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90章 摊牌

   “晕死!他不是什么神秘老头好不好呀?他是我爷爷!”

  “那你爷爷在吗?”

  “你找他做什么呀?”

  唐逸郁闷的回道:“是他要我来这儿找他的呀。”

  “那你就在门口等着吧。等我爷爷睡醒了再说吧。”

  “啥?”唐逸更是郁闷的皱眉一怔。

  就在这时候,唐逸所说的那个神秘老头忽然来到了门口,见得是唐逸在门口,他忙是微笑道:“来来来,小唐,进来吧!她是我孙女,周婷,你叫她婷婷就好了。”

  “周婷?”唐逸皱眉一怔,然后看了看那神秘老头,“那您老就是姓周咯?”

  “对。”那神秘老头笑微微的点了点头,“我姓周,叫周思远。是不是……你们整个江阳市都在找我呀?”

  听得周思远这么的说着,唐逸郁闷的说了句:“您老还真是挺能装b的哦。”

  周思远则是乐道:“你小子不也是蛮能装的吗?”

  说着,周思远话锋一转:“好了好了,小唐,先进来吧。咱们慢慢聊吧。”

  “……”周思远住的是一间套房,外间是会客厅,里间是卧室。

  待唐逸进得会客厅后,周思远忙是招呼他在沙发前坐了下来。

  周婷见得爷爷要谈事,便是说了句:“爷爷,我回我那房间了哦。”

  “好的。”周思远回应了一声。

  完了之后,周思远在唐逸对面的沙发前坐了下来,冲唐逸问了句:“喝茶吗?”

  “不用了。”唐逸忙是回道,“您老还是说,这次找我啥事吧?”

  周思远微微的笑了笑,言道:“也没有别的事情,就是想向你摊牌了。隐瞒了这么久了,要是我再不摊牌,感觉……有点儿对不住你了。现在,你也知道我的身份了,咱们就开门见山吧。你回头跟你们领导说说,引荐一下,我想跟他们谈谈。”

  听得周思远这么的说着,唐逸忙是问了句:“您老是想见哪位领导呢?”

  “就直接见胡国华吧。你能给安排上吧?”

  “能。”唐逸点了点头。

  周思远又是打量了唐逸一眼,言道:“我回来这么久了,看来也是跟你小唐有缘呀,赶巧你还是唐大川的孙子,这就更是缘分了。这次……我已经决定了,投资西苑湖景区项目,但是,我有一个条件,要求你们招商办成立专项资金,这专项资金就由你小唐来负责管理。因为你们政府的那些人,我信不过,我就信得过你小唐一个人。所以关于这次我投资西苑湖景区项目,我想要你做你们政府方面的接洽人,以后大大小小事情,我只针对你小唐,若是你们政府方面能答应这个的话,这事就基本上定下来了。”

  听得周思远这么的说着,唐逸皱眉一怔:“您老的意思是……以后关于西苑湖景区开发的大大小小事情,您老只找我?”

  “对。”周思远点了点头。

  “可是……”唐逸皱了皱眉头,“那我岂不是……得忙死呀?”

  “怎么……你还不愿意?”周思远忙是打量了唐逸一眼。

  唐逸则是苦闷的回道:“就算不愿意也得愿意呀,因为您老要求的,上级领导肯定会给我下死命令呀。”

  “……”

  实际上,在周思远说要唐逸负责专项资金的时候,唐逸那小子心里不知道有多乐呢,因为他小子在想,可以趁机捞一笔,嘿嘿……

  只是要他小子当政府方面的接洽人时,他小子心里有些不大愿意了。

  因为他在想,开发西苑湖景区少说也得个一年以上的,若是要他小子负责大大小小的事情的话,那岂不是就意味着他小子还得继续在西苑乡呆着?这次,周思远基本上跟唐逸谈妥关于投资西苑湖景区一事后,也就等着跟市委书记胡国华见面,再敲定一下细节方面的问题了,然后就是合作协议的签署问题了。晚上,周思远老先生本想请唐逸吃顿饭,可是唐逸那小子借口说有事,也就走了,离开平江大饭店了。

  实际上,是唐逸那小子着急跟胡国华汇报,说他已经跟周思远老先生谈妥西苑湖景区投资一事了。

  当唐逸急着将这事汇报给了胡国华后,胡国华不动声色的说了句:“唐逸同志,这次真是太感谢你了,你可是这次决定周思远老先生投资的大功臣呀!”

  然而,等电话一挂,胡国华就立马给平江县县委书记江中华去了个电话。

  等江中华接通电话后,胡国华说了句:“中华呀,那个什么……有个事,我想要你去办一下。”

  “胡书记,您说!”

  “就是……关于西苑乡唐逸……你看……能不能安排他回村里去当个小村干部就得了?”

  江中华忽听这话,不由得一怔:“胡书记,您这是……”

  胡国华忙道:“是这样的,我觉得……唐逸同志……毕竟年龄还小,还得将他放在基层锻炼几年才行。当然了,这事……你也不用着急去办,等西苑湖景区的协议签署后,你再去办这事吧。”

  “……”这天晚上,唐逸也就没有回西苑乡了,便给刘晓静打了个传呼。

  过了不一会儿,刘晓静就给回电话了,听说唐逸在平江,刘晓静立马就跟他约在了一家宾馆见面。

  因为刘晓静现在尝到了那事的奇妙滋味后,一没事就在回味着跟唐逸做那事的奇妙之感,所以这一听说唐逸在平江,她哪里还忍得住呀?

  这回,当刘晓静和唐逸进了宾馆的客房后,她就对唐逸来回霸王硬上弓。

  唐逸没有想到的是,这晚,刘晓静竟是霸王了他七回。

  第二天上午,唐逸回西苑乡的时候,不由得心说,娘西皮的,还好老子年轻扛得住,否则的话,就一晚被刘晓静折腾七回的话,哪里还有力气回西苑乡呀?当唐逸回到西苑乡,李爱民就来他办公室找他小子来了。

  李爱民见着唐逸的第一句话就是:“小唐呀,你小子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呀?”

  “啥?”唐逸懵怔的皱眉一怔,“李书记,你说的……啥呀?”

  李爱民愁眉不展的点燃了一根烟来,深吸了一口,然后烦闷的呼出一口烟雾,这才言道:“上午,江中华直接给我来个电话,他意思……等过段时间,将你小子调回乌溪村去当村干部,说是要我……先跟你小子通个气,好让你小子有个心理准备。我问江中华了,问究竟因为啥,最后江中华跟我说,说是胡国华的意思,说是要将你小子放去基层锻炼几年再说。”

  说完,李爱民也是闹情绪的骂道:“麻痹的,胡国华这办的是啥事呀?真是闹心!”

  唐逸听明白后,相当郁闷的皱眉想了想……

  琢磨了好一会儿后,唐逸终于想明白了,不由得,他小子暗自心说,他姥姥的!他娘卖个西皮的!八成是胡国华那个狗日的想公报私仇吧?指定是因为老子跟他女儿胡斯淇的事情闹得……

  琢磨透了这事后,唐逸又是暗自骂道,麻痹的,胡国华这个死狗日的,想要过河拆桥阴老子是吧?成,老子让你阴个够!麻痹的,到时候,你胡国华个狗日的下地跪着求老子,老子都不答应!

  于是,唐逸便是冲李爱民说了句:“李书记,你也别为难了,这样吧,这事这几天就办了得了吧。”

  忽听唐逸这么的说,李爱民猛的一怔:“小唐呀,你这是……啥意思呀?你还真打算回乌溪村呀?”

  “嗯。”唐逸点了点头。

  “这……”李爱民眉头紧皱,也不知道唐逸这小子究竟咋想的,“你小子要是离开了西苑乡,招商办咋办呀?”

  唐逸回道:“没事呀,这西苑乡有的是人呀。随便安排一个不就得了嘛。”

  说着,唐逸又是恳切道:“李书记,你就按照我说的办就是了。明天我就回乌溪村。”

  “那……”李爱民想了想,“那等一会儿,我去给江中华打电话说一下这事吧?”

  “说毛呀?不用说了!”

  “问题是,江中华要是问起了这事,咋办呀?”

  唐逸忙道:“没事,你就说按照他的意思,全都办妥了呗。他还敢怪罪啥呀?”

  “……”按照唐逸的意思,第二天一早,李爱民陪着他小子坐船过了西苑湖,来到了乌溪村。

  离开乌溪村那么久了,再回乌溪村,唐逸又是有了一种别样的感觉。

  忽然间,唐逸那小子忽然心想,还是呆在这乌溪村自在,虽然生活平平淡淡的,没有那么多精彩,但是生活得却是自由自在的,没有那么多烦恼。

  李爱民陪着唐逸来到了乌溪村后,就去找村长李厚生说了,意思就是,安排唐逸担任乌溪村的副村长。

  一直来,这乌溪村也没有啥副村长,所以这个职位可有可无,反正就目前来说,李爱民觉得唐逸这小子也不会窝在乌溪村太久,所以也就安排了这么一个位置。

  村长李厚生一直都是个老好人,他对唐逸也是有着一种特殊的情感,所以听得李爱民这么的安排着,他也就满口答应了下来。

  这事安排妥了后,唐逸便去找隔壁的吴婶说了一下,说他最近得在村里住一阵子。

  吴婶听着,心里这个高兴呀,说好呀,我这就去帮你收拾房间。

  住宿问题都安排妥当了后,唐逸也就领着李爱民上西苑湖边钓鱼去了。

  因为李爱民要等傍晚的那趟船回西苑乡。这天下午,平江县县委书记江中华给唐逸来个电话,问他要周思远老先生的联系方式。

  这也是胡国华的意思,要江中华要来周思远的联系方式,然后他们去约见周思远老先生就好了。

  反正周思远老先生都决定投资西苑湖景区了,所以有没有唐逸,都没所谓了。

  在胡国华的眼里,像唐逸这等角色,一直都是个跳梁小丑罢了,起不到啥决定作用的。

  再说了,周思远最终还是得跟江阳市市委那边签署合作协议的。

  唐逸听得江中华要周思远老先生的联系方式,于是他也就将电话号码告知了江中华。第二天上午十点整,胡国华约了周思远老先生在江阳大饭店的一个小会议室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