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79章 神秘老头遇着了麻烦

   正在江倩的话刚落音,忽然,唐逸的大哥大响了起来……

  忽听大哥大响了,唐逸那小子还以为自己真是个大人物似的,忙是神经过敏的心想,我草,格老子的,不会是周思远那个老东西这会儿去西苑乡了吧?那……完了完了,老子这会儿还在江阳市呢,哪里赶得到呀?

  一边想着,他小子一边急忙掀开被子,下了床,听着大哥大的响动,满屋找着他的裤子,最终终于在床位边的地上找着了他的裤子,忙是从裤兜里掏出大哥大来,接通电话:“喂!”

  “是小唐吧?”

  “我是。您是……”

  “我就是那个神秘老头。”

  唐逸皱眉一怔,忙是问道:“您老……找我有事?”

  “对。我在平江遇到了一点儿麻烦。”

  “啥麻烦呀?”

  “就是……我昨晚上在我住的这家宾馆丢了一万块钱,可是宾馆的老板吧……他不负责。我报警了,公安局的人也来了,他们就说给查查,然后就没影了。我问他们什么时候出结果?他们就说什么时候查到了,什么出结果,所以你看,你能帮帮我不?”

  忽听是这事,唐逸急忙问道:“那您老是住在哪家宾馆呀?”

  “就是平江这儿……清河西路江北宾馆。”

  于是,唐逸皱眉想了想,然后说道:“那成,您老就在那儿等着我吧。我一个小时后,准到那儿。”

  “成。那我就搁宾馆大堂这儿等着你吧。”

  “……”躺在床上的江倩仰头瞧着唐逸挂断了电话,她忙是问了句:“是不是你个家伙要走了呀?”

  “嗯。”唐逸点了点头,一边找着他的衣衫,一边穿了起来……

  江倩想着今天也没啥事,于是她也就好奇的问了句:“是谁遇着什么麻烦了呀?”

  于是唐逸也就将那个神秘老头的遭遇的事情给江倩说了一边……

  江倩听了之后,微皱了一下眉宇,然后忙是欢喜一骨碌的仰身坐起:“我跟你一去吧!”

  唐逸那小子则是忙道:“平江那儿乱着呢,你去做啥呀?”

  江倩则是欢喜得像个小女孩似的,笑嘻嘻的回道:“有你在,我怕什么呀?”

  听得江倩这么的说,唐逸那货不由得有些小得意的一笑,说了句:“那你就快穿衣衫吧。”随后,唐逸也就和江倩一起赶往了平江。

  一个小时后,当唐逸和江倩在平江车站下了车,就打车直奔了清河西路江北宾馆。

  待唐逸和江倩进了江北宾馆的大堂后,发现何止是一点点小小的麻烦呀,简直就是一个大大的麻烦……

  正好,赶巧似的,当唐逸赶到的时候,只见像是宾馆那方的人将神秘老头的行李给打包丢在了那神秘老头跟前,指着他鼻子说道:“我说,老头呀,你最好别在这儿赖了!赶紧拿着你的东西,滚!”

  唐逸瞧着,也没有动声色,先是大致看了看,宾馆那方的大约有六七个壮实的年轻彪汉,一个个都是三大五粗的,像是宾馆的打手,又或者是内保人员……

  那神秘老头竟是凌威不惧的坐在大堂休息区的沙发前,只说了一句:“没有你们这么做买卖的!”

  这时候,一个大秃瓢气呼呼的上前一步,伸手拽开了用手指着神秘老头鼻子的那个家伙,然后那个大秃瓢目光凶凶瞪着神秘老头:“麻痹的!我说,死老头,你还真想死在这宾馆咋地?信不信我这就弄死你?”

  见得那个大秃瓢如此,唐逸终于冷不丁冒出了一句话来:“老子不信!”

  忽听有个家伙替那神秘老头说话了,气得那个大秃瓢扭头就朝唐逸瞪了一眼:“我草!你个小兔崽子从哪儿钻出来的呀?”

  唐逸则是回了句:“老子从你奶奶的裤裆里钻出来的呗,怎么,不认识你爹我了呀?”

  听得唐逸这么的回着,江倩在他身后忍不住一声偷笑,呵……

  那个神秘老头见得唐逸赶来了,出面说话了,他这会儿更是凌威不惧了。

  那个大秃瓢忽听唐逸那么的说着,他这个气呀,扭身就冲唐逸逼近了过来:“麻痹的,你个小兔崽子说啥呢?”

  “草!”唐逸不屑道,“尼玛麻痹的!!!骂谁呢?”

  见得唐逸犯狠了,那个大秃瓢真急眼了,急得的是脸红脖子粗的,目光凶凶,也不说啥了,只见他眉头一皱,挥手就是一个大巴掌朝唐逸扇来……

  谁料,唐逸轻巧的一抬手,一把就攥住了大秃瓢的手腕,便是一脚照着他裆里踹去……

  ‘嗵!’

  这一脚踹得,痛得那个大秃瓢这个惨叫呀:“啊……哟……”

  唐逸才不管他痛不痛呢,随即就是反手一拧,‘咔啪’一声,大秃瓢的右胳膊脱臼了……

  “啊——”大秃瓢凄厉的一声惨叫!

  完了之后,唐逸一撒手,索性一脚踹得那大秃瓢‘噗’的一声,趴倒在地……

  唐逸这才舒缓了一口气,然后怒道:“麻痹的,在平江还没有谁敢在老子面前犯狠呢!你们这帮臭傻b,算个什么东西呀?有种,你们一块儿上吧!”

  剩下的那五六个彪汉见得唐逸这小子居然这么狠,于是他们相互对了一下眼神,意思是,那就给那个小子一点儿教训试试……

  然后只见那五六个彪汉相互会意的点了点头。

  唐逸也不傻,知道他们要一起上了,所以他也做好了迎战的心理准备……

  反正唐逸那货心想,娘西皮的,别的老子就不行,但是要说打架和医术,老子还是很有自信的。

  那五六个彪汉很有默契,他们见得唐逸好像没有集中注意力,放松了警惕,于是他们也就一块儿汹涌的朝唐逸围攻了上来……

  再说,宾馆老板已经给了悬赏,要是弄走了那神秘老头,就奖励给他们内保4000块。

  因为那神秘老头丢的是一万,要是将他赶走了,宾馆老板也就不用赔这一万了,所以老板愿意出点儿血,悬赏4000,合着他还赚6000。

  唐逸忽见他们还真他妈一块儿围攻了上来,于是只见他小子忽地腾空而起,于空中几脚连踹……

  ‘嗵!’、‘嗵!’、‘嗵’……

  这几脚连踹过后,当唐逸一着地,只见那五六个彪汉已经有点儿晕头转向的感觉了……

  趁机,唐逸没敢怠慢,忙是回转身,伸手拽着一个小子的胳膊,就直接给弄得脱臼了,‘咔啪’一声脆响,那小子则是凄厉的一声惨叫:“啊——”

  接着,唐逸也就挨个挨个的将他们的右胳膊全给弄得脱臼了,凄厉的惨叫声连成了一片……

  那神秘老头坐在沙发那儿,瞧着唐逸那小子的这般身手,他都惊呆了眼,愣怔怔的瞧着,不由得心说,看来他还真是唐大川的孙子呀?这等霸气,可是不减唐大川当年呀?

  虽然江倩早就知道了唐逸这家伙厉害,但是瞧着这等壮观的场面,她也是看呆了眼,忍不住心说,这个死家伙真霸气,嘻……

  宾馆前台的接待员瞧着大堂内的情况大大不妙,忙是偷偷的给老板去了内线电话,躲在前台下边颤巍巍的小声道:“于、于、于老板,那、那、那个……咱们的内部,全被打惨了,一个个都、都、都成废人了似的……”

  江北宾馆的老板于大福忽听前台的接待员被吓得结结巴巴的汇报了情况,他不由得皱眉一怔,忙是伸手冲办公桌上的大中华烟盒里抽出了一根烟来,叼上,点燃,深吸了一口,然后皱眉的吐着烟雾,问了句:“对方来了多少人呀?”

  “就、就、就一个。”电话那端的接待员回道。

  “一个?”于大福猛地一怔,夹着烟的手都猛地哆嗦了一下,烟灰抖落……

  “对。”

  “什么人呀?”

  “不、不、不知道。”

  “你就知道他妈吃吧?”于大福一声震怒后,气得他‘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完了之后,他便是可劲的吧嗒了两口烟,被气得浑身有些哆嗦……

  然后,只见于大福气怒将手头的烟头在烟灰缸里狠狠的掐灭,然后抄起电话来,就给平江清河帮老大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了,于大福就忙是言道:“坤哥,我这边……宾馆出了点儿事情,你看……能过来给平了么?”

  电话那端的坤哥却是不急不忙的问了句:“啥事呀?”

  “就是一个老头住我宾馆,丢了点儿钱,这不……讹上了我么?”

  “就这点儿小事,你们内保不就给搞掂了么?”

  “不成呀,坤哥,我们内保都给打惨了。”

  “哦……”电话那端的坤哥忽然拉长着音,“还有这等事?”

  “对方啥人呀?”

  “我也不知道。刚刚听我宾馆的人说,说对方就一个人。”

  “呃?这倒是有点儿意思哦?对方一个人就将你们宾馆的内保全给摆平了?”

  “对呀。这不……坤哥,找你帮忙来了么?再说,坤哥,我每月的保费不是都交了么?”

  “保费归保费!但是你这事要我出面的话,弟兄们总得要点儿茶钱不是?”

  “坤哥,你看你……你当时不是说了嘛,有啥事找你嘛,你这怎么又……”

  “喂喂喂!于老板呀,我可没有不答应你哦!只是你连茶钱都不愿给,难道你叫我的弟兄们白白忙活呀?”

  “那……好吧!坤哥,你说个数吧?”

  “既然对方实力这么强,那么……怎么也得万儿八千的吧?”

  “坤哥!你这不是鳄鱼大张嘴嘛?要是给这么多,我还不如直接赔那老头一万块呢!也省事了不是?”

  “那得了,于老板,你自个解决去吧!”说完,坤哥就挂了电话。

  听得电话这就挂了,没得商量,于大福心里这个气呀,忍不住在心里骂道,尼玛隔壁!阿坤这个死王八犊子!我草,以后老子就不按月交保费了,看你又能咋样?去尼玛的个保费吧!保你妈呀!

  正在这时,他办公桌上的电话又响了起来:“嘀嘀嘀……”

  听着电话响,于大福心里这个烦呀,真想一下将电话摔了……

  可是他愣了愣,没辙,只好抄起电话来:“喂!”

  “于老板,夏局长要你下楼一趟,来大堂。”前台的接待员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