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27章 胡斯淇说过年回家

   由于天寒地冻的,满山遍地都是白茫茫的一片,路面又结冰了,所以唐逸也是小心翼翼的驱车前行,没敢开得太快。

  在唐逸开车出县委大院的时候,正好被县长周长青站在窗前给瞧见了,所以周长青忽然皱眉一想,这小子……只是招商办的一名主任而已,老是在县委办公不大合适吧?再说……他还老是开车县委的车到处显摆着……

  想着这事,周长青心里也就不大爽了,就在想看想个什么办法将唐逸这小子驱出县委大院?

  但是想着这事是江中华亲自给安排的,他一时也不大好动唐逸,于是他就在想,拉下一次脸面,去一趟江中华办公室,跟他说说这事……

  因为积压在周长青心中的仇一直未报,所以他总想想要个法子整唐逸一次。

  每当周长青想起唐逸那次将他儿子周皓的胳膊给弄得脱臼了,最后还讹了一万块钱的医疗费,才将周皓的胳膊给接回去,周长青心里这个窝火呀……

  想来思去的,周长青决定拉下一次脸面来,扭身出了办公室,奔江中华的办公室而去了。

  由于天冷,所以江中华也是守在办公室吹着空调暖气,没有出门。

  当周长青忽然来到了他的办公室时,江中华不由得皱眉一怔,心想,这狗东西今日个咋想起来我办公室了呀?

  周长青毕竟是县长,所以表面上,他在江中华面前还是得客客气气的,上前忙是笑微微的递了根烟给江中华:“来,江书记,抽烟!”

  江中华见得周长青递来了一根烟,他忙是笑微微的接过来,一边言道:“有事呀,老周?”

  “也没有啥事,就是……”一边说着,周长青一边打量着江中华,“江书记呀,您看……关于唐逸……他只是县招商办的一位主任,老是在县委办公,不大合适吧?还有就是……他这成天开车县委的那辆金杯车到处显摆着,这是不是……”

  听得周长青是为唐逸那事来的,江中华暗自微怔,心里立马就在盘算着,何不趁机将周长青给搁进去,这事让他去办,回头等出了事情,不就直接将周长青给办了么……

  想着这事,江中华不动声色的言道:“老周呀,你是县长,这些具体的工作……你要是觉着不合适的话,你可以做出安排的。但是,不管你怎么安排,关于唐逸的办公地点必须得在平江县城。因为他目前毕竟已经是平江县招商办主任了,这你也知道,是省委直接下的特任书。至于车的问题……你最好还是看着办吧,毕竟他现在在负责西苑湖景区项目呢。”

  有了江中华这话,周长青心里也就有个底了,知道他是可以动唐逸的,只是要给唐逸安排个办公地点而已。

  于是,周长青言道:“那我回头看看吧。以前县工会那边的老楼……好像空置着,要是可行的话,我们就干脆在那儿成立招商办,也算是规规矩矩的有个招商办的样子,好歹那儿有一栋楼呢。”

  “这倒也成。”江中华点了点头,“我当时也是一时找不着合适的办公地点,所以也就给唐逸在县委大楼给临时腾出了一间办公室而已。”

  又听了江中华这么的说着,周长青忙道:“那好,既然你没有意见,那我回头就去落实这事吧。”

  “嗯。”江中华点了点头。

  唐逸一路驱车小心翼翼的前行着,用了将近两小时的样子,总算是快要到西苑乡了。

  正在这时,忽然,远在海外的胡斯淇忽然给唐逸打来了一个电话。

  忽听手机响了,唐逸忙是小心翼翼的驱车靠边停稳了车,生怕车胎打滑,一不小心就翻河沟里去了。

  待车停稳后,唐逸这才掏出手机来,接通了电话。

  听着唐逸接通了电话,胡斯淇不由得嗔怪了一句:“怎么才接电话呀?”

  唐逸忙是解释道:“下雪了,路滑,我不敢一边开车一边接电话,所以就等停稳了车才接。”

  电话那端的胡斯淇不由得一怔:“你会开车啦?”

  “对呀。早就会了呀。都有驾照了呀。”

  “看来……”胡斯淇若有所思的怔了怔,“你厉害呀!”

  听得胡斯淇这么的说着,唐逸不由得囧笑道:“干吗这样夸我呀?”

  “因为……我听说……你将我爸搞得降为了常委书记?”

  忽听胡斯淇这么的说着,唐逸愣了愣,回道:“那是省委的决议,跟我无关。”

  电话那端想胡斯淇又是若有所思的愣了愣眼神:“你……变了。不像是乌溪村的那个……唐逸了。”

  唐逸听着,皱眉想了想,然后又是囧笑道:“只能说……我这是在成长吧?”

  “可是我……还是喜欢那个时候的你。”

  趁机,唐逸问了句:“你那时候……喜欢我么?”

  “喜欢。”

  “那是不是……不喜欢现在的我了?”

  “我不知道。”

  听得胡斯淇这么的回答着,唐逸有些苦闷的皱了皱眉头,然后一声苦笑:“嘿……没事的,其实那个时候……我心里就明白,我和你……就像是两个世界的人。记得第一次,你带我到江阳市的时候,你不让我去你家住,只能让住宾馆,我知道了,你和我是有区别的。其实……那时候……我还不怎么懂啥是爱,只是心里有点儿偷偷的喜欢你。但是想着你和我是有区别的,所以我没敢告诉你,我喜欢你。现在反正无所谓了,因为……我和你……恐怕也就这样了?不过,虽然和你在一起相处的时间不多,但是和你走在一起的时候,我的心里总感觉甜滋滋的似的。还有,我特喜欢你身上那股清香的味道,好好闻。唉……还是算了吧,不说了,你以后也……别再给我打电话了吧?”

  听得唐逸这番话之后,莫名的,电话那端的胡斯淇竟是偷偷的流泪了……

  过了好一会儿后,胡斯淇忽然说了句:“我春节回家。”

  唐逸听着,愣了一下,然后则是回了句:“那你就回来呗。”

  “你不想见我么?”胡斯淇忙是问了句。

  “想,但又怕见你。”唐逸回道。

  “为什么呀?”

  “因为……我也说不好?”唐逸回道,苦涩的笑着,“反正……不知道为啥,你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着我的心情,所以……我不想跟自己找别扭。”

  “那你就当我是普通朋友不就好了吗?”胡斯淇说了这么一句。

  “我知道。我也一直这么想。但是……不知道为啥,我就是控制不住?”

  “控制不住什么呀?”

  “我也不晓得是啥?”

  “那……”电话那端的胡斯淇若有所思的想了想,“等我春节回家,我给你电话吧?”

  “恐怕……你爸妈都不会准许你见我了的?”唐逸忙道。

  “我不告诉他们不就好了吗?”

  唐逸回了句:“我不喜欢偷偷的。”

  “那……随你吧。反正我春节回家的。”

  “……”

  待挂了电话后,唐逸终于审视出了自己对待胡斯淇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如今的唐逸确实是变了,确切的讲,应该是他在成长。

  这只是一个过程问题。

  因为任何人都是这么的成长起来的。

  突然间,唐逸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就是好想抽根烟,来平息自个内心的复杂心情。

  一直来,他都将自己对胡斯淇的那种最初的感觉埋藏在了心底深处,但是胡斯淇总是会时不时的给他来那么一个电话,勾起他的那种感觉。

  但是,唐逸已经不再是那个懵懂少年了,现在他心里很清楚,随着他和胡斯淇她爸的矛盾不断升级,所以他和胡斯淇根本就不可能在一起了。

  起初是她妈极力反对,现在将变成她妈她爸一起极力反对。

  没有父母的准许和祝福,就算是他俩在一起,也不会感到快乐和幸福的。

  随后,唐逸皱眉想了想,忽然觉得他现在的生活挺好的,过得挺开心的。

  无论是江秘书还是董卓妍,又或是刘晓静,都对他挺好的。

  唯一令他头痛就是陆文婷,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随后,待唐逸平息了内心的那种心情后,他重新启动了车,驱车前行了。

  待他在西苑乡招待所楼下缓缓的停稳车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

  他忙是掏出手机来,给董卓妍去了个电话,叫她下楼来,说他已经到了。

  很快,就听见招待所的楼道里响起了董卓妍的高跟鞋声……

  随后可见董卓妍穿着一件粉色的长筒羽绒服,下楼来了。

  到了副驾座位的一侧,董卓妍就直接拽开了车门,上了车。

  唐逸扭头瞧着董卓妍在车内坐好后,他忙是笑了笑,问道:“冷不冷呀?”

  董卓妍扭头笑嘻嘻的瞧着他,像个爱撒娇的可爱女孩子似的,回了句:“看到你,我就不冷了的啦,嘻……”

  一边说着,她一边倾身凑过来,在唐逸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啵……

  唐逸感受着,欢喜的心说,娘西皮的,这香港的婆娘就是不一样,工作的时候像个女强人,跟老子在一起的时候,她则是那般的娇美动人、柔情似水的……