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91章 过河拆桥

   周思远见了胡国华,第一句话就是问道:“胡书记,那个……小唐呢?”

  “他……”胡国华愣了一下,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见得胡国华回答不上来,周思远则是言道:“我跟小唐说好了呀,谈这事的时候,他得在场呀。”

  胡国华又是愣了一下,然后囧笑道:“周老先生,要不……我们先谈着吧?反正现在……不就是协议问题了么?”

  没想到的是,周思远听着这话,立马就站起了身来:“胡书记,还是等哪天小唐有空了,他也过来,咱们再谈吧。”

  见得周思远起身了,胡国华也忙是站起了身来,囧笑道:“周老先生,其实……小唐只不过是乡村的一名小小干部而已,他……其实在不在……不影响您老和我们合作的。”

  周思远则是回道:“这是你们政府内部的事情,我不干涉。但是,我跟小唐说好了,如果我决定投资的话,那么他必须是整个西苑湖景区项目的负责人,具体的事宜,我只跟他接洽。若是没有他的话,那么这次的合作……我也只能说抱歉了!”

  忽听周思远这么的说,胡国华一下傻眼了,囧囧的愣在那儿,不知所云……

  周思远见得胡国华那样,他便是言道:“那成了,胡书记,这次我们就算是见个面吧。至于谈具体合作细节问题,还是等小唐有空了吧。”

  说完,周思远也就扭身打算走人了。

  胡国华忽见周思远要走了,他忙是迈步追上去,一边囧笑道:“周老先生,请您留步!”

  周思远回头瞧了一眼胡国华:“胡书记还有事么?”

  “也没别的事情了。”胡国华忙是笑微微的言道,“我就是想……既然见面了,那么……今天中午,咱们就一起吃顿饭吧?”

  “不用了。”周思远直截了当的回道,“要吃饭,也得小唐来了,咱们再一起吃顿吧。因为我一直想请小唐吃饭,他个死小子一直没有给我这个机会,所以……好了,胡书记,我们就……下次见吧。拜拜。”

  “……”

  瞧着周思远老先生就这么的走了,这胡国华一时傻眼了,一时间他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原本胡国华以为唐逸促成了这事后,就没有他小子啥事了,这就可以过河拆桥了,谁知道周思远老先生指名道姓的要唐逸在场,才肯谈合作细节问题。还有就是,周思远老先生也说了,整个西苑湖景区项目的政府方面的接洽人得是唐逸,要不然的话,就没得谈了……

  想着周思远老先生的话,胡国华有些尴尬了,因为他在想,也不知道江中华有没有已经实施了他的安排,要是已经实施了,已经将唐逸赶回乌溪村了的话,这就麻烦了,万一唐逸那小子一犯起倔脾气来,死活都不愿回西苑乡继续担任招商办主任了的话,那这就是一大难题了……

  正在胡国华想着这事的时候,湖川省省委书记朱延平给他来电话了。

  忽听兜里的大哥大响了,胡国华忙是掏出大哥大来,接通电话:“喂。”

  “我,朱延平。”

  “朱书记,您……您说。”胡国华有些胆怯言道,因为他心里知道朱延平要问的是什么事。

  “国华呀,那个什么……今天上午跟周思远老先生谈得怎么样呀?”

  “啊……那个……我……”胡国华有些语无伦次了……

  “你这吞吞吐吐的,究竟什么意思呀?”

  “那个……是这样的……朱书记,现在有一个小小的问题,但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我能给办好的。”

  “小问题?也就是说……今天上午没有谈成咯?”

  “是,哦……不是……”

  “国华呀,你这一会儿是一会儿不是的,到底是还是不是呀?”

  没辙,胡国华也只好硬着头皮实话道:“是。”

  “既然是,那你就说是呗。究竟遇着了什么问题呀?”

  “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我会尽快解决的。”胡国华忙道。

  “那成吧。你就去解决吧。不过,国华呀,我可是把丑话跟你说在前头哦,若是这次西苑湖景区项目没有谈成的话,江阳市市委书记可就得换人了哦!”

  “是是是,我明白!”

  “那就这样吧。”说完,朱延平就挂断了电话。

  听着朱延平挂断了电话,胡国华只觉自己的心凉了半截似的……

  因为胡国华自己清楚,朱延平早就想要动他了。

  说来说去的,也是胡国华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因为说得好好的,胡国华说要将女儿胡斯淇许配给朱延平的儿子朱青,这事省委的那些个领导层面的人也都知道,结果倒好,朱青特例从国外赶回来相亲,结果胡斯淇跑了,出国了,闹得朱青一气之下,又立马出国了。

  所以这事闹的,朱延平感觉很没有面子,早就想动他胡国华了,只是还没有找着合适的理由而已。

  正好这次赶上西苑湖景区项目一事,若是胡国华谈不成这事,朱延平就将立马拿下他。

  因这个理由拿下胡国华的话,他也是无话可说。

  想起这事来,胡国华又是恨唐逸那小子恨得牙根都痒痒的,想要咬他小子一口似的。

  因为关于胡斯淇和朱青的那事没成,也是因为唐逸这小子引起的。

  眼看着这事就要成了,结果半道杀出个唐逸来,还是他妈一个破山沟里的穷小子,这胡斯淇就是看上了他这么一个小子,死活都不愿去跟朱青相亲了。

  尽管胡国华和夫人双双都苦苦相逼,可是还是不管用,这胡斯淇就是死活都不同意去跟朱青相亲,愣是要出国留学,说自己还小,暂时还不想嫁人。

  当时,胡国华他夫人就说,若是胡斯淇不去跟朱青相亲,她就去死!

  结果胡斯淇对她妈说了,要死还不如她去死,反正她都是她妈生下了,既然她妈这么不顾及她的感受,那么她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不如她死了算了,就当她妈没有生过她这么一个女儿。

  最后逼急了,胡斯淇还割了一次腕。

  后来胡国华看女儿都这样了,也就同意她出国留学了。

  关于割腕这事,胡斯淇一直都没有跟唐逸提起过,也不许她妹妹胡斯怡向唐逸提起。

  因为胡斯淇不想让唐逸那家伙知道她为了他都割腕了,要是这样的话,唐逸那家伙一定会很得意,还以为她嫁不出去,死活要赖给他似的,所以她要隐瞒这事。

  可是她妹妹胡斯怡说了,如果爱,但不表达出来的话,对方永远都不会知道的。

  胡斯淇则是说,就是暂时不能让唐逸知道,不能让他知道她喜欢他,因为她还要看他的表现,看他是否爱她,若是他不爱她的话,那么她就情愿这辈子不嫁。

  事实上,唐逸那小子一直也不知道胡斯淇对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

  只知道她出国了,然后也不常给他来电话。现在,胡国华的处境非常的尴尬,上头有朱延平压着,下头还有唐逸那小子让他成不了事,所以胡国华现在是憋着一肚子的闷气,不知道向谁发泄?

  原本胡国华眼前着周思远老先生这事要促成了,想要摆唐逸一道,给他小子一次严厉的打击报复,可是哪晓得周思远老先生说了,这事没有唐逸还他妈不成,谈不拢。

  没辙,胡国华也只好立马给平江县县委书记江中华去了个电话。

  待江中华接通电话后,胡国华忙是问了唐逸那事安排下去没有?

  江中华也不知道什么意思,只以为胡国华是想急着将唐逸的事情给安排妥当,所以他忙是笑微微的汇报道:“那个什么……胡书记,那事我已经跟西苑乡李爱民说了,要他先跟唐逸招呼一声,好让唐逸有个心里准备。”

  听得江中华这话,胡国华这怒呀:“谁他妈让你这就着急跟李爱民说了呀?我不是他妈说了,等过一阵子么?”

  忽听胡国华在电话里这个怒,吓得江中华都缩了缩脖子,眉头紧皱,暗自气郁的骂道,麻痹的,胡国华这个狗日的是不是他妈吃老鼠药了呀?没事冲老子瞎吼他妈个蛋呀?

  江中华也只能在心里这么的骂骂咧咧的,表面上还得笑笑呵呵的问道:“胡书记,怎么了?”

  “你还他妈问怎么了?信不信我这就换掉你呀?”胡国华也只好这一肚子闷气撒在了江中华身上。

  江中华心里这个气闷呀,又是在心里骂骂咧咧的,我草,尼玛隔壁的,胡国华这狗草的是不是真吃了老鼠药呀?还没完了是吧?

  胡国华听得电话那端的江中华都不敢吱声了,于是他忙是稍稍和蔼了一些,说了句:“快给李爱民打电话,问他有没有安排唐逸回乌溪村。”

  “好。”江中华也只好忙是回了这么一句。

  于是,胡国华就挂断了电话。江中华听着胡国华挂断了电话,他心里这个气闷呀,将电话往办公桌上一甩:“我就草胡国华他姥姥的!!!麻痹的,没事冲老子瞎吼他妈什么呀?总有日子,我江中华得骑在你胡国华的头上,到时候看我怎么收拾你个狗东西!!!”

  无缘无故的挨了一顿凶,这江中华心里能不他妈气郁吗?

  再说了,关于唐逸的事情,也是他胡国华说的,现在他胡国华又来凶他,他当然窝火了。

  过了好一阵子,江中华平息了自个的心境后,才拿起电话来,给西苑乡乡委书记李爱民去了个电话。

  听得李爱民接通了电话,江中华就忙是说了句:“我,江中华。”

  “江书记,您说,啥指示?”

  “那个啥……爱民呀,唐逸还在西苑乡吧?没有回乌溪村吧?”

  “江书记,您说唐逸那小子呀?”

  “对呀。”

  “是这样的,江书记,您不是说要我跟唐逸那小子先招呼一声么,好让他有个心理准备么,哪晓得他小子听了之后,自个就主动要求回乌溪村了,昨天就回去了。我都给他安排好了,暂时要他小子在乌溪村担任副村长。”

  听了李爱民这么的汇报着,江中华无奈的皱了皱眉头,说了句:“咋动作这么快呀?”

  “我也不知道唐逸那小子是怎么想的,一说,他小子就主动要求回乌溪村了。”

  “那成了,没事了。”说着,江中华又忙是问道,“哦,对了,你没有跟唐逸说,是我的意思吧?”

  “没有。我只说了是胡国华的意思。唐逸那小子听说是胡国华的意思,他就马上要求回乌溪村了。”

  “那成,我知道了。”

  “……”待挂了电话,江中华皱眉一怔,不由得猜想着,看来这里……是有事呀?难道唐逸那小子和胡国华之间有啥……恩怨?不对呀,唐逸那小子在西苑乡也就是一个跳梁小丑而已呀,胡国华跟他小子也犯不上呀?再说了……唐逸那小子也是凭着安永年的关系混起来的,这……

  难道是胡国华跟安永年俩闹矛盾了,所以就从唐逸那小子身上做文章?这……这叫他妈怎么回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