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83章 闻声丧胆

   胡国华又是打量了唐逸一眼,继续道:“但,小唐呀,关于这次要你去摸周思远老先生的底,是我们市委的意思,所以关于具体情况什么的,你直接向我汇报就好了。但,如果我有事的话,你也可以直接向市常委书记安永年同志汇报。因为关于周思远老先生在江阳市投资一事,具体的还是由安永年同志直接负责接洽的。”

  又听了胡国华这么的说,唐逸有些懵怔的皱了皱眉头,瞧了胡国华一眼:“胡书记,您的意思就是……想要我去跟周思远老先生接触,套套他老人家的话,看他是不是想在江阳市投资,对吧?”

  “对。”胡国华忙是点了点头,“就是这个意思。但是,鉴于周思远老先生脾气古怪,这次他又不愿暴露自己的行踪和身份,所以,你还得像之前跟他接触一样,不揭穿他的身份和行踪,继续保持跟之前一样的方式跟周思远老先生接触就好了。”

  唐逸又是懵怔的皱了皱眉头:“胡书记,您的意思是……我还是将他当做普通老头呗?”

  “对。”胡国华又是点了点头,“就是这个意思。但,如果他遇着了什么麻烦或者别的关于到他人身安全问题时,你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回头,我会将能直接联系到我的方式告诉你的。”

  “好的。”唐逸点了点头。

  “小唐,你记住了,一定不能揭穿周思远老先生的身份。”

  “明白。”

  “还有,你也得适当注意你个人的行为和语言,因为你现在代表的可是咱们整个江阳市的百姓和民众,你的一言一行可能就决定周思远老先生的投资意向,明白?”

  “嗯。”唐逸又忙是点了点头。

  这事交代清楚了后,胡国华又是冲唐逸问道:“对了,小唐,你现在是西苑乡的一名乡干部,对吧?”

  忽听胡国华这么的问着,唐逸暗自怔了怔,然后小心翼翼的回了句:“算是西苑乡政府的办事员吧。”

  胡国华立马来了一句:“你若是将周思远老先生投资这事办妥了,你就不是办事员了,我直接将你调到平江来。”

  这时候,唐逸那小子不由得暗自欣喜的一乐,然后忙是道谢了一句:“谢谢胡书记!”

  “谢就不用谢了,你就帮我们将周思远老先生盯好了就成。”说着,胡国华又忙道,“回头我会给江中华去个电话,说说,会给你一些特殊职权的。总之,跟周思远老先生有关的事情,包括江中华在内,你都可以不理会他们,若是他们为难你,你直接给我电话就好了。”

  “……”

  之后,当唐逸那货从胡国华的办公室出来,他那货就乐得蹦了起来,自个一阵得意忘形的欢喜不已。

  完了之后,他小子乐呵呵的暗自心说,欧耶!原来胡国华这狗东西找老子,是他妈一桩好事呀,早说嘛,那样的话,就不用闹得老子心惊胆颤的了嘛,真是的,他娘卖个西皮的,一开始还整得老子云里雾里的,真是你妈郁闷!

  一阵欢喜过后,他小子不忘给李爱民去了个电话,第一时间跟李爱民说了这事。

  待李爱民听了之后,心里既是高兴,但又是嫉妒恨的。

  高兴是因为胡国华找唐逸不是为了质问他小子工作安排那事,所以这样一来,他李爱民也就放心了,否则的话,他李爱民也是脱不了干系的。

  至于嫉妒恨嘛……那是李爱民心想,他姥姥的,这等好事怎么就尽是让唐逸那小子给赶上了呢?这要是这小子真搞掂了周思远投资这事,就直接被调去了平江,这不……比老子混得还牛X了么?实际上,胡国华说如果唐逸办妥了周思远投资这事,就调他去平江,只是胡国华给唐逸的一个糖衣炮弹而已。

  因为没有啥东西来激励唐逸这小子的话,他小子肯定是不会尽心尽责的,所以胡国华就给他小子画了一个大饼。

  然而,胡国华心里想的则是,等周思远投资这事搞掂了,就直接将唐逸那小子淘汰出局。

  原因很简单,这就是胡国华公报私仇,谁叫唐逸那小子勾走了人家胡国华的女儿胡斯淇的心呢?又谁叫唐逸那小子曾经在机场门口跟胡国华的夫人大吵了一架,闹得他夫人很没面子呢?

  像唐逸这等跳梁小丑,也就是胡国华掌中的玩物罢了,任之摆布。

  只是胡国华这等大人物城府太深,目前唐逸还识不透他,所以给他小子一个糖衣炮弹,就够他小子乐上一阵子的了。一会儿,当唐逸从市委办公大院出来后,天色已晚,夜幕已经开始渐渐侵袭了整个城市。

  唐逸站在门口,望着前方市府大道上两旁的路灯徐徐亮起时,于是他小子皱眉怔了一下,心想,格老子的,既然这么晚了,那老子就不着急回平江了吧,干脆去江秘书那儿住一晚吧?

  想着,他小子也没有急着给江倩去电话,而是准备先沿着市府大道溜达一会儿,感受感受一下这儿的风景,幻想着自个将来要是进了江阳市市委办公大院办公会是一种啥样的感觉……

  虽然在胡国华的眼里,唐逸就是个跳梁小丑,但是唐逸这货自个可不这么认为,因为他一直都觉着自个混得不错,也算是平江的一个人物了,至少他敢做敢幻想。

  就在唐逸沿着市府大道往前溜达了一会儿后,忽然,莫名的,方乐乐那丫头给他小子打来了一个电话。

  待他小子接通电话,听是方乐乐的乐声,他这才想起跟方乐乐好久都没有见面了。

  事实上,方乐乐的心里一直都在惦记着唐逸,只是她现在工作后,没有那么多空余时间了。

  听得方乐乐在电话乐呵呵的问,问他在哪儿时,唐逸那小子也就直接回了句:“我现在在江阳市呢。”

  电话那端的方乐乐自然是不信,便是故作娇嗔的回道:“你个死猪就胡扯吧。”

  唐逸那小子郁闷的皱了皱眉头:“我草,这是咋了?现在这年代说真话没有人相信,说假话就信了,真是郁闷!”

  电话那端的方乐乐听着,忍不住呵呵的一乐:“呵……你真在江阳市?”

  “当然是真的了。”

  “那你告诉我,你现在在什么位置?”

  “市府大道这儿呀。”

  “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

  这个时候,电话那端的方乐乐开心的乐了乐,然后言道:“那你在那儿等我,我这就过去找你。”

  “……”随后,唐逸在市府大道这儿等了大约二十来分钟的样子,方乐乐那丫头果真打车赶来了。

  瞧着方乐乐那丫头赶来了,唐逸那货忍不住微皱了一下眉头,立马就有了邪念,暗自心想,咦?老子貌似还没睡过她这丫头呢?还不知道她是不是处呢?真是郁闷,每次来江阳市见方乐乐这丫头,她妈都不安排老子跟她睡在一起,闹得老子都没有机会睡到她……

  方乐乐这丫头人如其名,就是爱笑,笑得也是相当的可爱,那两个小酒窝让人瞧着,就想凑上去亲她一下……

  方乐乐乐呵呵的走近到唐逸的跟前,瞧着他这家伙微皱着眉头,她忍不住问了句:“死猪,干吗这个表情呀?”

  唐逸听着,这才醒过梦来似的,忙是嘿嘿的一乐,说了句:“你咋越来越漂亮了呀?”

  “哈……”方乐乐这个开心呀,“真的吗?”

  “嗯。”唐逸点了点头。

  方乐乐更是乐得像个小女孩似的,歪着脑袋瞧着他,问道:“对啦,你今天怎么会来江阳市呀?”

  唐逸这货现在也算是阅女无数的主儿了,所以他小子便是逗乐道:“就是想你了呗。”

  “切!”方乐乐不信的撅了撅嘴,“我才不会信你的鬼话呢!快说,你这死猪是不是来江阳市和别的美眉约会来着?”

  “嗯。”唐逸那货装模作样的应了一声,然后说了句,“那个美眉叫方乐乐。”

  逗得方乐乐扑哧一乐,也不管是真是假了,忙是开心道:“对啦,你吃晚饭了没?”

  “还没。”

  “那……”方乐乐像个小女孩似的,歪着脑袋瞧着他,“走吧,死猪,我请你吃火锅去吧。”

  “……”随后,唐逸也就跟方乐乐去了老江阳火锅店。

  一路上,唐逸那货一直在心里琢磨,看今晚能不能骗方乐乐去住宾馆,然后将她给办了……

  可是待到饭后,从老江阳火锅店出来后,方乐乐陪同唐逸漫无目的的沿着街道溜达了一会儿,忽然,方乐乐就扭头冲唐逸说了句:“好啦,很晚了,我得回去啦。”

  忽听方乐乐这么的说,唐逸甚是郁闷的皱了皱眉头:“不回去不成呀?”

  “不行啦。”方乐乐也是难为情的微皱着眉宇,“要是晚上不回去的话,我妈妈会骂死我的啦。要不……你就和我去我家吧?反正我爸爸妈妈都喜欢你啦,好不好呀?”

  唐逸这货竟是直截了当的回了句:“那你妈也不会安排你跟我睡在一起呀。”

  忽听这话,方乐乐的脸颊顿时涨红,娇羞不已的瞄了唐逸一眼,极为小声的言道:“你急什么呀?我爸爸妈妈都同意我和你……交往了,你还怕……我会跑掉呀?那……不是早晚的事情么?”

  “可是我急呀。”唐逸那货又是回了这么一句。

  “我晕!”气得方乐乐又羞又恼的,“你真是头死猪!”

  趁机,唐逸那货说了句:“要不……今晚我们去住宾馆吧?”

  方乐乐听着,两颊再次涨红不已,羞答答的低着头,心里也在暗自斗争着,因为她也是个成年女孩了,岂能不想尝试一下那事的滋味呢?可是,想着她爸爸妈妈曾经的教导,她还是想做个传统的好女孩子……

  方乐乐就这样羞答答的半晌后,忽然娇羞道:“要不……还是你自己去住宾馆吧?我……真的要回去了啦!”

  说着,方乐乐又怕唐逸生气,于是她忙道:“要不……这样吧,你下回去我家,向我爸爸妈妈提出我们俩的事情吧,这样的话,他们答应了,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