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80章 因小失大

   “啥?夏局长?是公安局的夏志明吗?”

  “对。”

  “那会儿……公安局不是来过人了吗?怎么这会儿夏局长亲自来了呀?”

  “我也不知道?”

  “成成成!挂了吧!你就是他妈一个饭桶,就知道吃!”

  “……”是江倩给平江公安局局长夏志明打的电话,叫他过来的。

  看似江倩就那么一个弱小的女子,没啥威严似的,但是大家一想到她的身份,安永年的办公室秘书,就萧然起敬了。

  说白了,从某种意义上,江倩也就象征了安永年,所以大家伙能不给她面子么?

  夏志明听了江倩在电话里说的那些情况后,就立马赶来了。

  由于这天是周六,夏志明休息,所以他也就一个人过来的,没有带人出来。

  夏志明赶到江北宾馆大堂后,得知那神秘老头跟唐逸还有着亲属关系,于是他忙是向那神秘老头行礼致歉,并说明了自己的身份,表示对这事他会一查到底,也承认了自己的失职。

  那神秘老头听说他是平江县公安局局长,一来就给了唐逸这么大一个面子,那神秘老头不由得在唐逸的耳畔偷偷的说道:“你小子行呀?面子不小呀?怪不得你小子能担任西苑乡招商办第一任主任,原来还真有点儿料嘛?”

  唐逸听着,小有得意的一笑,在那神秘老头耳畔回道:“这么跟您老说吧,只要在平江这一带出了事情,还没有我搞不定的。”宾馆内保的那七个家伙,见得夏志明来了,他们也就一个个忍痛回内保部办公室了。

  因为他们也不敢在夏志明门前明着得瑟,再说了,被唐逸那小子给收拾的,这会儿他们那七个家伙的右胳膊都脱着臼呢,也是一个个胆寒了,怕被唐逸再给收拾一顿。

  况且,夏志明来了,就忙是前来跟唐逸打招呼了,所以他们也知道了,唐逸那小子不是啥祟货,应该是大有来头?

  要是没有来头的话,他夏志明堂堂的一个公安局局长才不会冲唐逸那小子点头哈腰的呢。

  这时候,他们那七个家伙也知道他们于老板这次惹了祸了。这会儿,于老板还没下楼来,夏志明则是陪着他们几个坐在大堂的休息区。

  唐逸挨着那神秘老头坐着的,江倩则是挨着唐逸坐着的,不过,江倩刻意跟唐逸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她不想被外人瞧着她和唐逸有啥亲昵的关系。

  但是,夏志明的心里多少有些疑惑,他在想,江秘书怎么会和唐逸那小子厮混在一起?

  夏志明也就是这么的想了想,也没往深层次的猜测,因为他知道,他们俩谁在,他夏志明都得给足面子。

  毕竟一位是安永年的秘书,一位则是安永年的世侄,所以这两位都是得罪不得的。

  况且又是在平江的宾馆里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所以要是他夏志明处理不好的话,恐怕就乌纱帽不保了?过了一会儿,江北宾馆的老板于大福终于从电梯口那儿出来了。

  因为于大福也知道,夏志明来了,想躲是躲不了的,要是真捅娄子了,恐怕他这宾馆也就离关门不远了?

  夏志明瞧见了于大福从电梯口出来了,于是他忙是起身,微笑了一句:“几位,我先失陪一下。”

  说完,夏志明就忙是扭身朝于大福迎上去了,还给了于大福一个眼神,要他别过来了。

  于大福领会到了了,也就站在那儿不动了。

  夏志明上前去,就忙是拽着他往一旁的步梯口走去了。

  到了步梯的楼梯间,夏志明就小声的冲于大福凶了一句:“你这宾馆是不是想关门了呀?”

  忽听夏志明这么的说,于大福心里咯咚了一下,明白自己捅娄子了,于是他忙是小声的问了句:“夏局长,我是不是……得罪了大人物呀?”

  “还问呢?”夏志明心里这个火呀,“于大福,我问你,你是在平江开宾馆,还是开他妈黑店呢?”

  “这个我……”

  “你别吞吞吐吐的了!这次停业整顿是肯定的了!”

  “啊?停业?那、那、那停业多久呀?”

  “至少半个月!”

  “喂喂喂,夏局长,别这样呀!你知道我这儿要是停业半个月,损失得多大么?”

  夏志明则是回了句:“那你是要江阳市公安局的人亲自过来么?”

  “啊?”于大福猛的一怔,“不会吧?篓子捅得这么大?”

  “废话!”

  “那……那老头究竟是啥人物呀?”

  “反正你得罪不起就是!包括我夏志明在内,都得罪不起!还有,就是江中华也得罪不起!今天这事儿,要是江中华知道了,你这宾馆就直接关门了!”

  听得夏志明这么的说着,吓得于大福颤颤抖抖的,忙是问了句:“那,夏局长,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呀?”

  “废话!当然是拿出你的诚意来咯!”夏志明回道,“还有,关于你们内保动武的行为,你一定要说你不知情,同时表态,一定会处罚他们!或者干脆说开除他们!”

  听得夏志明这么的说着,于大福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我明白了。不过……那老头丢的是一万,我现在应该是原数退还呢?还是再加一万呢?”

  “这个你自己看着办吧。”夏志明回道,“反正我对你的处罚就是停业整顿半个月,这是没得商量的!”

  “一定得停?”

  “废话!你以为能做样子呀?”

  “这……”于大福心里这个郁闷呀,不由得悔恨的叹了口气,“唉……他姥姥的,早知道会这样,我干吗非得惹这事呀?这……停业整顿半个月,别说一万,就算是十个一万也有了呀,这……我于大福真是倒了邪b霉了呀!”

  “成了!”夏志明仍是有些恼火道,“别搁这儿磨叽了,赶紧过去吧!对了,我在这儿等你一会儿,你赶紧去拿上钱!别他妈两手空空过去,人家一看没有诚意,指定不干!”

  “成成成!好好好!我这就去拿上钱!”

  “……”

  一会儿,等于大福拿上钱,夏志明也就忙是领着他一块儿来到了大堂的休息区,忙是冲那神秘老头微笑道:“老先生,这位就是宾馆的于老板,他刚刚说,您丢的那钱找到了,是他们的一位服务员给偷偷拿了,现在给您拿过来了。关于这事,也是我工作的失职,实在是抱歉!对不住了!也让您受惊了!鉴于他们宾馆存在的隐患问题,和内保人员的无礼行为,我会对他们予以处罚的!所以关于宾馆方面,我暂时要求他们停业整顿半个月!”

  夏志明说完,忙是给了于大福一个眼神……

  于大福领会到了,忙是上前,双手奉上了两沓钱:“老先生,这是您丢的那一万!另外,由于我们宾馆的无礼,所以我赔偿一万作为您老的精神损失费!请您老收下吧!”

  那神秘老头坐在沙发前瞧着,却并没有着急伸手去拿钱,而是不爽的抬头瞧着于大福,言道:“钱,我不说有的是,但是也够我自己花了,丢个一万两万的,对于我来说,不算个什么。但是这事,我得说清楚了,买卖没有你这么做的。这么做买卖,是在砸你自己的饭碗。你自己想想,这事我要是说出去,谁还敢来你这江北宾馆住宿?你要是只局限于在开黑店的思维范畴,我看你这老板也是好景不长的!话,我就说这么多!”

  说完这番话后,那神秘老头这才伸手缓缓拿过了一沓钱,说了句:“我只要我丢的这一万就好了,至于什么精神损失费,就算了吧,我要真要这精神损失费,你这一万也打发不了我的!”

  于大福瞧着那神秘老头这般局气,他不由得默默的琢磨了一番这老头的话意,倏然间,有一种自愧不如的感觉似的……

  那神秘老头拿过钱后,也就缓缓的站起了身来,冲夏志明微笑道:“谢谢您了,夏局长!”

  夏志明忙道:“别别别!您老可别谢我了!我这心里一直惭愧着呢!”

  听得夏志明那话,那神秘老头欣然的一笑,然后也就没有再说啥别的了。

  这时候,唐逸见得没事了,他也站起了身来。

  江倩见得唐逸起身了,她也忙是站起了身来。

  夏志明忙是扭头看了看唐逸,微笑道:“小唐呀,今日个这事……对不住了哦!以后,你若是在平江有啥事的话,直接给我打电话就成了!”

  “成。”唐逸点了点头,感觉这夏志明今天的表现还算可以,所以他小子也就不打算再闹下去了。

  然后,夏志明又是冲江倩微笑道:“江秘书,你看……这事……这么处理,你还满意吗?”

  江倩则是似笑非笑的回了句:“只要老人家满意了,我就满意了。”

  那神秘老头听着这话,心里怪舒坦的,忙是笑微微的点了点头:“满意了。”

  听得那神秘老头说满意了,夏志明见没事了,于是他看了看时间,见得已经是午饭的点了,于是他忙是客套道:“要不……小唐,江秘书,还有这位老先生,我们就一起去吃顿午饭吧?我请客!”

  那神秘老头忙道:“不用了不用了!谢谢夏局长了!”

  “……”

  客套一番过后,夏志明见得他们执意拒绝了他请客吃饭,于是他也就借口说有事,先走了。

  完了之后,唐逸帮那神秘老头拎着行李箱,江倩则是敬爱搀着那神秘老头,一同出了江北宾馆。

  到了门前的停车场,那神秘老头忍不住扭头欣然的打量了唐逸那小子一眼,然后言道:“小唐呀,看来你在平江这一带还算混得开嘛?连平江县公安局局长都得给你几分颜面,你真是很了不起呀!今天这事,幸亏有你小子来了,否则的话,我这把老骨头恐怕就……死在这江北宾馆咯?”

  江倩忙是微笑道:“老先生,您不用这么悲观,万事有唐逸呢,只要您遇见了什么事,给唐逸一个电话就好了。”

  忽听江倩这么的说着,那神秘老头扭头看了看她,言道:“对咯,我刚刚听夏局长叫你江秘书,看来……你也应该是某位大领导的秘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