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81章 这么处理,还满意吗

   江倩忙是微微一笑,回道:“唐逸没有跟您老说么?”

  “没有。我跟小唐也就是几面之缘而已。但是我没有想到他小子还真行!”

  这时,唐逸你小子忙道:“好了,我们还是去找个饭馆,先吃顿饭吧。这都快饿死了。”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江倩忍不住一声偷笑,心说,饿死你个死家伙也是活该,谁让你个死家伙昨晚上那么玩命似的折腾人家来着呀?弄得人家现在都还浑身没劲似的,感觉酸软酸软的,哼。

  此时此刻,平江县县委书记江中华办公室。

  原本今天是周六,该是双休。

  可是江阳市市委书记胡国华给江中华下了一道死命令,在没有找到周思远之前,就没得休息。

  因为周思远的助理杨慧琳说了,说周董早就回江阳市了,所以在这个周思远还没有露面之前,谁都别想过安生的日子。

  再说了,江阳市市委那边都没敢休假,何况是平江县县委这边呢?

  这会儿,江中华闷闷坐在办公桌,吧嗒着闷烟,心说,娘的,这么大个平江县上哪儿去找周思远去呀?要找也成,还他妈不能声势动众的,不能动用公安系统的人,你说……这他妈上哪儿去找周思远去呀?

  正在江中华郁闷时,忽然,他的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嘀嘀嘀……”

  听得电话响,江中华忙是抄起了电话来:“喂!”

  “我。周长青。”

  听说是周长青,江中华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心说,妈儿个巴子的,你这狗东西找我会有啥好事呀?

  “啥事呀?”江中华轻描淡写的问了句。

  “那个……老江呀,你那边有周思远的消息了么?”

  听得周长青这么的问着,江中华心里这个气呀,暗自骂道,麻痹的,你周长青算个什么东西呀?居然用这种语气问我?

  “没有。”江中华气郁的回了句。

  “那你说……该怎么办呀?上哪儿找去呀?”

  这时,江中华回道:“这话……应该由我来问你吧?你作为平江县县长,这点儿事情都办不了么?”

  “老江,你这话啥意思呀?好像是我周长青将周思远给藏起来了似的?”

  “不要跟我这儿说这废话,没事的话,你就赶紧找周思远去吧!”

  “我亲自去满平江县找?”

  “难道还要我这位县委书记亲自去满平江县找么?”

  “老江呀,我怎么觉得……你这是在冲我发火似的呀?”

  “你连个周思远都找不到,我能不火么?”

  “得得得!老江呀,你也别冲我这儿发火,我周长青跟你还犯不着!你是处级干部,我也是处级干部,你说咱们俩谁冲谁呀?成了吧,挂了吧!”说完,周长青也就‘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这会儿,唐逸和江倩,还有那神秘老头,三个一起从饭馆出来后,那神秘老头朝唐逸伸手过去:“来,小唐,行李箱给我吧。你们俩忙去吧。我还有点儿事情,你们就不用陪我了。”

  听得那神秘老头这么的说着,唐逸皱眉瞧了他一眼,忽然问道:“呃?您老不是说……要回北京了么?”

  “对呀。但是我在平江还有点儿事情没有办妥,所以得等办妥了,才能回北京。”

  听得神秘老头那么的说,唐逸又是愣了愣,然后也就将行李箱交给了他,一边言道:“那成。您老要是在平江再遇着了啥麻烦的话,就直接给我打电话吧。”

  “好。”神秘老头忙是点了点头,然后忙是致谢了一句,“小唐呀,今天真是谢谢你了哦!”

  这时,江倩忙是微笑道:“老先生,您老跟他就别那么客气了吧。”

  忽听江倩这么的说着,神秘老头有些好奇的看了看唐逸和江倩,问了句:“对了,你跟小唐究竟什么关系呀?”

  江倩暗自一囧,忙是回道:“我是他姐。”

  “不是亲姐吧?”

  “不是。他小子嘴甜,认我做姐了。”

  “哦。”神秘老头忙是应了一声,然后看了看唐逸,“那好了,小唐,你跟你姐玩去吧,我走了。”

  “……”随后,唐逸和江倩一起看着那神秘老头打车离去后,江倩莫名的皱着眉宇一怔,然后扭头冲唐逸说道:“我怎么感觉那老头……有点儿神神秘秘似的呀?”

  “靠,谁知道他搞啥飞机呀?”唐逸那小子郁闷的回道,“反正,打自我认识他的时候,我就觉得他个老东西哪根弦不正常似的?”

  江倩立马白了他一眼:“哼!有你这么说人家老人家的么?死臭小子!”

  见得江倩那样,唐逸反倒是忍不住乐了乐,说了句:“你那么向着他,他不会是你爷爷吧?”

  “哼,你……”江倩气呼呼的白了他一眼,“信不信我揍你呀?”

  “你打得过我吗?”

  “我是你姐,我揍你,你敢还手?”

  “……”

  之后,下午,唐逸也就领着江倩在平江县瞎逛荡了一下午。

  到了下午五点钟那会儿,江倩忽然问了唐逸一句:“你今天还跟我一起回江阳市吗?”

  忽听江倩这么的一问,唐逸皱了皱眉头,然后又是看了看江倩,总感觉跟她在一起蛮温馨的似的,可是他想着李爱民对他的叮嘱,于是他也只好回了句:“我过两天再去江阳市找你吧。”

  听着这句话,江倩明显有些失落的看了看唐逸,说了句:“那好吧。”

  唐逸像是看出了江倩的失落,于是他小子忙是笑嘿嘿的说道:“那我送你去平江车站吧。”

  “……”随后,唐逸送江倩到了平江县汽车站,看着她上了车后,他小子也就扭身去车站买票回西苑乡了。

  待坐上了回西苑乡的中巴车时,忽然间,唐逸那货想着江倩没有在身边了,他竟是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失落和揪心的感觉似的……

  这是他小子第一次对一位女子产生了这样的眷恋之情。

  但是他小子自己也晓得这算不算是爱?

  只是在他想起胡斯淇的时候,他做了一个幻想的对比,他还是感觉自己喜欢胡斯淇多一些似的?

  尽管胡斯淇跟他只有那么数面之缘,但是他依旧清晰的记得他那纯美可爱的面容。

  想到这儿的时候,他小子才忽然在心里抱怨起来,抱怨胡斯淇去了英国后,也没有给他来过几个电话,真是郁闷!当唐逸回到西苑乡时,已经天黑了,他小子站在乡政府的大门口,正在想是先回宿舍,还是先去乡街上吃点儿东西的时候,忽然,李爱民给他来了个电话……

  当唐逸接通电话后,听说是李爱民,他忙是问了句:“啥事呀,李书记?”

  “小唐呀,那个啥……咱们西苑乡街上有个老头说……周思远已经来过咱们西苑乡了,说你跟他在一起,是不是真的呀?”

  唐逸听着,一阵懵然的皱了皱眉头:“啥?我啥时候见过周思远了呀?”

  “你小子是不是还跟我这儿打哈哈呀?”

  “不是。李书记呀,我真没有跟啥周思远在一起。”唐逸也是郁闷了。

  “那好,我问你小子,在大约半个月前,你从平江回来,是不是跟一个老头一起回西苑乡的?”

  “是。”唐逸忙是点头回道。

  “那个老头就是周思远。”

  “啊?”唐逸猛的一怔,“他……就是周思远?”

  “对呀。你还说没有跟他在一起?”

  唐逸郁闷的皱了皱眉头:“我也不知道他就是周思远呀!对了,要这么说,今日个上午我还见着他了呢!”

  “今日个上午,你见着周思远了?”

  “对呀。今日个上午,他在平江清河路江北宾馆出了点儿事情,是我过去给摆平的呀。”

  “那你小子怎么不早说?”

  “我不知道他就是周思远呀!”唐逸甚是郁闷的回道。

  “那你小子现在在哪儿呢?”

  “刚回西苑乡呀。”

  “那你小子赶紧到办公室来!快点,我等你!”

  “你还没下班吗?”唐逸忙是问了句。

  “周思远没有找到,我哪敢下班呀?”

  “……”随后,唐逸那小子也就忙是扭身进了乡政府大院,一边往办公大楼走去,一边暗自心说,娘西皮的,老子咋就说那个死老东西神神秘秘的呢,原来他就是周思远呀?我靠,他干毛要搞得那么神神秘秘的呢?还说自己是从啥北京回来的……

  待唐逸进了李爱民办公室时,坐在办公桌前的李爱民忙是焦急的站起了身来,急忙道:“来来来,小唐,快跟我说说,周思远现在在哪儿?”

  “平江。”唐逸回道。

  “你确定他就在平江么?”

  “嗯……”唐逸愣了一下,“反正午饭后,他还在平江,之后有没有离开平江,我就不知道了?”

  “午饭后还在?”

  “对呀。我们一起吃的午饭呀。”

  “那你有他的电话吗?”

  “那没有。”唐逸摇了摇头,“不过他记下了我的大哥大号码。上午他在江北宾馆遇着麻烦的时候,就是他主动给我打的电话。不过是用宾馆的座机号给我打的。”

  “那不知道他现在住在哪家宾馆或者是酒店吗?”

  “不知道。”唐逸又是摇了摇头,然后皱眉一怔,冲李爱民问道,“你咋知道他就是周思远呀?”

  “咱们街上有个老头认识他。”李爱民回道,“周思远这次回来,还去拜会过他。只不过,他要那老头保密。”

  “那你是怎么晓得的呀?”唐逸又是问道。

  “就是之前,傍晚那会儿,他告诉了我呗。所以我这不就立马给你打电话了么?”

  “他为啥要告诉你呀?”

  “就是那老头听说周思远这次回来是要投资西苑湖景区的,所以他琢磨来琢磨去的,觉得这是件大好事,所以今天傍晚那会儿,他也就跑来将这事告诉了我。”

  “那老头是谁呀?”

  “就是从你们乌溪村搬出来的吴永贵他爹。”说着,李爱民又是忙道,“哦,对了,吴老爷子告诉我,这次拉投资,说你小唐可能有点儿戏?因为他说……周思远好像欠你爷爷一个人情?”

  “嗯。”唐逸忙是点了点头,“是有这事。他那天回西苑乡,当晚就去我爷爷的坟前了,呆了差不多两小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