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86章 彻底胆寒

   有了胡国华的这个电话,江中华的心里这才没有那么恨唐逸了,因为这证明了,唐逸那小子的的确确是在跟周思远谈事,不是在故意拖延时间。

  所以这样一来,江中华又是将心中的郁气莫名的转向他外甥蔡郧,冲蔡郧是一顿训斥。

  反正那意思就是,得罪什么人不好,非得得罪人家唐逸,真是没事找事。

  蔡郧那b小子现在是彻彻底底的领教了唐逸的狠劲,估计这辈子,他都不敢再招惹唐逸了?

  原来那个不起眼的山炮,居然是这么一个牛人,闹得这蔡郧也是将肠子都给悔绿了。

  因为那脱臼的滋味实在是不好受呀,痛呀!当唐逸来到江中华的家门前时,抬手敲了敲门:“咚咚咚……”

  听着敲门声,江中华是赶忙前来给打开了门,见得门口站着的是唐逸,他这个欣喜呀,忙道:“来来来,小唐,快进来吧!”

  唐逸那货故作模样的说了句:“谢谢江书记!”

  待唐逸进得客厅后,江中华啥废话都没说,直接甩给了唐逸一沓钱:“来,小唐,小小意思!这次,也是麻烦你了!”

  唐逸还故作模样的客气道:“这这这……江书记,还是……算了吧?”

  见得唐逸这样,江中华直接将那一沓钱给塞到了唐逸的口袋中:“你说,你这小子跟我还客气啥呀?”

  见得钱都塞到口袋了,唐逸那货便是笑嘿嘿的说了句:“这……怎么好意思呀?”

  “咳!”江中华忙道,“你说你这小子跟我还这么客气做啥呀?对了,小唐,你还是先赶紧去看看我外甥的那情况吧,一会儿我们再聊哈!”

  “成。”唐逸这货故作爽快的点了点头,心里则是在说,娘西皮的,这就是平江县县委书记吗?竟然对我唐逸这么客气?这也太有意思了吧,嘿嘿……待江中华领着唐逸到了其中的一间卧室后,只见蔡郧那b小子浑身汗水都干了,像是汗水都出尽了似的,只是看上去还浑身汗津津的。

  他正痛苦不堪的坐在床沿。

  因为那脱臼闹得他是躺也痛,坐着也痛,所以他就干脆起身坐在了床沿。

  这大半天痛得他是看上去明显的瘦了一大圈。

  这会儿,他见得唐逸进来了,他更是浑身汗毛都立起来了,毛骨悚然的,打心里的胆寒了……

  江中华忙是冲唐逸言道:“小唐呀,麻烦你快给看看吧。那个啥……都闹腾了他一天了,你看他这痛得都瘦了大半圈了。”

  蔡郧那b小子也不敢吱声,蔫得跟根双打的茄子似的坐在那儿,涩涩的囧囧的低着头,没敢正眼看唐逸……

  唐逸也不想搭理他小子了,不想跟他废话了,所以上前去,只见唐逸一伸手,拽过蔡郧的右手一拽一推,‘咔啪’一声,然后又是拽过他的左手,又是一拽一推,‘咔啪’一声……

  完了之后,唐逸又是一伸手,掐住蔡郧的下巴,猛的往上一抬,‘咔’的一声……

  最后,唐逸在蔡郧的左右肩膀上各拍了一下,然后在他的下巴下掌了一掌,完事后,他拍了拍自个的手:“好了,没事了。”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蔡郧那b小子也就半信半疑的尝试活动了一下下巴……

  咦?

  蔡郧那b小子暗自一喜,好像真的能动了耶?能嘴嚼了耶?

  然后,蔡郧又活动了一下两只胳膊,再次心头一喜,咦?好像都能动了耶?不痛了耶……

  由此,蔡郧不由得倍感神奇的偷偷的瞄了唐逸一眼,暗自心说,原来这个山炮这么牛X呀,怪不得刘永那货怕他,叫他唐哥……

  江中华见得蔡郧那小子在唐逸面前也不敢吱声,也不敢正眼看他,于是他便是问了句:“好了没?”

  “嗯。”蔡郧点了点头。

  见得蔡郧点头了,江中华也是倍感神奇的看了看唐逸,倍是诧异:“小唐呀,原来你还有这么一手呀?”

  唐逸不屑的一笑,又是拍了拍自个的双手,意思在说,这都是小儿科的事情。

  见得唐逸那样,江中华忙是微笑道:“好了好了好了,小唐呀,我们到客厅去坐会儿吧。”

  “成。”唐逸点了点头。然而不赶巧的是,当唐逸随着江中华回到客厅的时候,竟是碰见了江岩和严秀雅双双回来了。

  在瞧见严秀雅的那一刻,唐逸心里这个尴尬呀,无法言表。

  严秀雅更是倍觉尴尬,她早已偷偷的羞红了双颊,因为她心里明白,唐逸曾经在平江党校学习期间,她和唐逸偷偷睡过的那些事,还有她要唐逸陪她去江阳市修复处女膜的事情,一瞬间历历在目……

  关于这些事情,只有他们两个心里清楚。

  江岩天生性格开朗,见着唐逸在他家,忙是乐道:“呃?哥们呀,你……啥时候来的呀?怎么不给来个电话呀?不够意思哦!”

  江中华见得他大儿子江岩和唐逸认识,于是他也就好奇的问了句:“小岩呀,你跟小唐认识?”

  江岩忙是乐着回道:“认识呀。他是我的一个好哥们。”

  回答着,江岩顺口问了句:“呃?爸呀,您怎么想起请他来我家了呀?”

  提起这事来,江中华心里这个郁闷呀:“这不……蔡郧那小子不懂事嘛,上午出去玩,得罪了人家小唐,所以小唐也就给了他一点儿教训咯!”

  江岩听得他爸这么的说着,他不由得冲唐逸乐道:“你是不是又将我堂弟蔡郧的胳膊弄得脱臼了呀?”

  唐逸囧囧的一笑,表示默认了。

  江岩瞧着唐逸那样,也明白了,于是他冲他爸言道:“爸,蔡郧那小子在哪儿呢?我去训训他几句!”

  “在江铭那屋呢。”

  这时候,唐逸忽然言道:“那个啥……江书记,我还有事,我先走了哈。”

  江中华忽听唐逸这么的说,他忙是言道:“这不江岩都回来了么?你们又是哥们,就呆会儿呗!在我家吃晚饭再走吧!”

  “对对对!吃了晚饭再走!”江岩也忙是言道。

  可是唐逸实在是觉得尴尬呀,所以他执意道:“不了不了,改天吧。我真的还有事。那个啥……江书记,您知道的,就那事。”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江中华自然明白他是在说周思远,于是他也只好言道:“那成吧,小唐,既然是那事……那我就不留你吃晚饭了吧。”

  江岩忙是好奇的问了句:“爸,啥事呀?”

  江中华则是回道:“这事你就别问了,我们工作上的事情。”

  于是,唐逸也就打算走了,但是他小子还是克制住了自个的尴尬心里,像是若无其事的冲严秀雅招呼了一声:“严校长,您也来这儿了呀?”

  毕竟曾经在党校学习过,要是唐逸不跟她招呼一声的话,也不太好似的,怕是更会引起大家的猜疑。

  严秀雅也不是傻子,知道唐逸啥意思,所以她也是强制克制住了内心的尴尬,冲唐逸微微一笑,言道:“看来你这小子从党校学习完了后,混得不错呀?”

  “一般般。”唐逸装模作样的回道,“谢谢严校长的栽培!”

  “……”之后,当唐逸出了门之后,他小子终于呼出了一口爽气来:“呼……”

  然后他小子便是心说,娘西皮的,今日个怎么就这么赶巧了呀,全都碰面了呀?这要是让江岩那哥们晓得了老子提前睡过了他的未婚妻,现在他未婚妻的那个膜是假的、是重新修复的,他岂不是会恨死老子呀?此刻,严秀雅也在心说,没想他那个死小子还蛮机灵的哦,要不然……要是被看出了啥破绽的话,那就玩完了……

  然而,当严秀雅回想着曾经跟唐逸睡过的那事来,她的心里并没有一丝悔意,反而留给她的是一种刺激、温馨而又浪漫的感觉。

  若是可以的话,她还想偷偷跟唐逸重温一下当时的那种感觉。

  在这一刻,严秀雅也闹不清她自己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了?她居然背着自己的未婚夫和唐逸偷尝了禁果,她还感觉那并没有什么……

  虽然她也曾深深的愧疚过,觉得对不起江岩,但是她心里想的可是,还想找机会和唐逸偷偷的那个……

  待唐逸从县委家属大院出来后,天已经黑了,街上的街灯已经徐徐亮起……

  正在这时候,刘晓静给他小子来了一个电话,等唐逸接通电话,刘晓静就忙是问道:“你个家伙现在在哪儿呢?”

  “嗯?”唐逸皱眉愣了愣,然后忙是来回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我在县委家属大院西门这儿呢。”

  电话那端的刘晓静还以为唐逸是跑去了县委家属大院那儿去找她呢,于是她忙是言道:“笨蛋!你跑去那儿找我干嘛呀?我现在又没在家!你赶紧打车来留园小吃街这儿吧,我在这儿等你!”

  “……”随后,唐逸也就打车去留园小吃街了。

  到了这儿,见着了刘晓静后,只见刘晓静忙是欢喜不已的歪着脑袋打量了唐逸一番,然后有些心痛的说:“死笨蛋,你怎么瘦了那么多呀?你不会好好照顾好自己呀?好啦,走吧,我去给你大补一顿啦!”

  一边说着,刘晓静也就一边扭身打算领着唐逸朝前方走去了……

  唐逸瞧着,也就忙是跟上了,加快两步,追上刘晓静与她并行着。

  一边往前走着,刘晓静一边又是扭头打量着唐逸,那个心痛呀:“死笨蛋,我可不许你再瘦下去了哦!你要是再瘦下去,我就揍你,哼!瞧你现在瘦的这个样儿,看着……我就揪心死啦!你怎么那么不会照顾自己呀?好啦,以后我尽量多抽空去找你个死笨蛋吧,否则你又会照顾不好自己!”

  听得刘晓静这么的说着,唐逸心里也明白,她这是在掏心窝子的关心他,为此,他开心的乐了乐,然后言道:“晓静姐,可能……如果这次顺利的话,我很快就有可能被调来平江了?”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刘晓静欢心的一喜:“真的呀?”

  “真的!”唐逸忙是点了点头。

  刘晓静又是欢心的乐了乐,然后言道:“那太好啦!那样的话,我就好照顾好你个死笨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