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88章 李爱民的忧虑

   待唐逸那货折腾完毕,呼的一声趴在刘晓静的背上后,他不由得在她的耳畔问了句:“刚刚不是很痛吧?”

  “嗯。”刘晓静甚是娇羞的应了一声,也不好意思说太多,只是仍在默默的回味着刚刚的那番云雨的滋味,感觉是那般的奇特和舒服,简直就是妙哉快哉也,回味着那无穷的奇妙之感,不由得,刘晓静竟是忽然渴望着再来一回,再感受一下。

  之后,等冲完了澡,出了洗手间,到了被窝里后,竟是反过来了,刘晓静对唐逸来了一回霸王硬上弓。

  事后,唐逸忍不住笑嘿嘿的冲刘晓静问了句:“你刚刚这是啥情况呀?”

  刘晓静娇羞的一笑,小声的回了句:“帮你个死笨蛋泻火呗。”

  唐逸则是忙道:“我看是你尝到了那等快乐的奇妙滋味吧?”

  “讨厌,你!”刘晓静娇羞的白了唐逸一眼,嘴上却是笑微微的。

  “……”

  这晚,竟是刘晓静霸王硬上弓了唐逸三四回。

  第二天一早醒来,一睁开眼,刘晓静又是冲唐逸来了一回霸王硬上弓。

  看来,这刘晓静是从中找到了其中的乐子和奇妙之感。下午,唐逸本想回西苑乡了,可是那神秘老头又给他来了一个电话。

  待唐逸接通电话,那神秘老头就问了他,关于杨武宾馆的那块地怎么样了?

  唐逸听着,则是回道:“是这样的,您老听我说,我昨天就立马跟相关部门沟通了,他们的意思是……您老若是真想要杨武宾馆那块地的话,那么就干脆将杨武宾馆周围那一带的地都圈给您老,然后在那儿建造一个公园,这样的话,墓园可以掩饰在公园内,这对城市规划和市容市貌来说,也好对市民们交代得过去。但是建造公园的费用和征地的费用啥的,都得由您老来承担,您看……怎么样?若是成的话,政府方面可以出面去征地。”

  电话那端的神秘老头听着,皱眉想了想,然后说了句:“那这笔费用可不小呀?”

  听得这么一句话,唐逸心里这个郁闷呀:“我说,您老不是就是兜里有几个钱不知道怎么花吗?怎么……我这样帮您老去协调那块地的问题,您老怎么又来这么一句呢?既然钱是个问题的话,那么您老就别装那b了!我可是跟您老说,平江县城大小也算是个县城,您说您就单独在那儿建造一座墓园,合适吗?”

  电话那端的神秘老头听着唐逸这话,他反而忍不住欣然的乐了乐,然后言道:“小唐呀,谢谢你了哈!这样吧,我先做一个预算,考虑一下,然后再给你电话吧?”

  “那成。”唐逸回道,“那您老也是没啥事的话,我今天就回西苑乡了。”

  “好吧。那你先回西苑乡吧,回头我给你电话。”

  “……”这天下午四点来钟那会儿,唐逸回到了西苑乡。

  他刚进西苑乡政府大院的门,李爱民就给他小子来了个电话:“唐逸呀,你现在在哪儿呢?”

  “刚回西苑乡呀。”唐逸回道。

  “那你小子现在在西苑乡政府吗?”

  “刚进大门。”

  “那成,那你就直接来我办公室吧。”

  “……”于是,唐逸也就直接去了李爱民办公室。

  李爱民瞧着唐逸推门进来了,他就忙道:“小唐呀,那个啥……就是平江上回给我们乡里的那艘游艇的事情,被卢开明那个狗东西给捅到县里去了,今天上午,县里来人问游艇来着,我当时就打了马虎眼,说是你小子开去平江了。若是明天县里再来人查这事,你小子就说游艇没油了,暂时停在平江码头那儿。”

  听得李爱民这么的说着,唐逸皱眉一怔:“然后咋办呀?”

  李爱民忙道:“没事。我已经派李振和刘海俩去平江租游艇去了,反正先掩饰过去再说吧。”

  唐逸又是皱了皱眉头:“对了,李书记,你刚刚说……是谁给捅到县里的?”

  “就是卢开明那狗东西。”李爱民回道,“我想……卢开明那狗草的指定是想趁这次这事,搞我一次?因为他一直都想将我挤下去,由他来担任乡委书记。”

  听得李爱民这么的说,唐逸忍不住说了句:“卢开明那狗东西这么多事呀?”

  “咳!”李爱民司空见惯的回道,“这也没啥,哪里都这样。谁都想坐一把手的位置不是?不过也没事,咱们也不怕卢开明那个狗草的。”

  说着,李爱民又是担心道:“不过……若是这次卢开明那狗日的真想搞我的话,恐怕……我也够呛?因为这次关于安排你小子担任招商办第一任主任这事,就闹得咱们乡政府内不合了,乡里的乡民们也是意见可大了,所以……现在就看江中华那边替我撑腰不撑腰了,若是有江中华撑着,估计也没啥大事?”

  见得李爱民苦闷的皱着眉头,唐逸也知道,他确实是帮了他不少,对他也是挺好的,还有就是现在彼此相处久了,也是蛮有情感的了,所以唐逸就在想,若是李爱民被拿下了的话,恐怕他在西苑乡就不一定能混得这么如鱼得水了,于是他忙是冲李爱民言道:“李书记,你放心好了,卢开明那边,我去搞掂就好了。”

  李爱民忙是问了句:“你想咋个搞掂他呀?”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

  “是不是去找你世伯呀?”李爱民又是问道。

  “不是。”唐逸忙是摇了摇头,“这事我不会去找我世伯的。”

  李爱民忙道:“我就担心你小子因为这事去找你世伯,因为这种事情,不能去找他。这只是我们乡里的斗争问题,所以一定不能去找上级领导帮助,要是那样的话,就是打小报告了。”

  唐逸回了句:“李书记,你放心好了,我一定让你这个书记稳稳当当的!”

  “……”

  当天晚上,唐逸就给卢开明乡长去了个电话,当卢开明接通电话后,唐逸就很不客气的说了句:“卢乡长,你最好不要搞事!”

  电话那端的卢开明听着,不由得猛的一怔,倍觉一阵懵然,然后愣了好一会儿后,卢开明囧笑的问了句:“唐逸呀,你这话……啥意思呀?”

  “不明白就算了。”说完,唐逸就挂断了电话。电话那端的卢开明听着唐逸就说了这么两句话,就挂了电话,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那种感觉吧……光说是郁闷吧,又有些气愤,总之,不是个滋味。

  因为卢开明心想,他姥姥的,这事怎么……有点儿本末倒置的感觉呀?他唐逸那小子算个什么东西呀?不就是招商办的主任么,居然敢跟我卢开明这么说话?不管咋说,我卢开明好歹也是西苑乡名正言顺的乡长吧?他……他唐逸不就是凭着安永年的那点儿威望,在西苑乡混得如鱼得水的么?可是,他再怎么如鱼得水,目前也只是招商办的一个主任不是?他小子居然就敢跟我这位乡长这么说话?这……要是这样下去,还了得呀?

  越想,卢开明的心里越是郁闷,越不是滋味……

  原本这会儿卢开明正在家跟老婆亲热呢,一番激烈的前戏过后,刚刚要进入主题呢,可是却被唐逸那小子来的一个电话给打断了,还说了那么两句莫名其妙的话,这闹得卢开明哪还有心思和老婆继续亲热下去呀?

  卢开明他老婆躺在那儿期待了半晌,见得卢开明就那样的依靠在床头,忽然皱眉不展的点燃了一根烟,在那儿闷闷的吧嗒着,他老婆心里这个气呀,倏然仰身坐起,抢过卢开明手头的烟,就给扔了,嗔怒的质问了一句:“你个死炮打的还来不来了呀?”

  卢开明见得老婆那样,他倒是也没有生气,只是烦心的说了句:“你先睡吧。”

  “可是……”他老婆心里这个郁闷呀,嗔怒道,“你不要就别碰老娘了嘛,现在闹得老娘那儿湿嗒嗒的,你死个炮打的又不要了,你想憋死老娘呀?”

  “好了好了,不要闹了!”卢开明更是烦心道。

  见得卢开明那样,他老婆忽地气郁的掀开被子,就下床了……

  卢开明忽见他老婆生气了,忙是问了句:“你死哪儿去呀?”

  他老婆头也没回的回了句:“老娘自个去茅房用手解决不成呀?”

  卢开明听着,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心说,这个死婆娘咋就那么大瘾呢?一晚上不弄她,她都受不了,真是要命!第二天上班后,卢开明就直接来到了唐逸的办公室。

  坐在办公桌的唐逸瞧着卢开明不敲门就推门进来了,他小子有些不爽的问了句:“卢乡长,你这么急,找我啥事呀?”

  卢开明忙是带上门,冲唐逸问道:“唐逸呀,你昨晚上给我那个电话,究竟啥意思呀?”

  忽听卢开明问的是昨晚上那个电话的事情,唐逸则是目光锐利的瞧着卢开明:“究竟啥意思,我想卢乡长你心里应该明白?”

  见得唐逸那样,卢开明心里这个气呀:“唐逸呀,你别忘了,你只是招商办主任而已,我才是西苑乡的乡长!”

  “你甭跟我这儿说你是干嘛的!”唐逸则是回道,“老子告诉你,卢开明,你要是真想整事的话,那咱们就试试吧!”

  听得这话,卢开明真急眼了:“唐逸!你小子别我这儿牛轰轰的!关于你这个招商办主任是怎么来的,你自己心里清楚!别的话,我也不想多说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最后,我提醒你小子一句:西苑乡,他李爱民还没专政呢!”

  唐逸则是回道:“老子不管你是啥乡长不乡长的,总之,你要是闹得老子不爽了,也有你好受的!”

  “你小子牛啥呀?不就是仗着你世伯安永年那点儿威信么?”

  “草!”唐逸不屑道,“你别跟老子这儿拿我世伯说事,告诉你,就算没有安永年,老子照样要你卢开明好看!”

  “你小子就吹吧!”

  唐逸听着这话,便是说了句:“你说我吹是吧?”

  卢开明回了句:“你小子也就在那儿瞎吹!”

  完了之后,卢开明扭身就拽开门,出了唐逸的办公室。等卢开明走后,唐逸想着卢开明这狗东西愣是不知道见好就收,还上他办公室这儿来摆谱来了,证明他才是西苑乡的乡长,在西苑乡不要跟他较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