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24章 渔民们又闹上了

   下午,周晓强本想带领着建筑工人们将现场的一点儿尾活给干完,然后停工等园林设计的图纸和现场意见再动工,可是那帮渔民们又来现场捣乱来了。

  因为这帮渔民们得知西苑湖景区这个项目,唐副乡长撒手不管了,所以他们一个个又跑这儿闹来了。

  上回他们跑来这儿闹,唐逸那小子不管三七二十一,首先就来狠的给制服了两个,然后他们也没敢闹了。

  现在听说唐逸不管这个项目了,所以他们立马就跑来闹了。

  自然,这帮渔民们是担心景区落成后,他们的饭碗就被砸了,到时候会禁止他们捕鱼了。

  周晓强见得他们一帮人马,七八十号人各自抄着锄头、耙子、铁锹等等等,一窝蜂的朝工地现场而来了,他忙是一声令下:“咱们跑!!!赶紧的!!!”

  虽然他们建筑工人有两三百号人,但是周晓强可是不想跟他们当地人斗。

  一是,周晓强知道,强龙不压地头蛇。

  二是,周晓强心想我们就是他妈来这儿干活的,这事管咱们蛋事呀?

  三是,周晓强心想,这要是他们真火拼起来,群架干上了,到时候死伤啥的,闹不好还得要他们建筑公司埋单,他才不当那个冤大头。

  四是,周晓强心想,麻痹的,这儿是政府决议的开发项目,这事得他们政府出面来协调。

  五是,周晓强知道现在西苑湖景区项目,唐逸那小子肯定是撒手不管了,所以就算给唐逸那小子去电话,估计他小子也会说要刘副市长来这儿解决。这刘副市长虽然是江阳市的一位副市长,但是在处理这等事情上,他还是没有唐逸那小子霸气凛然的,估计也压不住阵势。

  之后的一幕是,七八十号渔民追着他们两三百号建筑工人在西苑乡的街道上乱窜。

  这场面极为壮观、轰动!

  闹得西苑乡街上的人一个个都跑出来看热闹来了,一个个还笑嘿嘿的,不嫌事大的点火道,打呀,打上呀!

  幸好周晓强反应快,早早的组织他的人马逃离了现场,否则的话,还真就干上了。

  周晓强也没处可跑,只好领着他们那两三百号建筑工人往平江县的方向跑去了……

  后面这七八十号渔民则是紧追着……

  就这脚步声都震耳欲聋的,一阵‘踢踢踏踏’的响着。

  忽然,李爱民急忙从乡政府大院跑了出来,一声震怒:“都他妈站着!!!”

  李爱民的这声震怒,总算是将那七八十号渔民给拦截在了乡政府门口这儿。

  这时候,咱们的刘副市长也不知道发生了啥事,只是感觉这场面太轰动了,所以闹得他也是一时胆怯怯的,畏手畏脚的从乡政府大院走了出来。

  李爱民气势汹汹的面向他们这七八十号渔民:“究竟他妈怎么回事呀?!!你们还反了呀?!!治不了你们了是吧?!!”

  这时,一位渔民代表出来说话了:“李书记,您也别凶巴巴的,我们也不是被吓大的,趁着今日个,咱们就把这事情来了一了!”

  “了啥呀?”李爱民问道。

  “就说说捕鱼这事!”渔民代表忙道,“俗话说,在山靠山、在水吃水,要是这西苑湖景区落成了,禁止我们捕鱼的话,我们还怎办活呀?”

  李爱民听着,皱眉一怔:“现在你们不还捕着鱼么?”

  “现在是现在,咱们就说说景区落成后,政府会不会禁止我们捕鱼?”

  听得那位渔民代表这么的问着,李爱民的两眼机灵的一转溜,然后便是言道:“这样吧,关于这个问题,我也不大清楚,但是今日个正好趁着咱们江阳市刘副市长在这儿,先就由刘副市长来回答这个问题吧。”

  忽听李爱民将磨推给了刘副市长,于是他们一个个也就将目光转向了刘副市长……

  咱们的刘副市长皱眉想了想,然后冲大家伙言道:“是这样的,关于西苑湖本身就是属于国家的资源,现在既然国家征收回来做景区项目了,那么关于捕鱼……肯定是要禁止的!还有,关于你们捕鱼,目前也是属于违法捕鱼的,没有得到相关部门的允许的!所以,要是你们无理取闹的话,我们政府方面自然是会采取适当的强制措施的!”

  “草!!!”一个秃顶老头手持耙子,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你说他妈啥呀?!!啥就是违法的呀?!!咱们祖祖辈辈都是守在西苑湖边上过来的,从来就没有听说捕鱼还违法,法尼玛个蛋呀?!!跟他妈老子讲违法,你算是他妈老几呀?!!不就是他妈一个副市长么?!!”

  被那秃顶老头这么一顿臭骂,咱们的刘副市长一时脸涩涩的,露着一副无比的囧相,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像是一下将他整懵了似的!

  见得这副市长一时都没脾气了,这时,一位吧嗒着烟卷的白胡子老头站了出来,瞧着刘副市长,又是吧嗒了一口烟,然后拿下嘴上的烟卷:“刘副市长是吧?咱们这方百姓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但是您要是这么说话的话,您还算是父母官么?当官为啥,不就是为民么?咱们这西苑湖边上也守着一百多户人家,祖祖辈辈都是在这儿过的,都是靠捕鱼为生的。您说不让我们捕鱼也可以,但是政府也总不能不管我们死活了吧?不可能您下个禁捕令,我们就只能喝西北风了不是么?所以您不能光是在这儿跟我们将违法,您总得跟我们讲讲,我们不能捕鱼了,该怎么生活?之前,唐副乡长就说得很好,说关于这个问题,他会去跟市委商量,一定会考虑我们的吃住问题的,怎么到您这儿,就变了呢?”

  本来咱们刘副市长心里就窝着火,忽听这位老头来跟他讲道理,他则是回了句:“既然是他说的,那么你就去找唐副乡长吧!”

  那位白胡子老头听着,又是吧嗒了一口烟,皱眉道:“现在唐副乡长不是被调走了么?现在不是说是您这位副市长亲自来接管西苑湖项目了么?但是,我们只是百姓,我们不管你们政府的人是谁,总之,唐副乡长代表的也是你们政府,所以你们不能出尔反尔!他说错了话也好,既然他承诺了的事情,那么你们政府就得做到!您要罚就罚唐副乡长好了!”

  忽然,那个秃顶老头急眼的白了白胡子老头一眼:“草!你是不是他妈老糊涂了呀?人家唐副乡长说错啥话了呀?唐副乡长那么说是对的!就是他妈这位狗鸡叭副市长想从中作梗,这你还没看出来么?”

  听得秃顶老头这么的说着,忽然,大家伙异口同声道:“对!老王头说得对!就是这个狗鸡叭副市长从中作梗!”

  于是,那位白胡子老头又是吧嗒了一口烟,然后说了句:“那成了,你们来解决吧,我插话了!”

  这会儿,咱们的刘副市长瞧着那个秃顶老头凶巴巴的瞪着他,他心里也是胆怯……

  毕竟要是这七八十号人要是真怒了,估计也就不会管他是不是副市长了,要揍也是一样的揍的。

  再者说,不是俗话说嘛,光脚丫的不怕你穿鞋的,这个道理,咱们的刘副市长还是懂的。

  所以他也知道,要是他们这帮真将他给揍死了,估计他也就死了。

  没辙了,这回,咱们的刘副市长也只好服软了,忙是言道:“乡亲们,关于捕鱼这个问题,往后再说吧!”

  “草!”那个秃顶老头瞪眼就骂道,“往后说你妈个蛋呀?今日个必须得有个准话!否则的话,景区就别他妈想动工!只要看到有人动工,我们就捣乱,看你们干得下去?”

  见得那秃顶老头张嘴就是骂骂咧咧的,咱们刘副市长心里这个窝火呀,心说,尼玛隔壁,好歹我也是他妈副市长好不好呀?别他妈老是冲我骂骂咧咧的成不成呀?老是他妈张嘴就骂,这叫我刘庆云情以何堪呀?

  没辙了,咱们的刘副市长也只好言道:“好好好,既然之前你们唐副乡长那么的说了,那就那么的办吧!”

  “草!”秃顶老头又是一声震怒,“你扯他妈唐副乡长干你妈个蛋呀?现在是你在负责西苑湖景区项目,现在是你要给我们一个准话!”

  这骂得刘副市长真有点儿急眼了,但是他又不敢犯狠,怕挨揍,没辙呀,他也只好说了句:“那好,我现在只能告诉你们,不会让你们喝西北风的!”

  “我草!”秃顶老头又骂上了,“你这是他妈啥混账话呀?尼玛个蛋,你非得找不自在是吧?”

  这回,咱们的刘副市长真急眼了,心说,尼玛,还骂?老子跟你拼了……

  忽见刘副市长要急眼了,李爱民忙是用身体将他挡在了身后,意思要他别说话了,否则真会挨揍,于是李爱民冲大家伙微笑道:“你们怎么就不会听话呀?刘副市长的意思,就是说,如果禁止捕鱼的话,会考虑你们的吃住问题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