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84章 你说的是提亲呀

   “你说的是提亲呀?”唐逸忙是问了句。

  “对呀。”方乐乐娇羞的小声回道。

  “那……”唐逸想了想,然后说了句,“那今晚你还是先回去吧。”

  忽听唐逸怎么的说,方乐乐忙是问了句:“怎么啦?”

  唐逸则是敷衍道:“因为我现在还没想好娶婆娘呀。”

  方乐乐若有所思的打量了他一眼:“你的意思是……不想娶我?”

  “不是。”唐逸忙是回道,“是我现在还小。”

  “那你究竟什么意思嘛?”方乐乐追问了一句。

  唐逸回道:“我的意思就是,等我到了可以结婚的年龄了,我再提亲呀。”

  “那你今年还没有22岁吗?”

  “还没。”

  “那……”方乐乐又是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唐逸,然后言道,“那好啦,很晚了,我先回去了。”

  “……”

  之后,待唐逸瞧着方乐乐打车离去后,他这货不由得皱眉心想,娘西皮的,老子现在都跟咱们乡里的陆文婷定亲了,要是再去向你方乐乐的爸妈提亲的话,岂不是就重了么?算球了吧,你方乐乐个婆娘不让老子睡就算了吧,那老子就去找江秘书好了,反正睡她也没有那么多麻烦……

  于是,唐逸这货也就打车直奔江倩那儿而去了。

  待到了江倩那儿,一进客厅,唐逸那小子就笑嘿嘿的冲江倩说了句:“姐,我又想吃奶了。”

  江倩故作娇嗔的白了他小子一眼:“你这头死小驴!”

  “……”

  第二天一早,当唐逸从江倩这儿离去时,江倩一直恋恋不舍的送他小子到了江阳市汽车站,一直等看着他小子乘坐的大巴车离开车站后,她才缓缓的扭身离开,出了车站,她也就直接打车去市委办公大院上班去了。

  一路上,江倩回想着她和唐逸那小子在一起缠绵的点点滴滴,她都倍感温馨,心里暖暖的。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竟是迷上了他。

  或许是很久没有男人给过她这般温暖的热拥了吧?这天上午,当唐逸回到平江后,他小子就给李爱民去了个电话,说他找周思远去了。

  实际上,是他小子一时还不想回西苑乡。

  可能是他小子现在在城里找到了他想要的乐子了吧?

  毕竟在西苑乡呆着太枯燥了,没啥娱乐项目。

  尤其是在乡政府办公室呆着,也没啥具体的事情可干,简直是无聊透顶。

  正当唐逸从平江汽车站出来的时候,竟是不赶巧似的,碰见了刘永那小子。

  刘永也就平江县财政局局长刘福宽的儿子,刘晓静的弟弟。

  也就是几个月前,被唐逸在西苑湖边给揍了的那小子。

  当时刘永和两个小子开着快艇去乌溪村找胡斯淇,结果一到乌溪村村口那儿,也就是在西苑湖边上碰见了唐逸,彼此闹了个不愉快,唐逸就把他们三个小子都给揍了。

  为了那事,刘永那b小子还三番五次的找平江县公安局副局长廖晓军带着人马去找唐逸的麻烦。

  但是闹到最后,他们也没有奈何唐逸。

  当时,刘永扬言说,永远都不会放过唐逸,可是事到如今,他也没有能把唐逸怎么样。

  这次,刘永和四五个小青年打算去江阳市玩,可是没有想到的是,竟是在车站门口碰见了他的死敌唐逸。

  唐逸瞧着刘永那小子,也没有搭理他,反正唐逸心里想的是,你不犯老子、老子也不会犯你,但你若是犯了老子,老子就一次草翻你。

  经过好几次的较量,这刘永也是打心里的怕唐逸了,一见着他,他心里就犯憷。

  所以刘永瞧见唐逸时,他也没敢吱声。

  只是刘永的一个哥们瞧着唐逸拿着部大哥大在手里摆弄着,忍不住笑话了一句:“你看,那个山炮拿着部大哥大,装b似的。”

  刘永忽听这么一句,赶忙瞪了他那哥们一眼,意思是闭嘴!

  可他那哥们愣是又笑嘿嘿的说了句:“没事,就他那个山炮的,怕他干啥呀?”

  唐逸本来不想理会,可是又听了这么一句,他忽然止步,很是不爽的回头问了句:“麻痹的,你个龟儿子的说啥呢?”

  随即,刘永忙是回身朝唐逸走了过来:“唐哥,对不起哦!我那哥们不懂事!”

  见得刘永那小子态度还算好,于是唐逸也就只是不爽的瞪了那哥们一眼,没有吱声了。

  可是那哥们见得唐逸那样,他竟是又是言道:“小子,你瞪什么眼呀?知道这是哪儿不?这儿可是平江!”

  刘永忙是回头冲那哥们凶巴巴的说道:“蔡郧,你小子是不是他妈真欠揍呀?都说要你闭嘴了,你还他妈唠唠叨叨干蛋呀?”

  刘永那哥们蔡郧则是回道:“刘永,你死开去!我倒是要看他个b小子今日个敢把我怎么着?”

  刘永则是忙道:“你真他妈想跟我唐哥较劲是吧?”

  “什么你唐哥呀?我咋就没有听说过呢?在平江,我只听说过坤哥!”

  见得蔡郧那草行,刘永也就干脆闪开了,说了句:“蔡郧,既然你自己找死,那你就去吧!”

  他那哥们蔡郧还真他妈牛哄哄的朝唐逸走了过去:“山炮,你想咋的?”

  唐逸也懒得跟他废话了,忽的回转身,迈步上前,迅敏的拽过蔡郧的右手,就是反手一拧,‘咔吧’一声,给弄得脱臼了……

  待蔡郧反应过来,便是一声凄厉的惨叫:“啊——”

  唐逸管他痛不痛呢,随即又是将蔡郧的左手给‘咔啪’一声,也脱臼了……

  “啊——”蔡郧又是一声凄惨的尖叫!

  见得他鬼哭狼嚎的,唐逸又是一伸手,捏住他的下巴,给‘咔’的一声,将他的下巴也给下了……

  这会儿,只见那叫蔡郧的哥们痛得连声都出不了了,只是眼泪哗哗的滚了下来……

  完了之后,唐逸仍是没有吱声,啥也没说,扭身就走了。

  忽见唐逸就那样的扬长而去,蔡郧慌是焦急的冲刘永‘啊啊’的打着手势,意思是要他叫唐逸回来。

  可是当刘永扭头一瞧,只见唐逸早已不见人影了,于是刘永说道:“你还啊啊个毛呀?人家人都不见了,你现在啊啊还有个屁用呀?麻痹的,老子好言劝你,你这傻b就是不听,现在你知道神马叫痛了吧?这就是教训!我他妈在他手里吃的哑巴亏还少呀?你蔡郧算个毛呀?这么跟你说吧,就咱们这几个一起上,都不是他的对手!”

  那几个哥们瞧着蔡郧那痛苦而又糗态的样儿,听得刘永这么的说着,他们是想笑而又不敢笑,只是心里在说,蔡郧这个傻b就是得受点儿教训才是,否则的话,他个傻b也是太他妈嚣张了,到处都牛b哄哄,好像谁不知道他舅舅江中华似的,这回傻b了吧?就算是你舅舅是江中华,可这会儿痛都是你自个痛吧?我早就说过,要刘永别带着蔡郧这个傻b一起玩,他就是不听……到了这天下午两点来钟的样子,唐逸那货正在平江百货大厦那儿瞎逛着呢,忽然,江中华给他小子来了个电话。

  待唐逸接通电话后,听说是江中华,于是他小子忙是问了句:“江书记,您找我……啥事呀?”

  电话那端的江中华听着,心里虽然是愤怒到了极点,但是他也不敢怎么着,毕竟江阳市市委书记胡国华给他来过电话了,给了他一道死命令,意思就是说,这段时间为了周思远老先生在江阳市投资,现在唐逸在平江比谁都大,也就是说,他江中华都得听从唐逸的,所以他江中华也不敢在唐逸面前犯狠。

  当然了,江中华心里自然是有想法,那就是等这段时间过了,再慢慢来收拾唐逸。

  毕竟唐逸那小子这次将他外甥蔡郧给整惨了。

  就上午,唐逸将蔡郧的两只胳膊都弄得脱臼了,下巴也给下了,到了医院,医院的专家和教授说,这种情况已经在平江见过几次了,都是手术给复位的,若是自然复位的话,会伤着骨关节,他们医院不敢这么尝试。

  他们医院所见过的那几次,都是唐逸给整得脱臼的,只是他们不知道而已,只觉得脱臼的位置特殊,他们从未见过。

  所以医院的专家和教授建议,最好还是找着那个‘系铃人’,说他能系铃就应该能解铃。

  这不正因为医院的专家和教授建议,所以江中华也就找着了唐逸这位系铃人。

  若不是刘永认识唐逸,估计他们还找不着这位系铃人。

  这江中华出于多种方面因素考虑,也不敢太强硬的跟唐逸犯狠,所以听得唐逸那么的问着,他也只好强作笑颜,和颜悦色的言道:“小唐呀,是这样的,有个事情,恐怕还得麻烦你。”

  唐逸听着,皱眉一怔:“江书记,您说,具体是啥事呀?”

  “是这样的,今天上午我外甥不是和刘永他们一起打算去江阳市玩嘛,后来……不是在平江车站和你发生了一点点小误会嘛,估计也是我那个外甥太不懂事了,所以就……现在的情况是……去了几家医院,但是医院的专家和教授建议,还得找着你这位系铃人呀。”

  听得江中华这么的说着,唐逸也就想起了今日个上午那事来……

  不由得,唐逸暗自心想,娘西皮的,原来那个傻x小子是你江中华的外甥呀?

  想着,唐逸就说了一句话:“我倒是也算是一名医生,但是现在我这儿忙着呢,正在跟周老先生喝茶呢。”

  电话那端的江中华一听这话,立马就明白了啥意思,但是听说唐逸在跟周思远一起喝茶,他又不好意思打扰,于是他只好言道:“小唐呀,关于医疗费这都好说,只是你看……啥时候能跟周老先生喝完茶呢?”

  唐逸这小子故作声调,回道:“这个嘛……应该快完事了吧?”

  “那成。那,小唐呀,这样吧,你一会儿完事后,就给我来个电话吧。这边……关于医疗费啥的……我会提前准备好的。”

  唐逸这小子听着,心里这个乐呀,但是他小子却是仍是故作声调道:“那好,江书记,等我这边忙完了,我就给你电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