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97章 胡国华来电有请

   这晚饭后,唐逸原本要领着李村长回乡政府去他宿舍睡,可是陆文婷她大伯非得留李村长在他这儿睡,说这儿房间和床铺、被褥啥的都有。

  见得陆文婷她大伯如此好客,李村长也是感觉盛情难却,于是也就答应在这儿睡了。

  见李村长答应在这儿睡了,于是唐逸招呼了一声,也就打算回去了。

  当唐逸出门后,陆文婷忙是追了出来:“喂,死家伙,等我一下啦!”

  唐逸回头一看,见得陆文婷跟出来了,他忍不住皱眉一怔,心说,娘西皮的,老子还说今晚上偷偷溜去找覃媛将事情说清楚呢,没想到陆文婷这婆娘还真像是个跟屁虫似的,郁闷!

  陆文婷追上唐逸后,扭头白了他一眼:“你个死家伙跑那么快做啥呀?是不是想去找覃媛呀?别以为姑奶奶我不知道哦!”

  唐逸这个郁闷呀,皱眉回了句:“老子去找谁,你也管呀?”

  “废话!我当然要管啦!因为我现在可是你的女人啦,你说我该不该管呀?”

  “可是不还没结婚么?”

  “没结婚又怎么啦?定亲了就证明我是你的女人了好不?要是你个家伙不承认的话,那我就去偷人,看你难受不难受?”

  “就你长这样,谁要你呀?”

  “哼!我长得难看又怎么啦?既然我难看,那你为啥还要睡人家呀?”

  唐逸皱眉道:“老子都好久没有睡你了好不?”

  “废话!那不是你个死家伙干的好事么?不是去医院那个啥……堕那个胎了么?不是医生说了,一个月内不能那个么?要是不那样的话,你个死家伙才没有那么老实呢!”

  唐逸那货立马来一句:“那好,打今日个起老子就不睡你了,让你的那话儿臭去!”

  “才不会臭呢!姑奶奶我每晚都洗的!”

  “……”

  跟陆文婷就这么一路吵吵着,不知不觉的,也就来到了乡政府门口。

  唐逸甚是郁闷的扭头看了看陆文婷,也不知道说啥是好了,没辙,也只好跟她一起进了大院内,奔楼侧走去了,打算绕过楼侧回宿舍了。

  待回到宿舍,上楼后,陆文婷就那样默默的跟着唐逸来到了他的房间。

  反正她现在只要能逮着他的时候,就这样一直死守在他身边,不给他出去找别的女孩的机会。

  唐逸打开房间的门之后,扭头瞧着陆文婷跟进来了,他甚是郁闷的皱了皱眉:“喂,我说,你这每晚都非得跟老子睡在一起,又不能做那事,闹心不闹心呀?”

  陆文婷不由得撇嘴白了他一眼:“笨蛋!早就过了一个月了好不好呀?”

  忽听这个,唐逸皱眉一怔:“那你怎么不早说呀?”

  陆文婷忍不住一声窃笑,说了句:“我就是要让你每晚都难受呗!”

  忽见陆文婷这婆娘还挺坏的,唐逸那小子愣了愣,然后扭身过来,一把抱起陆文婷就扭身朝床前走去了……

  陆文婷忙是挣扎道:“混蛋!你不是说你不睡我了吗?”

  唐逸忍不住嘿嘿一乐,回道:“我又没说今晚不睡你,嘿嘿!”

  一边说着,唐逸那小子就一边迫不及待的撩起了陆文婷的上衣来……

  这时,陆文婷忙是略显娇羞的说道:“等等啦!还没洗啦!”

  唐逸那小子这会儿哪还会管那么多呀,埋头就对着她xiong口的那对鼓荡白嫩之物啃去了……

  被唐逸那小子这么的一怔,不觉的,陆文婷有些陶醉的闭上了双眼来,忍不住哼唧了一声,吐气如兰……

  第二天上午上班后,胡国华忽然给唐逸那小子来了个电话。

  待唐逸接通电话,胡国华就忙是和蔼的言道:“小唐呀,那个什么……是这样的,我已经约好了周思远老先生今天下午在江阳大饭店第一会议室洽谈协议的事宜,但是周思远老先生就是希望你能在场,所以你看……你下午两点前能赶到江阳市么?”

  听得胡国华这么的说着,唐逸暗自心说,我草,胡国华这个龟儿子的还真变得怪了哦?

  于是,唐逸回道:“那好,我这就出发吧。”

  “行行行。小唐呀,等你到了江阳市,你给我来个电话,我派我司机过去接你。”

  “……”

  随后,唐逸也就忙是向李爱民招呼了一声,说胡国华找他去江阳市。

  完了之后,他小子也就从西苑乡出发了。

  当他小子刚坐上去往平江的中巴车,陆文婷就给他追来了一个电话。

  等唐逸接通电话,陆文婷就忙是问道:“你个死家伙又去哪里呀?”

  “江阳市。”唐逸有些郁闷的回道。

  “你又去江阳市做啥呀?”

  “办事。”

  “啥事呀?”

  听得陆文婷一个劲的追问着,唐逸这个郁闷呀:“我草,你是调查局的呀?老子去干啥还得一一向你汇报呀?”

  “废话,我是你的女人,你去外面做啥当然要告诉我啦!”

  唐逸烦了,干脆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陆文婷听着唐逸那家伙居然敢挂她的电话,她心里这个气郁呀,心说,等你个家伙回来,看姑奶奶我怎么收拾你,哼!

  唐逸有些闷闷的坐在车上,不由得心想,娘西皮的,看来陆文婷这婆娘不能要,否则的话,早晚是个累赘?老子去干点儿啥,她都要问,真是他妈个烦!

  一会儿到了平江,待坐上去往江阳市的大巴车后,唐逸给胡国华去了个电话,说他一个小时后就到江阳市。

  胡国华听了,忙是说一会儿就派司机去车站接他。

  没辙,胡国华这回为了谈成西苑湖景区项目一事,也只好先这么憋屈的伺候好唐逸这位跳梁小丑。

  待唐逸快要到了江阳市时,胡国华的司机给唐逸来了个电话,说他在什么位置等着他。

  当唐逸出了车站,果真见得门前的花坛边有辆车停在那儿等着他。

  然而,不赶巧的是,当唐逸朝那辆车走去时,忽然被一丫头给拦截住了……

  唐逸当时懵然了一下,然后待看清对面拦截住他的那个丫头时,不由得一怔:“怎么是你呀?”

  朱心那丫头气呼呼的瞪着唐逸:“哼!这回看你往哪里跑?”

  唐逸郁闷的一怔:“我们有这么大仇吗?!!”

  “怎么就没有呀?!!”朱心心里这个气呀,“告诉你这只死乌龟,姑奶奶我可全记着呢!!!还有,姑奶奶我实话告诉你吧,我在这儿等你都等了好几天啦!!!”

  唐逸听着,瞧着朱心这丫头这么大气性,他甚是纳闷的看了看她:“我草,咱们俩正有这么大仇吗?!!”

  “哼!你得意的时候,你忘了是吧?”朱心怒视着唐逸,“打自姑奶奶我在公用电话亭接到的那个电话起,你就得罪了我,知道吗?还有,后来你害得我掉进下水井里,姑奶奶我全都记着呢!”

  “可是……”唐逸皱眉想了想,“你上回不还跑去西苑乡跟老子说,说你要跟我做好朋友了么?”

  “笨!那当然是姑奶奶我骗你的啦!目的就是想骗你这只死乌龟来江阳市,好收拾你,懂吗?”

  “原来是这样呀?还好老子当时没有上你的当!”

  “哼!你以为你聪明就没事了吗?现在你不还是被姑奶奶堵在这儿了么?”

  “那你想咋样呀?劫财还是劫色呀?”

  见得唐逸那家伙还油腔滑调的,气得朱心那丫头吹了一个口哨:吁——

  随着这口哨声,也不知道从哪儿就冒出了一百多号人出来,他们一个个的朝唐逸包抄了上来,各自手头都拿着家伙的,有的是砍刀、有的是铁锤、有的是铁链、有的是双节棍、有的是斧子……

  唐逸慌是前后左右看了看,见得四周都是人包抄了过来,他心里有些微怔……

  俗话说,好汉难敌两双手,这唐逸自然是有些胆怯。

  毕竟这人太多了,还是有准备的包抄过来的。

  不由得,唐逸愣了愣眼神,忽然心想,娘西皮的,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老子还是他妈闪人吧?

  朱心见得四周都是人包抄过来的,以为唐逸插翅难逃了,所以她个丫头也就冲唐逸犯狠道:“赶紧的吧!只要你跪地叫三声妈,然后从姑奶奶的裆下钻过去,就没事了!”

  谁料,唐逸那小子竟是回道:“老子和你都能制造个娃儿出来,你觉得你当妈不折寿吗?再说了,你也没有穿裙子,看不着裙底风景,我岂不是白忙活了么?”

  “你……”气得朱心气呼呼的瞪着他。

  唐逸干脆嬉皮笑脸的说了句:“有种你咬我呀。”

  不由得,朱心终于忍无可忍了,便是一句令下:“上!!!”

  随着朱心这声令下,哄然一声,人群从四周汹涌而至……

  谁料,唐逸助跑两步,跃身而起,从人群的头顶飞身而过,待着地后,他小子就慌是朝前方的街道跑去了……

  待朱心反应过来,瞧清唐逸那家伙竟是飞身越过了人墙,跑掉了,气得她这丫头惶急道:“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