是有些感慨似的。

  想着他已经离开乌溪村两个来月了,这次突然回村,他感觉自己像是已经离开这儿很久了似的?

  然而当他在想村里还有啥值得留恋的时,他才忽然发现,可能也就是这股乡村的味道了?

  可是他又忽然皱眉一怔,这才想起一个人来,那就是村卫生站的廖珍丽医生。

  想到廖珍丽医生时,唐逸不由得在心里感激不已……

  因为是她将他小子送去西苑乡医院的,结果阴差阳错的,他小子竟是混进了西苑乡乡政|府,但是若是没有廖珍丽医生的作用的话,恐怕也没有他小子的今天?

  想到这儿,唐逸不由得暗自心说,既然回村了,那么得去看看廖姐才是!随后,唐逸趁着天还没完全黑,他赶紧领着那神秘老头进村了。

  一边领着那神秘老头往村里走着,唐逸一边冲他说着,意思晚上他安排他去以前隔壁吴婶家借宿。

  至于他自己,他则是在想,若是村卫生站就廖珍丽医生自己在的话,那么他今晚就去她那儿住得了。

  他估计廖珍丽医生好久没有见着他了,恐怕她也是想和他睡睡了?

  一会儿,在路过村卫生站的时候,唐逸瞧着大厅里亮着灯的,于是他小子也就忙是扭头冲那神秘老头说道:“那个啥……你在就站这路边等我一会儿吧,我去见个熟人。”

  “成。”那神秘老头点了点头。于是,唐逸也就有些激动的扭身朝村卫生站走去了。

  当他小子来到村卫生站大厅门口时,忙是激动的乐嘿嘿的探头往里瞧了瞧……

  正好这时,廖珍丽医生从检查室那屋出来,她忽然发现有一人站在门口,于是她忙是扭头朝门口这方瞧来……

  忽见是唐逸,只见廖珍丽登时就露出了激动的笑容来:“你小子怎么回来了呀?”

  “嘿……”唐逸欢心的一乐,一边迈步冲廖珍丽医生走近,“我回来看你呀!”

  “真的还假的呀?”

  “真的!”

  “呵……嘻……”廖珍丽医生一时乐得跟个小女孩似的,乐呵呵的打量了唐逸一眼,“算你个死小子还有良心,还记得我,嘻!”

  唐逸忍不住问了句:“对了,廖姐,你怎么老是不上西苑乡去呀?”

  “我也想呀。可是那郭振花大夫不是上了年纪嘛,她老是三天两头的回西苑乡去,老是留我一个人在这儿,我哪里走得开呀?”

  “那她……”唐逸笑微微的看着廖珍丽,“她今晚也没在么?”

  “没有。”廖珍丽医生摇了摇头。

  “那我……今晚上……可以住在你这儿呗?”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廖珍丽的小脸就莫名的涨红了,怪羞的看了看他:“死小子,你不是还有房子在村里么?”

  见得廖珍丽那样,唐逸想了一下,然后回道:“要是不方便,那就算了吧。”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廖珍丽却又忙道:“方便。只是……”

  廖珍丽娇羞至极的看着唐逸,小声的说了句:“你晚上要晚点儿过来,大约……十点钟后吧。”

  “那好,那我今晚上来你这儿睡。”

  “嗯。”廖珍丽娇羞的应了一声,怪羞的偷偷的瞄了唐逸一眼,实际上她现在就恨不得拽着唐逸去她的卧房,和他做一回那事,只是出于名声考虑,她只好忍着……

  想想,唐逸都离开乌溪村多久了呀,她都多久没沾过男人的身了呀,所以她能不渴望着那事么?之后,唐逸也就领着那神秘老头直接去了他隔壁吴婶的家。

  因为他那房子啥的都已经全给了吴婶,所以现在回村来,吴婶也就算是他的亲人了。

  吴婶见得唐逸回来,倒是也蛮欢喜的,二话没说,就忙去厨房张罗饭菜去了。

  晚饭后,唐逸跟吴婶说了说,给那神秘老头安排了住处。

  完了之后,吴婶又说给他安排住处,他小子则说他晚上去别的地方借宿,于是吴婶也就没有给安排了。

  随即,唐逸又跟吴婶说了说,说他明早就回西苑乡了,只是那神秘老头可能还得在村里住几天,就要她给招待一下。

  吴婶二话没说,立马就点头答应了,然后说,说要唐逸放心,指定给招待好了。

  待这一切都安排妥当了之后,那神秘老头忙是感激吴婶一番,还要给吴婶一笔钱,可是吴婶死活不愿要。

  只是后来唐逸开口了,要吴婶拿着那钱,吴婶这才不大好意思的接过那钱来。

  没有办法,这村里人家就这样,穷也穷得有骨气,不会轻易拿人钱财的。

  这事都安排好了,于是那神秘老头这就要唐逸领着他去他爷爷的坟前。

  吴婶则说等明天,可那神秘老头则是倍感愧疚的说,说这都来晚了,不能再等明天了。

  于是,唐逸也就从吴婶家拿了个手电,打着手电,连夜领着那神秘老头去了他爷爷的坟前。待唐逸领着那神秘老头到了他爷爷的坟前,只见那神秘老头二话没说,‘扑通’一声,就双膝跪倒在墓碑前,双眼眨巴着,眼眶内就湿润了:“恩人呀,实在对不起呀,我回来晚了,没有来得及给您送终呀!希望您老不要责怪我呀!我也愿您一路走好呀!希望您在天国一切都好呀……”

  那神秘老头跪在墓前一边啜泣着,一边拿过纸钱来,给烧上了纸钱……

  唐逸那小子则是站在墓前愣了愣,然后才想起双膝跪下,冲着墓碑默念道:“爷爷,我回来看您来了。您在那边还好吗?可惜……您走早了,因为现在我有条件让您享福了,只是您……已经不在了。爷爷,我一直都挺想您的……”

  “……”

  就这样,唐逸陪着那神秘老头在他爷爷墓前呆了得有将近两小时。

  那神秘老头一直都不愿意离开,就在临走的时候,他都在一个劲的回头看着墓碑。

  唐逸也是回头看了好几回墓碑。下山后,唐逸还沉浸在对爷爷的无限追思中……

  待送那神秘老头回了吴婶家,他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于是他也就跟那神秘老头招呼了一声,然后他便直奔村卫生站而去了。

  到了村卫生站,等在黑夜中摸索到廖珍丽医生卧房的后门,他小声的敲了敲门,同时小声的叫喊了一声:“廖姐。”

  随即,只见屋里亮起了手电的光来,廖珍丽医生有些迫切的来到门前,打开门。

  完了之后,等唐逸进了她的房间,她就忙是关上了门,给锁上了。

  回到床前,廖珍丽医生见得唐逸坐在床边,好像还不打算上|床睡似的,于是她甚是迫切的催促了一句:“赶紧睡呀。”

  一边说着,她就一边钻到了被窝内去了。

  唐逸扭头向后,见得她如此,他也就脱去了衣衫,然后掀开被子,钻到了被窝内。

  这时,廖珍丽忙是关了手电,屋内一片漆黑。

  躺在被窝里的唐逸,忽然感觉到廖珍丽医生迫不及待的靠拢了他,一个翻身,她居然爬到他身上去了……

  唐逸知道她喜欢黑灯瞎火的做这事,不喜欢开着灯,所以他也没敢去开灯。

  就这样,两人在被窝里一阵痴缠,然后廖珍丽躺下去,就忙是拽着唐逸到了她的身上去,她伸手把着唐逸的那个玩意就给弄到了她那里面去了,在他耳畔一声闷哼,然后焦渴的催促了一声:“快,动吧。”

  唐逸听着,也就折腾了起来,木床随之吱呀吱呀的叫唤了起来,伴随着一阵阵嘤嘤嗡嗡的闷哼声……

  第二天清晨,天刚蒙蒙亮,唐逸就来到了村口。

  这会儿,开船的孙老头正在船上检查船,看船有没有啥状况,又看了看发动机里的油啥的够不够。

  唐逸登上船,见得孙老头在那儿忙着,他也就没有跟他说话,只是默默的找了座坐下来,然后仍是显得有些睡意朦胧的打了个哈欠……

  这时候,唐逸只觉浑身上下都没啥劲似的,感觉困乏、疲惫。

  孙老头忙活了一阵,等完事后,他扭头瞧了唐逸一眼,见得他小子那副死狗样,忍不住说了句:“草,你小子昨晚上回村是不是又去哪家偷婆娘睡去了呀?”

  听得孙老头那么的说着,唐逸有些不爽的白了他一眼:“草,你这死老头子咋就晓得睡女人那点儿事情呀?”

  他俩正说着话,村里又来了几个人坐船去西苑乡。

  那几个人上船后,忽见唐逸在船上,他们一个个都倍感十分诧异,其中一个中年男子诧异道:“哟?这不是……唐逸么?听说……你小子现在都搁西苑乡当主任了?”

  开船的孙老头接过话茬:“是呀,看来是唐老爷子的坟头开叉了呀?唐逸这小子都当上主任了呀!”

  唐逸听着他们这么的说着,出于礼貌,他也就忙是嘿嘿的乐了乐,然后跟他们都招呼了一声,也就没有再说啥了。

  完了之后,等船开动后,朝西苑乡的方向驶去时,唐逸那小子也就斜靠在座位上瞌睡了起来,因为实在是太困了。

  昨晚上,廖珍丽医生就跟那饿了的母狼似的,一连气要了好几回,真是累得唐逸够呛。

  不过想想,也能理解,毕竟廖珍丽医生都好久没有沾着男人的边了,所以这唐逸来了,她能不像是那饿了的母狼似的么?

  回想着昨晚上廖珍丽医生那如同饿极了的母狼似的的状态,一到被窝里,她就霸王硬上弓了他三回,唐逸忍不住暗自心说,娘西皮的,没想到这女人也跟男人似的哦,要是好久没有了那事,她也是受不了哦,就昨晚上廖珍丽那婆娘愣是管老子要了好几回,累得老子都点儿虚脱了,娘的!

  昨晚上,廖珍丽医生也确实是够猛的,基本上就没怎么睡觉,在被窝里就光是跟唐逸做了那事了。

  就连唐逸早起要回西苑乡时,她都不忘醒来又管唐逸要了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