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87章 心痛他瘦了

   “……”唐逸那货说他很快就可以被调来平江了,那是因为江阳市市委书记胡国华向他承诺过,如果他小子这次能顺利拉周思远老先生在江阳市投资的话,那么就直接将他调来平江,所以唐逸那货才会这么的对刘晓静说。

  实际上,如果这次周思远老先生真要是决定投资西苑湖景区项目了的话,胡国华则会玩一次过河拆桥的把戏,直接将唐逸这小子给踢出去。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唐逸这小子不该跟胡国华他女儿胡斯淇勾搭上,也不该在机场门口那儿跟他太太大吵一架。

  虽然这事,胡国华当时没有出面说什么,但是他可是记在心里的。

  再说了,作为一名市委书记,胡国华要是因为这等鸡毛蒜皮的小事出面,在大庭广众之下跟一个毛头小子吵吵的话,也会有失他的身份的。

  但是这回,既然让他碰上了唐逸这小子,那么肯定是没有唐逸什么好果子吃的。

  只是唐逸这小子目前还看不出胡国华那等城府而已。一会儿,刘晓静领着唐逸来到了平江最有名的私家菜餐厅——江云之家。

  到了这儿,进餐厅找个位置坐下后,刘晓静就张罗着点菜了,第一道菜,刘晓静就点了一道清炖牛鞭,第二道菜则是火爆腰花……

  唐逸听着这菜名,忍不住皱着眉,看了看对面坐着的刘晓静,言道:“晓静姐,你说要给我大补一顿,这究竟是补哪儿呀?你不是说我只是瘦了么?”

  因为唐逸这货可是一名隐藏的超级中医,自然知道这些食物都是补那个啥的,也就是补肾壮阳的,而刘晓静只是心痛他瘦了,所以他才会这么的问刘晓静。

  刘晓静正在点着菜呢,忽听唐逸那家伙这么的问着,打断了她,她嗔怒的白了他一眼:“瞧你个死笨蛋瘦的那样儿,还吵吵什么呀?”

  “不是……”唐逸无奈的皱着眉头,“我知道你是说我瘦了,但是你点的这些菜……究竟是补啥的呀?你究竟是说我哪儿瘦了呀?”

  一旁正在写着菜名的服务员瞧着,忍不住脸红的扑哧一乐:“哈……”

  因为作为这儿的服务员,自然是知道那些菜是补什么地方的。

  忽见服务员窃笑了起来,刘晓静不由得有些懵怔的愣了愣,囧囧的看了看唐逸,一时也不知道说啥是好了,于是她又是嗔怒道:“好啦!别吵吵啦!我点的这些菜,你今晚上必须吃完!”

  见得刘晓静那样,唐逸只好无奈的皱眉道:“好吧。听你的吧。”

  一旁的服务员又是偷笑了起来,呵……

  唐逸那货则是在郁闷的心说,娘西皮的,我只是人瘦了好不好呀?

  一会儿,等点完了菜,服务员扭身离去后,刘晓静才小声的冲唐逸问了句:“喂,我点的这些菜有什么问题吗?”

  忽听刘晓静问起了这个问题来,唐逸忍不住嘿嘿的一乐,回道:“你知道这些都是补哪儿的吗?”

  “补哪儿的呀?”刘晓静懵怔的看着唐逸。

  “哈!”唐逸捧腹一乐,然后冲刘晓静小声道,“这些都是补肾的,壮阳的,懂吗?”

  “啊……”刘晓静诧异的一怔,噌的一下就红透了双颊,囧囧的看着唐逸,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

  瞧着刘晓静那样,唐逸那货又是嘿嘿的乐了乐,然后小声的说了句:“看你今晚受得了不?”

  忽听唐逸说了这么一句,刘晓静更是羞红了双颊,连耳朵根子都红了,极为娇羞的瞄了唐逸一眼,然后小声的回了句:“我才不要跟你那个呢!”

  “那你给我点了这么些补的,你让我吃完了,今晚上咋办呀?”唐逸忙道。

  “可是……”刘晓静微皱了一下眉宇,胆怯的看了看唐逸,说了句,“好痛,我不要那个啦!”

  忽听刘晓静说好痛,唐逸这才想起来,两个月前和刘晓静那个的时候,刚进入一点儿,痛得刘晓静一把推开了他,然后死活也不愿给他了……

  想起那事来,唐逸现在还有些郁闷的皱了皱眉头,看了看刘晓静,然后小声的说了句:“没事的,这回不会痛了。”

  刘晓静不信的愣了愣眼神,冲唐逸撇了撇嘴:“你怎么知道呀?”

  “因为……你上回已经痛过了呀。”

  刘晓静仍是不信的看了看唐逸,言道:“反正我不要和你那个啦!真的好痛的!那回……你个死笨蛋就弄得人家痛死了啦!”

  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对于刘晓静来说,也是这么个理儿。因为打自上回唐逸弄痛了她之后,她就再也不想要那事了,一直都不敢想那事。饭后,等出了餐厅,刘晓静扭头看了看身旁的唐逸,她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于是她也就没有吱声。

  唐逸那货这会儿也没有说啥,只是就那样的和刘晓静默默的朝前方的街道漫步着。

  这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来钟了,像平江这等小县城,在这时候已经安静下来,街道上有些冷清。

  这已经是九月中旬了,所以晚上的天气稍稍有些凉意了。

  继续往前走了一会儿,刘晓静感觉有些冷了,便是用双手抱住了自己的身体,扭头看了看唐逸,说了句:“喂,现在我们去哪里呀?”

  唐逸听着,扭头看了看刘晓静,忍不住说了句:“去宾馆吧?”

  “要去你自己去,我不去。”刘晓静忙是回道,因为她一想到去宾馆,就知道了唐逸要干啥了,可她真的是怕痛了,所以她可是不想要那事了。

  然而唐逸甚是郁闷的皱了皱眉头,只觉身体热呼呼的,由此,他不由得心说,娘西皮的,你个死婆娘非得给老子吃那么些补的,闹得老子这会儿都难受死了,可你个死婆娘还他妈不愿去陪老子睡,这叫老子今晚上怎么过呀?

  正在这时,刘晓静再次扭头看唐逸时,她忽然一下怔住了:“咦?你怎么流鼻血了呀?”

  唐逸懵怔的一怔:“我流血了吗?”

  一边说着,唐逸一边抬手在鼻孔前抹了一把,一看手,只见手上还真抹上了一把鲜红的血液……

  “怎么办呀?”刘晓静焦急了起来。

  唐逸则是郁闷的瞧了她一眼:“你说怎么办呀?你非得点那么些补的东西给我吃,能不着急上火吗?”

  “那……”刘晓静犯憷的皱了皱眉宇,“就……一定要和你那个,才不会流血了呀?”

  唐逸则是回了句:“反正要是不泻火的话,就会一直流鼻血咯。”

  “那……我……”刘晓静又是犯憷的皱着眉宇,因为她真的是怕痛,没辙了,她只好说了句,“要不……我去给你个死笨蛋找一个女的来吧?”

  忽听刘晓静这么的说着,唐逸更是郁闷了:“那你这不是好了别的女的吗?”

  刘晓静也是有些郁闷,撇了撇嘴:“好了别的女的就好了别的女的吧,反正……只要不是我痛就好啦!”

  又听得刘晓静那么的说着,唐逸心里这个郁闷呀,没辙了,只好冲她说了句:“像你这么大方的女的,我还是头一回见呢。”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着,刘晓静问了句:“什么意思呀?”

  唐逸则是回道:“若是你爸出去和别的女人那个啥的话,你妈指定会又哭又闹又上吊的,可你刚刚居然说去找女人给我,把痛苦留给别人,你说你这是一位多么伟大的女子呀!”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刘晓静不由得微皱了一下眉宇,想了想,然后心说,咦?好像是这样的哦?记得去年,我妈就因为我爸出去鬼混了,她真是又哭又闹又上吊的……

  想到这儿,刘晓静忍不住想象了一下,若是唐逸真的跟别的女人那个啥了,她会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想着想着,刘晓静觉得心里好像还真不是个滋味似的,于是,没辙了,她咬了咬牙,忽然冲唐逸小声的说了句:“那这痛苦还是我自己受着吧。”

  忽听刘晓静终于说了这么一句,唐逸那货忙是乐道:“那走吧,我们这就去宾馆吧。”随后,唐逸和刘晓静也就在这附近找了一家宾馆,要了一间房。

  可是在乘坐电梯上楼的时候,刘晓静回想着上回的那次钻心的痛,她倍是胆寒的皱了皱眉宇,心说,我妈为什么情愿自己痛着,也不愿我爸出去鬼混呢?那……多痛呀?

  此刻,唐逸那货则是在乐嘿嘿的心想,格老子的,上回……老子应该已经破了刘晓静的那个膜吧?

  待一会儿到了房间,刘晓静由于怕痛,她就立马找借口去洗手间冲澡去了,想故意拖延一下时间,也还有个心理准备。

  可是唐逸那货则是有些等不急了,见得刘晓静进洗手间了,他小子一个溜身,趁着刘晓静正要关门时,他小子就溜进了洗手间了。

  刘晓静不由得胆寒的一怔:“啊?你?”

  唐逸那货嘿嘿的一乐,说了句:“一起冲得了,节省时间嘛。”

  刘晓静两颊羞红的看着他:“不要啦!我不习惯和男生一起冲澡的啦!”

  唐逸则是笑嘿嘿的言道:“没事,反正上回你身体的每个部位我都见过了,你还羞什么呀?”

  “你……”刘晓静无奈的皱了皱眉宇,撇了撇嘴,娇羞的看着他,也不知道说啥是好了……

  唐逸那货瞧着刘晓静那样,他则是笑嘿嘿的解衣衫的纽扣了……

  最后没辙,闹得刘晓静也只好娇羞的硬着头皮,抬手缓缓的解去了衣衫的纽扣……

  一会儿,待打开热水器,一起冲澡的时候,唐逸那货那还忍得住呀,将刘晓静推向墙壁……

  反正刘晓静也是有所心理准备的,也想好了,痛就痛吧,随他个死家伙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只要他泻火了,不流鼻血了就好。

  因为从她妈妈身上,刘晓静也看到了她未来的缩影,那就是女人就这命,不管是在办公室还是在家里,都得撅着p股干一辈子。

  可是这回,令刘晓静没有想到的是,当她感觉到有个滚烫的家伙直入了她的身体时,她只是稍稍感觉还有一丁点儿的痛,除此之外,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奇妙之感,那种感觉还怪舒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