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78章 好似温馨

   忽听那神秘老头问起了这么一个问题,唐逸有些郁闷的皱了皱眉头:“可不是咋地,闹得我都准备那么久,结果领导告诉我周思远那个老东西没来。你说……他不就是一个港商么?不就是兜里有几个臭钱么?怎么就那么拽呢?摆啥臭架子呢?我听说了,周思远那个老东西也是咱们江阳市人,你说他回自个家乡投资,还摆着一副臭架子,啥玩意嘛?”

  瞧着唐逸这一肚子怨气,那神秘老头乐了乐,然后言道:“也许人家周思远老先生上了年纪,确实是临时身体状况不好,所以今天就没有来了吧?”

  “草!”唐逸仍是郁闷道,“身体不成,咱们可以理解,可也得来个电话通知一声不是?不说诚信为上么?他周思远个老东西作为一个商人,这点儿道理应该懂吧?我觉着他就是在故意摆架子?”

  “也许吧?”

  “不过……”唐逸又皱眉想了想,“咱们政府也就是爱搞形式主义,把场面搞得气势恢宏的,作作秀,实际上没有几个干实事的,都是一群大混子!所以……让他们丢丢脸,也是活该!”

  “嘿……”那神秘老头忍不住一笑,“你可也是政府的人哦?”

  “我就是一个小卒子,算不得他妈啥。”唐逸回道,“我要是真是江阳市市委书记的话,今日个我就不会搞得那么声势动众的去接待一个港商。因为周思远那老东西本身就是江阳市人,现在有钱了,回家投资回报家乡父老也算是给他增面子不是?再说了,投资的可是西苑湖景区项目,他也有钱赚不是?要是真没有钱赚,他周思远个老东西才不会那么好心呢!”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那神秘老头又是乐了乐,然后言道:“那你要真是江阳市市委书记,你会怎么做呀?”

  唐逸皱眉愣了一下,然后回道:“当然也会亲自去机场接机咯。只不过我会先查查周思远那老东西还有啥亲人在江阳市,领着他的那些亲人一起去机场接机。这样看似简简单单的,但是却给了周思远那老东西一种亲切的感觉。而且我也亲自到场了,他也会感觉到我重视他、尊敬他。”

  那神秘老头听着唐逸这么的说着,他忍不住笑微微的抬手搭在唐逸的肩上:“怪不得你小子那天会说人不可貌相,看来你小子的确是有当大领导的潜力呀?”

  唐逸则是回了句:“可惜你不是湖川省省委书记朱延平,否则的话,你就直接提我为平江县县委书记了。”

  “哈……”那神秘老头捧腹一乐,半似玩笑的说了一句,“放心吧,我北京那边的关系并不比朱延平弱多少的。”

  说着,那神秘老头话锋一转,言道:“对了,小唐呀,你有电话吗?如果有,能将你的电话号码告诉我吗?因为我以后回北京了,好联系你。”

  听得那神秘老头那么的说着,唐逸忙道:“那我就将我大哥大号码告知您老吧。”

  “好。你说吧,多少?”

  “……”就这么一路聊着,一会儿到了平江,那神秘老头也就跟唐逸招呼了一声,说他回宾馆了。

  唐逸则是赶忙去车站买了去江阳市最后一班车的车票。

  一个小时后,到了江阳市,唐逸从汽车站出来,也没有给江倩打电话,而是自个直接打的去了江倩的住处。

  到了江倩的房门前,他小子抬手敲了敲门:“咚咚咚……”

  这会儿,正巧,江倩刚从洗手间沐浴完毕,裹着浴衣出来,忽听敲门声,她不由得警惕的问了一句:“谁?”

  唐逸那货忙是笑嘿嘿的回了句:“我,唐逸。”

  忽听是唐逸,江倩立马就放松了警惕,不由得惊喜的一乐,故作娇嗔的问了句:“你个死家伙今晚上怎么来这儿了呀?”

  一边问着,江倩就一边扭身前来,伸手‘咔’的一声,打开了门……

  待门打开,一股洗发水香波的味道合着一股幽香之气扑鼻而来,唐逸不由得浑身一振,嗅了嗅鼻子,然后瞪圆着双眼,愣愣的瞧着江倩……

  此刻,刚刚沐浴完毕的江倩犹如那出水芙蓉一般,娇美诱人……

  唐逸嗅着那股浓郁的香波的味道合着幽香之气,怔怔的瞧着她那娇红的薄唇,粉白如藕的粉颈,锁骨下那对鼓荡的白嫩鼓荡之物……

  不由得,唐逸那小子冲动得上前一步,就一把将她揽入怀中,埋头就对着锁骨下那对鼓荡白嫩之物啃去了……

  见得他小子如此凶猛、狂野,江倩慌是娇羞的伸手挡住他的胸口:“还没关门!”

  听说没关门,唐逸那小子伸腿往后一勾门,‘碰’的一声,门也就撞上了。

  忽见门被撞上了,江倩也就不再阻挡了,立马像是飞蛾扑火一般,迎合而上,也是一把死死的抱紧了唐逸……

  随着这激烈之戏的上演,可见浴衣从江倩那如同婴儿般的肌肤上缓缓的滑落……

  唐逸这货也是有那么十来天没有沾过女人的身了,所以这一见着江倩,自然也就像是那饿狼一般,凶猛、狂野……

  搂着江倩一个转身,就将她推向了门板上,用身体将她死死的挤压的门上,滑掉自个的裤头,撩起江倩的一条修长的美腿,也就往上一顶,江倩忍不住在他耳畔啊的一声……

  就此一番云雨过后,江倩两颊羞红的故作娇嗔的白了唐逸一眼:“满足了吧?”

  唐逸那货则是嘿嘿的一乐,回了句:“这才一回哪够呀?”

  见得他小子如此,江倩又是那样的白了他一眼,然后问了句:“怎么突然来江阳市了呀?”

  “因为……”唐逸笑嘿嘿的瞧着江倩,“想你了呀。”

  听得这么一句话,江倩忽觉心里暖暖的、甜滋滋的,然而却又是莫名的若有所思的打量了唐逸一眼……

  这时,唐逸那货忽然说道:“对了,有吃的没有呀?我好饿哦!”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江倩微皱了一下眉宇:“你刚刚到江阳市呀?”

  “对呀。在汽车站下车,我就直接打车来这儿找你了呀。”

  听着,江倩不由得心疼的说了句:“死笨蛋,你不会提前给我来个电话,让我给你准备好吃的呀?”

  说完,江倩就忙是扭身朝厨房走去了,一边问了句:“煮碗面条给你吃,行不?”

  唐逸那货忙是乐嘿嘿的回道:“行。不过,要大碗的哦。小碗的我吃不饱。”

  “……”一会儿,唐逸那货坐在沙发前瞧着电视,一边想着这会儿江倩在厨房给他下面条吃,他不由得嘿嘿的乐了乐,感觉好似特温馨似的……

  由此,他小子忍不住心说,呃?这好像还是第一回……有个婆娘给老子下面条吃吧?嘿嘿……没想到这种感觉还真好……

  过了一会儿,江倩在厨房下好面条后,给盛好,搁上一双筷子,也就忙是双手端上,扭身,小心翼翼的出来厨房。

  来客厅的沙发前,江倩小心翼翼的将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面条搁在了唐逸面前的茶几上,感觉很有成就感的微笑道:“好啦,吃吧。不过,慢点儿吃,小心烫哦。”

  唐逸瞧着跟前这碗热气腾腾的面条,上面还有两个荷包蛋,他不由得欢喜的嗅了嗅鼻子:“哇!真香!”

  听得唐逸这般的夸赞着,江倩更是倍感有成就感的微笑着,心里头甜滋滋的。

  随后,江倩就那样笑微微坐在唐逸身旁,瞧着他吃着面条……

  对于像是江倩这等成熟的知性的女子来说,瞧着自个心爱的男人吃着她亲手给做的美食,那可是她最最开心的一刻,也是她倍感幸福的一刻。

  待面条稍稍凉了,唐逸那货则是狼吞虎咽的,不一会儿,就给吃了个光,连面汤都给喝了个光……

  瞧着他这吃相,江倩的心里就更是开心了,不过她嘴上却是娇嗔了一句:“哼,也不给人家留点儿!”

  忽听江倩这么的说,唐逸扭头冲她囧笑道:“我忘了。”

  “就知道你这死小子的心里没有人家,哼!”

  “不是。”唐逸忙是嘿嘿的囧笑道,“是因为你做的面条太好吃了,你没见我连面汤都喝了吗?”

  “嘻……”江倩忽然粲然的一笑,“真的很好吃吗?”

  “嗯。”唐逸忙是点了点头。

  “呵……”江倩又是开心的一乐,“那你下次来,提前给我来个电话,我做我最拿手的水煮鱼给你吃,呵!”

  “好呀。”

  “那你下次会什么时候来呀?”

  唐逸皱眉想了想:“可能要等西苑湖的招商工作结束了吧?不过,周思远那个老东西这次也没来,不知道县里会咋安排?”

  “……”

  第二天上午,当唐逸那货一觉醒来,已经是上午十点来钟了。不过对于他这货来说,这天倒是没啥事。

  这天是周六,对于江倩来说,也是没啥事。所以她醒来后,也是赖床没起。

  唐逸那货醒来后,迷迷瞪瞪的扭头望了望窗外,眯眼愣了一下,想着没啥事,他小子又闭眼睡了。

  躺在他身旁的江倩扭头瞧着他小子那样儿,忍不住调皮一笑,像个调皮的小女孩似的,说了句:“喂,起来呀。”

  “困着呢。”唐逸闭着眼睛回了句。

  “可是我好无聊哦。起来陪我说会儿话嘛。”

  “说啥呀?你说吧,我听着。”唐逸那货又是闭着眼睛回道。

  江倩不由得一声窃笑,言道:“哼,现在知道困了吧?昨晚上怎么就不知道困了呢?”

  听着江倩在耳畔唠唠叨叨的,唐逸忍不住皱眉问了句:“你不困呀?”

  “嘻……”江倩嘻嘻一笑,回了句,“人家还没够呢。”

  “啥?”唐逸诧异的一怔,忍不住睁开双眼来,扭头瞧了瞧身旁的江倩,“昨晚上都……那么多次,你还不够呀?”

  江倩则是笑嘻嘻的回了句:“你是不是不行了呀?”

  忽听这么一句,还真激得唐逸立马精神抖擞了起来:“谁说我不行了呀?来就来,谁怕谁呀?”

  因为唐逸这货暗自心说,娘西皮的,在女人面前就算是拼了,也不能说自己不行了。

  忽见唐逸那货真侧起要朝她身上爬来,吓得江倩忙是求饶道:“好啦好啦,不来啦!我就是逗你玩的啦!昨晚上被你个死家伙折腾的,人家现在还浑身酸软着呢,哼!人家就是醒来了,睡不着了,想要你个死家伙陪我说会儿话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