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85章 他舅舅是江中华

   待挂了电话后,唐逸这货心说,娘西皮的,既然那b小子是江中华的外甥,那就让他再痛一会儿吧,否则的话,那b小子也不知道老子的厉害……

  麻痹的,他舅舅是县委书记江中华又怎么了?老子现在可是有胡国华直接给罩着,老子怕个毛呀?要是他江中华敢跟老子犯狠,老子就直接给胡国华打电话,说他江中华不配合老子的工作,不支持老子和周思远接触,嘿嘿……

  一会儿,待唐逸那货从平江百货大厦出来后,小子也不着急,想着好久没有跟刘晓静联系了,于是他也就给刘晓静打了个传呼。

  过了一会儿,刘晓静给他小子回了个电话。

  这刘晓静也是好久没有见着唐逸了,所以一听到唐逸的声音,她也是激动,忙是笑呵呵的问道:“你个家伙现在在哪儿呢?”

  唐逸笑嘿嘿的回道:“我在平江呢。”

  “真的还是假的呀?”

  “真的。”

  听说是真的,刘晓静忙是笑嘻嘻的问道:“那你个家伙晚上还在平江吗?”

  唐逸这货则是笑嘿嘿的回道:“你要是想我在,我就在。”

  “废话!我当然想你在啦!人家好久都没有见着你个家伙啦!”

  “……”

  跟刘晓静就这样闲扯了一会儿,然后待挂了电话,唐逸那货又是心想,娘西皮的,老子继续拖延一会儿时间呢,还是……

  正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江中华又给他小子来电话了。

  因为江中华他外甥蔡郧实在是痛得不行了,一直都在冒着大汉,浑身早已被汗水浸透了,就一直没有干过。

  想想,蔡郧的两只胳膊都被唐逸给弄得脱臼了,下巴也给下了,能不难受么?能不痛么?

  况且,蔡郧已经痛了大半天了,现在人都瘦了一大圈。

  待唐逸接通电话后,江中华就急忙道:“小唐呀,你跟周老先生的事情谈完了没?”

  唐逸这货听着,则是故意回道:“那个啥……应该快了,江书记,您再稍稍等一会儿哈。”

  “那成。那,小唐呀,你一会儿要是完事了的话,就直接来县委家属大院找我吧。门岗要是问你,你就说是我家亲戚就好了。”

  “……”凑巧似的,刚挂了电话,周思远还真给唐逸来了一个电话。

  不过,周思远依旧以神秘老头的身份向唐逸求助道:“小唐呀,我是那神秘老头,现在,我这边想求你点儿事情。”

  忽听是那神秘老头,唐逸不由得心说,娘西皮的,这老头还他妈搁老子这儿装呢?不过他装就装吧,反正胡国华的意思也是让他继续装下去,那老子就陪着他一起装吧……

  “您老说,啥事呀?”唐逸问了句。

  “你现在在西苑乡,还是在平江呢?”

  “我在平江呀。”

  “那这样吧,小唐,你来一趟杨武宾馆吧。我在大堂等着你。”

  忽听又是去宾馆,唐逸皱眉一怔:“怎么……您老又跟宾馆扯皮了呀?”

  “不是。没有。这次是别的事情找你。”

  “那成,我这就去杨武宾馆吧。”

  “……”

  待挂了电话,唐逸这小子暗自心说,江书记呀,对不住了哦,那就让你外甥再痛一会儿吧,这会儿老子可真是去找周思远那b老头。随后,唐逸也就打车去杨武宾馆了。

  待唐逸到了杨武宾馆,一进大堂,果真见得那神秘老头坐在大堂休息区的沙发那儿。

  于是,唐逸也就忙是笑微微的朝他走了过去。

  待走近到那神秘老头跟前时,唐逸忙是问了句:“您老说吧,这次找我啥事呀?”

  那神秘老头也没有急着回答他,而是手势他身旁的沙发:“来,小唐呀,你先过来坐吧。”

  见得那神秘老头如此,唐逸也就走过去,扭身在他身旁坐了下来。

  待唐逸坐定后,神秘老头扭头打量了他一眼,然后言道:“小唐呀,我想买下杨武宾馆这块地来,你看……你能帮我谈下来不?”

  忽听这个,唐逸皱眉一怔:“您老……啥意思呀?要买下杨武宾馆这块地来?”

  “对呀。”那神秘老头点了点头。

  唐逸又是皱眉道:“我说……您老没有毛病吧?人家这宾馆在这儿好好的,您老干吗要跟人家宾馆过不去呀?”

  那神秘老头却是叹了口气:“唉……现在说要买下来,也是怪难为人家的!可是吧……小唐呀,我想买下它,自然是有我的意图的,你明白不?”

  “您老有啥意图呀?”

  “怎么说呢?”那神秘老头皱了皱眉头,“一时半会儿……我也跟你说不清楚,反正……我就是想给买下来。小唐呀,你看看……你能帮我给想想办法不?”

  听得神秘老头这么的说着,唐逸又是皱了皱眉头,心说,娘西皮的,这周思远这个死b老头子,还真是他妈够麻烦的哦?这……人家宾馆在这儿好好的,怎么买呀?老子找谁谈去呀?要不……老子先答应下来,然后再打电话给胡国华汇报这事……

  想了半晌,唐逸又是问了句:“您老能告诉我,您买这块地做啥不?”

  那神秘老头苦皱着眉头,回了句:“我就是想在这儿给立块碑,建造一个墓园。”

  “啥?”唐逸猛的一怔,“您老……这不还没死么?”

  “小唐呀,不是给我自己立碑,而是给我祖上的人立碑。因为当年我爸就死在这儿。”

  听得神秘老头这么的说,唐逸又是纳闷的皱着眉头:“我说……您老这构想也太大了吧?您说您要在这儿给建造一个墓园?人家好好的一座宾馆就要这样被毁了?再说,这儿可是县城城区,您说……您在哪儿给您老爸立碑不成呀?”

  那神秘老头忙道:“问题是意义不一样。我选择在这儿,自然是有意义的。我知道毁了人家的一座宾馆不合适,但是我愿意赔偿钱给他呀。”

  “那您老就直接找他谈不就得了么?”唐逸忙道。

  “问题是,我找他谈了,他不愿意呀。他说,就算我给上亿,他也不会卖掉这宾馆的。所以……我这不找你小唐了么?”

  听得这话,唐逸忍不住气郁道:“我看呀,您老也就是兜里有几个钱啥得瑟而已!要不是得瑟的话,您说您老在平江哪儿给您老爸立碑、建造墓园不成呀?”

  那神秘老头点了点头:“是,我这也是瞎得瑟。但是……我这不现在有条件了么?不是想在有生之年,了解我的这个心愿么?因为这一直都是我的一个心愿!小唐呀,这么跟你说吧,当年我爸就死在这儿,连尸首都没人敢给他抬,你知道么?我爸的尸首就那样的腐烂在这儿,唉……”

  “为啥呀?”

  “小唐呀,你是没有经历过那个动荡的年代,你是不会了解的。那时候,谁要是敢抬我爸的尸首,谁就是反革命,就会被打倒,明白么?当时我们全家都被列为了反革命,当年呀……在一个亲戚的帮助下,我逃去了香港,我姐姐逃去台湾。我妈在和我一起逃去香港的途中,死了……”说着,神秘老头的眼眶里有些湿润了,哽噎了几下喉咙……

  见得神秘老头那样,唐逸也就小声的问了句:“您老不是说……您是从北京来的么?”

  神秘老头继续哽噎了几下,然后回道:“没错,我就是从北京来的。因为后来等到内地平息了,我就回了北京。”

  听得那神秘老头这么的说着,唐逸暗自心说,娘西皮的,周思远这个死老东西还装呢?

  不过,听了这段故事后,唐逸也是泛起了恻隐之心,有些同情的看了看那神秘老头,然后言道:“这样吧,既然您老……死认了这块地,那么……我帮您老想想办法看看吧?不过……我也不敢百分之百担保就一定能拿下来,但是把握嘛……还是有那么个七八十的吧?”

  “那成,谢谢你了,小唐!”

  “……”之后,待唐逸出了杨武宾馆后,不由得回头看了看耸立在身后的杨武宾馆,然后心说,麻痹的,娘西皮的,这个死神秘老头尽是让老子去办这等高难度的事情,真是郁闷呀!你说,人家这杨武宾馆在这儿好好的,他非得给买下来建造墓园?妈的,老子看他也是有钱烧的,瞎他妈得瑟!

  随后,唐逸又是想了想,然后也就给江阳市市委书记胡国华去了个电话……

  等胡国华接通电话后,唐逸也就忙是将这事汇报给了他……

  胡国华听之后,也是皱眉怔了怔,心想,这周思远老先生也太过分了吧?虽然平江算是一个不太起眼的小县城,但是它好歹也是个县城不是?他居然要在城区搞什么墓园,这……单独搞一个墓园在那儿……也不合适不是?

  胡国华经过一番深思熟虑过后,便是对唐逸说道:“小唐呀,这样,你再去找周思远老先生谈谈,你说……单独建造一个墓园在城区内显得太单调了,格格不入的,也不合适。你说能不能这样,我们将杨武宾馆周围的地都给征收回来,由他投资,兴建一个公园,这样也能将墓园掩盖在公园内,这样一来,对市容来说,也是一种美化。至于公园的名字,就任由他老先生命名就好了。”

  听了胡国华这么的说,唐逸皱眉一怔,不由得心说,麻痹的,这个更狠,不愧为江阳市的大佬呀,不但连杨武宾馆给毁了,就连周围的建筑都得全给毁了……

  这也是一个比一个狠,周思远想要的是毁掉杨武宾馆给建造一座墓园,胡国华则是为了促成这件事,好拉周思远投资西苑湖景区项目,又为了城市规划和建设等诸多方面因素考虑,所以干脆就将杨武宾馆周围的地皮全给征收回来,这样一来,政府方面也好有个理由去出面征回杨武宾馆的地皮。

  从这其中,唐逸那小子也领悟到了些东西。

  跟胡国华汇报完这事后,唐逸也没有周思远的大哥大号,所以一时也就没法联系上他,于是他小子这才打车奔平江县委家属大院而去了。待唐逸赶到平江县委家属大院时,正好,江中华已经接到过了胡国华的电话,胡国华跟他说了周思远想要杨武宾馆那一块地的事情,意思要他去配合唐逸,尽量这事促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