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77章 冷场

   安永年瞧着肖广福硬着头皮在向新闻媒体致歉,他则是在偷着乐。

  因为这事,本来是由安永年来负责安排和联系的,但是肖广福非要抢功劳,安永年也就拱手相让了。

  结果哪晓得今天整了这么一出出来,闹得肖广福是上也不是、下也不是,所以安永年能不偷着乐么?

  再说,这次省委要是追究这事的责任来,他安永年也趁机躲了过去,没有他什么事……

  关于到机场接待周思远老先生遇冷一事,江阳市市委书记胡国华本想掩盖住这事,不被爆料出来,但是最终还是被传了出来。

  这事一传出来后,闹得笑话可是不小,影响面可是极广,差不多整个湖川省都知道了这事,造成极大的社会舆论。

  这事不尽丢尽了江阳市政府的脸,也丢尽了湖川省政府的颜面。

  当天下午,湖川省省委书记朱延平就亲自给江阳市市委书记胡国华来了个电话,待电话接通,朱延平就气愤的说了句:“胡闹!!!”

  胡国华听着,也没敢就此事解释什么,更是没敢找理由去搪塞,只好老老实实的承认了此次事件的错误所在。

  朱延平听得胡国华态度还算好,也就说了句:“你自己看着办吧!”

  待电话挂了后,胡国华就立马给肖广福去了个内线电话,叫他来他办公室一趟。这天,唐逸那小子一直在西苑乡等着见周思远老先生,因为李爱民早就将信息传递给他了,要他小子坐好接待工作,准备迎接周思远老先生。

  作为招商办第一任主任,唐逸这小子也是争气,都提前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包括西苑湖的由来、历史、传说等等等,这些资料,他都熟记在了脑海。

  还有,唐逸听说周思远老先生是讲粤语的,他小子还特意跑去平江书店买了一本学习粤语的书,因为他小子觉得用粤语跟周思远老先生沟通,会让周思远老先生感觉亲切一些。

  不过关于对于粤语的自学,他小子还欠缺那么一点儿天赋,最终以失败告终。

  但不管怎么说,他小子可是提前做了大量的工作。

  实际上,关于周思远老先生这次投资的事情,他这个招商办主任也是起不了多大作用的。

  无非也就是政府方面想向周思远老先生表达一下诚意,说为了西苑湖景区开发事宜,咱们招商办等都成立了。

  但是唐逸不知道呀,他还以为他这个招商办主任很牛X似的,可以直接跟周思远老先生接触。

  待到临近下班前,当李爱民来了一个电话,告诉唐逸,说周思远老先生今日个不会来西苑乡了时,他小子这个郁闷呀,心说,娘西皮的,这不是在拿老子当猴耍么?直到下班后,唐逸那货来乡街上晃悠时,他小子才听街上的人都在笑话说江阳市政府今天去机场接待港商周思远结果闹了一场空。

  听他们说了这事,唐逸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暗自心说,娘西皮的,没想到周思远这个死老头子还摆着一副姿态?

  不过呀,也不能怪周思远,因为关于江阳市政府的腐败实在是太严峻了,关于有几位台商来江阳市投资那事,周思远也听说了,政府方面黑得太厉害了,想要投资,还得先送礼,还有就是投资进来的资金,政府那边得吃掉一半,所以周思远老先生能不慎重么?

  再说了,关于西苑湖景区的这个项目,起码得好几个亿,这么巨额的资金进来,周思远老先生又岂能不慎重?

  但是这次,关于对西苑湖景区的开发,湖川省省委可是给江阳市市委下了一道死命令,那就是就算是再怎么装孙子,也得骗周思远在江阳市投资西苑湖景区项目。

  所以这次在机场没有接着周思远老先生,能不闹个大笑话么?唐逸那小子在乡街上晃悠了一圈,找个饭馆改善一下伙食后,也就回乡政府。

  回到宿舍后,他小子想着这回为了西苑湖的事情闹得,他好久都时间去找女人睡了,于是他小子也就有了些许邪念了,想去哪儿找个女人来睡睡先。

  想着明天也是周六了,这周思远老先生恐怕是不会来了,于是他小子也就打算去江阳市找江倩去了。

  因为他睡了那么些女人,回想起来,也就在江倩那儿找到了一种温馨的感觉似的。

  而且跟江倩做那事的时候,她特别的投入,弄起来那感觉也是超爽。

  想着,他小子忽然掏出大哥大来,给李爱民去了个电话。

  因为李爱民说过,这段时间,没事重要的事情的话,是不许离开西苑乡的。

  等李爱民接通电话,唐逸忙是说了句:“李书记,我是唐逸。”

  “你小子啥事呀?”电话那端的李爱民问道。

  唐逸这货嘿嘿的乐了乐,然后言道:“李书记呀,明天……不是周六了么?我想去江阳市玩一天。”

  “万一周思远明天突然就来了呢?”李爱民回了句。

  唐逸郁闷的皱了皱眉头:“李书记呀,我想……那个死老头子最近应该是不会来了?因为他们都在说,江阳市政府今天去机场接机没有接着周思远,人家压根就没有来。再说了,明日个是周六,我想周思远肯定是不会来的。”

  电话那端的李爱民听着,皱了皱眉头,想了想,然后也就言道:“那成吧,那你小子明天就去江阳市玩一天吧。不过周日一早,你小子可是要回来哦。因为最近是特殊时期,大家伙都在紧张的等着周思远,所以你小子不能掉链子哦。”

  “成。李书记,您放心吧,周日一早我准回来。”

  “……”等挂了电话,唐逸那货也就忙是捯饬了一番,然后出门了。

  当他小子急急忙忙从乡政府的大院内跑出来后,正好赶上了末班车去平江。

  见得快要发车了,他小子忙是嚷嚷道:“等等!!!”

  于是他小子急忙横穿过马路,从车前绕过,然后就从车前门急忙登上了车。

  等他小子上车后,车门就‘柒哐’一声关上了,发车了。

  唐逸往车内瞧了瞧,见得车上没有几个鸟人,于是他小子也就随意的找个座,靠着车窗坐下了。

  刚坐下,莫名的,车后座那人用手指头杵了杵唐逸的后背……

  唐逸感觉有人在杵他后背,他皱眉一怔,心说,谁呀?找死呀?敢杵老子?

  然而当唐逸扭头向后一瞧,忽见是前段时间的那个神秘老头,他不由得一怔:“呃?你……还在西苑乡呀?”

  那神秘老头欢喜的笑了笑,说了句:“我们又见面了。”

  “嗯?”唐逸皱眉想了想,“呃,对了,神秘老头呀,你不会一直都住在乌溪村没走吧?”

  说起那事来,神秘老头忙道:“哦,对了,谢谢了哦,小唐!就你安排我住在那个吴婶家,她对我挺好的!对了,她还跟我说了你的许多故事呢!”

  唐逸听着,又是皱了皱眉头:“吴婶都说了我啥呀?”

  那神秘老头乐了乐,回了句:“这个我得保密。”

  见得他那样,唐逸想了想,也就没再问这事了,而是说道:“对了,你还没有回答我,你是不是一直都住在乌溪村呢?”

  “没有。我第二天傍晚的时候,坐船出村的。我暂时住在平江的一个旅馆里。今天我回西苑乡,就是想在西苑湖边走走,寻找了一下童年的记忆。”

  听得那神秘老头这么的说着,唐逸愣了一下,然后问道:“你小时候也是在西苑湖边长大的?”

  “对呀。不过,那时候我还太小了。”说着,那神秘老头话锋一转,“对了,小唐呀,你看……我不是说了么,我欠你爷爷一个人情么,所以你看看……我能帮你点儿什么不?”

  忽听那神秘老头这么的说着,唐逸那小子忽然一喜,半似玩笑的回了句:“你要真想帮我什么,那你还不如给我百八十万的实在呢。”

  “你特别需要钱么?”那神秘老头问道。

  “那倒不是。”

  “那你为什么说不如直接给你百八十万的实在呢?”

  唐逸则是笑嘿嘿的回道:“因为我现在工作也有,在乡政府混得也挺好的,你能帮我啥呀?就算你现在能直接将我提到平江县县委书记的位置上,我也没有那资历和阅历呀。”

  那神秘老头听着,不由得笑微微的打量了唐逸一眼,然后言道:“要不你干脆坐后面这个座位上来吧。和我坐一方吧。你这样扭着头多累呀。”

  “成。”唐逸忙是点了点头,一边起身,扭身离座,然后跟那神秘老头走在了一起……

  神秘老头扭头瞧着唐逸坐定后,不由得问道:“你现在觉得自己快乐吗?”

  忽听那神秘老头问了这么一句,唐逸扭头瞅了瞅他,皱眉想了想,然后回道:“反正还成吧?就是每次想起我爷爷的时候,我会哭。其它的时候……我还算快乐吧?”

  那神秘老头忽然有些同情的看了看唐逸,因为他听吴婶说了,说唐逸很小就没有了爸妈,是跟着爷爷长大的……

  那神秘老头就那样的看着他,也没有言语啥。

  见得神秘老头就那样的看着他,唐逸有些不大习惯的问了句:“您老那样看着我干啥呀?”

  “因为我在想……吴婶说你什么背景都没有,那你怎么就混进了你们的乡政府呢?还担任了招商办第一任主任?”

  唐逸不由得狡黠的一笑,回道:“这得谢谢我爷爷将医术传授给了我!”

  “为什么这么说呢?”

  听得那神秘老头那么的问着,唐逸又是狡黠的一笑,回道:“因为有了医术,才让我在关键时刻派上了用场呀。”

  “什么关键时刻?”那神秘老头又问道。

  唐逸皱了皱眉头:“具体的我不能说,我只能告诉你,我救了一位大领导的命,所以我也就阴差阳错的混进了官场。”

  听了唐逸这么说,那神秘老头忙是说道:“怪不得?原来是这么回事呀?”

  “对呀。”

  “对了,今天是不是有一位港商要来你们这儿,你们江阳市政府准备了一个隆重的迎接仪式,结果那位港商没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