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76章 直接宣布退休

   杨文忠瞧着,仍是气呼呼的,伸手接过电话来:“江书记。”

  “那个……老杨呀,组织上考虑你身体不大行了,所以就决定让你提前退休,好好的疗养疗养身体。”

  杨文忠忽听这话,心里咯咚了一下:“啥?江书记,您说啥?让我提前退休?”

  “对。”

  “这就退吗?”

  “对。就这两天吧,你来县里办理一下手续吧。”

  “江书记,我……我没明白,您……突然来电话……就是通知我这事的么?”

  “对。”

  “不是,江书记,您能不能跟我说清楚一点儿呀?是不是我……做错了啥事呀?”

  “没有没有。老杨呀,你就不要多想了。组织上主要也是出于对你的关心。再说,你那身体着实是不行了。”

  听得江中华这么的说着,杨文忠还能说啥呀?

  没辙,杨文忠也只好回了句:“我知道了,江书记。”

  “……”

  待李爱民瞧着杨文忠挂断电话时,他还故意装傻充愣的问了句:“杨书记呀,江书记刚刚跟你说了啥呀?”

  杨文忠听着,便是恼火的瞪着李爱民:“你狗日的还问啥呀?你不明白吗?直接他妈通知老子退休了!”

  李爱民故作同情的瞧着杨文忠:“老杨呀,这事……我不是跟你说了么?唐逸那小子谁也动不得,你看,这不……现在你相信我的话了吧?”

  见得李爱民还搁那儿装呢,杨文忠又是瞪了瞪眼:“成了!你李爱民也不是啥好鸟!现在你总可以跟我说说,唐逸的世伯究竟是谁了吧?”

  听得杨文忠那么的问着,李爱民则是回了句:“你现在知道还有必要么?”

  杨文忠更是憋闷得愤愤的盯着李爱民:“怎么没有必要?既然江书记直接通知我退了,那我也总得退个明白吧?”

  见得杨文忠那样,李爱民无奈道:“好吧好吧,我告诉你吧,唐逸他世伯就是江阳市常委书记、副市长安永年。”

  听了李爱民说出了是谁后,杨文忠怒道:“成了!我知道了!回头我就给省委写信,把你们这群家伙全都给检举了!你们以为我杨文忠真没招呢?”

  “……”当天晚上,杨文忠就给写了一封检举信,直接写给省委的。

  第二天一早,杨文忠就跑去乡街上的邮局投递了那封检举信。

  不过,李爱民也是担心杨文忠真给省委写检举信,所以一早他就去邮局对门的小卖店假装买烟,实际上则是在偷偷望着邮局对面。

  等杨文忠投递完检举信,前脚离去后,李爱民后脚就跑去了邮局,找局长商议了一番,最终将那封检举信给拿了出来,给销毁了。

  检举信投递出去后,杨文忠等了大约十来天的样子,见得也没啥动静,最终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时间一晃,就到了九月份了。

  到了这个月,不单是平江县县委进入了紧张而又亢奋的状态,就连江阳市市委那边也是进入了紧张而又亢奋的状态。

  因为跟那位港商约定时间终于到来了,现在就等那位港商来洽谈投资西苑湖景区的事宜了。

  九月十号这天上午,在以市委书记胡国华为首的欢迎团来到了江北机场。

  在机场内,大红布横幅早就挂好了,上面写着:热烈欢迎港商周思远老先生重返故里投资西苑湖景区!!!

  此次前来接机的有市委书记胡国华、市长肖广福、市常委书记安永年、平江县县委书记江中华、县长周长青。

  还有一个欢迎团,全是从中学精挑细选出来的漂亮女孩。

  还有就是个大新闻媒体的记者们早就在此等候了,那大长镜头早就架设好了,就等着周思远老先生到了。

  大红地毯早就铺好了,两旁摆好了花篮。

  这等声势动众的大场面,可全是按照国家最高礼仪来的。

  一般也就接待国家重要领导人,才会有这等宏大场面。

  想想,大家对这位周思远老先生的期盼有多高?

  同时,他们也怕哪点不得,闹得周思远老先生不爽了,最后甩手走人。

  而且要是这次与周思远老先生洽谈没有成功的话,湖川省省委将会直接问责。

  因为关于投资西苑湖景区这事,可是全省的一件大事。

  毕竟西苑湖可是全国的第二大淡水湖泊,闻名全国,所以要是西苑湖景区开发成功,将会成为湖川省的一大亮点,成为招揽游客的重点景区之一。

  况且,这时候,国家正在倡导各省市得以经济为主,发展国民经济才是硬道理,只有百姓富了,国家才能富有,只有百姓强大了,国家才能强大。

  所以就目前来讲,各省市都正在主抓经济。

  而且许多教授、专家预测了,旅游业将会成为带动经济的主要产业。

  这么一整,基本上各省市都在主抓旅游项目开发,自然,湖川省也是不甘落后。

  就湖川省而言,可有得天独厚的旅游资源,除了西苑湖之外,还有闻名全国的云川山、齐凌峰、红军老革命基地等等等。

  所以就湖川省而言,岂甘在旅游开发上落后于其它省市?

  但是毕竟省里的财政资金有限,所以也只能靠招商引资来填补资金的不足。

  这样一来,若是有某位大商业巨头来投资的话,当然是倍受重视的。

  况且,周思远老先生作为思远国际集团的董事长,华人中的首富,他可是咱们华人的骄傲,所以这接机仪式能不隆重么?能不按照国家最好礼仪接待么?这天上午十点,当从香港飞来的731次航班在江北机场缓缓的降落时,胡国华就像是打了鸡血似的兴奋,提示大家做好准备,准备迎接周思远老先生。

  不一会儿,当731次航班缓缓的在红地毯前停稳后,准备接机的人员已经进入高度的紧张和亢奋时刻。

  待机舱门缓缓的打开时,胡国华忙是提示了一句:“大家都准备好了哦!”

  这时候,在两旁等着抢新闻的记者们,更是像打了鸡血似的亢奋。

  然而,从飞机上下来的第一位乘客,却是一位难看至极的老太太,跟着下来的是一位时髦女郎……

  忽见这情况有些不大对劲,胡国华不由得微皱了一下眉头,心想,不会是……弄出时间了吧?

  市长肖广福也是感觉到了有些不大对劲,他也是皱了皱眉头,心说,呃?我没有记错呀?事先约好的就是这次航班呀?时间没错吧……我早上还翻看了三四遍挂历呢,今天是96年9月10号呀……

  这时,胡国华扭头在肖广福的耳畔问了句:“老肖呀,你没有搞错时间吧?”

  “没有呀。”肖广福忙在胡国华耳畔回道。

  “那这……怎么回事呀?”

  “我也不知道呀?”

  “这……”胡国华的脸上挂不住了,囧得两颊烫烫的,“你还愣着干什么呀?赶紧跟周思远的助理联系呀!”

  想想,这等冷场的场面得多么尴尬呀?

  不说别的,各大媒体的新闻记者都在场呢,这要是爆料出去,丢得可是整个江阳市的脸……

  这叫胡国华如何下台是好呀?

  肖广福惶急拨通了周思远助理的电话:“喂,您好,请问是杨助理吗?”

  “我是。您是江阳市肖市长吧?”

  “对。”

  “肖市长,您有事找我?”

  “杨助理呀,您是不是……故意整我呀?上回您来江阳市的时候,我也没有得罪您呀?”

  “肖市长,您说的……是不是关于我们周董这次去江阳市那事呀?”

  “对呀。我们可是按照国家最高礼仪都准备好了,正在江北机场这儿等着接待周董呢!”

  “嗳哟!这么隆重呀?这……肖市长,实在是不好意思,因为周董他老人家性格古怪,我也琢磨不透!因为他实际上早就回江阳市了,他就是不让我告诉您!所以……我这儿也只好一直说定是今天,真是抱歉了!”

  “什么?”肖市长心里这气郁呀,“您说……周董早就回江阳市了?”

  “对呀。而且,他这次回江阳市谁也没带着,自个一个人回去的呀。就连保镖都没带上。不过,对了,他孙女跟着去了。因为他最疼就是他那个孙女。”

  “那……”这肖市长一时也不知道说啥是好了,只是眉头紧皱,“那你能联系上他吗?”

  “不能。因为周董这次十分怪异,回到内地就换了号码了,我也不知道。每次都是他打电话给我,用的都是不同的座机号。”

  “那您能联系上他的孙女吗?”

  “这个……真抱歉!他孙女的电话号码,我一直都不知道!”

  “那?这?”这可是把这位肖市长难为坏了,最后,他也没辙了,只好说了句,“那谢谢您了!”胡国华瞧着肖广福挂了电话,他也不问什么了,因为他刚刚在他身旁全都听见了,只是这等残局该如何收拾?

  一气之下,胡国华也就暗自骂道,我草,他周思远摆个什么姿态呀?不就是有几个臭钱么?就算有几个臭钱,但坑爹也不是这么个坑法吧?这我他妈怎么向新闻媒体解释呀?

  过了一会儿,胡国华忽然在肖广福耳畔说道:“你对新闻媒体解释一下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这话,胡国华就扭身悄悄的闪人了。

  肖广福心里这个郁闷呀,在心里骂道,麻痹的,胡国华这个狗草的,每次都扔个烂摊子给老子收拾!

  只是平江县县长周长青还没闹明白是咋回事呢,所以他忽见胡国华开溜了,他懵怔的愣了愣,然后凑近过来,在肖广福的耳畔问了句:“怎么了?”

  肖广福这会儿正在气头上呢,忽听周长青还来烦他,气得他在周长青的耳畔说了一个字:“滚!!!”

  周长青听着,一愣一愣的,也不敢说啥,因为人家可是江阳市市长,踩在他的头上。

  没辙,肖广福也只好硬着头皮,对各大媒体的新闻记者致歉:“诸位,抱歉!因为周思远老先生忽然身体不适,所以就临时改期了,真是对不起大家了哦!请见谅哦!大家今天辛苦了哦!还有,在此,我恳请大家不要爆料今天的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