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82章 发现周思远

   “那你小子怎么不早说呀?”

  唐逸忙是回道:“草,我不是说了么?我不知道他就是周思远。他跟我说的是,他从北京来的。”

  “得得得。”李爱民焦虑的想了想,然后言道,“这样吧,我明天将这事汇报给平江县吧。看他们啥意思,然后再说吧。”

  听得李爱民这么的说了,唐逸那小子忙道:“那成了,我吃饭去了。我刚回来,还没吃饭呢。”

  听说去吃饭,李爱民忙是说道:“得。我们俩一起去吧。我也没吃呢。正好,咱俩喝点儿酒。”

  “……”之后,李爱民也就领着唐逸去了乡街上的西苑饭店。

  反正吃的是公款,所以李爱民也就点了几道好菜,要了一瓶平江大曲。

  西苑饭店的老板娘见得李爱民最近一段时间来,老是跟唐逸这小子混在一起,她甚是好奇,也就前来冲李爱民问道:“李书记呀,这位年轻的干部……我还不太熟悉,只晓得他姓唐,是不是他就是……最近你们乡政府一直在争论的唐逸呀?”

  “对。就是这小子。”李爱民回道。

  见得李爱民点头了,老板娘忙道:“哟!唐主任,失敬了哦!”

  唐逸见得老板娘那样,他小子也就淡淡的一笑,也不知道说啥好,便是顺口说了句:“老板娘,要不要坐下来一起吃点儿呀?”

  “不用不用。你和李书记吃你们的。我吃过了。”说着,老板娘话锋一转,“那成了,你们吃着吧,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你们两位了。”

  待老板娘一转身后,就暗自心说,怪不得他们乡政府自己的人都在背后戳李爱民脊梁骨,原来扶正了这么一个小年轻来担任招商办第一任主任,真是不知道这一出戏怎么唱的?依老娘看,姓唐那小子恐怕也当不了几天主任?就他那小小年纪,能干啥呀?跟着李爱民那狗东西混吃混喝还差不多……事实上,这段时间以来,西苑乡的人都差不多在议论唐逸那小子,都认为他小子小小年纪,干不成什么大事来,也就是一个混吃混喝的主儿。

  关于这些,唐逸自个心里也清楚,知道现在乡街上的人,没有一个人说他好话的。

  不过,唐逸那小子则是暗自心说,娘西皮的,你们烂嘴你们的,老子干老子的招商办主任就是了。第二天一早,李爱民就将唐逸见着了周思远那事,打电话汇报给了江中华。

  江中华听了李爱民的汇报后,那个欣喜呀,就立马将事情汇报给了江阳市市委书记胡国华。

  胡国华听了汇报后,总觉得这事……像是周思远刻意在搞啥名堂似的,但是又不知道他究竟想做什么?

  于是,胡国华也就临时召集一个会议,研讨周思远的行为目的何在?是不是刻意在摸啥底?还是他想深入民众当中去了解啥情况?又或者是……他想从民众的口中得知政府的领导能力等等等……

  经过会议研讨过后,胡国华决定,既然唐逸已经接触上了周思远,那么就继续安排唐逸去跟周思远接触,也摸摸周思远的底,看他到底想做什么?

  因为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也不好去打破这个僵局,万一打破了,揭秘了周思远的行踪,恐怕闹得不好……周思远会直接拍p股走人?

  所以,胡国华的意思就是,继续保护好周思远这种刻意隐藏的行踪,让他继续隐藏下去,不要去揭秘他的身份。

  显然,胡国华心里明白,如果周思远真决定在江阳市投资了的话,那么他自己就会将自己的身份揭秘,然后会主动约政府方洽谈合作一事……

  这天本来是星期天,按照唐逸那货的意思,是想出去把妹妹的,可是目前由于周思远老先生的事情闹的,所以唐逸他小子也只好听从李爱民的安排,老老实实的在乡政府呆着,等候旨意。

  下午,唐逸那小子呆在办公室也没啥事做,挺无聊的,所以他又将安永年送给他的那两本书拿出来翻了翻……

  正在这时候,他小子的大哥大响了起来,于是他忙是出了大哥大来,接通了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忽听对方自报家门说是江阳市市委书记胡国华,他小子不由得皱眉一怔:“啥?您是……胡书记?”

  “对。我就是胡国华。请问……你是唐逸吧?”

  “对。我是唐逸。”

  “那……小唐呀,是这样的,你尽量抽空来一趟江阳市吧。最好是今天下午就来。我在办公室等着你。你就直接来市委办公大院找我就好了。”

  “啊?”唐逸猛地的一怔,“胡书记,您找我有事?”

  “对。是的,我找你有重要事情商量。”

  “那……”唐逸皱眉愣了愣,然后也只好回了句,“好吧。”

  “……”待电话挂了后,唐逸那小子是皱眉怔了又怔的,心想,娘西皮的,这市委书记胡国华直接给老子来电话,说找老子有事,可究竟会是……啥事呢?

  琢磨了半晌,他小子也没有琢磨明白,于是他小子也只好跑去李爱民的办公室,去跟李爱民说说这事。

  李爱民听了唐逸说起这事后,他也是皱眉怔了怔,若有所思的打量了唐逸一眼:“我草,这……胡国华找你小子……究竟会是啥事呢?”

  唐逸听着,又是皱眉想了想,然后忙道:“对了,李书记,你说……会不会是因为我……担任了西苑乡招商办第一任主任这事呢?”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李爱民心里咯咚了一下,心里也是没底的、胆颤的瞧着唐逸:“这事……应该不会呀?胡国华应该不会亲自过问这事呀?再说……这事可是你世伯安永年给安排的呀?”

  唐逸忙道:“可是我世伯安永年不是只是市委的……第三把手么?胡国华才是一把手不是?”

  听了唐逸这么的说,李爱民心里更是没底了:“照这么说的话……恐怕是……胡国华想趁机搞你世伯安永年?要是这样的话……”

  说到这儿,李爱民的心里再次咯咚了一下,因为要真是这样的话,那么牵涉到此事的相关人员都会被一并被卷进去……

  因为关于唐逸的工作安排问题,就连平江县县委书记江中华都有参与。

  显然,关于唐逸这小子的工作安排问题,是存在一定问题的。

  所以现在他小子也是有点儿做贼心虚的感觉。

  可是李爱民想了想,最后也只好没辙的皱眉道:“这样,唐逸呀,不管是啥事,你小子还是先赶紧的去一趟江阳市吧。到时候……你小子灵机应变一下就好了。也就是说……如果胡国华问到你小子工作安排的那事,你小子就说……你目前只是西苑乡政府的一名办事员。”

  “那如果胡国华有证据呢?”唐逸又是问道。

  “笨!”李爱民焦急道,“那就是打死或者打不死都不承认呗!要是你小子承认了,你世伯安永年也就完了,明白?”

  听得李爱民这么的说着,唐逸皱眉愣了愣,然后便是点了点头:“好吧。”

  “……”之后,唐逸那小子也就赶忙乘坐中巴车赶往了平江,然后再在平江汽车站乘坐大巴车赶往了江阳市。

  到了江阳市,唐逸一刻也没敢怠慢,直接打车去了江阳市市委办公大院。

  待最终,唐逸来到了胡国华的办公室门前时,他小子这才稍稍喘了口气,但仍是胆战心惊的,抬手轻轻的敲了敲门:“咚咚……”

  “进来!”胡国华在里面说了句。

  听着,唐逸又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心说,娘西皮的,死就死了,大不了老子不干了……

  于是他小子推开了门,故作镇定的探头进去,瞧着胡国华坐在办公桌前,他小子忙是嘿嘿的乐了乐,然后称呼了一声:“胡书记。”

  胡国华抬头一瞧,瞧着门口的唐逸,他不由得一下愣住了……

  莫名的,胡国华愣怔怔的看了唐逸好一会儿后,才忽然皱眉问了句:“你就是唐逸?”

  事实上,像唐逸这等小角色,胡国华压根就不曾认识,也不知道他是谁,是干吗的,只是胡国华听了江中华的汇报后,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通过上午市委的会议讨论后,胡国华决定继续让唐逸跟周思远接触后,他才去电找江中华要的唐逸的大哥大号,然后给唐逸去了个电话,要他来市委见他。

  但是,在胡国华见着唐逸的真面目后,他忽然想起了,他和夫人在送女儿胡斯淇去机场时,见过唐逸一面,当时这小子还跟他夫人大吵了一架,他这才只知道原来这小子竟是他女儿胡斯淇爱慕的对象,胡斯淇就是因为这小子不愿嫁给省委书记朱延平的儿子朱青,而突然决定了去英国留学……

  所以刚刚胡国华见着了唐逸,才会那般的诧异。

  见得胡国华那般的诧异,唐逸心里更是有些虚了,因为他也不知道胡国华究竟是啥个鸟意思,所以他小子便是点了点头:“嗯。我就是唐逸。”

  见得唐逸在门口那样的点着头,胡国华一时之间也只好将那些个人之间的事情先撂在一边,忙是冲唐逸微笑道:“来来来,小唐,进来吧。”

  忽见胡国华那般微笑的样子,唐逸那货也忙是乐了乐,以示礼貌,笑微微的走近到了胡国华的办公桌前……

  胡国华见得他小子走近了,又忙是微笑道:“来,坐,小唐。”

  “谢谢胡书记!”

  “不用那么客气,应该的。来来来,坐吧,别拘束哈。”

  听得胡国华那么的说着,唐逸也就缓缓的在他对面的椅子前坐了下来……

  待唐逸坐定后,胡国华若有所思的打量了他一眼,然后开门见山道:“是这样的,小唐呀,我听你们平江县县委书记江中华同志说……你见过了周思远老先生,关于具体的情况,我们市委也了解了,所以……我们就想让你继续跟周思远接触,去摸摸周思远老先生的底,看他究竟是不是想在咱们江阳市投资?”

  唐逸听着,终于暗自松了口气,心说,娘西皮的,原来是他妈这事呀?早说嘛,还害得老子心惊胆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