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01章 胡斯淇来电问罪

   当唐逸回到平江后,江倩这会儿坐在办公室没事,也就唐逸那小子来了一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江倩笑微微的说了句:“死家伙,快回来帮我洗床单!”

  唐逸听着,忍不住笑嘿嘿的回了句:“那你留着吧,下回我去了给你洗哈。”

  江倩不由得故作娇嗔道:“去你的吧!还留在那儿当红旗呀?”

  唐逸那小子乐道:“看来技术还不够,五角星的形状不太明显,要不咱们下回再试试?”

  “你去死啦!”气得江倩撇着个嘴。

  “我死了,你怎么办呀?”

  “……”

  彼此就这么的瞎逗了一会儿,然后也就挂了电话。

  尽管江倩嘴上那么娇嗔的说着,但实际上她心里还是蛮欢喜的,因为每当想起唐逸,她都会感觉蛮甜蜜的似的。

  事实上,像唐逸那样的调皮男,也是她喜欢的类型。

  这可能正印证那句话吧,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吧?

  唐逸这小子回到平江后,又是有些不大想回西苑乡了,尤其是现在他想起陆文婷来,他就眉头紧皱,直犯憷,真是不大想回西苑乡了。

  可是又没辙,毕竟他现在的工作在西苑乡,也只好去车站买张车票回西苑乡了。

  在他刚坐上回西苑乡的中巴车,李爱民就给他来了个电话,问西苑湖景区项目那事谈妥了没有?

  唐逸听着,也就告诉了李爱民说谈妥了,就差签署协议了。

  李爱民听了,这个欢喜呀,说等唐逸回来,请他小子喝酒。

  因为西苑湖毕竟在西苑乡,而唐逸目前又是西苑乡的副乡长兼招商办的主任,所以要是这事促成了,自然这跟李爱民的领导能力是分割不开的,这样一来,李爱民也自然从中沾了一点点的政绩,这对他以后被提升可是大大有说服力的。

  说白了,只要西苑湖项目谈成了,搞得有声有色的,那么这对整个平江县来说,都是一件大喜事。

  就拿平江县县委书记江中华来说,等到几年后,他也可以吹牛皮说,西苑湖景区是在他领导平江的时候给开发出来的。

  李爱民就更加有料可吹了,他可以说,相当年,要不是我李爱民是西苑乡乡委书记的话,那西苑湖景区估计至今都还没开发成?

  然而对于江阳市市委书记胡国华来说,他可就郁闷了,虽然这西苑湖景区谈成了,但是他却是受了一肚子的窝囊气,昨晚还将太太给揍得住进了医院。

  一早,省委书记朱延平就给胡国华来了一个电话,严厉的批评了胡国华一顿。

  虽然这是胡国华自个的家务事,但是关于他揍太太那事,可是影响不好,所以朱延平就此批评他几句,他也是应该要受的。

  再说了,市委书记好歹也是社会的公众人物,如此的家庭暴力事件,自然是有损了政界要员的公众形象,给社会造成很坏的社会舆论。

  所以朱延平才会就此狠狠的批评了胡国华一通,而且还给下最后通牒了,若是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立马就换人。

  一会儿,当唐逸回到西苑乡,刚进办公室,莫名的,胡斯淇忽然从英国剑桥大学给他打来了国际长途。

  听说是胡斯淇,唐逸心里这个激动呀,皱眉一怔,心说,我草,不是吧?这个小婆娘的终于给老子来电话了呀?她总算还记得老子呀?

  可是胡斯淇却是在电话里很不客气的言道:“如果你伤害了我的家人,本姑娘我跟你没完!”

  忽听胡斯淇说的竟是这么的一句话,唐逸心里这个失落呀,都不知道是怎么个滋味了……

  于是他也只好回了句:“我没有伤害过你的家人。”

  “那我妈妈怎么住进医院啦?”胡斯淇质问了一句。

  唐逸这心里有股莫名的气恼,忙是回了句:“那是你爸给揍的,管老子啥事呀?”

  “要是你不气我爸爸,我爸爸会揍我妈妈吗?”

  唐逸终于火了:“我草!你爸爸妈妈是人,老子就不是人了呀?老子不说也就得了,你还搁这儿问个毛呀?你去问问你爸,他都对老子做过啥?是不仁在先,老子当然不义了!草,明明说的好好的,只要老子促成了西苑湖景区一事,你爸就说直接调我去平江,结果你爸却是他妈耍上了,跟老子玩过河拆桥的把戏,直接将老子赶回了乌溪村,我草!老子跟你说,胡斯淇,关于这官场上的事情,你又懂得多少?老子就是他妈西苑乡的一个小人物而已,你想想,老子玩得过你爸吗?他要跟老子这儿生气,管老子蛋事呀?不理智的是你爸,他揍你妈,又管老子蛋事呀?”

  “……”电话那端的胡斯淇无语了,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只是在她的心里好像有了一个小小结了……

  但是,胡斯淇自己也能想象得到,她也清楚自己爸妈是啥样的人,所以她也没法说啥了。

  唐逸听得胡斯淇不说话了,他心里也是气郁,便是挂了电话。

  电话那端的胡斯淇忽听唐逸‘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她只觉心里咯咚了一声,有种难以言说的苦楚滋味,隐约中,她似乎感觉到了,有些事情并不是她胡斯淇就能阻止或者是左右的……

  唐逸也不知道自己为啥会那么的生气?

  他只是隐约的感觉到了,他只所以生气,那是因为最终胡斯淇护着的是她爸妈,她的家人,而压根就没有顾及到他的感受……

  由此唐逸不得不想,胡斯怡说她姐姐胡斯淇喜欢他,是因为他所以她姐姐才决定出国的……看来这些都是他妈骗人的,要是胡斯淇真的喜欢他的话,不会不顾及他的感受的……

  原本唐逸这小子还一直觉得自己在等一个人,那个人就是胡斯淇,可是现在,他小子忽然觉得,可能没有必要再等下去了?

  尽管回忆中,胡斯淇依旧是那个纯美的胡老师,但是唐逸忽然觉得……或许他和胡斯淇注定会是两个世界的人?

  这天下午,唐逸一直都感觉闷闷的,心情非常的低落。

  也不知道为啥,每次胡斯淇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好像都会影响到他的心情似的?

  当然,隐约中,唐逸还是明白自己在见胡斯淇第一眼的时候,就莫名的喜欢上了那位胡老师,只是他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这份爱而已?

  这天下班后,唐逸又是再次学着城里似的失恋男女,跑去乡街上找了个小饭馆,自个喝起了闷酒来。

  自个就这样的喝闷酒喝到晚上八点多,然后醉醺醺的回宿舍了。

  当他回到他的房间门口,忽见陆文婷竟是闷闷的他的门口等着他……

  这会儿,唐逸那家伙醉醺醺的,神智也有些不大清晰,所以也没在意陆文婷的白眼,只顾晃晃悠悠的走到门前,掏出钥匙来,准备打开门……

  陆文婷见得他个家伙醉醺醺的,一声的酒气,她又忍不住心疼了起来,没有冲他说啥了,只是忙是上前去,抢过他手头的钥匙,帮他打开了门,然后忙是搀着他回房间了。

  待陆文婷将他个家伙搀到床前后,由于酒精的作用,他个家伙也就粗鲁的一下将陆文婷推到了床上,狂躁的俯身而去,冲着陆文婷就是一阵蹂躏……

  折腾了一番之后,唐逸那货也就倒床就呼呼大睡了。

  陆文婷有些闷闷的白了他个家伙一眼,心说,这个死混蛋今晚是怎么啦?咋就醉成了这样呢?

  第二天一早,当唐逸迷迷糊糊的醒来后,只见坐在他身旁的陆文婷扭头就气呼呼的冲他质问了一句:“胡斯淇是谁?!!”

  刚刚醒来的唐逸还懵懵怔怔的,忽见陆文婷那样,他皱眉努力的想了想,然后问了句:“你说啥呀?”

  “哼!”陆文婷心里这个气呀,“快告诉姑奶奶,胡斯淇是谁?方乐乐又是谁?”

  “啥呀?”唐逸这回儿是故意装傻充愣的回了句,因为他已经稍稍的清醒过来了。

  陆文婷又是气闷的瞪着他:“哼!你个死混蛋还跟姑奶奶面前装傻是吧?昨晚上你个死混蛋叫了方乐乐的名字九十九遍,叫了胡斯淇的名字一百一十三遍!哼,告诉你,老实交来,否则姑奶奶我就对你不客气啦!”

  唐逸不由得皱眉一怔,心说,不是吧?娘西皮的,难道陆文婷这个龟婆娘昨晚上没有睡觉么?怎么数得那么清楚呀?呃?怎么……老子还叫了方乐乐呢……

  见得唐逸那家伙也不吱声,陆文婷又是气呼呼的瞪了他一眼:“不说是吧?”

  唐逸故作迷迷糊糊的回道:“梦话而已,老子咋个晓得是谁呀?”

  说着,他小子还故意打了个哈欠:“啊……”

  “怎么可能?哼!我不信!”

  唐逸又是打了个哈欠,然后回道:“那你今日个晚上就去我的梦里问问吧,成么?”

  “……”陆文婷一时无语了,只是心说,哼,你个死混蛋还真能蒙事,要是让姑奶奶我晓得确实是有这么两个女孩的话,你就死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