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96章 演讲水准

   被见得吴家村村长被吓得一阵汗颜的坐了下去,那些个老东西也就没有一个干吱声了,因为这玩意玩得太大了,他们可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光是说一个亿的资金就吓到了他妈。

  见得各村的村长和代表都不敢吱声了,乡政府那些人员也就没敢就唐逸担任副乡长这事发表意见了。

  趁机,李爱民又给说了几句:“你们这些个老东西不要坐在这儿倚老卖老,现在时代早就变了,你们得适用这个时代,否则你们玩不转了。现在也不是你们这些个老东西摆资历和苦劳的时候了,现在一切都讲究的是经济发展,懂吗?再说了,做人得低调。就拿唐逸同志来说,人家虽然年轻,但是人家干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来,你们看他言声了吗?你看看人家多么低调?你们这些个老东西还好意思站出来问政绩?你们不觉得你们的那张老脸没有地方搁呀?是,我承认,在坐的各位老同志都是有功劳和苦劳的,但是你们作为老一辈、前辈,应该要懂得去接纳、包容年轻一代的党政干部,因为未来是属于他们,也是我们共同的。在此,多余的话我不想多说了,我只想申明一点:那就是谁要是对唐逸同志担任副乡长一职还有意见的话,那么我就将西苑湖景区项目一事交给他去办!”

  听得李爱民这么一番讲话后,谁都不敢吱声了。

  由此,唐逸那小子不由得心想,我靠,看来这李爱民关键时刻讲话还是蛮有水准的嘛?怪不得会是西苑乡乡委书记,原来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嘛?

  从中,唐逸也慢慢悟到了,那就是大领导必须得有能说话道的能力,关键时刻,讲得出一番很有道理的大话来,说得大家伙都没有脾气,不敢言声。

  领悟到这个之后,唐逸这小子暗自决定,以后没事得多练练口才,得会说才是。

  一会儿散会后,唐逸忙是去人群中找他们乌溪村村长李厚生去了。

  待找到了李厚生时,唐逸忙是冲他言道:“村长,今日个谢谢你了哦!”

  李厚生则是不屑道:“这你谢个啥呀?得,有工夫没有呀?”

  “你想做啥呀,李叔?”唐逸忙是问道。

  “废话,我好不容易上西苑乡来一趟,你小子不请我去酒馆里喝顿酒呀?”

  忽听是这事,唐逸忙是乐道:“好好好,走走走。我还以为是啥事呢?原来是这事呀?就你李叔不说,我也会请你喝酒不是?”

  见得唐逸这小子这样,李厚生倍觉欣然的乐了乐,然后抬手拍了拍唐逸的肩膀:“臭小子,现在混得不错!也算给我们乌溪村增光了!以后,好好混着吧,争取将来混成一个大领导来!”

  唐逸忙是有些不好意思的乐了乐,言道:“那还得李叔多多帮衬着我呀。”

  “这还用说呀?”

  唐逸又是乐了乐,然后言道:“走吧,李叔,我带你去吃一锅鲜吧。那儿的鱼很好吃。”

  “……”

  随后,唐逸也就领着李厚生去陆文婷她大伯开的那家一锅鲜店。

  经过一段时间之后,唐逸这小子也想明白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既然已经跟陆文婷定了亲了,那么就先将就着维持着这关系吧,反正一时退亲也不好意退。

  要是真提出退亲的话,陆文婷她大伯肯定不干,而且有可能陆文婷一时想不开还得寻短见?

  现在,唐逸也慢慢了解陆文婷了,她就是一个农村女人的娇蛮和泼辣性格,她所想的很简单,就是嫁个男人好好过日子。

  因为生活在这等乡村,除了好好过日子,也没啥别的了。

  尽管陆文婷也是个大学生,但是她骨子里还是这等小老百姓的性格,想法没有那么复杂。

  况且从大学毕业回到西苑乡后,她自然融入到了这家乡的环境。

  当然了,就在这西苑乡来说,就陆文婷那长相,也算是绝品佳人了,无论是哪方面的条件,用这乡村的话来说,配唐逸还是配得上的。

  要不是因为她长得好看,nai子又大的话,唐逸那货才不会喜欢上她呢。

  但是关于定亲那事,唐逸一直都觉得有点儿坑爹的感觉。

  因为他小子还真没去想自个未来的婚姻问题,他目前也就还是一个不怎么定性的孩子罢了,所以彼此在一起耍耍朋友、睡睡觉还成,若真谈到结婚,他小子一时也就懵了,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了。

  慢慢的,通过跟陆文婷的交往后,他小子倒是慢慢的从陆文婷那儿得知了家庭是啥概念。

  俗话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所以这陆文婷也是相对比较成熟和成稳的,她是不会轻易做出啥出格的事情来。

  她唯一做的一件荒唐事,那就是跟唐逸这家伙扯上了关系。

  现在她就像足了一个乡村的妇人一般,死把着唐逸,不许他跟别的女孩好。

  可是就唐逸这家伙,她哪里把得住呀?

  每次进城去找别的女的睡觉,他小子都告诉陆文婷,是去办事去了。

  反正现在在西苑乡他倒是老实了,好久都没有去找覃媛了,也没有去找杜薇老师了。

  至于他小子回乌溪村跟廖珍丽医生睡觉,陆文婷也是不知道的。

  一会儿,当唐逸领着他们村村长来到了一锅鲜店时,就忙是嚷嚷着:“大伯,给我弄一锅鱼,要虹鳟鱼哦!”

  陆文婷她大伯听得唐逸那小子在外面嚷嚷了,忙是笑嘿嘿的从厨房跑了出来,见得唐逸领着人来吃饭了,他开心不已,忙是乐道:“小唐呀,你帮我招呼着哦,大伯去弄鱼去了。”

  “成。”唐逸忙是点了点头,又不忘叮嘱道,“对了,大伯,弄好一点儿哦,实惠一点儿哦,这位可是我们乌溪村村长。”

  陆文婷她大伯听着,忙是笑嘿嘿的看了李厚生一眼,乐道:“原来是亲家那边的人呀,那成,为一定好好安排!”

  李厚生皱眉一怔:“亲家那边的人?”

  见得李村长不解,唐逸那小子轻描淡写的解释了一句:“那个啥……我跟他侄女定亲了。”

  李厚生听着,这个欢喜呀:“那你小子咋不早说呢?我这啥也没买,哪好意思呀?”

  陆文婷她大伯忙道:“不用不用!您来了,我这儿就很高兴了!对了,您坐吧!我去张罗菜去了,等忙完了,我就过来陪您喝酒!”

  “……”

  一会儿落座后,李厚生不由得欢喜的打量着唐逸:“你小子现在成了呀,婆娘也定了,这就差不多了呀!回头好好干几年,争取去县城买套房子,你这小子就算是齐活了!”

  唐逸那货则是不以为然的笑了笑,啥也没说,只是心里在想,娘西皮的,至于最终给老子生孩子的婆娘还指不定是谁呢?

  等一会儿,陆文婷她大伯将菜给整好了后,也就忙是在桌前坐了下来,打算陪李村长喝酒了。

  总的来说,这个乡村的人都还不错,彼此相处得都很好,算是蛮有人情味的。

  他们三个正在吃着喝着,忽然,陆文婷回来了。

  陆文婷一进门,见得唐逸又带人来这儿吃饭了,她心里很是欢喜,心想这个家伙还不错嘛,还蛮顾家的嘛,嘻……

  陆文婷她大伯见得她回来了,忙是招呼道:“来来来,文婷呀,过来认识一下,这位是亲家那边村的李村长!”

  陆文婷忙是笑微微的前来:“李村长好!”

  “你好!”李村长忙是微笑的点头道,待瞧清是陆文婷,他不由得一怔,“呃?你不就是……西苑乡办公室的文员么?”

  “是呀。”陆文婷忙是笑微微的点头道。

  由此,李厚生忍不住冲唐逸乐道:“唐逸呀,你小子福气不错嘛!”

  趁机,陆文婷撒娇似的冲李村长告状道:“哪里呀?就他个死家伙老是说我这儿不好哪儿不好的啦!我都快被他气死啦!还有,他老是没事就往县城跑,也不告诉我,他去干嘛了?还有,他说要是我不乖的话,他就不娶我了,哼!”

  听得陆文婷这么说,李厚生忙道:“他小子敢?他要是敢的话,你就跑去乌溪村找我,看我怎么收拾他小子!我可不管他现在是不是啥副乡长哦!”

  每当唐逸那小子听到这样的对白,他都偷偷的皱着眉头,心说,娘西皮的,这婆娘怎么见人就说老子的坏话呀?真是郁闷!

  见得唐逸那家伙不吱声,陆文婷则是有些得意的瞟了他一眼,偷偷的冲他做了个鬼脸,意思是在说,看你个死家伙以后还敢欺负我不,哼!

  见得陆文婷那样,唐逸仍是不吱声,忽然端起了酒杯来:“来来来,村长,大伯,我们一起干一杯吧!”

  被唐逸这么一张罗,他们几个也就只顾喝酒了,不理睬陆文婷了,这气得陆文婷偷偷的白了他一眼,心说,哼,你个死家伙,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你?

  她白她的眼,唐逸那小子假装着啥也没有看见,只顾埋头吃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