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20章 欢迎香港同胞

   一会儿,周晓强驱车进平江县县城后,就直接拐向了清河路,奔平江县最高档的私家菜餐厅江云之家而去了。

  当唐逸瞧着周晓强驾车在江云之家门前缓缓的停下后,不由得,他想起那回刘晓静领着他来这儿吃过一回饭。

  那回是刘晓静好久没见唐逸了,忽见他瘦了,心疼他,说是要给他大补一顿,就领着他来江云之家吃饭了,结果补的东西吃得太多了,当时闹得唐逸这货出了餐厅就流鼻血了。

  想起那回的那事来,唐逸不由得扭头看了看身旁的董卓妍,忍不住有些邪念的瞄了瞄她,暗自心说,娘西皮的,今晚咋个补老子都不怕了,因为有董卓妍这婆娘在呢,嘿嘿……

  周晓强下车后,就冲唐逸说道:“走呀,哥们,进去呀!”

  走进餐厅,董卓妍瞧着这餐厅古色古香的装修风格,不由得欢喜道:“哇哦,县城就是不一样的啦!这儿的餐厅环境就是比西苑乡好很多的啦!”

  见得董卓妍一时欢喜得跟小女孩似的,周晓强忙是乐道:“弟妹呀,我这么跟你说吧,这儿就是咱们县城最好的餐厅了。”

  听得周晓强这么的说着,董卓妍扭头笑嘻嘻的看了看唐逸:“你这么还不感谢人家周哥的啦?人家今天晚上可是为了庆祝你被提干的啦!”

  周晓强忙道:“不用。咱们哥俩谁跟谁呀?谢啥呀?好了,我去给要包间吧。”

  周晓强正说着,江云之家的老板江鹤年忙是笑微微的朝周晓强迎了上来:“哟!这不是周总周老板么?”

  周晓强回身一看,见是江鹤年,他忙是乐呵道:“江老板,给我安排一个包间吧。”

  “成。”江鹤年忙是乐道,“没问题。你周老板来了,这还有啥说的呀?”

  随即,周晓强又是忙是言道:“对了,江老板呀,我来跟你介绍一下吧,这位,你可别小看他了哦,他可是西苑乡的副乡长,这不马上就要被提干来平江了么?我们今晚上庆祝庆祝!”

  江鹤年忙是笑微微的打量了唐逸一眼:“是唐副乡长吧?”

  “江老板,你认识唐副乡长?”周晓强忙是问道。

  江鹤年乐嘿嘿的回道:“认识。要是现在连唐副乡长都不认识了的话,我这店恐怕就开不下去咯?”

  说着,江鹤年又是扭头打量了董卓妍一眼:“这位……不知是哪家的千金?”

  董卓妍忙是微笑道:“您好的啦!我系香港人,系来这里做园林设计的啦!”

  趁机,周晓强忙是帮着解释道:“江老板,我可是跟你说哦,她可是了不得的人物哦!在香港园林设计界,她可是大姐大级别的人物哦!”

  江鹤年不由得瞪圆了双眼来,愣怔怔的打量了董卓妍一眼:“那我今晚可得好好安排安排!”

  董卓妍忙是谦逊的微笑道:“也没有他说的那么夸张的啦。我只系在园林设计这方面有那么一点点的成就的啦。”

  见得董卓妍这么的谦逊,江鹤年更是欣然的打量了她一眼,目光中稍带一点点猥琐之意,然后忙是乐道:“来来来,几位随我来,我们上二楼!”

  随后,在江云之家老板江鹤年的带领下,他们一行人上到了二楼,沿着走廊来到了江云阁。

  江云阁自然是江云之家最豪华的雅间,中间摆放着一张大圆桌,两旁设有沙发供宾客休息。

  这儿的灯光设计也是非常特别,给人一种温馨之感。

  进到江云阁内,老板江鹤年又是偷偷的瞄了董卓妍一眼,不由得在心里泛起一阵阵的倾恋和爱慕之意。

  事实上,就董卓妍的美貌和气质而言,到哪里都是显然的,令男人倾恋的那种类型的女子。

  这江老板今年已经将近四十了,一直未娶,不是娶不着,而是一般的女子他看不上眼。好像这平江县城内就没有一个女的配得上他似的。

  今日个晚上,打自这江老板一睹董卓妍的美貌和容颜之后,竟是顿生倾恋和爱慕之心。

  像他这等阅历的男人,眼光可是相当锐利的,尽管董卓妍看上去像是二十二三岁的姑娘似的,但是她那已经释放出来的女子韵味出卖了她的年龄,所以江鹤年一眼就判断出了她有二十七八岁了,再加上她无名指没有戴婚戒,他就断定了她还未婚。

  偷偷的察看董卓妍一番过后,这江鹤年为了在她面前聊表倾恋和爱慕之意,便是微笑道:“这样吧,周老板、唐副乡长,为了表示我们内地人对香港同胞的欢迎和热情,今晚上这顿饭我请了!大家随便点,随便吃!”

  忽听这江鹤年今晚上竟是如此之慷慨,周晓强愣了一下,心说,我草,这江吝啬今晚上是怎么了?哪儿抽风了?居然对香港同胞如此热忱,我看……怕是八成是他看上了人家董大队长吧?可惜你晚了,她已经是唐逸那小子了,人家睡都睡了,你个江吝啬也就一边瞧着等着喝点儿b汤吧……

  不由得,周晓强忙是言道:“江老板呀,不用了。我这儿一会儿还得来几个哥们呢。今晚上也是我给唐副乡长来这儿庆祝来了,今晚上的饭钱我包了,所以你江老板就不用这么客气了吧!”

  可是江鹤年忙是笑微微的言道:“不不不!今晚上还是我做东吧!不就是来几个哥们嘛,没事!我这是表示对香港同胞的欢迎!”

  见得江鹤年如此,董卓妍忙是有些不大好意思的娇羞道:“江老板,您太客气了的啦,我哪里担待的起的啦?所以……您还是别这么客气了的啦,我心领了的啦!”

  听得董卓妍这么的说着,江鹤年更是来劲了,笑微微的瞧着人家董卓妍:“这不是客气,这是聊表我们内地人对香港同胞的欢迎,也是待客之道,所以这顿饭得我请!”

  “那……”董卓妍更是倍觉娇羞的微皱了一下美眉,“我真的……不好意思的啦!”

  “没事没事。”江鹤年忙是乐道,“好了好了,就这么定了,来来来,大家都坐吧!”

  “……”

  在江老板的热情招待下,大家伙都围着中间的大圆桌坐了下来。

  在入座的时候,董卓妍生怕与唐逸分开了,所以她等唐逸落座了,她才略显娇羞的笑嘻嘻的朝唐逸走了过去,挨在他身旁坐了下来。

  咱们的江老板忽见这情况有些不太对劲,于是他忍不住在周晓强的耳畔问了句:“那位港姐咋还愣是挨着唐逸那小子坐呀?”

  周晓强忍不住一切窃笑:“哈……”

  然后他才扭头在江鹤年的耳畔道:“江老板,这你还看不出来么?”

  听得这话,江鹤年的心里有些打紧了,忍不住又在周晓强的耳畔道:“你的意思是……他们俩好着呢?”

  周晓强又是忍不住窃笑了一声,然后点了点头:“嗯。”

  “可是……”江鹤年心里这个郁闷呀,“他俩年龄也不般配呀?这……那港姐不明显比唐逸那小子大好几岁么?”

  周晓强窃笑的在江鹤年耳畔回道:“人家香港人目前接受的是英国的文化,是港英政府,所以人家讲究的是爱,爱是没有界限、没有国际、没有种族、没有年龄之分的,难道江老板您连这个都不懂么?”

  气得江鹤年忍不住在周晓强耳畔说了句:“你咋不早说呀?”

  周晓强忍不住又是一声窃笑,在江鹤年的耳畔回道:“这跟我有啥关系呀?今晚的饭是您江老板自告奋勇的,跟我周晓强有关系么?”

  “……”江鹤年一阵无语,只是郁闷至极心说,麻痹的,我这跟拍马屁拍到了马大腿上有啥区别嘛?又跟见花献佛献给了扫大家的阿姨又有啥区别嘛?真是我他妈嘴臭,干吗非得说要欢迎香港同胞呀?这会儿话说出来了,她他妈跟唐逸那小子同胞去了,真尼玛郁闷呀!

  之后,周晓强看今晚上是江鹤年请客,所以他也没好意思给哥们打电话了。

  这倒是使得江鹤年稍稍心安一点儿。

  但是他这话既然说了,那么做戏也得做得完美,于是江鹤年也只好强作欢颜的双手将菜单递给董卓妍:“来来来,这第一道菜,还是由咱们香港同胞来点吧。”

  董卓妍瞧着,有些不大好意思的一笑,但见盛情难却,她也只好伸出双手,接过菜单来,然后打开了看了看……

  瞧了半天,董卓妍扭头冲身旁的唐逸小声的问了句:“喂,这个……钱钱肉是什么东东的啦?”

  忽听董卓妍这么的问着,唐逸忙是扭头在她耳畔小声的回了句:“就是驴鞭。”

  董卓妍还是不太明白,微皱着美眉,又是在唐逸的耳畔问了句:“什么系驴鞭的啦?”

  唐逸皱眉愣了愣,干脆扭头在董卓妍的耳畔回了句:“就是驴ji叭。”

  顿时羞得董卓妍两颊通红,白了唐逸一眼:“你好流氓的啦!”

  然后她又是小声的嘀咕着:“恶心,这种东东怎么可以吃的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