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73章 游艇送来

   听得尤富民这么的说着,唐逸则是说了句:“那成,你不就是办公室主任么,管这些杂事的么,那就再给我们招商办的干事腾一间公用办公室出来吧。”

  “这……”尤富民眉头紧皱,“唐主任,这个你得去跟李书记说吧?”

  “那也成。那就先这么着吧,李振和刘海暂时先不搬,等我和李书记协商好了办公室的问题,再说吧。”

  “可是……”尤富民忙道,“唐主任,我今日个就想将这项工作落实下来,你看你……”

  见得这尤富民好说歹说都不成,于是唐逸也就干脆直接的质问了他一句:“那你究竟想怎么着呀?”

  忽见这唐逸有些儿急眼的意思了,尤富民这心里头也是有些胆怯了,可他就是想难为难为唐逸,所以他忙是赔笑道:“唐主任,你……别这样嘛,这不都是为了工作不是?”

  “为个毛的工作呀?别以为老子看不出来哦!告诉你,叫尤主任是看得起你!差不多就得了哦,别他妈给你脸你非得要p股哦!”

  见得唐逸真急了,吓得尤富民也就不敢吱声说别的了,忙是胆怯道:“那好,那就先不搬了吧。”

  瞧着尤富民那样,唐逸很是不爽的瞪了他一眼:“麻痹的,别说在乡政府,就算是在整个西苑乡,也没有谁得罪老子,你尤富民别他妈跟老子面前找不自在!”

  “是是是!”尤富民忙是点头道,“好了好了,不搬了还不成么?”

  “草!老子看你尤富民就是犯贱!以后老子干脆叫你贱民得了!”

  坐在一旁办公桌前的陆文婷听着,忍不住偷笑了起来,心说,活该,这个死尤富民也就得唐逸那个死家伙来收拾他,因为他确实是贱民一个!这事完了后,唐逸回到办公室,就冲李振和刘海说道:“成了,不用搬了。还有,你们俩记住,往后跟着老子混,就得恨一点儿。”

  唐逸的话刚落音,他桌上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嘀嘀嘀……”

  于是,他小子也就忙是上前去,伸手抄起电话来:“喂,招商办。”

  “那个啥……小唐呀,县里安排的游艇送来了,你小子这就去西苑湖码头那儿签收吧。”电话那端的李爱民说道。

  忽听是游艇送来了,唐逸心里这个乐呀,忙道:“真的呀?”

  “对。当然是真的了,我能跟你小子开这玩笑吗?”

  “……”

  待电话一挂,唐逸忙是欢喜的冲李振和刘海乐道:“走,咱们去西苑湖码头签收游艇去。”

  “啥?”刘海猛的一怔,“游艇?”

  “废话,你这货耳聋呀?”

  李振忙是乐呵道:“走吧,唐主任,咱们开着游艇去湖面上兜一圈去。”当唐逸领着李振和刘海乐乐呵呵的赶到西苑湖码头那儿时,可是送游艇来的那哥们却是皱着打量了他们三一眼:“你们李书记没来么?”

  刘海忙是回道:“我们唐主任来了就成。”

  “谁是唐主任呀?”

  “我。”唐逸忙是回了句。

  那哥们眯着眼睛打量了唐逸一眼:“你是他妈主任吗?”

  瞧着那哥们那草行,唐逸的心里不爽了:“我草!是他妈啥呢?”

  “别跟我这儿犯狠!”那哥们不惧道,“去,叫你们李书记来这儿签收吧!”

  唐逸则是说道:“我再对你说一遍:李书记要我来这儿签收游艇的!”

  “有什么凭证么?”

  “我草!老子堂堂的招商办主任,你还要啥凭证呀?”

  听说是招商办主任,那哥们不屑道:“草!我以为什么主任呢?原来是他妈招商办一个破主任呀?怪不得那么不起眼?”

  瞧着那哥们那副草行,唐逸这回真急眼了:“你说什么呢?再说一遍?”

  “我就说你招商办主任不起眼,咋了?你还敢打我呀?”

  “那要不要试试呢?”唐逸质问了一句。

  “草!”那哥们更是不屑瞧了瞧他们三个,“试试就试试,是一起上,还是一个一个的上呀?”

  唐逸本想下令叫李振和刘海揍他,可是忽听那哥们这么的说着,唐逸忽然改变了主意,扭头冲李振和刘海说道:“你们俩闪一边去。”

  李振和刘海听着,也就默默的闪身退后了……

  那哥们见得唐逸真摆开了阵势来,于是他得瑟的冲唐逸问道:“要不要我让你一只手呀?我单手?”

  唐逸则是回道:“这话应该老子来说!”

  “那成,那就来吧,打吧!”一边说着,那哥们一边褪去衬衫,往身旁侧的地上一扔……

  瞧着那哥们光着膀子,摆开了架势来,于是唐逸便是说了句:“出招吧。”

  那哥们不由得愤愤的瞪了唐逸一眼,冷不丁的上前一步,猛的一拳朝唐逸袭来:“我草!”

  唐逸轻巧的抬手就攥住了他袭来的拳头,放手一拧,‘咔啪’一声,那哥们的右胳膊就脱臼了……

  “啊——”一声惨痛的叫声发出!

  待唐逸一撒手,只见那哥们痛得忙是往后退步,胆怯的瞄着唐逸……

  瞧着那哥们那囧囧的样子,不由得,唐逸冷笑道:“你刚刚不是说让我一只手么?这下算是你让我一只手了,来吧,我们现在正式开始较量吧?”

  听得唐逸那么的说着,那哥们更是囧得一时不知该说啥是好了?只是他心里郁闷了,心想,看来真是小看了这小子呀?可是……按道理说……不应该呀?老子那会儿在部队的时候,可是散打冠军呀?怎么……到了他小子面前就不灵了呢?妈的,看来这小子是个隐藏的高手?

  心想着,不由得痛得他又是咬紧牙关呻吟了一声:“哟……”

  这脱臼的那种痛,更外的闹心,像是钻心的痛似的,就算是个硬汉,也是难以忍受那种疼痛的。

  唐逸瞧着那哥们皱眉咬牙的样子,他小子不急不忙的问了句:“喂,哥们,还打么?”

  正在唐逸的话刚落音的时候,忽然,李爱民赶来了……

  李爱民上前忽见这情况有点儿不大对劲,于是他忙是问道:“这……啥情况呀?”

  忽听李爱民这么的问着,李振和刘海没敢吱声,怕说出了实情来,李爱民会训斥唐逸。

  唐逸那小子自个也不敢吱声,只是偷偷的皱了皱眉头,因为他自己晓得,要是李爱民知道了他将送游艇来的哥们给揍了的话,肯定会训斥他的。

  这时,又有一辆车开来,在码头上缓缓的停住了。

  然后只见从车里下来的那个老头走近而来,瞧了瞧送游艇来的那个哥们皱眉咬牙的,于是他上前去问道:“小王,你这是……哪儿不舒服了呀?”

  小王见得自个的领导开车来码头接他回平江了,于是他的底气也就足了,憋闷的白了唐逸一眼,冲他领导回道:“是他把我胳膊弄脱臼了!”

  李爱民听着,心里这个气呀,立马凶了唐逸一眼:“你小子咋尽是惹事呀?人家好心给咱们乡里送游艇来,你说你小子怎么就……回头回去好好的给我写份检讨!”

  凶完唐逸后,李爱民忙是扭身冲那老头赔笑道:“牛主任,不好意思哦!对不住了哦!我这……来晚了一步,就……我也没想到,真是对不住了!”

  牛主任听着,对李爱民爱答不理的,扭身面向唐逸,瞪了他小子一眼,冲李爱民问了句:“这人是谁呀?”

  瞧着牛主任像是要大动干戈,李爱民灵机一动,忙是替唐逸隐瞒了身份,回道:“那个啥……这臭小子就是我们乡里的一个办事员,牛主任,您就别跟他一般见识了吧。他这小子也就是淘气。”

  听李爱民那么的说着,牛主任又是瞪了唐逸一眼,心想他也不是什么大人物,于是牛主任便是冲李爱民质问了:“那现在小王的胳膊脱臼了,你说怎么办呀?”

  李爱民听着,知道牛主任是要讨个说法,于是他忙是扭头冲唐逸问了句:“你小子能给接回去么?”

  唐逸也感觉到了这个牛主任好像蛮牛气的,于是他忙是点头道:“能。”

  “既然能,那你小子还愣着干啥呀?赶紧给人家弄回去呀!”

  于是,唐逸忙是朝那小王上前去,伸手拽过他的右手,一拉一推,‘咔啪’一声,然后在他的右肩上拍了一下:“好了,没事了。”

  那哥们,也就是小王,他也就半信半疑的试着活动了一下右胳膊,呃?真他娘好了呃?

  不由得,小王愣怔怔的瞧了瞧唐逸,此刻,他对他竟是产生了一种佩服之意。

  牛主任瞧着小王那样,便是问了句:“是好了么?”

  小王忙是点了点头:“嗯嗯!好了,没事了!”

  听说好了,牛主任仍是不大爽的扭头瞧了瞧唐逸,冲李爱民说道:“李书记呀,这事……就这么算了么?”

  李爱民听着,又是明白了牛主任的意思,于是他忙冲唐逸说道:“你小子咋就不会来事呢?快,好好的给道个歉!”

  于是,唐逸就冲小王说了声:“哥们,对不住了哦!”

  小王瞧着,忙是微笑道:“没事!刚刚我也有不对的地方!”

  牛主任见得小王眉开眼笑了,于是他也就不好意思就这事再说啥了,便是阴沉着脸,冲李爱民问了句:“这游艇你签收了么?”

  李爱民忙是看了看唐逸,意思问他签收没有,唐逸领悟了他的意思,忙是摇了摇头。

  于是李爱民忙是冲牛主任微笑道:“还没签呢。”

  “那就赶紧签收吧。”

  “……”随后,等李爱民签字后,也就领着了游艇的钥匙。

  牛主任则是闷闷不乐的叫小王上了车,然后驱车回平江了。

  等牛主任的车离去后,唐逸忙是冲李爱民问道:“我草,刚刚那牛主任是啥人物呀?咋那么能装蛋呢?”

  李爱民见得这会儿牛主任走了,他便是不屑道:“那老东西算个屁的人物呀?不过他后台硬,不好惹。省长潘金林是他的侄子,还有,他儿子在省军区也是团职干部,不大好惹。反正下回见着了他,恭恭敬敬的就是了。”

  这时候,李振那货忍不住乐呵道:“李书记呀,咱们就开着游艇去兜一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